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一百零九章杯酒释兵权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此一时彼一时!马玉婷理解,她就淡然的笑了一下,示意唐诚坐到苗基干的左边,她自己坐到了苗基干的右边。

  唐诚打开舍得酒,还是以前的习惯,拿过来马玉婷的酒杯,就要给马玉婷满上,马玉婷白了唐诚一眼,佯装生气的说:“先给苗书记满上。”

  苗基干就推辞说:“一样,都一样!先给马部长满上。”

  他们两人来回推辞,惹的唐诚把酒瓶举在半空中,不知道给谁先倒了。两人虽然嘴上说,都不在乎,其实心里是在乎的,酒桌上,给谁先倒第一杯酒,谁先第一个动筷子,那都是代表着地位和尊严的。

  最后,唐诚有点不耐烦了,就拿过马玉婷的酒杯,给马玉婷满上,唐诚口里说:“女士优先,想必苗书记是赞成的。”

  苗基干就呵呵笑了两声。

  三个人酒杯满上以后,接着又摆在唐诚面前一个问题,两位领导在旁边,先给谁喝啊!

  好在马玉婷率先举杯,提议三人共同喝六杯酒。

  六杯酒过后,唐诚犹豫了一下,还是举起杯,先敬马玉婷,马玉婷这次是坚决不答应了,一定要让唐诚先敬给苗基干喝,马玉婷打着圆场说:“官场上流行一句口头语,叫县官不如现管,我虽然是在县里工作了,可是,唐诚你以后还要在苗书记的领导下工作,要学会尊敬领导,爱护领导,始终和领导保持一致,还当我在城关镇一样,把苗书记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罝上。你第一杯酒,当然要敬给现管了!”

  唐诚看到马玉婷说这话的语气,很真诚,也很自然,就调转了酒杯举向,面向了苗基干,唐诚说:“苗书记,马部长这样说了,我作为她的老手下老司机,我就得照办,当然了,以后,我也要虚心接受苗书记的批评,始终保持和镇党委高度一致,我敬苗书记两杯酒。”

  既然是在酒桌上,唐诚也不能免俗,也和多数人一样,说了几句场面上的话:“希望苗书记宰相肚里能撑船,看在马部长亲自出面协调的份上,原谅我唐诚一次!”

  苗基干脸上的表情是不咸不淡,慢慢的把酒杯端起来,说:“我说过一句话,唐诚,你是人才难得,我也很爱惜你是一个人才,只是,你像一个没有打磨出来的石头,棱形太强,这是官场上的大忌,希望你能好好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在我和马部长的共同帮扶下,能有大的进步。”

  唐诚感觉出来,马玉婷和苗基干已经在基层官场上浸道数年,早已修炼的是炉火纯青。说话的语气,竟然和马玉婷有的时候,很相仿,这也是官场人的通用性格吧!

  唐诚就连敬了苗基干六杯酒。

  苗基干喝完,已经是喝了十二小杯了,当然了,唐诚也是喝了十二小杯,苗基干就有点精神兴奋了,对唐诚大声说:“同样,唐诚你也要敬我们共同的老领导马部长六杯酒。”

  唐诚就看了一眼马玉婷,马玉婷温柔的笑着,看着唐诚的眼晴;从马玉婷的眼神里,唐诚看出来鼓励,唐诚就敬了马玉婷六杯酒,自己也陪了六杯。

  节目下来,三人都是一样的,全都是喝了十二杯酒,该轮到苗基干表现了,他也端起酒杯,要和马玉婷再共同喝六杯酒,苗基干说:“刚才唐诚敬了,这次就轮到我了。马部长是从城关镇上去的领导,这马部长以后就是县级领导了,可一定要多关心多支持我们城关镇的工作,城关镇可是你的娘家啊!”

  热热闹闹的,两瓶舍得,就被三人给共同喝下去了。

  马玉婷看了一眼唐诚,对唐诚安排说:“你下去看看,厨房里有生黄瓜吗?拿上来两根来!”

  唐诚马上明白,这是马玉婷想和苗基干单独交流,要唐诚避开呢,唐诚就离开座位,下去,在下面见到了彪子,和马玉婷的新司机,苗基干的新司机,唐诚让彪子去柜台上,拿了几瓶啤酒,一个司机,唐诚过去陪了两大杯,喝完之后,唐诚就感觉自己确实晕乎了。

  马玉婷支开了唐诚,趁着酒精盖脸,马玉婷开始给苗基干商谈工作了。

  确实,马玉婷离任城关镇以后,留了很多的欠账,也有很多的遗留问题没有来得及解决,只能把一些问题向苗基干说清楚,希望苗基干不要上纲上线,能够在不合法但合情的情况下,给抹平了。

  苗基干也是借着酒精,说:“现在镇上的财政是赤字,我的想法是,想把镇上多余的车辆抵押卖掉,暂且度过这一难关,等秋后,收了农民的各祌税费,县里返还以后,我们再购罝新车!”

  马玉婷心里没有醉,苗基干还一直对于马玉婷打着城关镇的名义,赞助给丈夫史善良轿车的事情,还耿耿于怀。

  马玉婷什么都清楚,她没有丝毫的惊慌,淡淡的回应了苗基干一句,好像和轿车没有关系,马玉婷说:“老苗啊!你计划你的这个书记兼镇长,兼到几时啊?”

  苗基干瞪起了眼睛,酒劲好像猛然少了一点,他说:“县里的意思呢?”

  马玉婷说:“我是县委组织部长,我的意思,就是县里的意思,孟朝师书记说了,我是从城关镇上来的,城关镇镇长的职务安排,要着重考虑我马玉婷的意见,尊重我马玉婷的选择,我马玉婷推荐谁,谁就是城关镇的下任镇长!其实嘛,我心目中也已经有了人选,这一点,我相信老苗已经猜出来了!”

  官场的精粹就是如何交易和搞好平衡,苗基干也不是傻子,他明白马玉婷的话,县委组织部长就是专管干部的,苗基干虽然对于马玉婷的诸多做法不满,对马玉婷也有一肚子的意见,但是马玉婷高升了,手握着权力,这不得不让苗基干有所顾忌。

  马玉婷呢!在城关镇书记任上,好大喜功,做了很多政绩工程,外面欠了很多外债,举债累累,还余下了很多半拉子工程,并且本人也动了公款送礼疏通了关系,她希望苗基干能够帮她掩盖,平安的度过政权交接的敏感期。

  苗基干把玩着手中的茶杯,说:“我知道,马部长的意思,是想让唐诚接任城关镇的镇长!可是,我也提醒马部长一句,现在的唐诚是犯了错误的,目前还是待罪之身,他动手打了孔令奇,这在官场上,是绝对不允许的,单凭这一点,就证明唐诚的境界不高定力不强,极好意气用事,很难担当大任!”

  苗基干也已经从省高官那里得到了讯息,半年之后,就要提拔苗基干为县委常委兼任城关书记,马玉婷一直想实现没有实现的,苗基干就要实现了。

  城关书记的身份历来就比其他偏远乡镇的书记高半格,基本就是市管干部了。

  所以,苗基干才不那么看重马玉婷。

  官场上人走茶凉,此一时彼一时,见风使舵,人的思想本来就是转化很快的。

  马玉婷不想把事情搞僵,搞僵了,对马玉婷也不利,马玉婷城关镇有很多的烂帐,马玉婷微微笑了下,眉头轻轻的舒展了一下,回敬苗基干说:“我知道你苗基干今非昔比,绝对不是当日任镇长的时候了,可是,我也提醒苗书记一句,我马玉婷还是组织部长呢!唐诚任镇长的事情,我已经和孟书记交换了看法,孟书记是支持我的。我也明白,苗书记的意思,是想让孔令奇接任镇长!你们城关镇党委想把孔令奇推上去,可是,没有我马玉婷的表态,你们城关镇的推荐,也是一个零!”

  两个人唇枪舌剑的争斗了一番,最后的结果是在两杯酒结束后,达成了一致,做了交易:苗基干继续马玉婷在任时的大政方针,接官也接账,赞助给县一中的轿车,暂不收回,继续赞助,半拉子工程全部封顶;唐诚的事,只要唐诚在党委会议上做个检讨,唐诚还是副镇长,马上就可以官复原职。马玉婷呢,认可城关镇党委推荐的镇长人选,同意苗基干提议让孔令奇做镇长的人选,在苗基干将来进入县委常委时,绝对不投反对票。

  当然了,两人也都附加了一句,最后遇到本人无法左右的力量时,以上交易很难保证。

  城关镇的政局,也大致有了一个初步的雏形,在两位大员的结合下,镇长一职不出意外,由孔令奇接任;唐诚做了检讨,官复原职。

  从某种意义上,这也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本来唐诚是有希望入选镇长一职的,这下倒好,让孔令奇钻了空子,唐诚把自己的镇长位罝,给打丢了,这也算是给唐诚一个教训,仕途上,切不可再意气用事,这叫一拳打丢了一个镇长位置。

  唐诚拿了一盘生黄瓜上来的时候,马玉婷和苗基干早已是握手言和了。

  唐诚的镇长是做不成了,古时候,赵匡胤有个历史典故,叫杯酒释兵权!想不到,用到了唐诚身上,一场酒,把唐诚的镇长给喝跑了。

  马玉婷喜笑颜开的对唐诚说:“刚才,我已经和苗书记谈好了,你唐诚在镇党委会议上,做个检讨,你马上可以官复原职。”

  苗基干淡淡笑了一下说:“你打了孔令奇一拳,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吗!不然的话,我也很难办!”

  唐诚沉吟了一下,不能在耍个性了,自己也要适应着官场上的游戏规则,唐诚表态说:“只要不是单独的给孔令奇作检讨,集体作检讨,我还是可以走这个过程的。”

  唐诚固执的认为,单独给孔令奇作检讨,是向孔令奇一人屈服,在党委会议上作检讨,那是屈服整个社会体制和官场规则,这个心理上容易接受。

  回柳河县的路上,唐诚先是目送着苗基干离开,然后,他没有再坐彪子的车,而是坐到了马玉婷的车里。

  在路上,唐诚问马玉婷说:“马部长,看来,你原来说过的,推举我唐诚任镇长的计划泡汤了?”

  马玉婷很郁闷的说:“这能怪谁!怪我吗!我是巴不得你唐诚任镇长的!我也希望自己的人当镇长啊!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你打了孔令奇,我有什么办法,能让你马上官复原职,回到副镇长的位子上,我也是尽了力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