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55章 人情即文章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白志勇心里一惊。(看啦又看)但是,表面上急忙答应。一定照办。

  白志勇就从刘书记办公室里离开了。当然了,刘书记接见这个白志勇,让白志勇关注调查这个车茂江,他是单独安排的。刘书记也知道黑社会老大一般都神通广大,刘书记对这个白志勇也不放心,同时,刘书记也会对省公安厅的厅长进行单独安排,双管齐下,以防其中一管,被腐化掉。

  这个白志勇,也不是吃素的,在汉江省,权势十分厉害,也是一个实权派,他不仅仅是顾州市委书记,他还兼着省委常委呢,顾州市是个副省级城市。

  白志勇离开了刘书记的办公室,他心里就犯嘀咕了。

  为什么,他也会犯嘀咕呢!

  这个里面,有更为深层次的原因。官场,和社会环境是一样的,都是一环扣着一环,牵一发而动全身。

  白志勇,汉江省委常委,兼顾州市市委书记,且他在这个职位上,已经干够五年了,按照常理来说,他的职务,也应该到了变动的时候了。

  他也听说了,甘南省的唐诚省长,职务传出来,拟要变动。这是一个机会,机会摆在面前了,没有尽力去争取的人,那一定是脑子有病,他都听说了,省委副书记金开东,都已经去京城活动了,打探消息去了,争取省长职务,调任到甘南去担任省长。

  而这个省委常委兼顾州市市委书记的白志勇,也想动弹一下,关键是,他到了动弹的节骨眼上了。他最好的打算,是破格提拔,隔级跳,从省委常委兼顾州市市委书记的位子上,直接调任到甘南去担任省长。这个中间,是缺了省委专职副书记一步,但是,历史上不是没有这个先例,也有从省委常委副省级城市书记,跨越直接升任省长的,这在组织程序上是没有错误的。历史上有过这个先例,既然有,白志勇就有机会。

  当然了,他直接升任省长,是有难度的。即便是争取不到去甘南担任省长,那在进一步也好,万一这个金开东活动成功了,老金去了甘南,汉江省就会空出来这个省委副书记的位子,他白志勇正好是能够顶上。省委副书记兼顾州市委书记,那么无疑这样分量就更增加了,将来升官的几率就会更大。

  这两个目标,不管实现哪一个,都是好的,都是政治进步。

  这个唐诚,真是扔出一块肉,惹的众人蜂拥而上。

  而在这个最敏感的时候,这个刘书记给他谈话。他以为,是关于他职务变动的事,刘书记推选他出任副书记呢,可结果是大失所望,不但是大失所望,还是失望至极。

  在这个时候,竟然让他调查这个辖区内的明星人物车茂江。

  如果这个车茂江,不是黑社会,还则罢了,如果万一是黑社会的话,这等于是晴天霹雳,真要是车茂江是个黑社会老大,那么,一定会抹杀了顾州市这几年全部的政绩。这个白志勇,不但没有了升迁的资本,反而会受到牵连。

  在白志勇主政顾州市的这五年,却是黑社会发展最为猖獗的几年,这要是真坐实了,他白志勇的前途,就彻底完蛋了!还想当什么副书记和省长!他不被撤职处理,就算烧高香了。

  即便是车茂江不是黑社会,这个时候,让他却调查车茂江,证明汉江省委根本就是没有打算让他这个市委书记升职,如果想让他升职的话,这个时候,顾州市应该是稳字当头,不可能,刘书记让他去调查车茂江!

  官场上的事,微妙的很,需要当事人,去仔细的琢磨,琢磨这其中的道道。

  所以说,尽管是刘学丹安排给了这个白志勇,白志勇却是压着不办,根本就没有安排人去调查。他不但不去调查,反而会顶着上级,不让人去调查这个车茂江。

  不过,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刘学丹也不是吃素的,他就怕这个白志勇会顶着不办,刘学丹两条线呢,他还抓着省公安厅长这一条线,他让汉江省公安厅的庞方友,也要对这个车茂江进行调查。

  庞方友派人秘密的进入到了这个顾州市,对这个车茂江进行调查。

  不料,这件事情,却被车茂江给探听到了,车茂江就给白志勇报告了,白志勇听后大吃一惊,他心里明白,这是有人在故意整他,他当然对省公安厅的同志,在顾州市开展工作,非常抵触,调查工作进行的十分艰难。这就是官场,不可能令行禁止,存在这个层层叠叠的利益纠葛关系。

  颜雨禾呢,认为有了唐诚的招呼,顾州市方面,会有所变化,颜雨禾回到了甘南之后,稍加整理,就对顾州市的骓加机械集团进行了二次沟通,不过呢,结果还是让颜雨禾不满意,对方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改变。甚至是金江地产方面,要价12个亿的中介费,并没有减少,也没有退出,依然是存在。

  也就是说,唐诚去了一趟汉江省,什么有益的作用也起到,于事无补。没有人会在乎一个即将离职省长的话。刘学丹后来,也没有在继续的追究此事。顾州市的结论是,经过调查,暂时没有发现这个车茂江违法犯罪线索。

  颜雨禾收购兼并顾州市骓加机械集团的工作,停滞不前,收购兼并计划搁浅。

  颜雨禾公司,挺进海外,布局世界的进程,遭受到了严重挫折。

  颜雨禾有一肚子话,要向唐诚诉说,唐诚给了她机会,很快,唐诚和颜雨禾,还有杨美霞,三人见面,在一家酒店里晚宴。

  唐诚苦笑,对颜雨禾说:“雨禾啊,不是我不想帮你,你也看到了,我是尽心尽力,可是,无奈啊,人心不古,世事炎凉,人们都知道我唐诚即将离任省长职务,去了清水衙门,无势无权,人们谁会再在乎我这个即将下野的人呢!这就是人心。虽然残酷,也要接受。”

  颜雨禾说:“人情世故,我懂的少,这个事情,超出我的想象。”

  杨美霞说话:“曹雪芹说过,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我当时就提醒过你们,唐诚如果不是省长了,升官还好,如果是降职,就会被很多人嗤之以鼻的,落架凤凰不如鸡啊!”

  两个女人,不一样的世俗观念,这个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杨美霞的岁数比这个颜雨禾大,历练也多,自然对人情世故了解的多,而颜雨禾年轻,有早年在外国留学,对人情世故掌握不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