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03章 天明不下雨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周希良好言劝慰,先把唐诚给劝走了。(手机阅读请访问m.k6uk)

  唐诚从周希良这里离开,心情格外沉重,恰好此时,门外,天空之上,打了一个响雷。震的唐诚心里就是一颤。

  这个刘学丹挂断了周希良电话,老刘随即安排秘书,通知这个省长孙西浩过来见面,商谈这个铁河水库的工作。

  中心议题是,要不要接受甘南省方面的支援,让唐诚过来,协助汉江抗洪。

  很快,这个孙西浩赶过来省委,和刘学丹见面。刘学丹就把情况向孙西浩讲了。

  孙西浩早就想到,甘南省方面,会来这一套。如果唐诚亲自过来了,亲自盯着这个铁河水库,那么,铁河水库就很难有溃坝发生了!那么,孙西浩前期所付出的努力,都将打了水漂。

  所以呢,孙西浩出乎意料的,强烈的坚持反对唐诚过来。孙西浩怒道:“这是什么行径啊!无耻行径啊!不信任我们汉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藐视我们汉江省的防洪抢险的实力和决心,过来监视我们啊,铁河水库归我们汉江省管辖,他们过来越俎代庖,把我们汉江省干部群众脸面置于何地啊!我,我坚决反对。”

  这个刘学丹也没有想到,这个孙西浩,会是这么激烈反对。

  刘学丹当然不知道内情,孙西浩因为和唐诚竞争这个京非高铁,已经都抛弃了原配妻子,孤注一掷,大雨都是孙西浩求下来的,孙西浩的心,比谁都渴求,一定要干倒唐诚,孙西浩开始和唐诚竞争,确实是为了京非高铁,可是到了后来,就不是单单一个京非高铁了,而是上升到了命运之争,一种人为一口气佛为一炷香的情感。

  刘学丹见到孙西浩这么激烈反对,刘学丹只好作罢,说:“好吧,既然你孙省长态度这么坚决,我们就拒绝这个甘南省方面好了,不过呢,铁河水库下游泄洪区域内就是甘南省云州市和铁头门市,他们哪里的群众,据说是并不转移,为了确保群众生命财产安全,我们要誓死保卫这个铁河水库,不然的话,出点纰漏,不仅仅是国家防总不会放过我们,甘南省方面,也不会放过我们!”

  孙西浩说:“这一点是自然,我当然会尽心尽力的保护好铁河水库。”

  刘学丹还是要和这个孙西浩继续搭班子的,刘学丹是宁可得罪唐诚,不会和这个孙西浩过不去。再说了,铁河水库管辖权在汉江省,甘南省派过来人,保护这个铁河水库,确实有越俎代庖的嫌疑,有点不信任这个汉江省抗洪救灾之决心似的。

  刘学丹就打定了主意,和这个孙西浩站到一起,刘学丹马上给这个周希良回过去电话,通报了汉江省的意见,不同意甘南省派过来人援助,保护铁河水库,有汉江省一省之力,就已经足够了,就不劳驾唐诚省长了。

  刘学丹给周希良回电话的时候,恰巧是唐诚有在周希良身边。

  这个刘学丹的答复,大大的出乎了周希良的意料,老周没有想到,汉江省真会拒绝。周希良说过,如果刘学丹真是会拒绝,周希良就亲自到汉江去,说服这个刘学丹,可是,真到了对方拒绝的时候,周希良却不会亲自去汉江的。

  周希良向刘学丹说了很多。孙西浩接过来电话,义正言辞的回绝了周希良,孙西浩说:“我们坚决不同意你们甘南省的干部来我们汉江抗洪,我们也不需要你们,我们自己的事,我们自己能够解决,也能够应对!唐诚更不要来,我们更不欢迎他!”

  周希良只好脸红脖子粗的放下了电话,对方给他弄了个大窝脖。

  唐诚说:“怎么样啊?让我说对了吧!我们是热脸帖了人家冷屁股,因为这个京非高铁走向问题,我们已经和这个汉江省方面,闹的很不愉快了,两家已经是势同水火,岂可相容啊!”

  周希良挠头,这还真是一个问题。

  按照周希良和陈步荣事先,定下好的计策,必须要让唐诚亲自去汉江省铁河水库啊,只有唐诚亲自去了,他们才能够高枕无忧啊!想不到,汉江省真就拒绝了。汉江的无情,反倒是帮助了唐诚,挫败了陈步荣的毒计。

  唐诚说:“周书记啊,既然是汉江省方面拒绝了我们的计划,我不能在第一时间掌握这个铁河水库情况,也不能亲自去抢险,我们心里就没有底啊!所以说,我的意见,还是抓紧时间,让云州铁头门市的群众转移吧。”

  周希良沉吟了下说:“转移群众,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我们很多常委同志,不同意转移群众啊!我们省财政也不能够支持这么大的耗资工程。”

  唐诚急了说:“我们既不能亲自去第一线抢险,还不去转移群众,难道我们就这样听天由命吗!万一是出了纰漏,我们谁也承担不起这个责任啊!”

  周希良说:“这样吧,唐诚同志,委屈你,亲自去一趟这个汉江省吧,告诉我们,我们省愿意放弃这个京非高铁,代价是,让你这个省长,亲自去指挥铁河水库抢险,看对方如何作答?”

  唐诚苦笑说:“这个话,我早就给孙西浩讲了,可是人家不听,这个时候,孙西浩一定是红了眼,我们和他们之间的争斗,已经不仅限于高铁了。而是变成了较真。谁也不服谁的较真。”

  周希良来到了地图前,踱步,眼下的局势,他还真就解不开。

  就在此时,窗外又是轰隆隆打起了雷,天气预报说,今晚还有大雨降临。

  可是,目前还没有一个妥善安置群众的计划,一个能够确保群众安全的计划,唐诚真是心急如焚。

  周希良看着心急如焚的唐诚,他的心就是一动,这个唐诚,还真是让这个陈步荣给猜对了,唐诚这个人是绝对不会让群众置于危险境地,而袖手不管的!

  周希良真是想,答应唐诚提出来的条件,就让两市群众转移,可是,如果这样,周希良又吃亏了,陈步荣还有郎耀祖他们,都不会同意。

  周希良只好送走了唐诚,也没有一个明确的意见,周希良只是说:“说不定,天明不下雨了呢。”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