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76章 为民伸冤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可是,当这个孙有粮听到了宣传,听了电台的广播,说是贺兰地区,新调来了一个唐省长,过来主持贺兰地区工作,要开展一个活动,为每一个贫困村民办一件事,谁有冤屈,谁就去贺兰找唐诚,报销全部费用。(www.k6uk.com)

  这个孙有粮就动心了。

  可是,当他要去贺兰市找唐诚诉冤的时候,他的哥哥孙有财听说了,知道兄弟要去市里上访诉冤,哥哥急忙阻拦说:“有粮啊,算了吧,你可不要去贺兰市上访了,记得你上一次去县里上访,找那个洪照进要钱,洪照进是如何把你抓进拘留所的,你钱没有要来,反倒给关进了监狱,你现在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又要去上访要钱,你还是会和上一次一样的结局。”

  孙有粮说:“哥哥,这一次不一样。你也听到广播宣传了,这一次,是我们贺兰地区的新领导,发布的倡议,只要是有委屈的村民,都可以上访诉冤,这是一个机会,我是真有委屈的人,我还是想去试一试。万一,这个新领导,是一个好官清官呢,真能为我主持公道呢,我就可以要回钱来了。”

  孙有财劝说:“你呀,还是糊涂啊,天下乌鸦一般黑,自古就是官官相护,洪照进都升任公安局副局长了,你一个小民,敢和公安局副局长斗法,你能斗得过人家啊!我劝你啊,还是认了吧。免得,你再被人家关进监狱。不要信那些当官的话,当官的,就没有几个是好人!”

  孙有粮说:“这个洪照进,把我一家人害苦了,他却又升官又发财,我不能伸冤。这个疙瘩解不开,我死不瞑目啊!我心里苦啊!要不是他撞伤我老婆,我们家不会这么穷!他即便是撞伤了我老婆,及时给我赔偿,我老婆也不至于瘫痪,哥哥,我心里苦啊,你就让我去吧,我再去这一次,如果这一次,还是没有结果的话,我就认了,我就和你一样,我就去投奔贯教去。”

  孙有粮这么说,他哥哥没有再坚持,就答应他,在弟弟去贺兰市伸冤的期间,他会照顾弟弟一家。

  孙有粮安排好家里的事情,当即启程,去了贺兰市。

  唐诚这边呢,当唐诚把这个倡议书发下去之后,唐诚的办公室,从二楼搬到了一楼,大门永远的向老百姓敞开。

  孙有粮是第一批。过来找唐诚诉冤的村民。

  在唐诚要出面接待这些个村民的时候,谷永江,还有市公安局长闻跃,还有高连长,都主张,要对上访来的老百姓进行搜身,先进行安检。以防会有坏人混在群众中间,腰带武器,对唐诚进行暗杀。

  唐诚本来是想阻止的,可是同志们死谏,说的也有道理,唐诚只好采纳了同志们的建议,但凡是被唐诚接待的群众,必要的安检措施还是需要的,进入市委之后,需要过一道安检程序,确保身上没有携带武器和炸药等危险物品。

  孙有粮是真有委屈,他就赶到了市委,通过了安检程序,见到了唐诚。

  孙有粮就把自己的委屈,向唐诚讲述了,而后还给唐诚递交了书面的材料,当时交警队出警的材料,以及他妻子住院治伤的材料。

  唐诚翻看完毕,问道:“孙有粮,你反映的情况属实吗?”

  孙有粮急忙信誓旦旦说:“绝对属实。”

  唐诚说:“我把这个洪照进叫过来,你敢和他当场对质吗?”

  孙有粮犹豫了下点头说:“当然敢啊!只是我怕他再会拘留我。”

  唐诚说:“只要你反映的是实情,你确实是被冤枉的,是有委屈的,他如果敢再拘留你,我先拘留他。”

  孙有粮有点大胆了,问:“唐首长,我,我怎么能相信你是真心向替我伸冤啊?”

  唐诚笑了,指着不远处的墙上的一个大大的国徽,说:“你看看它,它能够让你相信我。我是为人民服务的。”

  孙有粮看了眼国徽,突然就就大胆了,愿意听唐诚的话。

  唐诚点头说:“好,你就在这里等着。我马上给你处理。”

  说完话,唐诚就拿起来电话,就打给了市公安局长闻跃,让闻跃立即通知这个密西自治县的洪照进,让他马上赶到市委来,同时,让这个闻跃也来,密西自治县的县委书记也要过来。密西自治县交警队队长,也要过来。唐诚对闻跃说:“按时到不了,立即撤职。”

  闻跃接到这个消息之后,马上照办,一个市公安局长,修理这个下面县级的公安局副局长,易如反掌,和孙有粮就不是同日而语了。

  很快。这些小官僚,被召集到了市委。

  其他都站到一边,唐诚先让这个洪照进出列。唐诚指着孙有粮,问这个洪照进说:“你认识他吗?”

  洪照进看到了孙有粮,他的脸腾一下就红了,他嗫嚅到:“认识,枉图镇孙家庄的人。”

  唐诚问孙有粮说:“老孙,你认识他吗?”

  孙有粮点头说:“我认识他,他就是撞伤我老婆荣草草的那个人,撞伤我老婆的时候,他还是枉图镇的派出所长,后来又升职为副局长了,可是,我老婆被他撞伤了,他只给我们一千块,而我们实际花费了八万多,才保住了我们老婆的一条命,可是,后来我们没有钱,耽误了治疗,致使我老婆至今瘫痪在床。就是他,害苦了我们一家,害的我两个孩子没有钱在上学。他现在也没有给我们钱,还依仗权势,把我拘留半月。”

  唐诚听完,转脸问这个洪照进说:“洪照进,你告诉我,孙有粮说的是实情吗?”

  这个洪照进哑然无语,不知所以。唐诚心里就明白了**分。

  这是一个典型的仗势欺人的事件,就是这帮人,把党的威信和好感,在群众中间给败光了!也是这部分黑官僚,把好群众给逼成了贯教徒。

  现在贺兰地区贯教盛行,屡禁不绝,在政府严厉打击下,仍然发展,固然有外境敌对势力的参与和助长,可是,我们也要承认也有我们自身的原因,黑官僚仗势欺人,官员的不作为,司法部门的**,也把好群众给逼成贯教徒。

  唐诚转脸把密西自治县交警队长给叫过来,唐诚严肃表情,问道:“你是交警队长,你摸着自己的良心,看着我们的党旗,你说句实在话,这个孙有粮讲的是不是实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