提拔 第1697章 历史罪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周希良说:“我早就告诫过唐诚,做事要稳,不要过于急躁,更不能急于求成,一口吞掉一个大胖子,不要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可是,这个唐诚就不是听啊!他有今天的战败,也在情理之中。(www.k6uk.com)不过,他是战败了,却对我们甘南影响深远,极大的拖延了我们甘南的现代化进程啊!这个唐诚,如果真是160亿打了水漂,他就是我们甘南的历史罪人啊!”

  陈步荣见周老板是这个态度,陈步荣高兴了,忘乎所以说:“书记,要我说啊,无风不起浪,这一次,唐诚一定是遇到了最大挫折,遭遇了滑铁卢,他注定要失败,他也无法承担这个160亿元的损失,更无法向我们全省人民交代!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我建议啊!我们省委向上级报告唐诚的情况,请求上级对唐诚予以惩戒,同时呢,我们省委是不是建议,唐诚引咎辞职啊!由唐诚主动提出来辞职,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卧槽,这个陈步荣真是够心狠的!

  人心不古,各自都有各自的算盘,陈步荣刚刚就任的省委副书记,即便是唐诚被引咎辞职了,离开了省长岗位,也轮不到他陈步荣上位,他现在资历尚浅。可是,如果换一个新省长,对陈步荣是有利的,他就会和周老板的关系更加的牢固,孤立新省长的可操作性就更强,陈步荣这个三把手,就有可能会变成甘南省实际权力操控的二号人物!在甘南省的威信会仅次于周,这样,对他下一步问鼎省长之位,是极其有好处的。

  周老板沉吟了下,说:“先不要急于求成,更不要妄动,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明亮之前,我们不宜采取断然措施,唐诚有错,但错不至此,让他引咎辞职,理由不充分,不过呢,让唐诚马上回来,抓紧时间向省委常委会做个解释,说明情况,还是可以的。你去办吧!”

  陈步荣得令。离开了周的办公室,他立即行动,亲自把省委副秘书长兼省委办公厅厅长万路远叫进来,授意万路远,立即通知唐诚,让唐诚同志马上回甘南,参加常委会,向常委会汇报工作。陈步荣坚定的说:“不允许唐诚有任何理由请假,或者是不来,告诉他,不管遇到什么情况,必须要先回来,向省委全面汇报情况!要把唐诚何时回来的准确时间点,第一时间告诉我。”

  万路远得令照办。

  华京宾馆内,唐诚一个人呆呆的坐在房间里!唐诚已然是得到了消息,红袖商贸集团其实就是人家东开药业集团的一个附庸。红袖商贸集突然的撤资,这一招釜底抽薪,可以说,是把唐诚打击的体无完肤啊!

  红袖商贸,还有东开药业集团,损失的不过是一点金钱!而唐诚损失的,那就不仅仅是钱了,而是整个仕途,整个唐诚的威信,都会在这一次生意失利中,损失殆尽。

  更为严重的是,唐诚这次改革失利之后,以陈步荣为首的政治对立面,岂肯放过这一次绝佳的机会啊,他们一定会对唐诚落井下石的!

  改革的路途上,不会是一马平川的!

  正在这个时候,唐诚的秘书走进来,请示说,刚接到了省委办公厅万厅长的电话,省委要让唐诚抓进时间返回甘南,向省委常委会通报情况,请省长抓紧时间敲定返程日期。

  唐诚已然明白,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的规律,唐诚生意失利的事情,恐怕是早就在甘南官场传遍了。

  唐诚哦了声,安排说:“回复省委,后天,我唐诚一定会返回甘南,向省委常委会做出情况汇报。”

  秘书照办。

  唐诚冷静的思考了下局势,俗语说,解铃还须系铃人,眼下,造成如此被动的局面的始作俑者,就是官太太俱乐部的部长庞牛花!唐诚被庞牛花给蒙蔽了。只要是抓住庞牛花这个牛鼻子,或许是,一切问题就可能迎刃而解。

  要想和庞牛花和解,其中有一个人是完全可以利用的,那就是眼下仍然是红袖商贸集团法律意义上的董事长当家人石佳佳!

  她虽然是老总,其实,真正的幕后老板是庞牛花,现在,唐诚才明白他们之间的关系,也明白了,为什么石佳佳数次到甘南接近自己,她们就是为了今天。

  唐诚就给石佳佳打电话,第一次,石佳佳没有接,第二次,石佳佳接了。

  唐诚问她在哪里?

  石佳佳说:“我在公司。”

  唐诚说:“我想求你一件事,俗语讲,解铃还须系铃人。我和齐德龙的家族之间,有了很深的误会,我想呢,把这个误会解释清楚,你呢,能不能帮我约见一下这个庞牛花夫妇,我和他们两个当面谈一下,把问题搞清楚。”

  石佳佳的心情依然很复杂,她想了下说:“这样吧,省长,我现在和你见面,也不方便。你以后也不要再打我这个手机了,我会给你发一个我另一个手机的联系方式,我们约定时间见面。晚上十一点,国贸中心店20楼咖啡厅吧。我等你。”

  唐诚答应了。稍后,唐诚的手机短信上,收到了石佳佳的新的手机号码,这个号码,比较保密,它只和唐诚交往。

  晚上十一点到了。唐诚只带着一个秘书,来到了约定地点,唐诚让秘书在外面警戒,唐诚进入了咖啡厅和石佳佳会面。

  石佳佳也戴着墨镜。唐诚也戴着墨镜。目睹此情此景,唐诚尴尬的笑了,说:“整的我们像特务接头似得。”石佳佳摘下墨镜淡然笑了。

  唐诚也摘下墨镜,说:“佳佳,你能告诉我,这一切到底是为什么吗?”

  石佳佳就把情况向唐诚做了如实汇报,她没有对唐诚隐瞒实情,她说:“很简单,你当初动手打了庞总的儿子,羞辱了齐德龙,拒绝了和齐德龙合作,又在东开药业集团和北江省方面合作时,检举揭发了东开和北江省合作框架,违反了反垄断法,造成了东开药业集团重大利益损失,庞总和我说起过和你的过节和仇怨,她用不共戴天四个字来形容,可见,你们之间的矛盾,已经到了无法调和的地步。你也清楚,世界上,是有很多矛盾,是无法调和的,比如北朝鲜和韩国之间的矛盾,比如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矛盾,终究是无法调和!”

  石佳佳这么说,唐诚明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