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97章 坦诚心迹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然而,向金发的表现大大出乎唐诚的意料,向金发听说面前站着的这位李冬冬和省委书记杨天宇有关系时,向金发脸上的神情变得更加凝重起来,他非但没有表现出来足够的热情,反而更显冷淡了,向金发的表现,很不正常,按照唐诚的想法,一旦李冬冬表露身份,这些省厅厅长们,都会笑脸相迎,恭敬有加的,这个向金发是怎么回事啊!

  转念一想,唐诚有点明白了,杨天宇姓杨,而李冬冬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说是姓李,向金发可能认为李冬冬是冒充的了。(K6uk)

  唐诚就对李冬冬说:“冬冬,你还是再给向厅长介绍一下吧!可能刚才向厅长没有听清楚。”

  李冬冬就再次表明身份说:“省委杨书记是我的姨夫,我自幼在姨夫家里长大,和父女一样。所以,我姓李,我姨夫姓杨。”

  按照唐诚的想法,只要李冬冬把这个情况说出来,向金发一定会转变态度的。

  可是,令唐诚和李冬冬大跌眼镜的事情,竟然奇迹般的出现了,向金发表情淡然,丝毫不为所动,他生硬的表情说:“我不管你和谁有关系,你就是和中央政治局委员有关系,也别想从我这里拿走一分钱,省委书记怎么了!省委书记也要讲党性原则,你们县里经济搞不上去,只会向国家伸手要资金,我们省财政厅是坚决不会助长这类不正之风的。”

  怎么搞的!

  我靠。

  这个向金发的表现完全不符合官场规律啊,向金发就是省长的人,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对抗省委书记啊!古语还说,不看僧面看佛面呢,唐诚是县委书记,在省里没有话语权,可是,唐诚背后可有省委书记啊!

  这个向金发不会连省委书记的面子都不给吧!

  李冬冬酒后发飙,她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向金发会这么的不给面子,李冬冬急了,当即冲上来,拍打着向金发的办公桌说:“向金发,你不要以为你这个厅长多大的官,你忽悠别人可以,忽悠我李冬冬,门都没有!不就是一个省财政厅吗!你跟我到省委大楼里去一趟,连分管省经济财政的省委副书记,见到我,都要热情的打招呼的,你这个省厅厅长竟然不给我面子!”

  唐诚想阻拦李冬冬,已经是来不及了。

  “哼!”向金发鼻子里哼了声,他也站起来,和李冬冬对峙到:“我也告诉你,杨天宇可以唬别人,但是在我向金发眼里,一个省委书记,算不得什么!”

  向金发拿起桌上的电话,就对保卫部门说:“我办公室里,来了两个闹事的。给我过来处置一下。”

  唐诚一看,事情要闹僵。

  唐诚急忙拉扯住李冬冬,对向金发说:“算了,我们走,我们不要钱了,这总可以吧!”

  一会,三四名保安就冲进来,有人敢在厅长的屋里撒野这还了得,连推带搡的,把唐诚和李冬冬赶出了厅长办公室。

  李冬冬被赶出来厅长办公室,就在外面楼过道里,给姨夫的秘书打了电话,电话接通以后,幸好,杨天宇正在办公室圈阅文件,秘书把电话给了杨天宇,李冬冬就在电话里,向姨夫诉说了,自己在省财政厅遇到的委屈和不公正的待遇。

  杨天宇听完李冬冬的诉说,杨天宇只是淡淡的回应一句,唐诚和李冬冬就都明白了。

  杨天宇说:“今天上午,省委组织部已经找向金发同志谈话了,要把他调离财政厅长职务,拟调任到省政协调研文教卫生副主任委员。”

  然后,杨天宇对李冬冬说:“告诉唐诚,让他回来吧。等新厅长到任了,再说。”

  怪不得向金发一听说,李冬冬和杨天宇有关系,反而更加的蛮横无理,原来,他对杨天宇调他去政协工作,他很有意见,即便是他的年龄到了,他的理想之地是省人大,而不是省政协。相比之下,省人大是比省政协权势更大一点。

  人家向金发就要被调到省政协去养老了,在新的财政厅厅长还没有上任之前,他只属于临时站岗,负责一段,所以,他当然心态会有所变化。都到这份上了,他当然可以对省委书记说不了。

  原来如此。

  既然这样,唐诚和李冬冬就无奈的走出了省财政厅,两人漫步出来了省财政厅的门口,然后,向前走上二百米,那里有一个穿过街的人行道,唐诚和李冬冬,就想从那里通过街道,赶到马玉婷那里会合。

  可是,天有不测风云,就在唐诚和李冬冬并肩,走在人行道上时,猛然的,从唐诚和李冬冬的身后,冲将过来一辆急速行驶的摩托车,说时迟那时快!

  摩托车即将闯到了唐诚的身后,坐在后座上的另一个歹徒,已经把手中的棍棒举起来,要给唐诚一个脑后击打。

  这要是打上了,就是打不死唐诚,也会让唐诚留下重度脑震荡。

  可是,就在这个千钧一发的时刻,高大的法国梧桐树上,落下了一片树叶,不偏不倚的落到了唐诚的后脑勺边,李冬冬看到了,她就想伸出手,去把那片叶子摘掉,可是,就在李冬冬的头颅稍微那么的一动,她倒是率先看到了从他们身后冲过来的摩托车,李冬冬情急之下,猛然的一推唐诚,把唐诚给推出去了,她却没有幸免,被疾驰过来的摩托车应声挂倒,她狠狠的摔倒在硬硬的路面上。

  唐诚大惊失色,等他回味过来,李冬冬已经倒地不起了,双手抱着膝盖,疼的直咧嘴。

  撞人的摩托车顿了一下,便风一般的疾驰而去,驾驶撞人摩托车的两人头戴钢盔,摩托车也无牌照,很快就消失在人流中,转过去一条小街,不见了踪影。

  唐诚跑出去一步,知道自己不可能追上,扭头一看受伤的李冬冬,当务之急,是先把李冬冬送进医院。

  在远处的马玉婷等人,也看到这边发生的惊魂一瞬,当即都跑过来,大家七手八脚的,把李冬冬抬上了车,先送往附近的省第三人民医院救治。

  走到了医院,挂的急诊,唐诚等人帮着护士,把李冬冬扶上了轮滑担架,唐诚心疼的攥住李冬冬的手,问:“坚持一下,马上就好了!”

  经过医生的会诊,李冬冬被推出来,要先去做透视拍片。

  忙完这些检查的事,医生反馈给唐诚的消息是,李冬冬的小腿骨折,并且碎了一小块骨头,还需要手术,把碎骨取出。

  唐诚吓傻了,急忙问道:“医生,她以后不会变成瘸子吧?”

  医生回答说:“那倒不至于,只要手术成功,恢复的好,倒不会对以后的生活产生影响。”

  唐诚的心,这才稍微放宽一些。

  如果,李冬冬下半生真的变成了瘸子,而且还是因为救唐诚导致的,这样的话,唐诚会很歉疚的!

  李冬冬当晚就做了手术,手术过后,李冬冬被安排进高干病房。

  唐诚留下老领导马玉婷和他一块照顾受伤的李冬冬,其他人都让他们回到宾馆去了。

  唐诚看着面色蜡黄的李冬冬,刚做完手术,身体虚弱,唐诚忍不住内心的歉疚,他心疼的了不得,给李冬冬盖了盖身上的毛毯,唐诚温柔的俯下身子说:“冬冬,委屈你了!要不是你,躺倒病床上应该是我!他们的下手目标应该是我!冬冬,是我把你连累了。”

  李冬冬嘴角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她看着唐诚的眼睛说:“无所谓,就是受点伤,人这一辈子,那有绝对平安的,谁也会遇上一点小伤小情的,不碍事,养养就过来了。”

  马玉婷也劝慰一句说:“就是,忍一忍,就过来了。”

  马玉婷对唐诚说:“唐诚,我那次因为阑尾炎也在省城住过院,也做手术了,不也是很快就康复了。”

  唐诚点点头。唐诚当然记得,也就是那次马玉婷手术,才逐渐拉近了他和马玉婷之间的关系。

  李冬冬冒出一句说:”是的,只要你唐诚能够陪在我的身边,这点伤,不算什么!”

  一句话,说的唐诚心里暖暖的,不过,看到马玉婷有点失落的眼神,唐诚的心里,又觉得自己有点对不住马玉婷,好像自己很花心似地。

  唐诚真诚的说:“好好养伤,我会一直陪着你出院的。”

  马玉婷有点伤感,站起来,走到了窗台前。

  李冬冬对马玉婷说:“婷姐,你能出去一下吗。我和唐诚说句话。”

  马玉婷就应声出去了。

  李冬冬直视着唐诚的眼神说:“唐诚,有句话一直憋在我的心里,好长时间,我都想告诉你了,可是,我一直没有勇气。”

  唐诚静静的抚慰着李冬冬的手臂,说:“你说吧,我听着呢。”

  李冬冬吸了口气,缓缓的说:“就是上一次,和霞姐打赌,我赌输的那个事。”

  “那个事怎么了?”唐诚有点不明白,李冬冬究竟想要表达一个什么想法。

  李冬冬幽幽的叹口气说:“就是那个亿万富翁征妻的事,亿万富翁要求女孩一定是没有性经验的,结果,霞姐胜利了,我失败了。我的那个膜,没有了。”

  唐诚猛然想起来了,就是因为那次的事件之后,李冬冬就没有再主动的和唐诚联系,原来,李冬冬也感觉到自卑了,她心里也有点歉疚,没有把女孩最珍贵的初次,留给唐诚。

  唐诚心软了,说:“冬冬,现在都什么时代了,爱情和那个是没有必然的联系。”

  李冬冬解释说:“那是我十六岁的时候,上高中,我被一个大我一年级的男孩,给欺骗了,后来在韩国留学的时候,有过几次。”

  李冬冬说到这里,看了一眼唐诚的表情,继续说到:“唐诚,但我保证,那和感情无关,我从来都没有真心的爱过,等我这个腿伤养好以后,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里,亲眼看我做一次c女膜修补术啊!我想和你重新开始。”

  唐诚心里一动,李冬冬这个女孩,竟然能够光明正大的承认自己不是初次女孩,并且对唐诚坦诚以往,还让唐诚亲自陪她去做c女膜修补手术,不管怎么说,李冬冬能够这样真诚的对唐诚说出这番话来,也足以让唐诚豁然了,比那些到死还欺骗男人的烂女强多了。

  唐诚说:“不必了!”

  李冬冬眼神中露出一丝惊喜,忙抬抬头,问道:“这么说,唐诚你不在乎这些,我们还是有希望在一起的,对吗?”

  唐诚脑际里想起了杨美霞,还有此刻就躲在门外的老领导马玉婷,她现在也是一个离婚的女人,也是单身。

  唐诚真是难以抉择。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