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66章 流离失所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孙西浩登时就想起来了,最先,这个余中运给孙西浩提供了万全之策。(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那就是铁河水库!

  这是万不得已之时,孙西浩方面才会做出的反击之策。这个其中深浅,利害关系,孙西浩当然清楚,一旦泄洪,那个代价是巨大的,说不定,会有上百万人流离失所,会造成上千亿元的损失,伤亡的百姓人数,更是很难预料。

  余中运再次介绍这个万不得已之策,那就是:“铁河上游在我们汉江省境内,下游途径甘南云州和铁头门市,铁河流经我们地区时,河床变窄,而流经甘南省地区时,就河床变宽,历史上,甘南云州市地区,曾多次发生过铁河溃口,淹没了很多良田和村落,70年前的一场大水,曾经造成了甘南省500万群众流离失所,背井离乡。并且那场大水,造成了云州市和铁头门市附近地域,上万亩的良田变成了黄泛区!而原来的京非高铁,规划的线路,正好是途径这个铁河泛区,现在铁河多年已经没有发大水了,原来的黄泛区,已经是越来越少,最近这几年,已经被缩小到了几百亩的样子,这样的话,就为这里曾经的黄泛区,修建高铁,提供了必要条件,假如说,这里还是当年的黄泛区,京非高铁,是断然不能从他们这里途径的,如果不从黄泛区穿越,那么最好的穿越路线,那就是我们汉江省!”

  孙西浩颓然坐到椅子上,他摆摆手说:“老余啊,你这个万不得已之策,我已然知晓,我还是有点不忍心啊,风险太大。付出的代价也太大。”

  余中运说:“省长啊,古语讲,慈不带兵义不养财,善不为官啊!无毒不丈夫啊!自古以来,那一场权力更换王朝更迭,不是血雨腥风啊!李世民射杀自己亲弟弟,才换来他的大唐江山和龙椅宝座。大宋皇帝赵光义杀害了自己亲哥哥赵匡胤,才换来了大宋江山子孙万代。权力争斗,就没有仁慈一说啊!一将功成万骨枯,为了您的前程,该牺牲的,还是要牺牲啊!哪一个新王朝的建立。不是由几千万的生命死亡为代价而换来的,做官,做大事,成大统,怎么能够妇人之仁呢!”

  孙西浩再次摆摆手说:“你让我想想啊,眼下,我还感觉,还总到不了这个万不得已时。等真的到了山穷水尽之时,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意见的!不过呢,你这个万不得已之策,也需要讲究天时的,如果老天爷不帮我们,我们也做不成这个计谋!还是要靠天气说话的。”

  余中运点头说:“当然,如果老天爷,真的眷顾我们,在我们需要的时候,它老人家能够下几场大暴雨,我们的一切就都顺理成章了!就看,那个时候,老天爷帮不帮我们了!如果是老天爷帮我们,那就是天意如此,活该唐诚倒霉!如果不是天意如此,我们就认命了。”

  孙西浩来到了窗前,盯着窗外的天空,老孙仰天长叹说:“我想,老天是公平的,届时啊,老天爷一定会帮我,不帮他!”

  孙西浩的手机响了,是他女儿孙幸打来的,当手机上,出现一个女儿两字的时候,孙西浩知道,他还有一张牌没有打出去呢!

  也就是说,他的万不得已之策,还没有到一定必须要施展的时候!

  孙西浩就接通了女儿电话,答应女儿,晚饭一起吃,他有话要对女儿谈。女儿孙幸也就答应了。

  孙省长家的晚饭时间,很快就到了。

  孙省长的妻子施露露,看到老公的脸色不好,就关切的问:“老孙啊,最近遇到什么事了啊,我看你,最近的心情和脸色都不好,怎么了啊?”

  孙西浩说:“别提了,最近工作很不顺利,仕途上遇到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这个人叫唐诚,是甘南省长,和我是前世的冤家今世的仇人,京非高铁是个大动脉,谁也想让京非高铁走本治下辖区,功彪千秋,受人敬仰,可是呢,偏偏这个唐诚,就是要和我死扛到底,坚决不让,整的我都有点焦头烂额了,遇上唐诚,算是我倒霉到家了。”

  施露露就劝说道:“老公啊,不走就不走吧,我们又不是汉江省的人,我们早晚是要回京的,首都那个大都市才适合我们,京非高铁不管途径什么地方,甘南也好,汉江也罢,它总归是要从京城出发,你以后不是汉江省长了,我们还是要回京城的,你又何必为此事如此伤心呢!以后回乡省亲我们又沾不了京非高铁汉线的光。”

  孙省长听后,指着妻子说:“你啊,这是妇人之仁啊,你怎么能这么看问题呢,我是省长,一方父母官,在我孙西浩任省长时候,丢失了京非高铁,将来,这里的老百姓受苦了,就会骂我一辈子,谁愿意背这个黑锅啊!”

  两夫妻正在聊天呢,女儿孙幸回来了。

  孙幸26岁,生的如花似玉,比她妈妈还要漂亮。

  其实呢,美女多生于官宦之家,都市里的美女,永远比农村的美女多,国色天香,多在深宅大院皇宫庙堂之上,穷乡僻壤,深山恶水出刁民,没有说穷乡僻壤出美女的,农村里遇到美女的概率,远远低于城市。

  究其原因就是,漂亮的女人,总是想要更好的生活,人往高处走,漂亮的女人,生出来的是漂亮的女儿。美女基因是一代更比一代强。

  比如这个施露露,当年就是一个唱京戏的美女,就被孙西浩的爸爸,时任市委副书记的孙流元看上,嫁给了自己儿子。美女,是个稀缺资源,其实,一样被上层人士和成功人士给率先占有。但凡是稀缺资源,总是先有高层人士得到。

  孙西浩看到女儿,破天荒的脸色变的阳光,他指示女儿洗手,就让女儿坐到他的身边。

  孙幸就是一愣,自从她和杨家的杨伟业谈恋爱之后,很少见到爸爸的笑脸了。

  孙西浩和女儿谈话说:“幸啊,你只要是答应爸爸一件事,爸爸就不反对你和杨家的那个小子交往,我就同意你们的婚事。”

  孙幸一听,喜从天降,当即兴奋的问:“好啊,好啊,爸爸快讲,什么条件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