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223章 给予致命一击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转眼到了中秋佳节。(看啦又看)唐诚和县委五大班子领导,带队慰问了全县副县级以上的离退休老干部,烈军属,贫困户和五保户,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人大代表,省模范,省级人大代表,武警驻队,公安干警。

  慰问这些老干部老烈属,虽然说慰问一户也花不了多少钱,可是,人数多了,就有钱了。每次到这些人家里慰问,首先是慰问金,慰问品,少则二百元的慰问金,多则是一千元,还有粮油米面,平均下来,每户也要伍佰元左右。

  如果这些钱,都要让唐诚个人出的话,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唐诚不仅仅是代表个人,他还代表着县委。可是这些钱都让县委出的话,县委作为一个领导机构,它没有直接的收入来源,县委也没有钱。

  按照惯例,慰问金和慰问品一般都有各级对口单位解决,唐诚只是代表县委书记出面,以展示党和组织的关爱。慰问到离退休老干部,都有县老干局的局长陪着,慰问金和慰问品都是有老干局事前买好的。慰问各乡镇贫困户五保户,慰问金和慰问品都是由各乡镇事前买好的。慰问烈军属时,由县民政局的局长陪着。

  所以,根本就用不了唐诚花一分钱。

  可是,两天的慰问活动下来,下午,新来的会计孙小涵却拿着一大把的单据,来找唐诚签字。

  唐诚翻起来单据,看了看,都是这几天慰问的花费,包括慰问金和慰问品,饭费和汽油钱,唐诚就问孙小涵说:“小涵,这是多少钱啊?”

  孙小涵站在唐诚办公桌的前面,回答说:“一共是四万,上面都是黄主任签好字的,唐书记也需要签字。”

  唐诚这点慰问常识,还是懂的,就问到:“小涵,这个慰问金和慰问品花费,不都是由对口单位出的吗?我们自己怎么还要报销啊?”

  孙小涵就微微笑了一下说:“唐诚书记,这是黄主任的意思,他说,我们县委这么一个实体单位,迎来送往的,手头上也需要一点经费,真正花钱的时候,也不能时时处处都让县财政局的领导陪着吧,所以,黄主任说,这四万,是留给我们县委办公室用,也防备以后唐书记用钱的时候,我们办公室一分钱都拿不出来。”

  “哦!”唐诚明白了,这也是所谓的小金库的一种吧!

  这也是小金库敛财的一种手段,叫重复报销,并且不是在一个单位重复报销,纪检部门很难发现和杜绝。

  唐诚看了看孙小涵,唐诚心里也很明白,这个事牵扯到了黄爱仁,还牵扯到了县长齐凯,唐诚不得不慎重,唐诚就把桌子上的大堆单据,退还给孙小涵。

  孙小涵就眨这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道:“什么意思啊?唐书记,您不签字啊?”

  唐诚看着眼前的这个纯真的姑娘,说话办事,依然还有学生气息,她这是被自己的舅舅县长,给强迫着卷进了这场政治斗争来了。

  唐诚没有教训孙小涵,唐诚知道,这不是孙小涵的本意,她之所以拿着小金库的单据来找唐诚报销,背后一定是黄爱仁的主意,唐诚就对孙小涵说:“你把这些单据都拿回去吧!你让黄爱仁过来,我找他了解一下情况。”

  孙小涵就站起来,走出唐诚的办公室,不大一会,她把黄爱仁叫到唐诚的面前,唐诚对孙小涵说:“小涵,你先回去吧,这个事情你就不要管了。”

  孙小涵走出去办公室,唐诚就问黄爱仁,那些四万元的单据是怎么回事?是谁让孙小涵拿过来报销的?

  黄爱仁淡淡的笑了一下说:“唐诚书记,这件事,确实是我要小涵这样做的,我们县委办是专门为领导同志服务的机构,手头上总要有点零花钱可以支配啊!再说了,这些都是人之常情,官场上的惯例,唐书记没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的,您如果坚持不要小金库,我们以后就不再出现这样的类似情况了!”

  唐诚严厉的警告黄爱仁说:“黄主任,我再提醒你一句,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我不管前几任书记是怎么做的,我也不管什么官场惯例,我这个人只信自己的价值观,错和对,我心里有数,我认为不对的,我就坚决不能干,这个小金库在我唐诚任上,是绝对不可以出现的!如果,你黄主任再打小金库的主意,让我唐诚知道了,可不要怪我唐诚翻脸不认人!”

  黄爱仁没有想到唐诚会这般的坚决,超出了黄爱仁的想象,他当即不敢再和唐诚争执了,就唯唯诺诺的表示坚决改正以前的做法,保证和唐诚书记的步调一致。

  唐诚看了一眼黄爱仁说:“老黄啊!我们现在官场上就有这么一个不好的现象,那就是搞一些擦边球的违法违纪,挣一些擦边的灰色收入,还自己给自己找理由,说这些都是惯例,大家都在这样做,难道不对的事情,做的人多了,就能变成对了吗!我们要反思一下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啊!”

  黄爱仁看着唐诚像一个老人一般说出来发人深省的话,黄爱仁也有点汗颜了,他想不到唐诚说话会这般的老辣。

  唐诚训完黄爱仁,就让黄爱仁回去了。

  黄爱仁出来唐诚的办公室,就去了齐凯的屋里,关上门,黄爱仁摇摇头说:“齐县长,这个新来的唐诚书记,远远要比我们想象中难以对付的多,我让小涵去试探了一下唐诚,结果,被人家原封不动的给打回来了。还把我叫过去,训了我一通,给我上了一堂政治课,说话老道,滴水不漏!齐县长!看来,唐诚给我的感觉是,人家根本就不缺钱,用上一次打倒上一任县委书记的那个糖衣炮弹的做法,我看不适合对付这个姓唐的,我们还是转变其他策略吧!”

  齐凯站起来,来回踱步,自言自语到:“是吗!我还真就不信了,一个年轻的娃娃,会是这般的难以对付,我就不信,他会百毒不侵!老黄啊!你也不能丧失信心,青山常在,绿水长流,我们要沉得住气,要渐渐的循序渐进,争取能够发现唐诚的软肋,给予致命一击。”

  黄爱仁点点头说:“我也不相信,一个未婚男青年,会是这样的难以下手!”

  两个人正说着话呢,门响了,齐凯说了声进来,是县委常委,副县长雷鸣进来了,这个雷鸣也是齐凯的死党,和齐凯走的很近,齐凯看到了雷鸣进来了,急忙让雷鸣坐下说:“老雷,怎么样啊?万城县火车站的项目办的怎么样了?”

  雷鸣就对齐凯汇报说:“事情办得很顺利,经过县财政局招标,都是我们自己找的招标公司做的标底,我们县的建安公司顺利的拿到了火车站的项目标书。”

  齐凯说:“不对啊。我记得上一次财政局的顾得胜给我汇报说,我们火车站项目顶层还有一个大型的网架结构工程,八百多平方没有一根柱子,这个建安公司不具备这样的招标资质啊!这是需要有国内一流建筑企业的资质证明的啊!建安公司是怎么样拿到的资质证明啊?”

  黄爱仁看到齐凯和雷鸣要谈些事,就知趣的告辞出去,齐凯对黄爱仁邀请说:“正好雷鸣副县长也在,晚上,我们一块聚一聚,我们也好长时间没有在一起喝酒了。你等我电话。”

  黄爱仁就答应了。

  黄爱仁走后,雷鸣继续汇报说:“这些事情在建筑行业非常普遍,一家公司的资质,随便借,建安公司就是用的华铁十八局的公司资质,拿到项目以后,实际建设方,还是由我们建安公司来做,这叫做分包也行,叫做转包也可以,叫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也说的过去,反正是很普遍的,建筑业里,反正大家都是这么操作,相互帮忙,相互交换资质使用。”

  齐凯就嘱咐雷鸣说:“即便这样,我们还是要小心一点,我告诉你,雷鸣,这个火车站项目的主管负责人可是你雷鸣,也是我在唐诚手里,好不容易把这个火车站项目的管理权要到手里的,你可要珍惜啊!要把火车站的项目建设好,不管是谁建设,也不管用了什么办法拿到工程建设权的,只要能够建设出符合标准的工程,我们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另外,我还要提醒你,管理工程,本身就是一个极具油水的美差,吃吃饭,喝喝酒,是可以的,但是,这一切,要在不损害工程的利益下进行,你明白吗?”

  雷鸣点头应承着。

  齐凯能够挤走了两任县委书记,而他却毫发未伤,足见齐凯也是很难对付的!

  打铁还须自身硬!这个道理,齐凯还是明白的!

  唐诚摊上齐凯这么一个强硬的对手,是唐诚的劣势,同时也可能是唐诚的幸事。

  只有对手强大了,才能更加的证明自己的强大。

  要是日本鬼子都像老电影里演的那样不堪一击,而我们费了八年时间才把他们打回去,那也显得我们民族太菜了!

  历史上日本鬼子是很难对付的!

  **在平型关大捷之后,清点战场,满地皆是日本人的尸首,却抓不到一个俘虏。足见日本人的坚韧和信仰。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