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895章 掐指一算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孙西浩就把来意讲了,恭敬的说:“博岱居士,听说你会求雨,是不是帮我们一下,给我们汉江省,连降几场大雨啊!事成之后必有重谢。(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宋明清摇头晃脑说:“重谢,就不必了,事成之后,重修一下这个仙阳观吧。”

  孙西浩说:“一定,一定。请问先生,这雨何时能够求到?我们需要为您准备些什么呢?听说是,诸葛亮当年借东风,是需要修筑一个七星坛的,还需要很多手执长杆和收执彩旗的军士。”

  宋明清一缕长髯说:“诸葛亮是求东风,我是求雨,两者不同,所惊动的神灵也不一样,当然供奉也不一样了。道具也就不一样。”

  孙西浩一听,也对,雨神和风神,应该不是一个神仙兼职。

  孙西浩就问:“那你是如何求雨啊?”

  宋明清说:“我求雨其实很简单,我不需要借助于其他工具,主要是求雨的人,其实呢,求雨之事,也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复杂,万变不离其宗,我们只要抓住要害就可以,之所以求雨需要那么多的道具,那都是故作玄虚呢,求雨能否成功,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就两件事,第一件事,那就是求雨的人,第二件事,那就是求雨的心,只要这两件事做好了,雨自然就来。”

  孙西浩听后,疑惑的问:“求雨的人,和求雨的心,应该如何解释呢?”

  宋明清说:“求雨的人,至关重要,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天降大任,勇者为先,求雨的人的福报就最为关键,你是不是那个可以求雨的人,要看你自己是否有这个造化和机缘,你要报出来你的生辰八字,你的出身,你的家族成员是什么生肖属相,方可以做法求雨。另外,求雨还要心诚则灵。”

  孙西浩楞了下,这个求雨还需要询问这个生肖属相啊,不过呢,既然对方要问,孙西浩就把自己的属相,报告给了这个博岱居士,博岱居士掐指一算,面色凝重,又问到这个孙西浩的妻子属相,这个孙西浩就又如实的把自己妻子施露露的属相,事实告知。这个宋明清又是掐指一算。接着,又是面色浓重。

  最后,这个宋明清叹口气说:“孙首长啊!恕我直言啊,这场雨,我是为您求不下来啊!您的忙,我帮不了,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孙西浩一听,说:“这是为什么啊?”

  宋明清说:“您的属相不合,你是属虎的,你妻子是属兔的,虎兔配,天地旱,难下雨啊!像您这个属相,我真是无能为力。您这个求雨的人,根本就不合适。”

  孙西浩就把余中运推出来,让余中运报名号,说属相,但是呢,余中运的属相也不合适,另外呢,他的官职也小一级,不合适。

  宋明清就装神弄鬼的的掐算一番,说:“你孙首长,要是真想求几场大雨的话,你这个属相不合适,你妻子的属相不合适,你应该找一个属龙的,农历七月出生的女子,如果你身边有这么一个女人,自然可以达到了合格,求雨的人就合适了。”

  宋明清环顾四周,看到了一旁陪伴的苏由美。就对这个苏由美啧啧称奇,说苏由美的身上,就带有水气。

  一打听,巧了,这个苏由美就是属龙的,还是农历七月出生。

  宋明清高诵道号,说:“佛渡有缘人,道家伊依然,如果孙首长身边能有这个苏由美女士陪同,或许啊,你就可以当这个合适的求雨人了。”

  孙西浩问:“你要我们怎么做啊?”

  宋明清说:“其实呢,你不用找我来求雨,你只要和现在的妻子离婚,然后,娶这个苏由美女士为妻,改变你的属相,然后呢,在一个月圆之夜,你再来这个仙阳观来找我,我就会给你做法,做法之后,不出三日。定有三场暴雨降临。”

  孙西浩说:“除此之外,还有其他办法吗?”

  宋明清说:“贵人啊,我劝你一句,你姑妄听之,现在,你和你的妻子,属相不合适,命里相克,金木水火土相生相克,你是土命,她是金命啊!如果你以后,想要在仕途上取得更大的成就,我劝你啊,趁早是先和你现在的妻子离婚,你们一旦离婚之后,神灵定然能够保你以后仕途之事顺风顺水,取得贵不可言的地位,也有极大胜算啊!”

  孙西浩有点不相信。宋明清说:“你信不信,以后,可以灵验我的话。”

  孙西浩说:“如果这一次,你只能替我求下来大雨,我就相信你的话。”

  宋明清就摇头,不语,然后,就什么都不说了。

  孙西浩就从这个仙阳观里下来,在回去的路上,这个孙西浩也是哑然失笑,他毕竟是受过教育的人,又有如此高的地位,对于这个宋明清讲的话,也是半信半疑。但是,迷信的力量又是巨大的,人一旦涉世其中,是很难走出来那个心理魔障的!

  正所谓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人的脑子,就会有刹那间的糊涂,这个孙西浩就对这个余中运说:“你说,这个道士的话,到底可信不可信呢?”

  余中运说:“我也说不好,神灵的事,谁能说清呢!”

  苏由美噘着嘴说:“我确实是水命人,我小时候算卦,但凡是遇到了算命先生,都说我是水命人呢!”

  一路上,这个孙西浩都在半信半疑。一行人返回到了省城,其他人都离开了,孙西浩就单独的把这个余中运给叫到了办公室。

  两人单独谈话。

  孙西浩就把自己的疑问讲出来,说:“我怎么感觉,这个道士的话,有点不靠谱呢,老余啊,你是怎么想的啊?”

  余中运说:“省长啊,这个神灵之事,历来就是信则有不信则无,我认为,您和唐诚这个人交锋很多次,处处都落下风,是可忍孰不可忍,您和唐诚有不共戴天之仇,我认为,这个仇,应该要报。即便是唐诚离开了甘南,我们也要让唐诚的计划实现不了,我也听说了,这个唐诚,一旦拿下了京非高铁,他就会去漠南任职,他这种高调行径,无疑是脸上贴金,压着您孙西浩省长的头上,我们就是要打乱这个唐诚的计划,让他的计划实现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