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83章 未来堪忧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崔希乐点头,不过呢,他随即又想到了一件至关重要的事,他说:“老祝啊,我们这么做,是不是先要向唐诚省长请示汇报一下,我们再做决定啊?”

  祝名扬沉吟了下说:“万万不可,我们的这个唐诚省长,是什么脾气,你我最清楚了,送土特产这件事,是万万不能让唐省长知道的,他知道了,一定会生出许多事端,未必就能同意我们这么做。(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唐诚省长为了京非高铁走我们云州还有铁头市,已经是殚尽竭力了,我们不能再让他老人家麻烦了,我们也应该为省长分忧,什么事,都请示上级,上级还要我们下级做什么啊!有些事,需要我们下级,为上级顶雷的。”

  崔希乐点头说:“你说的对,什么事,都推到省长哪里,省长会对你我们有看法的。”

  祝名扬点头说:“对啊,比如我们,如果一些个冒风险的事,县委书记都向我们请示,我们也会生气了,证明这个县委书记,不是一个干事的人,也不会主动担责,出了事,县委书记们都已经想好了退路,把责任都推到我们市委书记身上,那我们要这帮县委书记干什么啊!谁喜欢不敢担责的干部啊!他们县委书记遇事,都请示我们说话,把退路找好了,可是,我们找谁要退路去啊!有的时候,官场上,是没有退路的,那有这么多的退路可以选啊!”

  两个人商议了下,就决定,给倪国平和李京兵送土特产这件事,就不必向唐诚请示了。

  俩个人就决定这么干了!

  房间里,李京兵和倪国平也在商量合计。李京兵还是有点担心,问这个倪国平说:“他们两个市委书记,如果把这件事,汇报给了唐诚,唐诚不同意这么做,我们怎么办啊?”

  倪国平冷笑说:“老李啊,你这么想,还是不了解官场,官场和你们学术界不一样,和我企业也有点差别,如果下级一点责任也不敢承担,全都把有风险的事情,都交还到上级首长哪里,谁会要这样的下级啊!什么是合格的下属啊,那就是,关键时刻,是需要给上级承担责任的,你放心,他们这两个市委书记,也都是明白人,第一,他们不会把这件事告诉唐诚;第二呢,他们也不会亲自做这件事,他们一定会安排他们的下属,去做这件事。”

  李京兵佩服倪国平的智谋和远见,就这么答应了,不过呢,李京兵还有一个疑问,说:“老倪啊,可是,时间节点对不上啊,我是做出了京非高铁途径甘南决定在前,而他们甘南官员给我送礼,是在后啊!”

  倪国平笑了说:“这个不碍事的,你只是在会议上,找出来一个推倒原来决定的理由,只要造成了这个既定事实,谁会追究这个时间节点啊!不管怎么说,他们甘南送礼,事实存在啊。”

  这一下,这个李京兵就放心了。

  他们一伙人达成了协议。唐诚这边还被蒙到鼓里,唐诚接到了杨美霞和马玉倩的电话,又一次飞回到了俩个女人的身边,在京城四合院里,和杨美霞马玉倩会面了。见面的第一句话,杨美霞就把实情禀告了:“唐诚,事情有变,很有可能,我们这次闯下的祸,是要改变甘南省的人民的命运,改变京非高铁的走向了。”

  唐诚对此,有点预感,在电话里,就已经听出来了这个杨美霞闯的祸不小。

  杨美霞就把得罪报复这个李京兵母女的过程,给唐诚讲了,唐诚听后,心情一沉,本来,李京兵是坚定的甘南派,如此一来,就等于是把李京兵给推到了汉江派的那一边,京非高铁的走向未来确实堪忧。

  这个李京兵在京非高铁过程中的作用,以及在高铁建设中的地位和权威,是工程技术方面的领军人物,其话语权是绝对强悍的,再加上和倪国平联手,改变京非高铁确实是易如反掌。

  唐诚不无遗憾说:“是有点可惜了,老杨,你那么做过分了啊!”

  杨美霞说:“我这都是为了马玉倩,玉倩真是太好了,为了你,为了京非高铁,忍气吞声。你看看马玉倩身上的伤痕,你就明白了,她在李家的这段日子,受尽了非人的折磨啊!那个李京兵的妈妈,真是一个心理疾病狂啊!”说着话,杨美霞就要让马玉倩把伤痕让给唐诚看。马玉倩不让,唐诚心疼马玉倩,听完杨美霞的这些话,唐诚很感动,才知道,马玉倩真是默默在为自己付出,唐诚也过去,强制的,查看马玉倩的伤痕,鞭痕和手指上的伤痕都在,唐诚看后,触目惊心,他惊问:“这都是被那个李京兵的妈妈打的吗?”

  马玉倩点头。

  唐诚看着马玉倩,瞬间就什么都明白了,马玉倩这是为了唐诚,忍气吞声,承受了人间不可承受之痛。顿时,唐诚的心潮澎湃,上来就把马玉倩拥在怀里,不顾杨美霞在场,直接亲吻了马玉倩,反正是在自己家的四合院里,没有外人在场,唐诚可以尽情的表达自己的心情。

  唐诚说:“玉倩啊,你怎么这么傻啊!我在你和李京兵交往的时候,我就明确告诉你了啊!千万不要做委屈自己内心的事情,不要受我的影响,可是,你却偏偏忍受了。玉倩啊,我唐诚这个人,你不是不了解,我唐诚不是那种,为了利益和前程,就能牺牲自己心爱的女人,我是属于爱江山更爱美人的那种人啊!你要是早告诉我,咱早就离开李京兵,我宁可不要京非高铁,不当这个省长,我也不能让你受这种罪啊!”

  马玉倩哭了,趴在唐诚的怀里,失声痛哭,眼泪就像断了线的珍珠似得,再也止不住了,感情的闸门刹那间被打开,委屈一泻而下。

  唐诚抱住她,感受她的体温,也渐渐的感受到,她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在唐诚温柔的呵护下,马玉倩才慢慢恢复平静。

  唐诚吻着她的脸蛋,不够感觉,向着她的嘴边移动。

  马玉倩也呢喃了,身上开始发热,她急促说:“别,唐诚,美霞在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