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73章 有点酸楚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杨美霞说:“你要是和孙西浩,竞争到底,那样的话,就势必再次得罪这个孙西浩,而孙西浩的女儿正在和伟业谈恋爱,你这么做,会让杨伟业很被动的。(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唐诚遗憾的说:“那真是没有办法。”

  杨美霞劝说了唐诚几句,可是唐诚一旦下定了决心,杨美霞也是无奈,只好同意唐诚的决定,杨美霞说:“你如果这么做的,我爸爸的四合院就离你很遥远了。”

  唐诚点头说:“我知道。”

  唐诚想了想,对杨美霞说:“你们是亲姊妹,有些话容易解释,我不好意思,对杨家兴讲这个拒绝的话,你代表我,给他打过去电话,表述一下我的意思吧!”

  杨美霞这边就答应了,放下电话,杨美霞就想着,抓紧时间,给杨家兴夫妇回过去电话,禀明唐诚的意思,可是恰巧的是,厨房里的水开了,杨美霞就去厨房把炉火关掉,把开水倒入暖瓶,倒入暖瓶之后,卞亚芝过来,要喊着杨美霞,一起去街上购物,就这样,杨美霞把唐诚嘱咐的事,给杨家兴反馈消息的事,给抛在了脑后。

  唐诚这边下定了决心,开始再次部署云州和铁头门两市的工作。准备迎接京非高铁建设工程。

  可是,杨家兴那边呢,由于没有及时得到杨美霞的电话,错误的估计了形势。

  潘圆对儿子杨伟业说:“你姑父唐诚啊,非常喜欢咱家的这一套四合院,说实话啊,我和你爸爸,也很喜欢,可是呢,你爷爷偏心眼,人家都是重男轻女,你爷爷倒好,重女轻男,把四合院的权力给了你奶奶,你奶奶心疼闺女,这套四合院啊,说不定是谁的呢!看现在这个局面,即便是四合院交到那一个姐妹手里,都是要补偿给其他姐妹货币的,我们家没有这个实力,你姑父倒是有这个实力啊!现在呢,唐诚提出来这个要求,我就感觉这个事情差不多,你姑父一定会成全你和孙幸的事的。”

  杨伟业点头说:“那次宴会上,我也参加了,我看的出来,姑父是挺喜欢这套四合院,他当时也没有明确表示坚决反对,愿意成全我的婚姻大事。现在也没有什么反馈消息过来,沉默就是默许。我看这件事情差不多,我这就给孙幸打过去电话,报告这一切,让她把这个好消息报告给她的爸爸,她爸爸听到之后,一定会很高兴的。”

  潘圆说:“在等等吧,看看你姑父姑姑那边,能不能传递过来确切的消息。”

  当时的宴会上,唐诚确实没有给潘圆一个明确的答复,但是呢,如果不给潘圆夫妇来信,说明拒绝,那就证明是默许。

  杨家兴这边,很长时间也没有等到杨美霞的电话,就误认为,唐诚已经同意了他们的交换方案。杨家兴放弃四合院,唐诚放弃京非高铁。通过这一切,来换取儿子杨伟业的幸福,孙家的满意。

  杨伟业就兴奋的给孙幸打电话,说:“幸啊!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吧,我姑父唐诚啊,同意了我们的婚姻了,他答应了,愿意放弃京非高铁,愿意和你们孙家变成同盟军,我们孙杨两家,强强联合,必将是政坛之锐气,试看天下谁能敌。”

  孙幸一听,也是格外高兴,她也盼望着有这么一天,大家能够和平相处,孙杨两家化干戈为玉帛,他们两个人的事,就更加的圆满了。

  孙幸就急忙给爸爸孙西浩打电话,汇报了情况。

  孙西浩一听,喜从天降啊,说心里话,他对此事根本就没有抱多大希望,他不相信唐诚会为了儿女情长,去牺牲甘南省人民利益!他也只是想借此机会,阻止女人和杨家人交往,真是有意栽花花不开,原本是没抱有希望的事,竟然成功了。孙西浩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确认了下,得到了女儿那边的亲口答复。

  孙西浩沉吟了下表态说:“幸啊,如果真是这样,爸爸倒是不再反对你和杨伟业,继续来往。爸爸上一次,阻止了你和农民家的儿子谈恋爱,真是门不当户不对。无法相处,结婚的时候,你总不能让我这个省长,去和农民在一个餐桌上去交流如何种地打粮食吧!杨家毕竟是时代为官,也是属于名门望族,和我们家是对等的,将来,你结婚的时候,正好我可以和唐诚,有很多的话题,我们孙杨两家联姻,结成同盟,是一件双赢的大好事,爸爸当然高兴了。求之不得。”

  孙幸也高兴的点头说:“爸爸同意我和杨伟业交往了啊?”

  孙西浩点头说:“既然唐诚都答应,不和我争这个京非高铁了,我当然会答应你和杨家联姻了。”

  孙幸就高兴的挂断了爸爸的电话,孙幸人也在京城上班,随即,就去找杨伟业。当天晚上,孙幸就和杨伟业一起过夜了。

  孙幸的妈妈,得知了自己女儿,夜不归宿,就打电话把情况报给了孙西浩。

  孙西浩听后,淡然笑了,说:“我知道了,既然是唐诚答应了我的条件,这件事,是我同意的,一起过夜,就一起过夜吧!”

  放下电话,孙西浩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此时,正是夜里十点多钟,正是爱情结晶过程的高发期。他也能够想象到,孙幸和杨伟业两个年轻人,一起过夜,意味着什么。

  他也是过来人,他也清楚这个里面的代价和故事。

  孙西浩是省长,不管如何,也是大家,他对女儿还是严格要求的,他们夫妇就这么一个女儿,视如珍珠,以前是严禁女儿在外面过夜的,不管如何,都要夜夜归宿,即便是女儿上大学的时候,他也是对女儿严加管束的,他也清楚,女儿要比儿子更费心。他不想让女儿受伤害。

  如今,孙幸和杨伟业住到了一起,孙西浩明白,这一夜,对孙幸意味着什么,杨伟业这个臭小子,没有个六七次,是下不来床的。

  孙西浩遥记自己新婚夜当天,第一次和孙幸妈妈,不是七次,就是九次。

  唉,这就是养女儿的坏处。女儿养大了,终究是要嫁人的,想到这里,孙西浩鼻子,还有点酸楚。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