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229章 雍容高贵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一想,明白了,这里是东南省财政厅会计培训中心,在这里遇到财政厅长柳雪梅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看啦又看手机版m.k6uk)

  唐诚就过去握了握柳雪梅的手,感觉还是那么的肥厚和温暖如玉。

  唐诚就告诉了柳雪梅,自己是来省城参加招商引资的表彰会,顺变送一个同事来培训中心学习。

  柳雪梅“哦”了一声,说:“马上就要到阳历年底了,想着把上次财政厅拨付给你们万城县的财政预付资金,尽快转到我们省财政厅来!”

  唐诚说:“我想着这个事情呢!等到我们县税收度过这个十月份后,我就会把上次从你们财政厅借的钱,如数奉还。”

  柳雪梅又问了句:“省里的表彰会什么时候召开啊?”

  “明天上午九点,我早来了一天。”唐诚解释说。

  柳雪梅就看了一眼唐诚,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就像老鼠看到了大米,柳雪梅说:“既然还有时间,你这也到了省城了,我的家也从秦北市搬到省城来了!请神不如撞神,晚上,就去我家里吃饭吧!”

  既然是老领导主动约请,唐诚不好意思驳老领导的面子,马玉婷算是唐诚的老领导,而这个柳雪梅更是唐诚的老领导,唐诚还在柳河县城关镇当司机的时候,那个时候,柳雪梅就是秦北市的市委书记。

  “老领导省城的新家住在哪里啊?”唐诚问。

  柳雪梅说:“住在省城东南财政学院的东邻,文苑华小区,你到了财政学院附近后,可以给我打电话,还有我的私人手机号码吗?”

  唐诚忙说:“只要老领导没有换手机,我还保存着呢!”

  柳雪梅就看了一下手表,说:“那先这样吧。我还要回厅里处理一些事情,晚上,我等你电话。”

  唐诚就目送着柳雪梅上车离开培训中心。

  孙小涵过来唐诚的身边,问:“她是谁啊?气质这么的雍容高贵!”

  唐诚说:“原秦北市委书记,现任财政厅厅长,兼厅党组书记!”

  “哇塞!唐书记!这么高级的领导,你都认识啊!”孙小涵对唐诚崇拜极了,说道:“看出来,你还和她很熟悉!”

  唐诚淡然一乐,说:“这不算什么!小涵同志,以后,你只要跟着我当会计,我还会让你见识到更高级的领导!”

  “真的吗!能见到省长吗?”孙小涵歪着头说:“我是说不是电视上的省长!是真人!”

  “省长算什么!”唐诚被孙小涵的表情逗乐了,唐诚饶有兴趣的卖弄说:“省委书记,我们都可以随时见,说不定,这次来省城,省委书记还会请我们到他家里吃饭呢!”

  孙小涵就把脸仰起来,看楼顶上的天花板。唐诚问:“看什么呢!”

  “我看看,这个楼顶是不是有一个大窟窿!”孙小涵认真的说。

  “好好的楼顶怎么会有大窟窿呢!”唐诚说出话来,随即明白了孙小涵的寓意,她这是在笑话唐诚吹牛呢!

  唐诚就说:“你不信啊!不信,我们就走着瞧!”

  说完话,唐诚丢下孙小涵在培训中心,唐诚先要到省委招商引资表彰会议筹办处、省委办公厅三处签到,并且领取会议资料,省委办公厅三处的李处长握握唐诚的手说:“你是万城县来的唐诚书记吧。今天你来的正好,我们这里正要给你打电话呢,按照会议议程安排,明天招商引资表彰会上,还有你的一个发言呢!代表先进个人发言,你晚上准备一下,明天会议进程第四项,就是你唐诚的发言。”

  我靠!还有我的发言!

  唐诚心里一动,这是表彰会议,谁不想到主席台上去发言啊!

  这是殊荣啊!

  想不到还会有这样的好事,落到唐诚的身上。

  唐诚从省委办公厅出来,幸好把秘书老蔡带在身边,这个晚上写发言稿子的工作就交给老蔡了,老蔡一听,一个晚上,就要他赶出明天一早唐诚会上做典型发言的稿子,老蔡没有把握,就问李处长要了一些招商引资方面的资料,回去之后,抓紧时间赶写出来。

  老蔡揣着一大堆的招商资料参考,哭丧着脸说:“老大,你让我一个屠夫出身的给你写材料,你这不是赶鸭子上架吗!”

  唐诚正经的说:“老蔡,你这毕竟是踏上仕途了,以后,这写材料的事,不会就要学!当秘书的,有几个不会写材料的!现如今的官场主体构成就是两种人,你知道是那两种人吗?”

  老蔡挠头一下说:“我不知道。”

  唐诚若有所思的说:“现如今的官场主体结构就是两种人,第一种是官二代。第二种就是领导人秘书了!好好干,你的前途是光明的!”

  老蔡还是面露难色。

  唐诚就想了一下说:“这样吧,你既然真感到为难的话,我准许你晚上去找孙小涵,她也是正规大院校毕业的,让她帮你一下,你们两个,晚上一起把我的发言稿弄出来!这是表彰大会,能上台发言,是天大的好事!”

  老蔡就说:“那晚上,谁在你的身边保护你啊?”

  唐诚笑了一下说:“我还没有这么凶险,处处都要你们保护,不是还有光照千秋他们四个吗!”

  老蔡就没有在说话。

  其实,唐诚心里明白,他晚上还有重要的应酬。

  他要到柳雪梅在省城的家里赴宴,唐诚隐隐感到,自己到柳雪梅家里赴宴,一定会发生点什么事的!

  这到一个高官贵妇家里赴宴也没有什么!可是关键是,要到一个没有丈夫的贵妇家里去赴晚宴,这让唐诚必定要有所准备的。

  准备什么呢!

  唐诚在光照千秋四位的陪同下,出来省委,直接就去了省城最大的商场,天虹桥大商场。

  唐诚在对待女人这方面,从来都是想的周到,办的周全,对待名媛贵妇,更是这样,唐诚知道柳雪梅新在省城安的家,唐诚被邀请到老领导家里吃饭,这绝对不能就一个肩膀扛着一个脑袋去啊!总要拿点礼品吧!

  混在官场上的人,都明白,有的时候,领导并不在乎你的那点礼物,那能值多少钱!

  领导在乎的是,下属们送给他的是一个尊重,一个承认,一个被别人当成神灵一样供着的成就感!

  当官只是为权为钱吗!绝对不是这样的!

  当官最能吸引人的莫过于人前人后的,一种高高在上的荣誉感!

  唐诚对于官场上人的思想,几乎是琢磨透了!

  唐诚到了天虹桥市场,想着给柳雪梅买点什么礼品呢!唐诚就在光照千秋的陪同下,在天虹桥大市场里闲逛起来,这个天虹桥以前是一个露天大市场,后来经过发展,演变成了大商场和棚市场相结合的这么一个市场,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

  其实,唐诚也知道领导家里什么也不缺,尽管如此,唐诚还是要表达一下心意,这也是中华民族传统的美德,人情往来,无可厚非。

  唐诚在市场里逛来逛去的,光照千秋始终陪伴在唐诚的身后不远处,唐诚就对车德光说:“我唐诚的官职毕竟还没有达到出门要二级警卫保护的份上,这要是传出去我唐诚出门带着安保力量,影响不好,我也不是说,不让你们跟着,是让你们和我要保持一段距离,我这边真有了需要了,你们再出现也不晚。”

  光照千秋就按照唐诚的吩咐,距离唐诚远一些,在远处保护唐诚。

  唐诚就挑选了晚上去柳雪梅家里的礼品,是一副长宽分别是八米的旭日东升十字绣,越是岁数大了,越喜欢有朝气的东西,唐诚一问价格,旭日东升十字绣价格不菲,要人民币一万八呢!一万八就一万八吧,唐诚这也算答谢了上一次柳雪梅的援手。

  晚上,唐诚来到了柳雪梅的家中,彼此寒暄过后,老领导已经把晚饭准备好了,单等着唐诚上桌了。

  唐诚坐到了柳雪梅的对面,柳雪梅打开了一**红酒,亲自给唐诚斟了半杯,然后,柳雪梅端起来说:“难得我们又一次在省城偶遇,这一切我都会归结于我们之间的缘分,是冥冥中神灵的安排吧!人们常说,识时务者为俊杰,聪明人从不逆天时而为,既然上天愿意成就我们之间的一段佳缘,那就顺其自然吧!”

  唐诚点点头,同意柳雪梅提出的说法,人与人之间靠缘分,而男人和女人之间更靠缘分,唐诚端起酒杯说:“我感谢老领导上一次对我们万城县的财政帮扶,也感谢老领导对我的大力赏识,说真心话,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感谢老领导了!”

  柳雪梅淡定一笑说:“我从来没有要求过你给我汇报,我也用不到你感谢!其实,在帮助你的同时,我也得到了一种快乐,幸福是相互的,接受的人和赠与的人,都同时感到快乐,这才是人生的真谛,才是最大的快乐!”

  柳雪梅不愧是领导干部出身,无论谈人生,谈社会,谈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都能娓娓道来,出口成章。

  唐诚在柳雪梅的身上也学得了不少东西!

  柳雪梅就教导唐诚说:“官场混事很简单,非常适合能力不大的人来做,官场是有固定的一种模式的!它并不神秘!说白了,就是一个充满规则的竞技场!需要个人的努力,同时还需要战胜对手,还要保证过程不能犯规,就是犯规了,还要保证不能让裁判员发现。你慢慢的学,会发现其中奥妙无穷,我就是一个女人,假如我是一个男人的话,我的目标绝对不会仅仅到这个省厅级别!还会有更高的发展。唐诚,你好好的混,你是男人,将来是可以大有作为的!能够证明自己人生价值的,最大的舞台是在官场,最好的捷径也是官场!”

  柳雪梅还说:“当然了,这是内因,官场成功,内因不是决定性的因素,外因才是,比如我柳雪梅,是一个唱戏的出身的,假如当日我没有嫁入到豪门里,没有一个官家的背景,我也不可能混到今天这个地位,这一切,前期是需要我丈夫的父亲帮助我顺利起步的。这也是人们常说的朝里有人好做官吧!”

  柳雪梅给唐诚说了很多关于官场上的事,让唐诚受益匪浅。

  一**红酒过后,柳雪梅已经是微微醉了,脸颊绯红,两只眼睛射出来的光芒,就像大蜘蛛吐出来的一团团的丝线一样,绕啊绕,慢慢的就把唐诚给绕进去了。

  女人当领导久了,自然也会展现出来一种与众不同的气质,这会让男人一旦征服了,会更加的感觉到成就感和愉悦感。

  高贵,典雅!大方,雍容!

  我们没有见过真正慈禧太后是个什么样!不过,唐诚看到眼前的柳雪梅,唐诚的脑海里就能想象出来慈禧太后在后宫的样子。

  喝完一**进口红酒后,两个人都意犹未尽,柳雪梅说:“你是男人,陪我喝了一**红酒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柳雪梅也陪着你喝一**白酒,这样就谁也不欠谁的了。”

  “你行吗?老领导!不能喝,就不要勉强!不要伤害了自己的身体!”柳雪梅毕竟是上了岁数,唐诚关心的问。

  “没事!”柳雪梅说:“我在官场上这么多年了!白酒喝过的次数很多了!我有量!”

  柳雪梅又去别的房间里,拿出来一**1573,打开后,还要先给唐诚倒上,唐诚这次急忙站起来,从柳雪梅手里抢过酒**说:“哪能只让领导倒酒啊,这**酒,我来到!”

  然后,唐诚给柳雪梅酒杯里倒了一半,而自己的酒杯里添满了,不用领导说,这是白酒,而唐诚是男人,男人应该主动的让女人少喝点。

  可是,柳雪梅却不干,直言说:“把我的也倒满!”

  唐诚无奈,又把老领导的酒杯添满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