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958章虚虚实实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范锦龙对儿子说:“卢叔叔答应了,明天一早的飞机,你陪着你卢叔去,还有关局,你们三人都去,你们此行的终点,主要是去科威特。”

  范成权就问:“去科威特做什么啊?”

  卢铁说:“成权啊,你想想,科威特是什么地方啊?和体育方面有联系的。”

  猛然间,范成权想起来了,科威特是亚奥理事会的总部所在地!此次去科威特,必定是又有大动作!莫非是,要把亚奥理事会的执行主席默罕加德给请出来,真要是那样的话,湖西省的威望可就达到了如日中天了!全运会承办权必属范成权的湖西省。

  范成权失口说到:“莫非是我们要把亚奥理事会的主席给搬出来!”

  卢铁微笑着点点头。

  范成权喜出望外,这一招杀手锏,还真就运作成功了,那么,战胜湖东省,灭掉唐诚,不费吹灰之力。

  卢铁说:“我卢铁,就是这么一个性格,要么不玩,要玩,就玩一把大的!”

  关汉英说:“此行如果顺利,对手只有缴枪一条道了!”

  范成权说:“卢部长,关局,真要是能够把亚奥理事会的主席请到我们湖西省来参观,那么,盖过女排,那是很有把握的,问题是,我们能够轻易的就把执行主席默罕加德给请到吗?”

  卢铁说:“这一点,你不必担心,我和默罕加德还有点交情,他和我是不错的朋友,每次我们见了面,都非常乐意交往和聊天,我有信心把他给请动!”

  关局也说:“应该有八成的把握。”

  范成权忙说:“需要我做什么吗?”

  卢铁想了想说:“当然,这样吧,你去准备一些我们国家的特色礼品,我们给默罕主席带过去,他最喜欢我们华夏国的礼品了。”

  范成权问:“都是准备些什么呢?”

  卢铁想想说:“我提供一个大致的名单,你在中间选三样吧。”

  看样子,这个卢铁是早有准备,他从包里拿出来一个纸条,递给了范成权,范成权接过一看,只见上面列举了一个小清单,上面写有:精致银质盘一个,极品紫砂壶一套,景德老镇精美瓷器一套,航州刺绣百鸟朝会一卷,华夏国产优质地毯一宗,十字绣旭日东升一副、珍藏美酒两箱。

  范成权一看,这些物品即便是都凑齐,也花不了多少钱,范成权就自告奋勇财大气粗的说:“我们湖西省,不差这几个钱,以我看,不要选取三样了,把这些都带上吧。以防急用之需。”

  见到范成权这样说,卢铁也没有坚持反对。

  有了卢铁的私交,再加上这些礼品,卢铁和范成权是信心满满。

  范成权这边又有了大动作!

  唐诚呢,唐诚这边把冠军女排送出湖东省之后,湖东省暂时又恢复了正常,体育局的田明浩局长给唐诚汇报工作说:“唐省长,现在的形势和舆论,对我们湖东省是非常有利的,我偷偷的和几位可以在选举大会上有投票权的人士交谈,他们已经表态了,愿意把票投给我们湖东。”

  唐诚微笑了下,说:“是啊,照这样下去,我们湖东省是必定会取得下届全运会承办权的。”

  田明浩说:“不过呢,现在距离选举大会的召开,还有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我们的竞争对手,仍然不会拱手相让,尤其是湖西省,他们和我们竞争的劲头最大!最终的结果还没有出现,现在,我还不是庆功的时候。”

  唐诚点点头说:“是啊,越是这个时候,我们越不要掉以轻心。”

  唐诚接着问道:“湖西省最近又有什么小动作啊?”

  田明浩说:“我也在通过各种方式打听湖西省的动静,不过,倒没有发现他们有什么具体的动作,这几天,他们湖西省的体育界也很平静。”

  唐诚点点头说:“兵者,虚虚实实,实实虚虚,越是这样,越是要提高警惕,越是平静的水面下,越是会有暗流涌动啊!”

  田明浩点头说:“我知道。我也再关注此事。”

  送走了田明浩,唐诚点燃了一支烟,吐出了浓浓的烟雾!

  唐诚和范成权交手过很多次,唐诚十分了解范成权的秉性,范成权绝对是那种不见棺材不掉泪的主,现在,只是经过了第一个回合,胜负未见分晓,选举大会还没有召开,这个时候,范成权是绝对不会轻易认输的!

  不要看湖西省表面上,很平静,其实,内里一定会有暗流的!

  只是,唐诚此时,还不知道,这个范成权究竟会打出一张什么样的牌!

  要是能够知道范成权的底牌是什么?那就好了!

  可是,范成权是不会轻易的就把底牌透露给唐诚的!

  不得已,唐诚只好陷入了深思中。

  可是,唐诚贵为一省之长,眼下,莫小龙又在医院里养病,这么大的一个担子都挑在唐诚的肩膀上,而且,湖东省也不可能只有承办全运会这一个事情!

  果不其然,这个时候,林乐秋急匆匆的走了进来,递给了唐诚一份材料!并且汇报到:“昨天,在我们湖东省,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事,劳山市下面的一个黄城县,县里的一个公安局长昨晚被歹徒给枪杀了!”

  唐诚一听,霍然而起,什么!县里的公安局长都被枪杀了!

  这还了得!

  唐诚大怒,吼道:“傅龙彪呢!他是干什么吃的!马上让他来!”

  此刻,唐诚的话音未落,傅龙彪就一脸浓重的走了进来,说:“省长,我到了。”

  傅龙彪进来后,他就是来给唐诚汇报,黄城县公安局长被杀的事情的,他说:“省长,我也是来给您汇报此事,我得到这个案情之后,已经着手安排了,指示我们省刑侦总队的负责同志马上亲临现场去指挥破案,另外呢,也让技侦大队的技术和痕迹专家赶赴现场,为破案提供技术依据。”

  唐诚严肃的说:“这几乎是我从政以来,第一次遇到公安局长被枪杀的事件,影响之恶劣,是一般案件所不能比拟的,而且,还是枪杀的县公安局长,更是闻所未闻,这一次,你傅龙彪就是头拱地也要把这个案件尽快破获,给全省人民一个交代,如果这种案件,你要是破获不了,这个公安厅长,你也别做了。”

  傅龙彪郑重的点点头,他说:“我知道,这是考验我的时候到了,我们公安厅已经成立了817专案组,我亲任组长,我把这个案件情况向您汇报后,我也要马上赶到黄城县去,亲自调度破案。”

  唐诚点点头,说:“好的,你去吧,我这边忙完了工作,我也有可能亲自去黄城县。”

  傅龙彪点头说:“我这里要给省长立下军令状,我保证会在有限的时间里,破获此案,破不了案子,我引咎辞职。”

  唐诚说:“应该的,这可不是我冷血无情,因为我唐诚手下从来不养酒囊饭袋。”

  傅龙彪明白,然后,就离开了唐诚的办公室,他也要亲临黄城县去指挥破案,在唐诚刚刚把控湖东大权,傅龙彪做为厅长以来,这是一次严峻的考验!

  为了唐诚,他也必须要有所作为。

  傅龙彪走后,唐诚陷入了深思中,黄城县的这个案子,来的真不是时候,湖东省正在申办全运会,而这个时候,湖东省竟然发生了这么一个影响恶劣的案子,对于湖东省申办全运会,是极其不利的。

  这个案子,如果让范成权知道了,范成权一定会利用这个事情,大做文章的,趁势要诋毁湖东!

  人生就是这样,有的时候,最害怕什么事情发生,偏偏就能发生什么事情!

  唐诚心里明白,傅龙彪已经亲自去黄城县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案子应该会很快的破获,这个唐诚还是有信心的,只要是唐诚重视,坚决要破案,就没有破获不了的案子!

  可是,唐诚心里还是有一个隐隐的担心,现在是承办全运会最关键的时期,唐诚就怕这个信息被湖西省的范成权知道,范成权会趁势做文章,诋毁湖东!而且,这个事情,即便唐诚要封堵新闻,也是封堵不了的!

  可是,第二天,出人意料的是,范成权那边,根本就没有什么动作!尤其是湖西省方面的省报,对于湖东省发生的案子,也没有什么报道!

  唐诚的心登时就是一紧!

  凭唐诚对范成权的了解,要是这个信息被范成权给捕捉到,范成权一定会用不好的舆论包围湖东了,怎么反其道而行之,范成权却是一片沉寂啊!

  此时,施碧海走进唐诚的办公室,黄城县的案子,他也知道了。

  唐诚淡淡的说:“傅龙彪已经亲自去了,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传递过来。”

  施碧海说:“是啊,这个案子真够恶劣的,我也给劳山市方面做了指示,尤其是那个迟玉宁,我责成他,要他在一个星期之内,要有一个大的进展!”

  唐诚想到了以前的事,这个迟玉宁和康新莫小龙是一伙的,唐诚真想趁此机会,把这个迟玉宁拿下来,但是,唐诚考虑了下,没有刻意为之,毕竟这个莫小龙现在还是省委书记,又是在养病期间,唐诚再对这个莫小龙的心腹下手,有点趁火打劫的嫌疑,唐诚可以用手段,但是,唐诚骨子里,又是一个崇尚侠义的人,不愿意对弱者下手,不喜欢倚强凌弱,莫小龙现在,并没有威胁到自己,自己也没有必要去置人于死地!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这个也是唐诚的一贯秉承。

  唐诚点点头说:“应该的,劳山市方面出了这么大的一个案子,做为市委书记,他也有责任和义务,协助破案。”

  施碧海点点头。

  唐诚递给施碧海一支烟,自己也点燃了一支,唐诚突然想到了范成权。

  唐诚问施碧海说:“碧海啊,你帮我分析一下,现在我们湖东正和湖西省竞争全运会的承办权,而且,纵观此次全运会申办,最有力的竞争对手,就是湖西省,他们把我们看做是对手,我们呢,也把湖东看做是对手,但是呢,不凑巧的是,我们湖东突然发了这么一个案子,如果换做是你是湖西省主管的长官,你会怎么做啊?”

  施碧海想了想说:“这个不用考虑,俗话说的好,骂人无好口,打人无好手。既然是竞争了,就不要讲仁义道德,以打击对手为根本,如果换做是我主管湖西省的全运会承办,我立即指示相关部门,在报纸上和新闻媒体上,大肆宣传湖东省发生的命案,借此证明,湖东省的治安状况极差,是不适宜举办全运会的,这是一个很好的反击手段,我一定不会错过的!”

  唐诚点头说:“对啊,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的,政治嘛,毕竟以打击对手为根本,何况,这个范成权还是一个霸道主义者,我们湖东遇到这个情况,他是求之不得呢,他怎么会轻易放过呢!”

  施碧海点头说:“这么说来,湖西省一定又在新闻媒体上,诋毁我们湖东省发生的这个案子了,以点带面,大肆宣传,好像我们湖东是人间地狱一般!”

  唐诚却摇摇头,说:“碧海,你我都想错了,湖西省,范成权,却并没有一点这样的动作,好像我们湖东省根本就没有发生案子一样!”

  施碧海也表示惊诧。

  唐诚眉峰一皱说:“这才是我们要深思的地方,你再替我想一想,如果你换做是范成权,并没有在这个案子上做文章,你会有几种原因啊?”

  施碧海思考了下说:“如果我是范成权,并没有在这个案子上做文章,那只能是证明两件事,第一件事,范成权还并不知情,或者是说,他此时并没有在湖西省,甚至是他人此时并没有在华夏国内;第二件事,那就是,他既然不在这个事情上做文章,证明,他手里必然还有一种比这个案子能够更有把握击败我们的法宝!”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