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48章 水涨船高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颜雨禾点头说:“和我的想法一样,我也怀疑是金江地产从中作梗。(看啦又看小说)这要是在我们甘南省就好了,我就不信了,一个地产老板能够这么牛,马上派警察抓了他。”

  刘八斋说:“可是,这是在汉江省啊。”

  颜雨禾说:“是啊。远水解不了近渴。”而后,颜雨禾就征询这个刘八斋的意见。刘八斋说:“要我说啊,恕我直言,这个顾州市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向东就是沿海,我们鸿程集团想要走出国门面向世界,抢占世界市场,而这个顾州市的位置是最重要的,正所谓是自古就是兵家必争之地。而且,就我们上次来考察结果来看,他们骓加机械集团也很合适我们,12亿的价格也合适,生产能力和环境都很好的。收购兼并这个集团是最合适的。”

  颜雨禾点头说:“是啊,我也十分看好这个骓加机械集团。老刘啊,那依你之见,我们下一步应该怎么办呢?这就放弃了真是太可惜了。”

  刘八斋说:“是啊,这样吧,既然是事情闹成这样,我猜,一定是那个金江地产从中搞的鬼,我们拒绝了他的中介费,他这是再报复我们呢,我们就退一步海阔天空,答应他的中介费,不就是1200万吗!我们答应了。那这么计算下来,成本不到13个亿,仍然是合适的。”

  颜雨禾咬咬牙,说:“好吧,为了我们公司的大局,这口气,我就咽下了,你给那个查良才打电话吧,约他见面。”

  刘八斋还真有前瞻性,当初查良才访问这个鸿程集团时,真就扔下了一张名片,细心的刘八斋还真把这个手机号码记住了。

  刘八斋就拨通了查良才的手机,电话通了,刘八斋说:“是查总吗?我是甘南鸿程集团的刘八斋,对啊,我们见过面。”

  查良才那边忙说:“哦,想起来了,是有这么回事,刘总啊,是不是到了我们顾州市了啊?”

  刘八斋点头说:“是啊,我们到了顾州市了,我和我们的颜总商议啊,是不是我们再见个面啊?”

  查良才笑了说:“额,是不是中介费的事,你们想通了啊?”

  刘八斋说:“关于这个中介费的事情。我们见面谈,可以吗?你们说个地址,我过去找你。”

  查良才让刘八斋稍等。查良才就捂住话筒,对身边的老板车茂江请示说:“车总,那边的鱼儿上钩了,知道我们的厉害了,主动缴械。把电话打过来了,主动约我们地址见面呢,这个面,我们见不见啊?”

  车茂江依然是手里捧着紫砂壶,小抿一口茶水,沉吟下说:“见吧,这样吧,就在这个御花园吧,我还是不出面了,你和方仁义他们出面,和他们再谈一下。”

  查良才点头。然后,查良才就把这个消息传递给了刘八斋,约定,一个小时之后,御花园饭店见面,稍后,查良才会派专车去迎接刘八斋还有颜雨禾,引领他们去御花园饭店见面。

  很快,一个小时过去了,颜雨禾和刘八斋被引领着,到了御花园饭店。

  双方的见面地点,在一个小水池子的中间的小亭上。池子里开满了荷花。

  环境优雅,但是颜雨禾无心观看这些,双方在亭子里的藤椅上,分两边落座。

  颜雨禾狠下心,说:“我就开门见山,也不绕弯子了,你们找过我们,我们也找来你们,来而不往非礼也,算是扯平了。”

  查良才说:“朋友吗,都是不打不相识,生意嘛,就是有来有往啊。”

  颜雨禾说:“那我们就明说了,你们当时找过我们,说是要收取这个中介费,当时我们不知道这个中介费的意义何在,现在我们明白了,我们认同你们这个中介费的提议,可以给你们中介费,1200万,我们出这个钱了,也请你们,不要再从中作梗,而是帮我们顺利完成这次收购兼并。”

  查良才闻言,笑了,他缓缓站起身,抓起一把鱼食扔到了池子里,他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我们风尘仆仆跑到你们甘南去,也是为了和气生财。也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诚心,既然是如此,大家都是为了发财,你们能有这个态度,很好。”

  颜雨禾的心宽慰了许多。

  不过,这个查良才复又坐下来,话锋一转,说:“不过呢,我们老总变了,不是当初的1200万的中介费了,而是十分之一,是12个亿!。”

  什么!12个亿!

  颜雨禾差一点,没有被惊倒旁边的池子里!

  颜雨禾有点不相信自己的听力,她重复问:“12个亿吗?我没有听错。”

  查良才说:“您没有听错,是12个亿。而且这个数字是我们的底线,不能再少一分钱。您想想啊,您要是做成了这笔买卖,您赚的钱,制定是比这个12亿多很多倍啊!你只要答应我们的中介费,我们可以保证您能顺利的收购兼并这个骓加机械集团,这样想,您还是赚了啊。”

  颜雨禾和刘八斋对望了一眼。刘八斋说:“12个亿,太多了。”

  颜雨禾脾气上来了,她说:“你们这是敲诈,我不会同意的。”

  查良才说:“颜女士,您也不要给我们扣大帽子,我们也承受不起,这怎么叫敲诈呢,我们这是谈生意,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您要是不愿意,我们绝对没有强迫啊。”

  颜雨禾登时就厌恶了这个查良才的表情,她是站起来,和刘八斋拂袖而去。

  颜雨禾走后,查良才给他的老板车茂江汇报说:“老板,这个姓颜的娘们,挺有个性的,还很犟,她没有同意我们的价码,她走了。”

  车茂江说:“让她走吧,只要她还想着在我们顾州做生意,她就离不开我们。”

  查良才点头。

  颜雨禾这边,和刘八斋,又一次返回到了酒店里,在返回的车里,这个颜雨禾和刘八斋商议,下一步怎么办。刘八斋说:“依我看,没有其他办法了,只有把事实情况汇报给这个唐省长了,请他定夺吧。”

  颜雨禾表示只好如此。两人返回酒店,回到了房间里,颜雨禾就给唐诚打电话,汇报情况,把遇到了难缠的金江地产的事,向唐诚做了汇报。

  唐诚听后,沉吟了下,表态说:“这个汉江省,真够乱的,这个金江地产什么背景啊!敢这么办事情,这和敲诈勒索,有什么区别?难道,这个金江地产真是个具有黑社会背景的公司!”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