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二十四章 文艺晚会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西城监狱设施还比较老化,大通铺,黑白电视机,监室内没有卫生间,大便就在南面的钢筋笼子里有一个简易的大便池,每天都有专职的犯人,向外掏粪,就是这样的工作,也不是一般人都能干的,那也是表现好的犯人,因为,掏粪的过程,也是一个比较自由的过程,可以在监狱里走一走放放风。(k6uk)监狱已经多次向上级打报告,争取资金建设高标准的监狱牢房,但迟迟没有被批准,市分管司法监狱的一个副市长说:“现在我市的财政资金缺口还很大,需要用钱的地方还很多,比如民生,教育,市政的基础建设,农村住房的改善,这些地方都需要政府投资,我们好人还没有一个好的生存环境,大部分人民群众还处在艰苦的奋斗时期,生活质量都有待改善,却让我们政府拿出资金建设改善监狱罪犯的生活环境,建设高标准监室,我不同意,如果把监室都建成像宾馆的套房,那谁不想犯罪啊?监室配彩电,配卫生间,太优待他们了吧。”由于这个副市长的干预,西城监狱的改造迟迟没有被落实。

  但就是这样的饭菜,大家吃的都很香,唐诚是第一次进来,还不习惯,肚子里的油水还没有消化干净。

  唐诚的身边有一个头发花白的长者犯人,唐诚见身边的长者吃完了,就把自己的这一份让给了这个头发花白的长者说:“我刚来,还不饿,你吃吧!”

  这位头发花白的长者,很感激唐诚,他哆嗦着手,从唐诚手里接过来这一份饭菜,就要吃了进去。

  中间的有一个犯人就看到了,他鼻子哼了一声,显然,他是这个监室的老大,唐诚把饭没有让给老大吃,老大心里很不高兴。

  老大冲着另一个犯人使了一个眼色,这个犯人就过来,一把手从花白头发的长者手里抢过来唐诚不吃的饭菜,对唐诚呵斥到:“你为什么把饭菜给他吃啊!你知道他是因为犯什么事进来的吗?”

  唐诚说:“我不知道啊!”

  这位犯人用手指着这个年长者,恶狠狠的说:“这个家伙在进来之前,是一个大官,是一个副省长。因为贪污巨额公款,被抓进来的,据说贪污了二百多亿呢!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大贪污犯,却还是一个守财奴!他娘的,一毛不拔,哥们几个谁也没有沾过他的一点便宜,要不然,也不会和我们这些人关押在一起,老小子就是一个守财奴!舍命不舍财,你就不能给他吃!他把钱看得比命还要重!这种人饿死应该!”

  唐诚听后,也没有坚持,任由自己的那份饭菜被监舍老大给吃了。

  大家吃完饭,中间的那个犯人就把喊过来,说:“那个新来的,过来。”

  旁边就有人跟着附和,喊道:“喊你呢,新来的,快点过来。见见我们的老大!”

  唐诚就走到了老大的面前。老大问道:“叫什么啊?”

  唐诚说:“我叫唐诚。”

  旁边的一个瘦子,小眼睛,小鼻子,就介绍说:“这是我们这个监室的室长,叫程阿飞,以后你就叫飞哥。”

  飞哥半躺着身体,斜着眼,对唐诚说:“懂的监狱的规矩吗?刚来的这一星期,你每个晚上都要值班,狱警查房的时候,你要负责报告情况。”

  飞哥旁边的另一个喽啰,身材比较胖一点,能在监狱里还有他这样的身材,委实难得。大胖子领着唐诚走到北门边,边上贴着一个表,所有监室的犯人要轮流值班,每晚上,都有一个人不许躺着睡觉,要坐着到天明,狱警查房的时候,会隔着门问一句:“有事吗?”值班的就得回答一句:“平安。”每个犯人都有排班,唯独没有监舍老大的。值日表类似于小学生的值日表。

  胖子说:“监狱的规矩,每一个新来的人,必须先值一个星期的夜班,如果这期间又来新人了,你就让他接过去,这个期间没有来,你再连续值一个星期,就再轮。明白吗?”

  唐诚刚来,人生地不熟,只能回答说:“明白。”

  唐诚回答完,就要回到自己的铺上去,谁知,这个时候,小鼻子喊住他,骂道:“他娘的,不懂规矩啊,我们的飞哥还没有发话呢,你就敢回去啊,过来!我们的话还没有完呢!”

  唐诚又被飞哥叫回来。

  胖子说:“还是老规矩,新人来了,大家在一起乐一乐。”

  程阿飞说:“好啊!还是老规矩,好久没有开晚会了,今晚就召开一场文艺晚会。”

  监室里还能召开文艺晚会,唐诚还是第一次听说。

  可是,唐诚身边的那个长者,就是进来之前是副省长,悄悄的扯了一下唐诚,小声嘀咕说:“他们这是在侮辱人呢!不能开!”

  因为唐诚谦让给他饭菜,这位副省长转脸替唐诚给程阿飞求情说:“这是一个大小伙子,飞哥,算了吧!”

  副省长比程阿飞年长多岁,但是,监狱里不论年龄,只论拳头。

  程阿飞急了,下来,对着副省长的脸就是一个耳光,骂道:“你还给他求情,你他娘的算老几啊!你以为你还是当副省长的那会啊!少在我的面前充大爷,如果,你真是愿意为这个姓唐的分忧,我看这样,你就替他跳一段舞蹈吧!”

  唐诚看到副省长被结结实实打了一个耳光,心生怜悯,副省长贪污是不对,但是已经得到应有的惩罚了,何必对一个年纪已六十岁的长者下手呢,唐诚对程阿飞说:“飞哥,你不要打了,你说吧,你想让我做什么啊!”

  程阿飞对唐诚说:“你先看看,我们的文艺晚会是如何操作的,你在决定给我们表演一个什么节目!”

  唐诚初来乍到,人生第一次进监狱,还不知道,监舍里有文艺晚会,于是,二十九号大监室文艺晚会正式开始。

  监室老大飞哥的手下胖子充当报幕的,晚会进行第一个保留曲目,还是由因为强制幼女被关押进来的犯人讲述他的犯罪过程。这是逢会必有的。

  飞哥摇身一变,变成了法官,身边站着小鼻子,充当书记员,开始还原当时的法庭现场。

  几个人过来扭住这个犯人的耳朵,扭到中间地带,让他跪下来,然后说:“把你在刑警队里供述的犯罪过程,他娘的,再给我们如实供述一遍,特别是细节,一定要给我们讲清楚!你是怎么样祸害人家小姑娘的?”

  人在儿童时期喜欢玩大人之间的生活,游戏叫过家家。

  越是无法尝试的生活,越具有吸引力。越是此生达不到的,越希望扮演当中的角色;对于监狱里的犯人来说,他们最遥不可及的职业,最具有挑战性的就是法官。所以,犯人最想玩的就是法官的游戏。这一刻,飞哥摇身一变,俨然是法庭最庄严的审判长,开始集中审判这个进来的罪犯。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