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二章 祝寿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孔令奇说:“马书记不用去,就我和严主任去就行!”

  唐诚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先要请示一下马书记,忙说:“那我给马书记打个电话。(k6uk)”

  打电话请示是应该的,孔副书记也就没有阻止。

  唐诚请示马玉婷之后,得到同意后,就发动汽车,去县城接县人大的同志们过来。

  柳河县人大,除去县人大第一副主任有专车以外,别的副主任都没有专车,县人大去那个单位搞调研活动,都是由那个单位的派车去接的。

  像这种工作,根本不用马书记的专车去接的,顶多让苗镇长的专车去接。但是,马玉婷指名让唐诚拉着孔令奇和严主任去接,很明显,是在考察唐诚,是不是一个合格的司机,马玉婷大小是个镇党委书记,她的命很金贵,第一次坐唐诚开的车,她有点不放心,她让孔令奇先尝试一下,回头和她说,这个唐诚开车还可以,她才敢坐唐诚开的车。

  唐诚开车的技术很过硬,得到了坐车人的赞赏。

  唐诚的考察期顺利的过去之后,半年之后,唐诚已经获得了马玉婷的信任,是马玉婷的专职小车司机了。

  一天,马玉婷把唐诚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对唐诚说:“你去会计那儿拿五万块钱,我们去趟秦北市。”

  唐诚就到了镇会计黄仁那里支了五万块钱,打了一个欠条,黄会计就坐上唐诚的车,去银行,黄仁向唐诚的卡里转过去了五万。

  黄会计嘱咐说:“想着,回头把五万元的消费单据给我。”唐诚就答应了。

  唐诚回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唐诚汇报说:“钱已经拿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秦北市啊!”

  马玉婷说:“马上就走。”

  唐诚就接过马玉婷手里的水杯子和文件包,两个人直奔秦北市。

  路上,马玉婷不说去干什么,唐诚也不敢问,只管开车。

  唐诚车子到了秦北市,秦北市下辖三区八县,唐诚所在的柳河县是八县之一,私下里,也有人叫秦北市为三八市,碰巧的是,秦北市的市委书记也是一个女同志,叫柳雪梅。这是一种巧合。

  到了市区,唐诚请示马玉婷说:“马书记,我们去哪啊?”

  马玉婷说:“先去振兴东路,那儿有个凤祥金银店,我们先去那里买点东西。”

  车子到了凤祥金银店,唐诚和马玉婷一块下车进了金银店,马玉婷在店里逛了一圈,看上了一对银手镯,标价是两万八,马玉婷说:“就要这一对银手镯吧!”

  然后,马玉婷看着让工作人员把银手镯包好,对唐诚说:“你去把钱交一下吧!”

  唐诚这才明白,马玉婷要让自己到会计那里拿这五万元的用途。既然是书记交代了,也不是花唐诚的钱,唐诚就掏出银行卡去付账,这会儿,马玉婷突然又喊住了他,马玉婷看到旁边有一个名牌手表专柜,脑子又是一动,对唐诚说:“先不要开账,我看看有没有合适的手表啊!”

  马玉婷让服务员介绍了一下手表款式,马玉婷就看上一款男士手表。

  唐诚就在边上想,这手表首先不是买给马玉婷自己的,因为马玉婷是女士,其次,一定不是买给唐诚的,因为唐诚还不够格,那只有两个选择,第一是买给自己老公的,第二就是买来送给上级男领导的。

  马玉婷相中了一款日式手表,标价是八千,马玉婷说:“就要这款吧!”也就让服务员包了,这才让唐诚过去付账。

  只这个金银店,唐诚带来的那五万,就花掉了三万六。

  唐诚此时才明白,这个马玉婷一定是来秦北市送礼的。上头如果没有关系的话,马玉婷也不会从偏远的一个小乡镇,一下子就调到城关镇来任书记,调到城关镇任书记的人,就像学生考上重点高中一样,一只脚已经注定要迈进副县级的行列的。

  唐诚付账的时候,收款台的服务员问唐诚说:“这单据怎么开?”

  唐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开票,有心想过去问一下马玉婷,但是,又觉得,如果这样事事都问马书记的话,一定会给马书记造成一个不好的印象,自己是个大傻瓜,什么都不懂,领导要这么榆木头疙瘩的司机,干什么啊,会把唐诚辞掉的。

  唐诚就问收银员说:“都是有几种开法啊?”

  收银员笑着说:“就两种,一种是据实开,一种是开成办公用品。”

  唐诚说:“那就开成办公用品吧。”至于这种单据能不能回去在黄会计那里入账,那就是会计的事情了。

  唐诚办完这些,就拉着马玉婷,车子奔向秦北市名流花园。

  车上,马玉婷给一个男人打了电话说:“何部长,我是小马啊。柳河县的小马,阿姨过寿,我也到了,还是在名流花园那儿吗?”

  电话里那个人客套了几句,说:“那你就过来吧!”

  唐诚听后心里哑然失笑,这个姓氏面前,冠以小字开头的,一般都是下级的称谓。

  马玉婷在市里面,都喊她小马,而这个小马,到了柳河县城关镇,她又会喊她白发苍苍的下级,小张小刘什么的。那个四十多岁的司机,马玉婷就称呼他为小吴。

  唐诚也明白,自己在其他人的口里,也是小唐的称谓。

  唐诚瞧出来了,马玉婷是买礼物给一个老太太来过寿的。

  老太太的儿子是秦北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何年丰。母以子贵,活动搞的想必很隆重。

  等到了此次的目的地,马玉婷把那个银手镯搁到了自己的包里,就下车了,唐诚提醒马玉婷说:“马书记,那个手表没有带?”

  马玉婷说:“那个先不带了。你就在这里等着吧!有事我会叫你。”

  马玉婷袅袅婷婷的身姿,就进了名流花园的一楼。

  唐诚把车子开了很多个来回,才找到了一个泊车位。

  唐诚停稳车子,这才注意了一下周边环境,停满了大小黑色轿车,八个县的车牌号都有,堂堂一个市委常委,组织部长的母亲过寿,来的人一定少不了,而且还都是下面县市里,有点实权的人物,像城关镇的孔令奇严是才等人,来这儿拜寿的资格都没有,他们送礼都送不上门来。

  唐诚心里就对自己的领导,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同志,能和组织部长说上话,这一点就让杨宾很钦佩。

  唐诚是没有资格去楼里面给老寿星拜寿的,把车擦干净后,就在车里睡着了。

  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市委常委组织部长何年丰把所有给他母亲拜寿的同僚,统一安排到市委二招,也叫红旗宾馆,原来叫市委二招,后来,市委书记柳雪梅到任以后,改名为红旗宾馆,除去招待市委公务活动以外,也招待来秦客商。

  唐诚和八县区的司机一组,司机被另外安排到一桌。

  唐诚吃完饭,早早的就等到轿车旁,准备拉马玉婷书记回去,可是,马玉婷书记上车以后,唐诚立马闻到来自马玉婷身上的一股酒气。

  漂亮女人一般不喝酒,一旦喝酒的,就是非常能喝的。

  唐诚看马玉婷这个表情,面色白里透红,精神焕发,胸前两只傲乳,本来就大,喝酒以后,再有意突出自己的优点,就像怀里抱着两只洋白菜,就更大了。

  唐诚问:“马书记,回城关镇吗?”

  马玉婷说:“不回去,陪我一起逛逛商场吧!”

  唐诚知道马玉婷是党委书记不假,但是也是一个女性,女人天性里,还是有逛街的喜好的,唐诚二话不说,直接把马玉婷拉到了秦北市最大的商场,银河大市场。

  商场里,马玉婷什么都没有要,却给唐诚要了一件价值一千八的西装一套,唐诚说:“我一个小司机,不配穿这么贵的衣服。”

  她说:“你是我马玉婷的司机,你的脸面,就是我马玉婷的脸面,让你穿,你就穿吧!”

  唐诚就买了这套价值一千八的西装,马玉婷淡淡的说:“你开个单据,我签个字,让会计报销了。”

  既然是公家拿钱,不穿白不穿,唐诚就心安理得的把西装买了。

  穿上名牌西装的唐诚就更帅气了,让马玉婷书记,眼里更加多了几分欣赏。

  其实,也不光是脸面,司机是能够掌握领导的秘密的,领导也会适时适度的拉拢腐蚀自己的司机,使之和自己变成一条心。

  两个人一块逛了商场,到了下午四点钟的时候,马玉婷接到了一个电话,就和唐诚赶到了秦北市东北角的红颜宾馆。

  马玉婷让唐诚去宾馆开了房,一共开了两个包房,马玉婷一间,唐诚一间,两间是相邻的。

  唐诚知道马玉婷并不急着回去,一定是等人的,自己侍候的是一个女领导,并且在官场上混的风生云起,一定有自己独特的道行,唐诚心里想,马玉婷一定和上司领导幽会,那个男士手表,就是买给自己的上级的。

  唐诚做为领导的司机,本不该关心领导的私事,但是,唐诚也有点窥私心,马玉婷别看是三十七八岁的年纪,但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官场中人,吃喝是避免不了的,营养跟得上,身材也就丰韵,马玉婷的两只屁股蛋子浑圆,大腿特别粗,唐诚甚至有点幻想,要是有朝一日,能够在马玉婷的身上,折腾一回,一定就像躺在黄河河床上一样,既宽阔,又踏实,她又是一个城关镇的党委书记,身上有那种官人独特的高傲气质,举手投足,有一种霸气,唐诚很想征服她身上的这种霸气。

  但是,唐诚只是偶尔想想,他知道,身份的悬殊,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