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92章 博岱居士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这条消息,在甘南省各大新闻媒体上曝光,舆情哗然,大家都奔走告知,唐诚省长为了甘南,牺牲了自己利益。(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他心里,没有自己,只有老百姓。

  恐怕,这一次,京非高铁改线,就会变成了最后的变动,不会再变化了。

  消息传递到了汉江省。汉江省的官员们,可就倒霉了!孙西浩听到这个消息,鼻子差一点掉下来,欲哭无泪,脸变成了深秋的瘪茄子颜色。

  孙西浩苦笑说:“不是说好的,是途径我们汉江,怎么又变成了途径甘南了呢?”

  孙西浩只好给这个倪国平打电话,追问这个事情的经过。

  倪国平说:“孙省长啊,这件事请,不怨我啊!我也是尽了我最大的努力,可是,这一次,不是你我能够左右的,我听说了,这一次,京非高铁改线,那是我们华夏总理,还有大首长们,所过问决定的,都牵扯到更高级首长们的意见了,谁敢顶撞啊!首长说了,就要经过甘南,到达漠南,这就定下了,谁也不敢更改啊。你没有听说吗,唐诚就要离开甘南省,去漠南自治区任职了,据传闻啊,这是唐诚向首长提出来的要求和条件,首长答应了。”

  孙西浩说:“还有救吗?”

  倪国平说:“木已成舟,生米煮成熟饭,我真是无能为力了,我的本事,都使尽了,今天的这个局面,我只能说声抱歉,请你理解。”

  孙西浩听后,只好是默然放下了这个倪国平的电话,他也清楚,这一次,再想把线路更改过来,亦属万难!

  唐诚的事,孙西浩也多少听说过一点,这个唐诚,计划是离开这个甘南,前去那个漠南自治区任职,任前,提出的条件,上级真就答应了,不过,换位思考下,这个孙西浩心里,还是很敬重唐诚的,换成是他,平调去漠南自治区,他不一定愿意去漠南任职,即便是上级答应条件,他也不愿意去。

  这个唐诚,真是一个怪人。关键是,这个唐诚,是怪人不要紧,不要捎带着,坑害这个孙西浩啊!

  京非高铁不途径汉江,汉江省的舆情和民愤之压力,这个孙西浩也受不了啊!

  这个唐诚,真是该死,提什么条件不好啊,偏偏提出来这个条件,这不是有意的和他孙西浩作对吗!

  孙西浩就把副省长余中运找过来。商议下一步的对策。

  余中运也听说了,京非高铁再次改线,途径甘南,不是途径汉江了!

  真是命运机缘,谁都跑不了,原来,余中运早就设计好了一套计策,想要把孙西浩拉下水,结果呢,他的那一套水淹甘南,求人求雨的计划,却搁浅了,不用水淹甘南,京非高铁也会途径汉江,余中运只好认命了!

  不料,风云有变!京非高铁再次变更到了甘南!而这一次,余中运也深深知道,是到了最后决战的时候了。

  孙西浩见到了余中运,老孙低沉着声音说:“老余啊,你也听说了,在上级首长的过问下,京非高铁再次改线,恐怕,这一次,会是最终的结论了啊!唉,我们忙来忙去,辛辛苦苦,到头来,还是属于竹篮打水一场空啊!注定是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我有不甘心,可又能怎么样呢!还是他唐诚的命运好!”

  老余看到孙西浩的低沉的表情,老余心里明白,自己的那一招,绝命的招数,到了应该实施的时候了!

  那就是水淹甘南之计。当初,两人定下这条毒计的时候,就说的清楚,这是一条,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不得施展的毒计,现在的情势,已经到了万不得已之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之处境!

  余中运眼神犀利,歹毒的神色在眼神中一闪而过!老余说:“省长啊,依我看,一不做二不休,无毒不丈夫啊!做大事者,就应该一将功成万骨枯!慈不带兵义不养财,善不为官啊!我们计划的水淹甘南之计,应该到了施展的时候了,我的意见,马上实施水淹甘南计划!只要这样,我们才能再次力挽狂澜于既倒!再次的扭转乾坤。”

  孙西浩痛下决心说:“是啊,是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了。”

  余中运说:“省长啊,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对于我们来说,留给我们的时机,并不多了,您是到了,应该痛下决心的时候了,时不我待啊!”

  孙西浩面露难色说:“即便是我们想要水淹甘南,可是,现在,我们还缺水呢!没有水,我们什么也办不成啊!”

  余中运说:“你放心吧省长,你让我秘密准备的事情,我一直在准备,那个有着夺天地之造化,神鬼难测之术,会呼风唤雨,点豆成兵的博岱居士,我已经寻访到了,现在,他的人,正在我们汉江省境内的菊香山上,闭关呢,我已经托人了,可以见到。但是,需要省长亲自去请,去见。只要他老人家,答应帮助我们,帮我们求雨,那么,我们的计划就成了啊!”

  孙西浩一听,饶有兴致说:“是吗?”

  余中运说:“千真万确。”

  孙西浩踱步良久,被余中运给说动了心。

  也是被唐诚给逼的!只能出此下策!

  孙西浩明白,只要汉江省,在未来的几天之内,普降几场大暴雨,那么,这个事情,就成功了,有了这个光明正大的理由,孙西浩,就可以秘密派遣人,打开这个铁河水库的大闸门,泄洪,水淹甘南,几个小时之内,就可以把甘南省的云州,还有铁头门市,变成汪洋大海,重新变成了黄泛区!

  这一招,最歹毒!

  可是,这个博岱居士,有没有,这个余中运说的那么神呢!

  到底,这是封建迷信思想,老天爷下雨,这是可遇不可求的啊!人,怎么能够左右天气呢!

  可是,神灵之事,又有谁能说清楚呢!求雨这个传统,在我们国家流传了这么多年,还是有点可信度的!

  有病乱投医,孙西浩真就尝试了,他安排余中运说:“老余啊,你就安排吧,需要我亲自出面的,我就出面。”

  余中运得令,就从孙西浩的办公室里离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