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15章 表里不一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唐诚让秘书给这个钱金仁打电话,让钱金仁也马上赶到这个季布粮库去,因为,这个钱金仁是分管全省粮食工作的副省长!不料,秘书过来汇报说:“联系到钱副省长了,他说另有其他重要工作安排,既然唐诚省长已经亲自去现场了,他就不去了。(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

  唐诚一听,心里的隐隐担忧变成了现实,自从自己否定了这个钱金仁的四国邀请赛,这个钱金仁一定会对自己产生了敌意!

  可是没有办法,唐诚就是一个坚持原则的人,不能为了害怕得罪人,就不敢坚定自己的执政理念。既然对方不去,唐诚还不能强制让对方去,毕竟是唐诚刚来。如果对方没有犯原则性的错误,对方只是一点小错,唐诚就抓住不放,不但不会给对方以打击,反而会降低唐诚的威信。

  在唐诚这个级别,对政敌出手,必须要确保一击致命,即便是不致命,也要给对手以沉重的打击,所以,当对手出现小瑕疵的时候,无法伤及对方筋骨的时候,最好是把拳头缩回来。

  不过呢,顾南市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唐诚一个人去略显单薄,身边需要有一个副省长陪伴。唐诚就让秘书通知另一个副省长,余中运!

  余中运得到了这个唐诚的电话,余中运老谋深算,他想了下,眼下的局势,需要他这个副省长站队了,他是站到这个钱金仁队伍里,还是站到这个唐诚队伍里。

  按照余中运的本意,他倒是想支持唐诚,可是,反过来一想,他又无法支持唐诚,他的眼光看不错,唐诚是个可以干大事的人,但是,他们的立场不一样,或者是说执政理念,骨子里就不是一路人!正所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余中运是无法和唐诚走到一起的!更何况,两人本来就有过节,在京非高铁之争中,余中运就和唐诚打过交道,数次完败于唐诚,余中运对唐诚那是有恨意的!余中运怎么能和唐诚走到一起呢!不可能!

  可是,偏偏这个余中运又是一个老谋深算的家伙,他内心里对唐诚那是恨的不得了,表面上,他却要装出来一副对唐诚贴心的样子,让唐诚相信,余中运是支持唐诚的!等到余中运取得了唐诚信任之后,再对唐诚反戈一击,一击就能把唐诚置于死地。这就是典型的表里不一,口蜜腹剑。

  还有就是,这个余中运,也会审时度势,眼下,唐诚和钱金仁已经不是一条船了,如果继续挑拨这个唐诚和钱金仁之间的关系,让两人斗的死去活来,不管哪一方胜利,都对余中运有好处,不管哪一方失败,也对余中运的有好处。唐诚失败了,余中运报了仇,京非高铁失利之事,算是出口气。钱金仁如果失败了,余中运正好借机上位,顶替钱金仁出任常委副省长。这个余中运的算盘,打的非常精明。

  江湖多阴险,处事需谨慎,说的就是如此。

  余中运接到了唐诚秘书电话,只想了一会,就马上答应了,表示一定会陪着唐诚省长,去现场处置。

  不大一会,唐诚下楼,余中运早就在门口等着了,和唐诚一起去现场。

  余中运和唐诚坐一辆车。

  余中运在车上,对唐诚说:“这个老钱,也是太不像话了,顾南市闹出来这么大的动静,我怎么事先一点也不知情啊?这个老钱,什么都好,就是这个垄断不好,遇到事了,不喜欢和别人商议,一个人就拍板了,对了,唐省长,季布粮库的事,老钱事先向你汇报了吗?”

  唐诚说:“我也是和你一样,刚刚接到了情况通报。”

  余中运笑着说:“我一猜就是这样。”

  唐诚说:“我刚来汉江,还需要仰仗同事们一起帮助呢。”

  余中运忙信誓旦旦说:“唐省长请放心,我不管老钱,以后,我余中运一定唯你唐省长的马首是瞻。我余中运分管内的工作。我一定向唐诚省长多请示多汇报,多听取您的意见。”

  唐诚知道这个余中运说的是恭维话,但是唐诚听了,还是很受用,相互利用,唐诚刚来这个汉江省政府,代字还未去掉,也需要团结同志,第一次来,就和这个钱金仁闹了个不愉快,否定了钱金仁的四国邀请赛。才导致自己和钱金仁变成了政敌,唐诚也不宜在省政府树敌太多。

  眼下,唐诚和这个余中运之间,还未发生执政理念上的冲突,唐诚也是想拉拢一下这个余中运的,来对付这个钱金仁。

  所以呢,余中运正是看重了这一点,他才会待价而沽,阴谋得逞,先争取到唐诚的信任。

  可是,人心隔肚皮,余中运内心的歹毒,唐诚是看不出来的!

  唐诚点点头说:“老余也不要这么谦虚,你是汉江省政府的老人了,工作经验丰富,以后,工作上遇到难处,我还需要你的帮助呢。”

  余中运呵呵笑了说:“相互帮助。”

  正在这个时候,唐诚让秘书联系的顾南市市委书记张胜聚,打回来了电话,向唐诚请示工作:“唐省长,是不是调动市武警支队的同志,增援现场,进行抓捕啊?”

  唐诚是有这个霹雳手段的,唐诚在经管这个贺兰地区的时候,善于处置这个群体**件,也为此唐诚杀了很多人!用铁血手腕,整治了贺兰,即便是现在,唐诚离开贺兰地区这么久了,当地群众,想起来唐诚当时的铁血手腕,还都心有余悸,当地人吓唬孩子,还用唐诚来吓唬呢,再哭唐省长就来杀人了!那些个贯教徒,只要提到唐诚这个名字,都吓的魂飞魄散。

  唐诚有手段,不怕杀人。可是,唐诚也是有自己的原则,看这个铁血手腕,是对谁施展。套用鲁迅的一句诗比喻唐诚的心境,那是最贴切了,叫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

  唐诚已然知道了,这次闹事的群众,不是敌人,多是当地的农民,因为粮食价格暴跌,才引发的冲突。如果真是进行铁血手腕打击,倒霉的还是农民!骨子里,唐诚对农民就有一种尊敬和爱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