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31章 河水污染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唐诚带领一帮基层官僚,亲自到场,亲自参加这个村民公投大会。(M.k6uk看啦又看手机版)在这个会议开始之前,唐诚先做了自我介绍,唐诚登台讲话:“煤炭资源,它不是属于某个人的,更不应该成为个别人牟取暴利的工具,变成了个人成为大富豪的工具,煤矿它是国家的,是集体的,是人民的,是属于每一个在煤矿区域出生的人民的!它应该造福我们这里的每一个人!这才是公平的,这才是大自然当初馈赠我们人类的初衷。乡亲们,你们说,我说的对不对啊?”

  在场的大窑村村民,都听懂了,顿时是一片掌声。

  唐诚继续说:“这个道理很简单。我是这片地域里,出生的人,按照原则,我就应该拥有这片土地上的一切资源。有权享受这片地域上的资源,这是最朴素的道理,就和原始社会一样,在这片土地上生出的人,就是这片土地的主人,大家都是公平的,财富是共享的。风险也是均担的。我在这里,可以郑重表个态,我支持大窑村煤矿重新回到集体的怀抱里,大窑村煤矿所产生的每一分钱的效益,都应该归于我们这个村集体,财富属于我们每一个村民共同享有。我也是一个党员,我这个省长,投上自己的一票,支持煤矿回到集体里。”

  在场的村民又是一阵的掌声。

  全体村民公投大会,很快就开始举行,在汉江省众多管理部门的监督下,大会以投票的方式,决定了煤矿的权利归属,以绝对的优势票胜出,大窑村煤矿重新回到集体中来,重新变成集体财产,每一个大窑村的村民,都是大窑村煤矿的股东,都发给股东证,平均享受煤炭财富。就这一项计算下来,大窑村村民,每人每年就可以得到收入达到了惊人的20万,这样算下来,大窑村就不会再有一个贫困户了!

  有唐诚亲自过问,谁敢不办啊!匡久德等人,也只能默默承受这个结果,很快的,把煤矿权利,交还到了集体当中。有村集体共同管理开发。

  唐诚快刀斩乱麻,处理完了这个大窑村煤矿的事,紧接着,就去往下一站,那就是茅王河污染现场!唐诚要亲眼去看一看,茅王河,到底污染有多严重!给老百姓造成的伤害有多大!

  唐诚去之前,也查阅了相关资料,还有汉江省政府工作计划,经过了解得知,汉江省也因为这个治理茅王河污染,花费了18多个亿,斥资这么多钱,并且已经持续治理了近五年时间,但是老百姓反映,治理效果甚微,甚至是没有任何作用,也就意味着,五年时光白白流失,18亿的治理资金,都打了水漂,流向了其他途径!资金一定是被移为他用了。

  唐诚等人赶到了这个兰田市境内的茅王河,据群众反映,茅王河污染最严重的河段,就位于这个兰田市辖区段。

  唐诚此次来这个茅王河检查,和上次在黑金市查办这个大窑村煤矿一样,事先没有惊动这个兰田市的领导干部,兰田市市委书记市长,都不知道,唐诚降临了茅王河。

  唐诚来到了茅王河边,这个河边是属于兰田市申县境内,河岸两边各有一个村子,分别叫大王庄村和小王庄村!

  唐诚把车辆停放在一处空场地上,步行,直接去河边。

  唐诚等人还没有赶到河边呢,就闻到了一股刺鼻的臭味,唐诚回身,就对随行的省厅长沈楚时说:“老沈啊,你闻到怪味了吗?”

  沈楚时掀掀鼻子说:“是有股难闻的臭味。”

  唐诚点头说:“不是我一个人闻出来就好,证明老百姓给我的上访信件中,所提到这个茅王河存在严重污染情况是属实的。”

  沈楚时说:“走吧,省长,到近前去看看,就什么都清楚了。”

  唐诚和沈楚时等人,走到了河边,搭眼一看,这条河,算是一个中上型河流,河面宽约100米左右,两边有几十米的河床,茅王河算是汉江省境内一条主要河流。途径了汉江省的三个地级市,穿越汉江省西北地区而过。

  不过,唐诚来到了河边,所看到的景象,让唐诚都为之吃惊,只见河水根本就不是原有的青黄色,而是发着黑色,有股腥臭味。河边的青草都枯萎了,甚至是河边的庄稼,都是无精打采,有的是成片成片的死亡。

  唐诚是触目惊心。想不到这条茅王河,被污染成了这个样子!

  正好这个时候,旁边走过来了在此处种地的一对夫妇,看样子是本地人,年纪在50岁左右,唐诚就过去和他们攀谈,老农夫妇打量了下唐诚,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啊?是来保护这个茅王河的?还是来继续糟践这个茅王河的啊?”

  唐诚旁边的沈楚时忙看看唐诚,说:“我们当然是来保护这个茅王河的。请问两位老乡,贵姓大名啊?”

  老农回答说:“我免贵姓王,就这个岸边大王庄村的,我叫王留成。这是我老伴,叫兰芝。”

  唐诚哦了声问:“老王哥啊,我都看出来了,这条茅王河污染严重,河水都变成黑褐色了,为什么当地政府和环保部门,不去治理啊?这种情况,持续多长时间了啊?”

  王留成说:“唉,现如今,都是为了挣钱,听说啊,就在我们这个茅王河的上游,短短的二十几里路程上,就有20多家化工厂啊,每一里地就有一个工厂,不污染才怪呢!这种情况,都持续了五年多了,不过是,最近这两年,越发严重起来,河水不但变成了黑色,还散发着臭味呢!用这种水,不要说人畜食用了,就是浇地,庄稼都死呢!现在啊,我们河边的农民,都不敢使用这个河水灌溉。”

  王留成的老伴兰芝大姐接过话茬说:“没有人管,政府当官的,说过要治理,结果呢,还是老样子!以前呢,我都用河水来洗菜,现如今,谁还敢用河水洗菜啊!”

  王留成说:“记得我小时候,我常在这个河里游泳,逮鱼,现在啊,谁还敢在河里游泳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