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375章 失踪案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刘红菊穿着一件墨绿色的居家休闲裙,是那种上下一般粗,有点像麻袋性质的那种居家服,很随意。(www.k6uk.com)

  刘红菊以为门外只有女儿郝琪一人呢,因为郝琪走之前,刘红菊说了,晚上还等着吃煎笨鸡蛋呢!这个时候才敲门,一定是女儿回来了,她就随意的过去开门,可哪里知道,女儿身后还带着一人,竟然是唐诚!

  刘红菊大吃一惊,看到了唐诚,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结巴了一下到:“唐,唐诚,怎么会是你啊?”

  郝琪也吃了一惊,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唐诚竟然和妈妈认识!

  刘红菊打开门之后,看到自己身上只穿着一件居家裙,不是很雅观,就先转身去卧室里换衣服了,郝琪把唐诚领进家门,一起把笨鸡蛋放置到厨房里,郝琪这才转身问道:“唐诚,你,你怎么认识我的妈妈啊?”

  唐诚说:“哦,我和你妈妈是同事!”

  郝琪吃惊的到:“你不是兄弟酒店的总经理吗?怎么还会是我妈妈的同事啊?”

  原来李冬冬和唐诚都没有告诉过郝琪唐诚确切的工作单位,郝琪内心一直以为唐诚就是一个兄弟酒店的总经理呢,郝琪这才知道,唐诚原来是在省信访局工作啊!兄弟酒店是第二产业啊,郝琪就问道:“呀,原来你不是兄弟酒店的经理啊!我还一直认为你是兄弟酒店的经理呢!原来你也是信访局的啊!冬冬姐没有说,你也没有提起过!我还不知道呢!你在信访局干什么啊?”

  “排名第一副局长,比你妈妈我的官职还要高半格呢!”说话间,刘红菊已经换下了墨绿色的居家裙,下面穿上了一条裤子,她出门听到女儿正在盘问唐诚,就随口答道。

  唐诚转脸看了一眼刘红菊,想不到事情会是这么的巧,唐诚忙说:“什么排名第一啊!我唐诚是在你妈妈的领导下工作,你妈妈是老同志!”

  刘红菊也是没有想到,唐诚竟然认识了自己的女儿,进了自己的家门,真是有点冤家路窄的味道,不过,不管怎么说,唐诚进入了自己的家门,也算是客人了,还是以女儿郝琪的朋友之名进来的,说什么,刘红菊也不能把唐诚赶出去,刘红菊淡淡的说:“坐下吧。”然后,刘红菊转脸问自己的女儿郝琪到:“你是怎么认识唐诚的啊?”

  郝琪就解释了和唐诚认识的过程。

  刘红菊听后,渐渐的皱起了眉头,对唐诚说:“怪不得曹局长要把我们信访局的定点饭店放到兄弟酒店里,原来兄弟酒店是你唐诚的私人产业啊!”

  唐诚此时,就是想瞒着刘红菊也瞒不住了,唐诚只要实话实说:“不瞒刘副局长,兄弟酒店确实我的一个朋友开的,我确实有点股份。”

  原来信访局的定点饭店一直设在刘红菊的私人关系饭店那里,如今转换到唐诚的关系那里,刘红菊心里早就有意见。

  她转脸就对郝琪呵斥了一句到:“郝琪,唐诚是副局长,副厅级,是个干部,你是一个开车的,以后要和唐副局长保持距离,明白吗!对于唐诚,我们母女高攀不起,知道吗?”

  郝琪没有想到妈妈和唐诚是同事,更没有想到两个人还不对付,是政敌!

  郝琪一时夹在了唐诚和刘红菊的中间。

  郝琪心里也想:自己怎么早就不细心一点,把这个事打听清楚呢!早知道这样,郝琪当初就不和唐诚喝酒,也不会在那晚和唐诚发生关系了!如今这个场景多尴尬啊!

  唐诚也弄了一个灰头土脸,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个样子,早知道郝琪的妈妈是刘红菊,打死唐诚,唐诚也不会来啊!唐诚本来还想晚上把郝琪邀请到兄弟酒店里喝酒,还想再续前缘呢,看来,自己的如意算盘就要失算了!唐诚沉默了一会,也感到有点尴尬,只好提出来说:“刘副局长,郝琪,那就这样,你们吃晚饭,我就告辞了!”

  郝琪站起来让了句:“在我家吃晚饭吧,我妈妈做的煎鸡蛋很好吃的!”

  还没有等唐诚推辞,刘红菊先沉着脸说话了:“我不会做煎鸡蛋!我只会煮鸡蛋。唐诚,你吃煮鸡蛋吗?”

  唐诚苦笑了一下,说:“煎鸡蛋和煮鸡蛋,我都不吃!”

  很明显,刘红菊对于唐诚还是耿耿于怀!

  唐诚只好有点尴尬的从刘红菊的家里出来。

  第二天,唐诚和刘红菊相遇在省信访局的走廊里,唐诚还想继续缓和他和刘红菊之间的误会,当初唐诚和刘红菊一点私人关系都没有,全是工作关系,可是,经过了郝琪这个事,情况就变了,唐诚毕竟那晚上占有了郝琪,理论上,刘红菊有是自己丈母娘的实质,唐诚从内心觉得,自己好像和这个刘红菊套上一点私人关系似的,也阴差阳错的进了刘红菊的家门,唐诚应该有点大度胸怀,男人吗,不能太小鸡肚肠,唐诚就主动嘴角上挂出微笑,张手想给刘红菊打声招呼,想说:刘局长早啊!

  结果,唐诚大失所望,人家刘红菊的眼皮都没有对唐诚抬一下,而是趾高气扬的,视唐诚如无物的从唐诚的身边走过,然后去了自己的办公室。

  唐诚在自己的办公室的坐了一会,桌子上的电话就响了,是局长曹加帅打来的,让唐诚到局长办公室去一趟,见到了局长曹加帅,曹加帅让唐诚坐下,说:“唐诚啊,真是不好意思,刚才刘副局长找到我,向我反映,说你唐诚朋友开的兄弟酒店根本就不是你的朋友开的,是你唐诚的私人产业,她强烈要求变更我们局里的定点酒店呢!还是把定点酒店放到原来的那个酒店里!你看看,唐诚,怎么办好呢?”

  曹加帅有点歉意的说:“刚才刘副局长在我的办公室里一再的争求,要把我们局的定点酒店还放回到原来的酒店里,不好意思啊!唐诚,你的意见呢?”

  其实,从一开始,唐诚不是一定要曹加帅这样做,是曹加帅知道了唐诚的背景,为了讨好唐诚才主动这样做的,唐诚也不是对财富很痴迷的那种人,除了漂亮女人,对于其他的,唐诚都不是很痴迷。唐诚就是喜欢权力和财富,那也是冲着权力财富带来的女人去的,因为唐诚知道,有江山才会有美人,有财富才会抱得美人归。

  唐诚忙说:“无所谓,曹局长,你还是把我们局的定点酒店换成原来的就行!”

  见到唐诚这么好说话,曹加帅如释重负。

  唐诚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里,看了一下墙上排的信访大厅值班表,今天的领导班子值班的是唐诚,逢谁值班,就不在原来办公室里坐班了,去一楼信访大厅旁边的一间值班室里值班,方便及时处理来信访大厅上访的群众,和难点的上访案件,唐诚就拿上自己的茶杯,去一楼信访大厅值班。

  唐诚出门看到了边楚,边楚问唐诚说:“唐副局长,出门啊?”

  唐诚回答说:“不出门,去一楼大厅值班。”

  边楚是唐诚分管下的科室负责人,边楚忙小声道:“唐副局长,那个值班表就是一个摆设,是应付上级检查用的,您根本不用亲自下去,楼下真的出现了上访难点问题,下边的同志会过来向你汇报的!”

  唐诚淡淡笑了笑,点头说:“我知道,可是我是基层上来的,喜欢热闹,喜欢工作,要是枯坐在办公室里我还不习惯呢!我去楼下值班,一样的!无所谓。”

  “既然如此,那您就去吧!有事您叫我!”边楚说完,就走了。

  唐诚到了楼下,在靠近信访大厅的一间办公室里,唐诚中规中矩的值班,坚持按照制度办事。

  唐诚在值班室里看了一面报纸,就听到门外有声音问道:“今天这个局领导值班室怎么开门了?谁在里面啊?”这个声音,唐诚听出来了,是刘红菊。

  旁边的一楼综合处的小赵就回答到:“是唐副局长值班来了!”

  其实这个局领导值班室只是一个摆设,平常是没有人来值班的,只是会在上级领导检查工作的时候,才会过来值班,局领导一般正厅级的都不下来值班,副厅级的才下来值班,而信访局里副厅级的没有几个领导,唐诚和刘红菊恰恰都是副厅级的,唐诚率先垂范下来值班了,好像是起了一个模范带头作用,有意要带动副厅级局领导按照规定严格值班似的,其实,唐诚还真不是为了带领大家值班,唐诚只是想代表自己,对得起自己的工作性质,第一时间掌握老百姓的上访信息。

  可是,刘红菊想的和唐诚不一样,她就认为唐诚这是有意的,副厅级本来人就不多,唐诚这是有意和自己过不去,也让自己以后严格值班呢!谁实话,只要不是领导视察,刘红菊从来就没有主动在值班室值过一次班,刘红菊本来对唐诚就有看法,如今又看到唐诚有意绑架自己值班,刘红菊的气就不打一处来,她就嚷了几句,故意让唐诚听见:“装什么假积极啊!学雷锋啊!雷锋早死了!”

  依照的唐诚以前的脾气,这个刘红菊已经欺压了唐诚很多次了,多次在唐诚的面前故意找茬,就因为刘红菊是一个女人,又比唐诚年长很多,唐诚就没有跟她一般见识,如今真是变本加厉了!唐诚就立马站起来,想冲出门和这个刘红菊理论,可是,如今又在他们之间多了一个郝琪,使唐诚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她女儿的份上,唐诚又冷静下来,坐回到椅子上!

  又忍了!

  唐诚老实的在值班室里值班,可是,今天的班没有白值,还真出现事情了!

  一对老夫妇过来信访局大厅上访,看样子也不是第一次来了,都已经六十多岁了,就在省城住,老头还是省城某中学的退休老教师,可是,一年前,老教师唯一的女儿走失了,女儿走失时,才十九岁啊!由于女儿有轻度的智障,十九岁的年纪十岁的智商,实际年龄与智商差十岁,但不是很严重,老夫妇照顾的好,无论穿戴和模样及身材,女儿那都是一流的,在父母亲共同的精心照顾下,女儿的智障问题也越来越好转,短时间的交流,几乎看不出有任何问题,可是,天有不测风云,正当老夫妇对女儿未来有信心的时候,一次女儿跟着她妈妈到农贸市场买菜,走丢了,再也没有找到。

  这一年之中,老教师就没有放弃过寻找,他们反正是退休了,空余时间多,有时间就去找,有时间就去寻,老教师夫妇几乎就寻遍了东南省及周边地区,有句话叫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就让老教师找到了线索,寻得到了女儿的信息,在东南省某地区一个叫草场屯的村子里发现了女儿的踪迹,已经给当地人做了老婆!不巧的是,给人做老婆的这一家是村子的支部书记,女儿嫁给了支部书记的瘸腿儿子!

  老教师过去支部书记家里讨要女儿,根本就不让见。

  老教师找到了当地派出所,但是当地派出所敷衍了事,实在敷衍不过去了,就提前给支部书记家里去个信,老教师带领着派出所的人一去,扑个空!什么人也见不到。

  可是,据可靠消息,自己的女儿确实就在这个支部书记家里!

  老教师无奈,只好过来信访局上访,请求上级给他们做主,要回他们的女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