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5章 就是不借钱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马玉婷劝说唐诚说:“不要急,要慢慢来,现在,我已经调到你的身边了,我们已经是手握半个主动权了,等着我把组织部长争取到我们这边阵营里以后,我们再慢慢的树立我们的权威。(www.k6uk.com)再说了,就是我们目前把这个财政局长撤了,可眼下,我们刚来万城县工作,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替代这个顾局长啊。”

  马玉婷说的话很有道理,唐诚的火气稍微消散了些。

  马玉婷接着说:“眼下,我们急需做的是,不能让齐凯他们看我们的笑话,这么多民生工程停工,这是关乎到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不能久拖,久拖于我们不利,必须尽快找到资金,让停工的项目继续运营起来。”

  唐诚坐到老板椅子上,马玉婷坐到了唐诚的对面,唐诚心急的说:“我也是这样想的,可是,资金缺口很大,我们上哪里一下子去筹集到这么多的钱啊?”

  马玉婷思考了下,说:“我有个建议,唐诚,你不是和省里有关系吗,我可以动用省里的关系,直接找到省财政厅,让省财政厅先行拨付我们县一部分财政资金,用于救急,等我们县步入正轨以后,再把省财政拨付的资金缺口给堵上。”

  “眼下,也只能张口求上级帮衬一下了。”唐诚无奈的苦笑了下说:“借钱的滋味不好受,可是为了能在万城县,快速的打开工作局面,也只能走这一步棋了。”

  说动身,马上就动身,唐诚就决定下午就赶到省城去跑资金。

  唐诚把秘书柳智慧叫过来,让他安排两辆车,唐诚要和马玉婷赶到省城去。柳智慧也去,柳智慧忙问道:“黄爱仁主任去吗?”唐诚已经对黄爱仁不信任了,说:“黄主任就不去了,你柳智慧跟着去就行。”

  柳智慧就答应了,出去做好准备工作,碰巧的是,柳智慧刚出门,就遇见了黄爱仁,黄爱仁就把柳智慧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问道:“刚才,唐诚书记给你安排些什么工作啊?”

  柳智慧的工作隶属,原则上还属于这个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黄爱仁的管辖之下,柳智慧就没有对黄爱仁设防,就把唐诚和马玉婷要去省里财政厅跑资金的事,向黄爱仁说了。

  黄爱仁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打发走柳智慧以后,就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十分钟后,他就能跑到了县长齐凯的办公室,把唐诚要去省财政厅跑资金的事,向县长齐凯做了汇报。

  齐凯听后,对黄爱仁是大加赞赏,从抽屉里,拿出两包软中华香烟,扔给了黄爱仁。

  齐凯打发走黄爱仁以后,他又把这个信息,上报给了东南省的副省长常遇松。

  常遇松得到了这个消息之后,立马就给东南省财政厅向厅长打电话,约向厅长晚上吃饭。

  常遇松虽然被撤销了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但是依然保留了副省长的职务,常遇松的问题,也仅限于省委常委中,几个人知道,事件不做扩大化处理。

  撤销了常遇松的省委常委职务,他第一个把怨气撒到了省委杨天宇书记的头上,怨恨杨天宇借此打击他,和削减米省长的权势;第二个人,他就把怨气都撒到了唐诚的身上,撤销他的省委常委职务,唐诚是功不可没。

  常遇松已经给齐凯授意了,一旦发现有唐诚的动静,马上给常遇松联系。

  当听说,唐诚要来省财政厅争取资金扶持的时候,常遇松咬牙切齿,报仇的机会到了。

  他当即晚上,约省财政厅的向厅长吃饭,晚上,他狠狠的对向厅长说:“明天,如果要有万城县的一个叫唐诚的县委书记,来你们省厅跑资金借钱的话,一律不借!”

  向金发厅长信誓旦旦的保证说:“你放心,没有你常领导的话,一分钱,也不会让他拿走!这事,我们说了算!”

  常遇松和向厅长喝完酒,常遇松醉醺醺的回到家。

  老婆笑嘻嘻的过来开门,常遇松看到自己年过半百的老婆,今晚,穿的是一件粉色镂空透视裙。

  常遇松就纳闷的说:“我说,老婆子,今日怎么穿成这样了?”

  常遇松的老婆把常遇松迎到沙发上坐下,弯腰就给常遇松扒下皮鞋,扒掉袜子,打开壁挂电视机,温柔的说:“常省长,我穿成这样,也是给你看的,我去给你打洗脚水,睡前泡泡脚,对你身体有好处!”

  平日里,当常务副省长的时候,也难得老婆这样侍候,他的官职降了,怎么在家的地位反倒提高了呢。

  常遇松就问道:“我的省委常委,都让人给撤了,你怎么反倒升高了对我的待遇了呢?”

  “不要紧!”常遇松的老婆一边温柔的冲洗着常遇松的脚面,一边抬起头说:“古语说,胜败乃兵家常事,官职本来就应该有升有降!再说了,不管你是不是常务副省长,你在老婆的心里,都是最棒的。”

  常遇松看着妻子眼睛中露出的狡黠的眼神,突然明白了,马上问道:“是不是你的那个混账兄弟又惹事了吧?”

  常遇松的妻子马上羞涩一笑说:“不愧是副省长,真会察言观色,还真是这样,我的那个不争气的兄弟,又带人和人家打架,把对方一个人给打成了重伤,他的两个同伙,已经被广寒市的公安局给抓起来了,恐怕会很快供出我兄弟的,这个李先,不管怎么说,也是你的小舅子,你要帮他把这一关度过去啊!”

  “你的这个兄弟,也太不让人省心了,你都说说,因为他打架参与**的打打杀杀,我都帮他摆平过多少次了!”常副省长气愤的说:“这次我不管了!”

  “你都再帮他一次吧,好歹他也是我的弟弟,你的小舅子啊!”常遇松的妻子李梅哀求说。

  想到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联想到时下遇到的窝心事,常遇松,突然灵机一动,接着酒劲,他想到了一个恶毒的计划,他又要给唐诚一点苦头尝尝!

  常遇松洗完脚,就对妻子李梅说:“打电话,让你的兄弟过来吧,我想见见他!”

  妻子李梅担心的说:“他已经在我们家附近的宾馆住下了,上我们家里来,不要连累了你啊。”

  “狗屁。已经连累了,谁让我有这么一个小舅子了,不过,我还是副省长,还没有人敢到我的家里来抓人,你给他打电话,让他晚上回家来住,我正好有点事要问他!”常遇松安排妻子说。

  妻子李梅就把自己的兄弟李先给打电话叫回家里来。

  李先是**的人,自称三教九流,无所不通,黑白两道,神通广大,借着姐夫的势力,在广寒市可以为所欲为,打打杀杀,出了事,都是有身后的姐夫给摆平,在东南省黑道上,也有李先一号,江湖人称先爷!

  常遇松曾经就任过广寒市的市长和市委书记。

  小舅子李先到达后,常遇松问了问李先犯的事,答应可以帮李先运作一下,摆平此事,可有一样,李先也要帮姐夫出口气。

  李先听说姐夫被人阴了一道,他当即黑脸变紫,双目射出寒光,他当即站起来表态说:“放心,姐夫,这点事,你就交给我吧,我保证一定给你出这口气!”

  常遇松看到小舅子目露凶光,忙安排小舅子说:“我不是要他的命!你千万不要把事情做绝了,我只是给他一个教训,打打的威风,另外,姓唐的这个人不简单,身后有省委杨天宇给他撑腰,他还是一个县委书记,真要是出了大事,恐怕我也保不了你,你一定要把握住尺寸,以警告和吓唬他一下为主!”

  李先满口答应说:“放心吧,姐夫,我下手有轻重。”

  常遇松思考了下说:“这样吧,那个姓唐的明天就会到我们省城来,我让财厅的人拖他一天,你也着手准备一下,想个教训他的办法,想好以后,把细节给我汇报,明天上午,你和我到财厅去,我把这个人的模样指认给你!”

  李先就答应了,李先最后笑嘻嘻的祈求姐夫说:“那我在广寒市做的那个案子,姐夫可要出面帮我摆平啊。”

  姐夫省长说;“可以,不过,李先,我可警告你,这件事,以后就是东窗事发了,你可要守口如**,你只要不把姐夫供出来,我还是副省长,你的事就有转机的希望,就是你将来坐监入狱了,我也能把你捞出来,可你一旦把我供出来了,你我可就要一辈子别想翻身了。”

  李先忙回答说:“我明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吗!这个道理我知道。”

  常遇松把暗害唐诚的事情商量完毕,让李先去卧室里睡觉,他回到了自己的夫妻卧室。

  当日晚上,唐诚和马玉婷,秘书柳智慧,县财政局局长顾得胜,同时抵达了省城,第二天,一早,四个人一块赶到省财政厅去跑资金。

  首先到了东南省财政厅县乡资金筹措管理处,见到了秦处长,秦处长听取了唐诚的汇报,也看了唐诚递交过来的资料,秦处长直言不讳的说:“这个事情,不是一两千万就可以解决的,就是先行拨付到你们县一两千万,我这个处长也做不了主,必须要有财政厅向金发厅长的签字,没有他的同意,我们是不能擅自向县级单位拨付资金的。”

  唐诚等人就去了省厅厅长的办公室,结果厅长办公室的人说,厅长不在,去省政府开会了。

  办事难,唐诚也不是第一次经历过。

  唐诚没有办法,也只能是走捷径了。他就和其他人出来了省财厅,顾德胜就问唐诚说:“唐书记,我们见不到厅长,怎么办啊?”

  唐诚想了想,说:“这样吧,走,跟我去省委办公厅,那里有我一个熟人。现在到那里都这样,有熟人好办事。我们去托托关系。”

  找谁呢?

  唐诚东南省有熟人,省委办公厅的李冬冬,就和唐诚很熟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