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00章 混淆视听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周希良点头说:“让他过来吧,三十分钟后,在省委6号楼自华厅见面。(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秘书就去安排了。

  周希良宣布暂时的休会,周希良要先和唐诚见个面,再沟通一下思想。

  在这个等待唐诚过来的时间里,陈步荣急匆匆的来见周希良,陈步荣谏言说:“周书记啊,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唐诚提出来的转移群众方案啊,这个方案,我也打听清楚了,没有20个亿资金,是做不下来的,转移群众,确实是一个确保安全的方案,可是,也是一个最容易留下后遗症的方案啊!群众转移以后,怎么办?如何安置?原来的黄泛区应该如何处理?怎么样让群众尽快的恢复生产?这都是问题啊!而且,20个亿资金拿出来,几乎是等于掏空了我们省财政,还有市财政,势必会剩下一个烂摊子!群众转移之后,会有大批的后遗症工作需要处理和善后,而唐诚马上就要去漠南自治区任职了,他到时走的干净,到时候,拍拍屁股就走人了,他却把这个烂摊子扔给我们替他收拾啊!我说周书记啊,你可千万不要上了唐诚的当啊!他这是想把我们给架到火上去烤啊!”

  这个陈步荣真是一个小人,关键时刻,进谗言,混淆视听。

  周希良听后,心里也是一动,感觉到这个陈步荣讲的还是有道理的。

  唐诚真是马上要走的人了!

  临走之时,把这个甘南省折腾一把,变成一个烂摊子,将来替唐诚收拾这个烂摊子的,还是他周希良。

  还真不能轻易的就动用大批财政,让两市群众转移。

  周希良就问:“如果我们不让群众转移,那我们也应该采取一个积极措施啊,毕竟是我们这里连降暴雨,铁河水库水位暴涨,万一真是溃坝了,我们这里群众没有转移,出现了大面积的伤亡,死亡无数百姓,我们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我刚刚看到了新闻导报,来自于汉江省宣传单位,他们报道说,铁河水库可承载洪水量已经到了历史最大值啊!”

  陈步荣点头说:“是啊,这好像是个两难境地,我们既不想花钱,不想转移群众,还要确保群众安全,表面上看好像是做不到,但是,仔细斟酌,还是有解决方案的。”

  周希良忙说:“谈谈你的思路。”

  陈步荣说:“一切的根本所在,都在这个铁河水库上面,我们只要紧紧抓住这个牛鼻子,问题还是可以迎刃而解的,周书记啊,我们可以把这项工作,交到唐诚手里,给唐诚调派人力物力,甚至可以给他调派两万熟练水利工,跟随着唐诚,去这个铁河水库,我们自己的物资,我们自己人,我自己的防洪设备,进驻这个铁河水库,由这个唐诚省长亲自带队,恐怕这个汉江省方面,是难以拒绝吧。”

  周希良一听,这还真是一个办法。可以尝试下。甘南省无偿捐献资助对方,帮助汉江省方面,一起死保捍卫这个铁河水库,对方万难提出来反对的理由,这件事,只要是周希良提出来,汉江省委书记刘学丹,就没有拒绝的理由。

  周希良灵机一动,说:“这倒真是一个办法。”

  陈步荣说:“关键是,这一招,还是一个一箭三雕之计,第一,这样的话,能够节俭我们省财政资金支出。第二,少了很多后遗症。第三,关键是这个第三,可以把责任都推出去,推到这个唐诚身上,他是省长,防洪之事,他责无旁贷!必须要冲锋到第一线上去。这样,我们就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万一是这个铁河水库保住了,那是我们两省干部群众的共同努力,是周书记您调派有方,都让省长亲自去一线参与抗洪救灾了。万一是这个铁河水库没有保住,唐诚可就在第一线,他就得为此事承担责任。我们可以把责任都计算到唐诚身上。”

  周希良沉吟了下,计是好计,关键是,唐诚能否答应啊!即便是周希良想要唐诚亲自带队,开赴汉江省铁河水库,但是,唐诚未必就去啊!周希良说:“如果唐诚也不去呢?”

  陈步荣说:“凭我对唐诚的了解,只要我们掐死这个不转移群众,把群众置于危险境地,这个唐诚,一直以来,都是标榜自己爱民如子的,他把人民群众的安危和身体财产安全是放在第一位的,这个唐诚,惯用的伎俩,就是爱标榜自己爱民,他是一定不会让群众置于危险境地的。这样的话,只要我们断了他的后路,不让群众转移,以唐诚的性格,他一定会去死保这个铁河水库的,如此一来,我们大计可成。相反,如果是转移群众,那么,受害的将会是我们,得利的反倒是唐诚。”

  周希良一听,还真是如此,不过,他毕竟也是一个封疆大吏。他也有顾虑,真是把群众置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也是非常危险的,对他仕途不利,要知道,一旦赌输了,这不是一个人两个人的伤亡,那将会是上万人的伤亡,这个代价谁也付不起。真要是出现了群众大面积的伤亡,财产受到严重损失,唐诚是要被处置的,而他这个省委书记,也是难辞其咎啊!也会受到牵连。

  所以呢,周希良就把自己担忧说出来,说:“你这个也是赌,万一我们赌输了呢?唐诚也不去铁河水库抗险?他也豁出去了,我们不动,他也不动,任意让数万百姓置于危险境地。”

  陈步荣说:“是啊,这确实是个赌局,可是,周书记啊,你就放心吧,凭我们对唐诚的了解,唐诚这个人,怎么可能让数万百姓置于危险境地呢!这也是敢于拼命的战术,我们害怕,唐诚更害怕啊!我们如果连这一点勇气都没有的话,将来,我们只有认输,默默承认唐诚转移群众,留下的烂摊子啊!钱都让唐诚花去了,他届时调走了,这个账,我们必须为他买单啊!唐诚这是属于崽卖爷田不心疼,他巴不得用甘南省的钱,来买他的政绩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