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57章 云飞扬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华夏国另一位大咖说:“后来,丘赞法师挥毫写成一副对联:身在佛门,愿不惹人间是非国有大难,今显出炎黄本色!而后,积极奔走南方各地,宣扬抗日救国思想。(看啦又看)”

  华夏主席说:“依我看,这个唐诚就有这个上马杀贼,下马信佛的基因。”

  组织部首长说:“真是太巧了,漠南自治区的贺兰市,发生了社会动荡,有不法分子,和外来敌对势力,浸入到了贺兰市,已经造成了贺兰市数次流血事件了。”

  华夏国主席就给唐诚定了一个调子,既然唐诚想信佛,那就得下马,我们不让他下马,而是让他上马,他唐诚上马了,就得去杀贼。

  华夏国主席说了一个历史典故,他说:“汉宣帝刘病已是个中兴皇帝,命运颠簸,做过平民百姓。却完成了汉武帝不曾完成的任务,他在位时彻底击败了匈奴,让大汉王朝的辉煌达到顶峰,是个有作为的皇帝,他曾称:与朕共治天下者,其唯良二千石郡太守乎!后来的帝王反复重申上述观念,这主要体现了地方吏治是国家安定的重要因素。”

  组织部长点头,认同这个观点,一个地区的行政长官,往往有着决定性的作用。经过这个组织部首长提议。

  唐诚就成为贺兰市维稳小组小组长,兼华夏中央漠南巡视组组长,钦差大臣,被临时抽调,前往这个漠南自治区贺兰市,代表中央,前去处置。贺兰市市委书记,已经被撤职查办,唐诚还身兼一个职务,那就是贺兰市特别时期临时市委书记。

  同时,调高德彪的第十六集团军,开赴漠南自治区,其中第十六集团军下辖的六十师,进驻贺兰市,唐诚被华夏军委委任为第十六集团军党委书记兼第一政委。

  同时保留甘南省长职务。

  这只是临时抽调!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特殊管理特殊任命,关于这个唐诚此次工作,上级部门下达的文件中,一连用了四个“特殊”。

  唐诚要被临时抽调,以华夏中央之钦差大臣的角色,兼管贺兰地区。

  这对唐诚又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也充满了戏剧性,唐诚和杨美霞,还有颜雨禾,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就因为唐诚写了几篇佛学文章,竟然有了这个上马杀贼下马信佛的机缘。

  不是让唐诚下马,而是让他上马!

  贺兰地区,那是一个极凶险的场所,贺兰地区,是我们的边疆城市,接壤野心勃勃虎视眈眈的野肆级国。野肆级国一直想把贺兰地区吞为己有。数十年来,一直都在行动,同化这个贺兰地区的手段愈演愈烈。

  更为艰巨的是,没有人愿意去经管这个贺兰地区,因为,前面三任贺兰地区的市委书记,三任市长,就没有好下场的!

  短短五年之中,有一任市委书记,被恐怖分子给炸死,一任市长被汽车炸弹给袭击身亡。一任市委书记,被恐怖分子投弹击中,至今残废。一任市委书记被撤职查办。

  当唐诚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杨美霞以后,杨美霞听后,娇颜失色,她说:“唐诚啊,你可千万不要去贺兰市啊!那是一个极其凶险的场所,你也知道啊,贺兰地区,敌对势力猖獗,关系错综复杂,各方势力在贺兰地区交织,我听说,有多任市委书记市长,都被恐怖分子给炸死了,你怎么还敢去那个地方啊?如果是这样,我宁愿你去宗教事务局担任书记,这个反差也太大了吧!原本是让你去信佛,转瞬间,就让你去杀人啊!”

  唐诚说:“老杨,不是杀人,是杀贼,杀人和杀贼,是不一样的,杀人是犯法的,而杀贼却是有功的。”

  杨美霞说:“那也不行啊!太危险,你快点去找领导申诉,你就说,你身体不好,有病,我也有病,以这个理由,不去经管贺兰地区。”

  唐诚说:“可是,大首长们,都已经钦定我去经管一下贺兰地区,处置这个复杂局面,让我去杀贼,我怎么好拒绝呢!我是党的人,是国家的人,国家需要,我岂能因为祸福而避之啊!”

  杨美霞说:“如果颜雨禾知道这个消息,她也是断然不会同意的。”

  唐诚说:“先不要管她,只要你同意就好。另外呢,我也想了,贺兰地区,确实存在危险,你就不要跟我去了,你就留在甘南吧,我目前只是以兼管贺兰地区的特使出现在贺兰地区。甘南省长,仍然是我,我把贺兰地区的事情处理好了,我还是要回来的。”

  杨美霞说:“如果你处理不好呢!你成了戴罪之人,你还能回来担任省长吗!”

  唐诚说:“如果真是那样,我没有选择,我只能有两种结果,第一种结果,我胜利了,赢了,把贺兰地区处理好了,我得胜还朝。还有一种结果,那就是我没有处理好贺兰地区事情,那我只能是马革裹尸,战死疆场。”

  “唐诚!”杨美霞哽咽了说:“你为什么要这样啊?何苦呢?”

  唐诚说:“国士无双,战事需要,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何况是我,既然国家需要我,我必须无条件的顶上去。”

  杨美霞又要掉眼泪,唐诚安慰她说:“你放心吧,我不是孤身一人去贺兰地区涉险,你知道高德彪吧,他现在可是军区首长了,而恰恰,我这次去贺兰地区,军事力量保障我的,就是他。有彪子在我身边,你还怕什么啊!”

  杨美霞一听说,唐诚身边还有彪子,她的心就宽慰许多了。破涕为笑。知道上级大首长们,也是用心考虑这件事了。

  这个时候,门被敲响了,颜雨禾过来向唐诚汇报工作。

  颜雨禾也听说了,唐诚要暂时离开甘南,前去经略贺兰地区,颜雨禾也是苦笑,她和杨美霞的意见是一样的,不想让唐诚去,本来是想信佛呢,结果,却是来了一个大转弯。

  颜雨禾说:“唐省长啊,你要是离开了甘南,我们鸿程集团就更不能尽快的走出国门了,收购兼并这个顾州骓加机械集团的工作,会被搁浅。”

  唐诚说:“你们也可以继续和顾州市方面接洽,我现在主要任务,是经管贺兰地区,这个收购兼并的事,你们自己就看着处理吧!”

  颜雨禾泪眼婆娑说:“都怪我,要不是我,不会有今天的这个被动局面。”

  唐诚笑了,说:“命运使然,不是人力所能左右的。你放心,我这个人命大,不会死在贺兰地区的。”

  最后,唐诚是辞别了两位女人,她们两个人,都留在了甘南,等着唐诚回来。

  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