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22章 合格率为零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唐诚淡淡说:“既然他忙,就先让他去忙吧,我们先开会。(k6uk)”唐诚弄了一个简单的开场白之后,开始把今天的会议精神讲出来,中心点就一个,如何解决这个学生课桌板凳的甲醛含量超标的问题。

  唐诚讲完。刘海子就表态说:“既然唐省长把问题讲出来了,这也是我们省城市政府自己工作失职造成的,解决方案,不外乎这两点,第一点,更换所有的问题课桌板凳,确保孩子身体健康。第二点,在更换这个课桌板凳期间,学生们呢,暂时的需要辛苦一下,站着上课。不过呢,站着上课,总比被甲醛含量毒害身体要强的多,这一点,在座的同志们做好解释工作,争取到学生家长们的谅解。”

  此时,临时分管教育工作的副市长何陆生说:“唐省长,刘市长,你们讲到的这两点,我没有意见,这也是解决问题的最好办法,但是,这个里面,有一个硬性条件,那就是钱,这次对我们全省城市下辖的学校学生课桌板凳来了一次全范围全覆盖的检验,结果呢,合格率为零啊!也就是说,辖区内全部的课桌板凳甲醛含量都超过标准,不过有的轻一点,有的重一点,但是都超了!我们省城市下辖学校,达到了500多所啊,要是对这个500多所学校的课桌板凳全部更换的话,这将是一个巨大的财政支出,对于我们当前并不宽裕的市财政来说,无疑是个艰巨工程,能不能支撑下来,还是个未知数啊!”

  唐诚听后,想了下,镇定的说:“这是因为你们省城市政府内部出现了叛徒,一颗老鼠屎坏一锅汤,童卫国把这个省城市的教育环境弄的一团糟,这个责任理应你们省城市自己来负,童卫国留下的这个坑,理应你们市政府自己来填。再说了,你们省城市有钱,10个亿的世界大会筹办,说办了就办了,还能差了学生课桌板凳这点钱!”

  然后,唐诚对刘海子安排说:“你回去之后,立即找人把学生课桌板凳预算计算出来,然后,全部由你的市财政拿钱,先行制造生产这个学生课桌板凳,可是,有一点,这一次生产的课桌板凳。一定要质量过关,保证不会有甲醛含量超标,要确保孩子身体健康安全,孩子不仅仅是我们每一个家庭的宝贝,说白了,我们的事业最后还要指望着他们发扬光大呢!”猛然间。唐诚想起来了,甘南省有个木工企业,做的不错,是个有着良好信誉的公司,生产的产品质量过硬,好像这个公司名字叫塞牙木工集团。还是这个塞牙木工集团专门为这个世界大会的主会场里,提供这个桌椅板凳呢!唐诚就说:“老刘,就把这个新课桌板凳的生产方,交给这个塞牙木工集团做吧。当然了,也可以采取招标的办法。不过有一点,这次一定要确保产品质量,不允许甲醛含量超标。”

  这个会议结束之后,这个副市长何陆生,就带着唐诚的指示精神,汇报给了孟交柱。

  孟交柱一听,大为恼火,立即就拍了桌子!

  孟交柱说:“这个唐诚就是会玩这个釜底抽薪,怪不得陈书记说他,釜底抽薪之计,已经被这个唐诚玩的炉火纯青了。”

  何陆生问道:“孟书记啊,我们怎么办啊?省长他盯上这件事情了,我们应该如何答复啊?”

  孟交柱斥到:“这分明就是釜底抽薪,我才不会上他的当,这个时候,我们省城市财政就够紧张的了,当务之急,我们的钱是要保障世界大会举行的,我们省城市也没有钱给他去做什么学生课桌板凳,你答复他,我们省城市财政没有钱,如果他坚持要做这件事,省城市学校全部更换课桌板凳的事,就由他的省财政全部承担,我们省城市不会拿一分钱。就这样回复他。”

  何陆生本想劝解这个孟交柱几句,劝他不要和唐诚的关系弄僵,但是他看到孟交柱坚毅果敢的表情,就明白这件事他再劝也是徒劳。他只好离开了孟交柱的办公室。可是这个何陆生刚要离开,又被孟交柱叫住了,孟交柱说:“差一点忘了件事,这个唐诚善于施展釜底抽薪之计,你去告诉这个刘市长,就说,是我说的,省城市下辖学校要更换桌椅板凳的工作,他不能干,更不能从我们省财政上拿一分钱,他是省城市的市长,不是他唐诚的家奴。同时,告诉市财政局的老焦,没有我的签字,任何人不得动用财政一分钱。刘海子也不行!”

  何陆生只好照办。

  何陆生要走,问孟书记还有需要注意的吗?

  这个孟交柱是个老狐狸,想了想,他也怕还有疏忽,让唐诚钻了空子,必须要面面俱到。孟交柱思考下,说:“不能让唐诚钻了空子,把我们能够想到的漏洞,都要堵上,你去一趟我们世界大会桌椅板凳的两个提供商企业,一个是塞牙木工集团,一个是飞摩家居集团。由这两家公司负责生产制造我们世界大会的桌椅板凳,如果唐诚坚持要马上给学生造课桌,那么也会把这个工作交给这两家企业,才是最合适的,但是,我们的精神是,必须先要保障这个世界大会的桌椅板凳,等到这个世界大会结束之后,可以再去生产这个学生课桌板凳。你去上述这两家企业跑一趟,告诉他们,没有我们的命令和指示,不准他们在制造世界大会桌椅板凳期间,再接受任何单位的工程,一切力量先要保障我们世界大会。否则的话,就投诉他们违约。一定要这个工作给我做到位!断了某些人的后路!”

  孟交柱的态度,很快就传递到了唐诚的耳朵里!

  这个孟交柱对唐诚是十分的抵触,拒不执行唐诚的省政府决议,更没有把唐诚放在眼里,他眼里只有这个周希良。经过这一系列事,他和唐诚以前仅存的一点友谊,渐渐没有了。

  唐诚也是气愤不过,拍桌子说:“这个孟交柱,真是太不像话了,他省城市下辖的学校,他们省城市那个童卫国惹下的后遗症,他为什么不去处理!反而要求我们省里拿钱,这是强盗逻辑!那么多孩子,终日在有污染的课桌前学习,那身体会中下疾病的渊源的。有什么工作,还能比这个工作更当紧的呢!额!给世界大会主会场做办公桌椅,有的是钱,给孩子做点课桌板凳,就没有钱了,这分明是自欺欺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