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364章 以卵击石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同时,县公安局长吕少聪也很疑惑,刚才迟大志也让吕少聪接受市局的意见,怎么转瞬之间,又让吕少聪去抓人呢!

  吕少聪就追问了一句到:“是抓上访的老百姓吗?”

  “什么老百姓!是刁民!”迟大志更正说到:“是让你抓那些上访的刁民!”

  吕少聪就抬眼看看市局的孟亮。(K6uk)

  迟大志冷笑一声,对吕少聪说:“你不要看孟队长了,他马上就要被调回去了!这里的事件,还是由你这个县局长拥有管辖权!”

  吕少聪不明白迟大志的意思,转眼就明白了,马上,市局的孟亮的手机响了,是市局局长祁连功打来的,让孟亮马上带着人,从大湖县撤回来,那里的事,市局不再插手了,交给当地的县局处置!

  孟亮当然心有不甘,他倒是十分同情上访者的遭遇,不能把公安专政工具都套用在老百姓的头上,他就在手机里争辩了几句,祁连功也能听出来一个大概,祁连功在电话里说:“你不要解释了,执行命令吧!”

  公安部门本身就具有半军事管理,下级执行上级指示,也是那个道理,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更要执行!祁连功不等孟亮解释完毕,直接说:“回来再解释,你把人给我从大湖县带回来吧!”说完,祁局长就把电话挂断了!

  领导不会在电话里听下属解释的!

  孟亮无奈,心里也非常明白,自己这次带领人来处置大湖县上访的事情。事情会出现一波三折,也证明事件一定牵扯到上层了,说不定就触犯到了上层哪一级领导的权益,才会这么的戏剧化,急匆匆的让来,又急匆匆的让撤回去!

  孟亮就能走到唐诚的面前,向唐诚告个别,面子上也十分的难堪,心情也不好受,刚开始想站到老白姓一起的,让他配合省里来的领导工作,不想,瞬间上司的意图又变了,让他带人撤,孟亮脸色红红的,对唐诚说:“唐副局长,不好意思啊!我又接到了上司的最新指示,让我回市局接受新的任务,这里的事情,就交给县局的同志来全权负责!我就不能帮忙了!我告辞了!”

  唐诚马上明白了,自己嘱托杨美霞的在省厅工作的姐姐帮忙指派的晴川市公安局过来帮忙,而对方又能再次调回去,那只有一个情况,证明对方搬出来的幕后人物更硬,盖过了唐诚的人脉关系!

  唐诚想把孟亮挽留住,但是,凭唐诚目前的身份和地位,唐诚无法做到!

  看来,处置上访事件,并不是唐诚想象中的简单,何况上访案件再牵扯到拆迁问题,那就会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形势会更加的严峻,牵一发而动全身,说不定事件就会牵扯到那一个高官,一道指示下来,就会让唐诚满盘皆输!

  就在唐诚沉默之际,孟亮带着他带来的警车和警员,全都悉数的撤离大湖县县委大门附近地带,警车纷纷掉头,徐徐的撤离现场!

  吕少聪一看市局的警察真掉头走了!

  看来,还是迟书记和宫家的势力大!这个省信访局来的唐诚是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

  想要扳倒人家宫家,无疑是以卵击石!

  人都是会审时度势,会见机行事的!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少聪马上又转变了态度,完全的站到了迟大志和宫家的一边,吕少聪立即像一个跳瘙小丑一样,窜到迟大志的面前,敬个礼,响亮的请示说:“迟书记,我们大湖县一百三十八名警察,已经原地武装待命,一起准备工作就绪,请迟书记下达指示!”

  迟大志得意的瞅了一眼唐诚,眼神里全是轻蔑和耻笑,意思是:怎么样啊!还是没有斗得过我迟大志吧!

  迟大志给唐诚炫耀完毕后,转脸对县局局长吕少聪一字一句的下达指示说:“马上依法抓捕在县委门口聚集闹事的上访刁民!全都带回警局调查!严惩此次事件的领头者和组织者!”

  吕少聪立即得令,回到了他的县委大院里面的县城警察队伍里,就要对上访者实行武力抓捕!

  唐诚的瞳孔开始收缩,那些上访者都是依然挣扎在贫困线上的农民!手无寸铁,可怜巴巴,为了那一点可以多点生存保障的拆迁补偿费,不惜冒着坐监被抓的风险,去省里反映问题,又来县委门口讨还一个公道!

  果然遭到了县委迟大志一伙人疯狂的报复打击!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毫不顾忌的当着唐诚这个省信访局下来结合处理上访群众事件的工作组的领导,对上访群众实行武力打压!

  不但是没有把上访群众的权益放在心上!更没有把唐诚放在眼里!

  唐诚最恨的一种人,就是看不起我的人!

  唐诚常说:不把我当人物也可以!但是绝对不能把我当东西对待!

  唐诚就把凌厉的目光再一次投向大门西边的街口处,希望能有自己反败为胜的力量出现!

  就在大湖县公安局长吕少聪亲自指挥着县局的警员对上访老百姓施行抓捕的那一刻!唐诚被逼无奈,又一次把自己的底牌亮了出来,街口处出现了一辆刷着绿漆的越野车来,身后还跟着一辆大客车,越野车也赶到了大湖县政府门口,“吱咛”一声停下,从车里下来了一位佩戴着少校军衔的武警现役军官来!

  接着少校军官一摆手,就从车后面的大客车上,鱼贯而下一个加强排的武警战士来,个个头上还都佩戴着钢盔,全副武装,腰带下还挂着一个橡胶棒!

  四十位左右的武警战士列队完毕后,整体划一,少校军官让全体战士稍息后,小跑到正在指挥县局警力抓人的局长吕少聪面前,问道:“请问警察同志,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位省里下派来的干部,叫唐诚的啊?”

  吕少聪非常狐疑,不知道来的这帮武警战士是敌是友?是来帮迟大志的啊?还是来帮唐诚的啊?他有点心颤的说:“有啊!我可以领你去见他!”

  “好啊!那就谢谢了!”军官客气的说。

  吕少聪旁边的一位副局长还请示吕少聪说:“吕局长,还抓人吗?”

  吕少聪不愧是当局长的,很会察言观色,审时度势,他看到突然之间又冒出来一个加强排的武警战士,顿时,使局势又一次变的扑朔迷离起来,马上就瞪了一眼副局长说:“先待命!”

  吕少聪就把这位现役的少校军官领到了唐诚的面前,介绍到:“这位就是省里下来的唐诚副局长!”

  顿时,一个让迟大志和吕少聪瞠目结舌的局面出现了!

  少校军官猛然的一个立正姿势,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洪亮的声音汇报到:“报告唐诚同志,晴川市武警支队直属中队长郎玉奉命前来听从调遣,请唐诚同志指示!”

  唐诚不慌不忙,表情从容淡定,唐诚平静的说:“我给你的指示是,保护这里上访的人民群众,未经我的同意,不得有任何个人或者组织抓捕上访者!”

  少校军官立正回答说:“是!”

  吕少聪登时吓得腿肚子都有点想转筋,刚才幸亏自己还没有抓人,要不然的话,自己的警察和武警发生了冲突,那事情还不是闹大了!他一个县局局长,可担待不起啊!

  少校军官在唐诚这里得到指示后,立即着手指挥着他从晴川市武警支队带来的加强排的战士,在县委门口的旁边过道上,站立警戒!

  看到一下子来了这么多的头戴钢盔的战士,可把那些上访的老百姓吓坏了,立即是一阵的混乱!唐诚一看,急忙跟着就跑过来,站到了上访百姓的身边,大声疾呼到:“老乡们,你们误会了!这些武警战士都是我们的亲爱的子弟兵,他们是来保护你们大家的!”

  少校军官也忙解释说:“是啊!我是奉命来保护大家的!不让任何人或者组织对乡亲们实行伤害和关押!”

  上访的老百姓面面相觑,不知道是真是假!

  但是上访人群中依然有那位白发老农,他对唐诚比较熟识,也相信唐诚的话,他颤颤巍巍的走出来,问唐诚说:“这些当兵的,真是为我们做主来了?”

  唐诚坚定的点点头,说:“是的!大爷!我担保,应该给你补偿拆迁款,一份都不会少!”

  白发老农就急忙回头,劝慰大家说:“这位唐领导是一个大清官,我相信他!请大家也相信他!”

  上访人群情绪就稳定住了!

  迟大志跑到唐诚的身边,哭丧着脸,再也没有刚才的狂傲劲头,他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点点汗珠,他问唐诚说:“唐局长,您,您这是什么意思啊?”

  唐诚回头,盯着迟大志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我唐诚没有什么意思!也就一个意思,答应上访群众的要求!”

  迟大志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只好又一次跑到了佳禾公司的老总宫长壁的面前,告知了宫长壁现场又一次出现的变数,这一次,迟大志说:“宫总,我们认栽吧!这一次,我们真是遇上劲敌了!唐诚这个人真是神龙见首不见尾,太不可思议了!我们答应上访者的要求吧!你还是增加拆迁补偿款吧!唐诚调来了武警,根本不允许任何人和组织对老百姓实施抓捕!我也无能无力了!”

  宫长壁无奈,就又一次把电话打给了自己的哥哥宫长河,宫长河又一次打给了市委书记成强!

  成强就问道:“那个唐诚啊?”

  宫长河就解释说:“成强书记忘了啊!就是省信访局的副局长,前几天被派到我们晴川市大湖县去结合群众上访事件,您当时工作忙,根本就没有接见这个唐诚!让他直接就去了大湖县!”

  “哦!”晴川市委书记想起来了,是有一个叫唐诚的人,前几天,省信访局的曹加帅局长还为此给他打过招呼,让他不要理会这个叫唐诚的人!任凭唐诚个人去折腾!所以,成强也就没有把唐诚放在心上,市委办公室的人向成强汇报过唐诚的问题,是不是接见一下一起吃个饭,但是成强以工作忙为借口推辞了!这个唐诚在自己的辖区内折腾出来了这么一个大动静,这才引起成强的足够重视!

  成强急忙把电话打给了晴川市武警支队长,问清楚,大湖县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支队长听出来是成强的声音,支队长解释说:“成书记啊,这个事情真的怪不得我!我也是奉了上级领导的指示,是我们省武警总队总队长亲自签署下达的命令,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我不敢不听啊!”

  成强一听,猛然就感觉到自己的脖子后面一小块的地方冒凉气!

  他放下支队长的电话,急忙把电话打给了自己在省城的同窗旧友,打听唐诚的底细,结果,他这才打听到唐诚是省委书记杨天宇的女婿!

  成强登时傻眼了!

  不光只是这样,唐诚能够调动武装警察部队,证明唐诚还是有军方背景的人!

  成强急忙给市委常委秘书长打电话,让他马上派车,和他一起快速赶到大湖县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