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46章 一分为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祝名扬说:“据我所知啊,京非高铁原计划是不走汉江,走我们甘南,是这个孙西浩省长,数次跑到了京城,找到了京非高铁设计单位,规划单位和施工建设单位,做了很大的工作,才让这个京非高铁改道啊!”

  崔希乐说:“不过呢,京非高铁现在说是改道这个汉江省,也还并未最终形成决议,也在论证阶段,很多专家学者对于改道汉江身,并不看好,眼下,是我们省和汉江省,竞争最激烈的时候,唐省长,您一定要管啊!”

  祝名扬说:“唐省长啊,这个汉江省,神通广大,省里有能人啊!是卧虎藏龙之地,我都有一点不能理解。(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原来计划好好的,京非高铁是走我们甘南省辖区,可是,后来,京非高铁指挥部却更改了线路,能让京非高铁更改线路,这个汉江省,一定是施展了什么魔力手段,到现在,我都不能理解,这个汉江省,到底是施展了何等高超绝妙的手段,竟然能够从我们手里,硬生生的给抢过去呢!”

  崔希乐说:“是啊,这个汉江省里,有能人!他们到底是施展了什么样的绝技呢,能够更改线路!据传闻啊,说是,这个华夏铁建副董事长,兼京非高铁指挥部副总指挥的倪国平,是鼎力相助于汉江省的。但是,到底这个倪国平和孙西浩是什么关系,我们就不清楚了。”

  唐诚点点说:“不管他们了,我们只管做好我们的事,不管怎么样,不管事情有多难,我们都要努力去争取,不战而败,也不是我们甘南人的性格,我们还是要努力去争取的!我这就去京城,亲自去跑这个项目,届时呢,你们二位,也要跟着去。找一找这个京非高铁的设计单位,向他们陈述我们的意见。”

  两个地区市的主要领导人,见到唐诚表态了,会管这个事,两人都挺高兴的,他们相信,只要是省长答应了,就一定能够力挽狂澜于既倒。再次的扭转这个京非高铁的走向。

  唐诚这边,立即吩咐秘书,预定这个去京城的机票,直飞京城,唐诚经过了解得知,这个京非高铁,规划设计建设单位,均有这个华夏铁建集团公司承揽,如果想要更改线路,就要和华夏铁建集团公司打交道。唐诚此行,目的,毫无疑问是华夏铁建集团公司。

  华夏铁建集团公司,是华夏国乃至全球最具实力、最具规模的特大型综合建设集团之一,世界500强企业排名靠前,全球250家最大承包商”排名前三甲。是大型央企。集团老总,官场级别不低,那也是正部级单位,集团一把手,相当于一个省的省委书记级别。权力不亚于省委书记。

  对于未来,能不能让京非高铁线路途经这个甘南,唐诚心里真是没有底。

  唐诚在官场的人脉,还是可以的,各种大型部委,都有唐诚的熟人,可是,唯独在大型央企和国企之中,唐诚的人脉相对于较低。在铁路建设领域,更是人脉薄弱,和孙西浩竞争,唐诚是不占据优势的。

  唐诚飞驰京城,让京非高铁改道。

  同样的道理,在汉江省,也在发生。

  孙西浩经过了努力,终于是让京非高铁的那一帮工程师,改变了原来的初衷,舍弃甘南,绕道汉江,在汉江省境内设五站,途径汉江省四个地级市。

  但是,孙西浩也深深知道唐诚的为人,京非高铁大动脉的意义重大,对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的好处,人民出行的方便,都会让当政者,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把这个工程拿到手,唐诚是不会轻言放弃的。

  冤家路窄,孙西浩其实最不想和唐诚打交道了,可是,京非高铁来了,想绕都绕不开。

  孙西浩吸烟,把自己的心腹大将,汉江省副省长余中运找来。孙西浩对余中运说:“老余啊,我所料不错的话,这个唐诚,一定不会轻言放弃的,京非高铁,我们两个省之间,必将会有一场龙虎斗,谁也无法绕过,势必会斗的你死我活,势同水火,谁也不想放弃。谁放弃了,就是本地区群众眼里的无能之辈。将会永远的钉在本地区历史的耻辱柱上。这个唐诚,也是一个人物,我估计他啊,此时,早已经进京了,会去找这个华夏铁建集团,力求再次更改线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们既然已经知道了这个唐诚的立场和居心,我们下一步,应该如何的守牢我们的胜利果实啊?你有什么高见没有啊?”

  余中运沉吟下说:“高见,我是没有,但是,办法,我还是有的,在我们去争取这个京非高铁途径我们汉江之前,我就想到了,甘南省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那个时候,我就琢磨了,如何对付这个甘南省方面的竞争。”

  孙西浩一听。非常高兴,急忙问:“说说你的想法。”

  余中运说:“京非高铁大动脉,对于我们两个省来说,都是意义非凡,影响深远,其都在志在必得,都是十足的决心。我们明白,你和唐诚之间的意志坚定,所以呢,我们也不能低估对方誓死争取的决心和勇气。最好的办法,现在还不宜撕破脸,还是力争能够和平解决,通过谈判和合作的方法,解决这一争端,最好的办法,是让这个甘南省方面,主动的放弃这个京非高铁,那样的话,问题就会迎刃而解,可是没有筹码,没有代价,甘南省方面又怎么能轻易会放弃呢。”

  余中运让秘书拿来了两个省的地图,摊在桌子上,余中运指着地图说:“京非高铁的线路图和总体规划,是有利于这个甘南,不利于我们汉江省的,线路走甘南,是直线距离,走我们汉江呢,却是弯道距离。这是我们不利的因素,所以呢,真要是竞争起来,我们不一定能够成功。”

  余中运又指着双方两个省的另一个交界点,在两省的偏东北方向,这里是山脉连绵,这个山脉就是大名鼎鼎的秦朝岭。这里盛产重要矿产资源,是最大的锌矿,而这个秦朝岭呢,又是一分为二,有一半是属于汉江,一半是属于甘南,汉江省呢,在这里,成立了一家以生产制造提炼锌金属的大型集团公司,叫汉飞锌矿。而甘南省呢,也在这里地方,成立了一家大型锌矿集团,叫甘心集团,也是生产制造提炼锌金属。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