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785章 大乱大治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卡里金说:“我们现阶段的最终目的,是把这个贺兰地区先行变成无政府状态,这样的话,就为我们下一步计划,提供了方便。(www.k6uk.com)既然人数上已经达到了,我们就谈一下具体作战思路和战术。我来的时候,雪将军对我嘱咐了,我们这次战役的主要目标,是位于密西自治县西部的西关监狱,我们的战斗任务是,争取冲击击溃西关监狱的看守,把看守们打败,占领这个西关监狱,把关押在里面的贯教徒全部释放,甚至可以说,释放全部监狱里的犯人。给密西自治县造成混乱。我们也是以解救我们的兄弟姐妹出水火,而号召我们的贯教子民的,这个目标是我们的终极目标。但是呢,为了麻痹对方,我们要采取这个声东击西的策略,我们首先派一小部分人,围攻这个密西自治县的县政府,但是,我们是围而不打,只是造成一个态势,让他们的人,以为我们主要是围攻县政府呢,然后,我们出其不意,突然兵临城下,到西关监狱去,而到了西关监狱,我们是要动真格的,我们可以组织贺兰人贯教徒,让他们当先锋,率先冲锋西关监狱,如果看守监狱的武警敢开枪,打死的也是他们贺兰人!”

  卡里金讲完这个策略和战术,在场的人,都表示同意,一定照办。

  卡里金还说:“原来一直部署在维巴自治县等地区的疑兵,在9月9日那一天,全部转移到密西自治县来,这里才是主阵地。哪里的都是疑兵。”

  卡里金把这个部署完,大家都领会了精髓,就宣布散会,人员慢慢陆续撤离,各自回去,以小组为单位,发动贺兰人贯教徒,在这个9月9日,这天,占领密西自治县。

  卡里金对于自己的部署很满意,他以为,他们的战术已近完美,不料,却都被唐诚给预判正确了。

  很快,9月9日到了,真是让唐诚猜准了,都是玩阴谋的高手,这个雪寺高再高,也没有逃出唐诚的手掌心!

  这一天的密西自治县,一大早就透露着不正常。很多的群众,鱼珠混杂,奔流不息,都来这个密西自治县的小县城集结。大家的集结地点,就是密西自治县的县政府门口。

  消息一经反馈,很快就传递到了唐诚的耳朵里,唐诚听后,倒是没有表现出来过分的吃惊,他依然端坐在贺兰市的办公室里,不为所动。

  不大一会,这个市长谷永江,就急匆匆跑到唐诚的办公室,向唐诚汇报说:“唐省长,大事不好了,据我探知,有很多群众,再向密西自治县县城聚集,这是一个极为不好的讯息,野肆级国的贯教,可能是出动了,他们所发动的920计划,名义上是920,其实是为了蒙蔽我们上当,他们真实的计划,是在9月9日这一天。唐省长,我们怎么办啊?”

  唐诚淡然说:“稍安勿躁,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谷永江说:“省长啊,你就不要在办公室里坐着了,抓紧时间安排部署吧,让公安局的同志,马上去密西自治县去驱赶他们,不让他们大规模的聚集,人数越多,我们越被动啊!”

  唐诚说:“该来的总会来,是疖子早晚要出头,祸事要来,我们是抵挡不住的,有些坏人,他们已经坏了。再想让他们变回好人,也变不了,就让他们统统来吧,我唐诚不怕事大,我就怕事小,贺兰市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我们没有一个强硬的态度,一个前所未有的处理方式,新的方略,贺兰市永远走不出你这个被动局面,达不到大乱大治的境界。大乱就可以大治了。”

  谷永江就是一愣,唐诚倒是表现的胸有成竹。

  这种淡定和从容,让谷永江就有些敬佩。他诧异说:“唐省长,那我们总要有所行动啊?难道,我们就这样听之任之吗?”

  唐诚说:“现阶段,我们就是听之任之,我们就在这里镇定住,我们看一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啊!”

  谷永江无奈,只有听唐诚的安排,两个贺兰地区的最高长官,稳坐钓鱼台。

  密西自治县。

  大批的贯教徒,在野肆级国贯教徒的煽动蛊惑下,从四面八方聚集,云集到了密西自治县县城,在一个相对狭小的范围之内,要围攻县政府,提出条件,要让密西自治县的县政府,做出声明,承认贯教在贺兰地区的合法地位。释放在监狱里关押的贯教徒。

  人员越聚越多。

  县政府门口的大街上,宽40米左右的大街,挤满了贯教徒!大家几乎是摩踵擦肩。看来,贯教势力,在贺兰地区,已经是根深蒂固了,要想彻底的解决贯教势力,在贺兰地区的潜行统治力,绝非易事。

  如果没有一个铁血的手段,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贺兰地区的问题,这也是大首长们,为什么会派唐诚来贺兰地区的主要原因,是应该到了大治的地步了。

  综上所述,他们这次行动,就是一场有谋划有目标有首领有组织的精心准备的颠覆活动,妄图把我们贺兰地区搞乱,把我们贺兰地区,变成无政府状态,从而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把贺兰地区从我们国家的领土上给分裂出去。是可忍孰不可忍。

  密西自治县的县委书记高云岗,县长吕当,被这个局面,吓坏了,他们一连给贺兰市委打过了19次告急电话,请求贺兰市公安武警力量增援。请求上级处理意见。

  谷永江只好再次走进唐诚办公室,请示说:“省长啊,怎么办啊?密西自治县的老高,已经是打过来十九次求救电话了啊?请示我们应该怎么办?同时请求增援。”

  唐诚淡定说:“让他维持好现场秩序,暂时采取忍耐和克制的态度,不要和群众发生正面冲突,也不宜让大批警察干预,要采取劝导的方式,让群众们撤离。不要给政府制造压力。”

  谷永江就是一愣,唐诚为什么会是这个态度啊!这和唐诚以往所表现的性格不一样啊!唐诚可是雷厉风行的性格啊!

  谷永江都不同意了,他说:“唐省长啊,这个时候,我们如何能够克制啊?一味的纵容,只会让他们变的更加疯狂啊。我的意见,马上派驻市武警和警察进驻参与吧!”

  唐诚仍然坚持自己的意见,唐诚说:“不要慌,尤其是大战在即,指挥员的定力,十分重要,就让他们折腾,我倒要看,他们到底势力大到如何程度。”

  谷永江却害怕了,还是央求唐诚抓紧时间,联系调派武警和贺兰警察,进驻密西自治县,维持秩序,驱散群众,平息事态。越晚,越被动,到时候,人员越聚越多,会更加不可收拾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