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51章 无根不长草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唐诚倒是不为所动,甘南官场上传出来的言论,唐诚心里明白,这个颜雨禾也明白,真是确有此事,无风不起浪,无根不长草,这个道理是对的。(k6uK)

  颜雨禾也听到了这个传闻,她倒是高兴了,她倒是乐意看到这个新闻,这就距离她的下一步计划,把唐诚争到手的目标就更近了一步。唐诚不在华夏政治权力中心了,不做省长了,也就不会再有很多人去关注唐诚的私生活了,这对颜雨禾下一步上位,提供了合适的土壤和环境。

  不过,美中不足的是,鸿程集团,东上发展遇阻,商业帝国的扩张版图,困难重重,第一步抢占顾州市的地理位置优越制高点,就没有拿下来。这让颜雨禾多少有点遗憾。

  幸好,唐诚会管她,也会帮助她商业帝国完成扩张计划,唐诚已经和汉江省方面取得了联系,两天后,唐诚就会带领着甘南省财政厅,省外贸局,省发改委,省政府经济政策研究室,以及甘南工业集团,甘南纺织集团,甘南重工,鸿程集团等相关公司的领导人,前去这个汉江省,进行为期两天的参观考察。

  外观上,是学习参观考察,其实呢,内里的事,唐诚和颜雨禾是清楚的,就是去找一下汉江省方面的领导,帮助颜雨禾,拿下这个顾州市骓加机械集团。

  这个行程定下来之后,唐诚返回到了家里,见到了杨美霞。

  杨美霞也听说了,华夏宗教事务局的年书记,要提前退休,唐诚的职务变动也要被提前。年书记也帮助唐诚在佛教刊物上发表了署名文章,同时呢,年书记也想组织部门郑重的推荐了唐诚,拟有唐诚接任他的宗教事务局书记之位是最好。

  一般来说,在官场组织任免选派程序中,前任离开,只要是前任是升迁或者是退休,只要不是被惩罚,前任的推荐还是很重要的,在组织部门考察中,说话有分量。年书记向上面推荐了唐诚,这个程序还是很重要的。

  杨美霞让唐诚坐到沙发上,杨美霞给唐诚端过来一杯水,让唐诚喝了,她坐下来,说:“老唐,你真的想清楚了啊?真是要去那个华夏宗教事务局担任书记啊!真是为了颜雨禾,就去那个无势无权的清水衙门任职啊!要是你想去这个单位任职,你有何必绕这么大一弯子呢,直接辞职也可以啊,你直接去寺庙带发修行,成为一代宗师啊!”

  唐诚说:“老杨啊,当初严贵燕大师提出来,当时,你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啊?”

  杨美霞说:“是,当时,我是看在严贵燕大师是我们老朋友的面子上,我是没有驳斥她,她也是一片佛心,我能理解,现在,我也没有改变初衷,只要你唐诚真的同意,我是没有意见的,我还是那句话,我支持你做出的任何决定,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屠夫翻肠子,我虽然是新时代女性,但是,我还是一个具有传统文化的女子。”

  唐诚说:“当时,严贵燕大师提出来这个建议,你和颜雨禾,你们都赞成的。事已至此,我也没有想到,这个年羹书会这么快,就行动了,没有想到他会提前退休,我还没有做好准备呢,他就行动了。”

  杨美霞说:“我还是这个意思,你做出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只是呢,我和你生活了这么多年,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唐诚啊!你心里装着人民,你想为华夏人民谋福祉,你当官,真是为了想让华夏人民活的更幸福,活的更有尊严,惩治天下贪官,有玉宇澄清万里埃的梦想,你就这么放弃了你的理想,我确实为你可惜,难道,你就不觉得可惜吗!”

  唐诚看着杨美霞的眼睛,她的眼睛亮晶晶的,就像深夜的星,点亮了唐诚内心最初的梦想。

  唐诚都能想拥住她,给她一个吻。

  唐诚点头说:“是有点可惜。”

  杨美霞说:“其实,我也懂点佛学,必须承认一点,人人都是有佛性的。佛学最终的目的,无非就是超度众人于水火,拯救大众出苦海。普度众生,这是佛的要旨。可是,你唐诚为官,做这个省长,从某一方面讲,也是一种佛事,也是一种普度众生啊!佛不在书本里,更不在经书里,而在人的心里啊!你当省长,正好手里有权,就有了为人民服务的资本,就有了惩治坏人的法宝,你就可以替天行道,为穷苦大众撑腰啊!可以用雷霆手段,去打击现实生活中的鬼魅魔怪,歹毒之人。”

  杨美霞把这番话讲出来,唐诚感动了,他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当初会选择杨美霞当自己的妻子,时至今日,唐诚还是很佩服当初自己的眼光。

  她真是爱自己的!很爱。

  唐诚把她抱在怀里,唐诚眼眶湿润了。他说:“人们常说,知夫莫若妻,老杨啊,我很欣慰,也很感动,你不愧是我唐诚儿子的母亲,你不愧是和我在一个床上睡觉多年的夫妻。”

  杨美霞说:“老唐,我只是提醒你,不要忘记了当初的梦想,做官,不是为了自己,是为了人民,是为了能够把自己的理想,贯穿于这个社会里,走进人民心里。”

  然后,她话锋一转,说:“不过,我也知道,女人在男人心目中的位置,爱江山更爱美人。周幽王为博美人一笑,可以用江山做注,烽火戏诸侯。吴三桂,可以恸哭六军俱缟素,冲冠一怒为红颜。为一女子,背叛大顺王朝。我也明白,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的道理,所以呢,不管你唐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都是对的,你是我的男人,我的丈夫,我理应站在你的立场上,你决定离开甘南,我马上收拾东西,你决定返回来,我就去预定返程的车票。”

  唐诚掉泪了。

  可是,事已至此,覆水难收,唐诚幽幽说:“已经晚了,大丈夫做事,不要患得患失优柔寡断,做了,就做了,不后悔。年羹书已经把这个事情做了,我要去华夏宗教事务局任职的传闻,已经在整个华夏官场都传遍了,这个时候,再想收回成命,已经来不及了,佛说,听天由命,皆是缘分使然。那就先这样吧。”

  杨美霞说:“嗯,我是你的妻子,现在是,将来也是,前提是,只要你愿意,当然了,你要是真想把我休了,我也没有办法,不过,肯定的是,清净之所,将会有一个青衣古灯敲打木鱼的女子,会默默祝福你。”

  唐诚拥住她,责怪她说:“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唐诚不是那种人,即便是,我有其他女人,你在我心中,却永远是那个老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