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三十八章 人死万事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万万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结局,人家唐诚已经铁心要出家做尼姑,不再过问红尘俗事,痛快的把那个黄右胜交给她保管的银行卡还给了唐诚。(k6uk)严贵燕把银行卡交到唐诚的手里之后,像是扔掉了一个烫手山芋一样,她仿佛得到了解脱一般。

  唐诚把来意再次的讲了,里面的钱,唐诚只用一半,剩余的一半,都是严贵燕的。

  可是,严贵燕苦笑了下,说:“我已经决定出家了,钱对于我来说,和树下的枯叶没有什么区别,你都拿去吧,我分文不取,只是,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希望你不要用这些钱去作恶。”

  唐诚说:“我不会的,我愿意经常来倾听燕姐的教诲。何况,这些钱,我也不会要,我会如数还给黄右胜的。”

  唐诚也劝严贵燕还俗,但是,严贵燕心意已决,唐诚无法再劝。

  最后,唐诚拿到了那张银行卡,辞别了严贵燕。

  这下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接下来,就是疏通狱警的关系,帮着换个监室了。

  唐诚出来后,见到杨美霞,问道:“杨美霞领导,你在省城上班,认识人多,省城有人脉,你帮我一个忙,看看能不能把省西城监狱的监狱长约出来,大家一块吃个饭。我有事情要他帮忙,哪怕我给他送点礼品呢!”唐诚拍了下自己的口袋,说:“我们现在有钱了。”

  杨美霞说:“这个事情好办,我给我的哥哥打个电话,看他有没有熟人认识监狱长。”

  唐诚惊奇的说:“你还有个哥哥?”

  杨美霞笑了,说:“怎么了,我就不能有哥哥吗?”

  唐诚问:“你哥哥是干什么的啊?”

  杨美霞说:“他叫杨家兴,在省检察院工作。”

  唐诚惊讶的说:“你们兄妹的工作单位都是这么牛啊!莫非你真是我们省委书记的女儿?”

  杨美霞有点玩世不恭的说:“我倒是想是人家省委书记的女儿,就怕我愿意,人家省委书记不同意啊!”

  既然她还装糊涂,唐诚就陪着呵呵的笑了。

  杨美霞给哥哥打了电话,托他找个熟人,把西城监狱长给约出来。

  杨家兴答应了,说:“我也不认识西城的监狱长,不过我有一个经商的哥们,可能认识监狱长,我帮你把他约出来,等约好了,我再给你打电话。”

  此时,天已黄昏。

  三个人还要下山。

  可是,三个人走到半山腰,杨美霞累的弯着腰,捂着腿肚子,说什么也不愿意走了,她气喘吁吁的说:“不行,我实在是走不动了。”

  彪子过来说:“要不然,我来背你!”

  杨美霞“切”了一声,说:“你个黑大个,谁要你背啊!”

  唐诚听出来杨美霞话里有话,就过来说:“我来背你!”

  杨美霞“切”了一声,说:“更不需要!”

  唐诚忙说:“你又不让我们背,自己还不走,那你想怎么办啊?眼看天已经黑了,明天办完事后,我还要赶回去柳河县呢!”

  杨美霞说:“我看这儿有一个云佛宾馆,不如我们就在这个云佛宾馆住一晚,等到明天一早,我们再下山。”

  唐诚看到杨美霞确实累的走不动了,再说,杨美霞的哥哥杨家兴还没有打来电话,事情也不在乎耽搁这一晚,也就同意了。

  云佛宾馆很大,是一个四星级宾馆,建在云佛山的半山腰上,气势磅礴,临山临水,倒也是个住宿的好去处。

  杨美霞过去开的房间,她财大气粗,一口气开了三个豪华套房。

  唐诚忙说:“不用开三个,开两个就行!”

  杨美霞笑道:“怎么,你想和我住一个啊?”

  彪子在一旁忙替唐诚分辩说:“那怎么能呢,诚哥说的意思是和我住一个房间。”

  唐诚开玩笑说:“怎么样啊!连彪子这样的粗人都明白我的意思,你怎么就不明白呢!你以为我是很随便的男生吗!我守身如玉。”

  杨美霞呵呵笑了几声,捶了唐诚一下说:“是我自作多情了。”不过依然是我行我素的开了三个套房。

  彪子忙对唐诚说:“老大,霞姐做的很对,我睡觉打呼噜,打得山响,我们分开住也好!”

  唐诚忙说:“那就开三个吧!”

  晚上,三个人一块在宾馆的底层吃的自助餐。

  酒水免费。

  唐诚和彪子喝了很多酒。然后三人又去的迪厅唱歌,过的很嗨。

  第二日,她们吃过早饭,早早下山,中途,杨美霞的哥哥就给杨美霞打来了电话,问到:“你们找监狱长,是想办什么事啊?”

  杨美霞就问唐诚说:“你找监狱长办什么事啊?”

  唐诚说:“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给住在他们监狱的黄副省长,换一个监室。我们可以花钱。”

  杨美霞就把原话传达给了杨家兴。

  杨家兴听后,笑了,说:“原来是这么小的一个事啊,不用请他们吃饭,我打一个电话,就能搞定。我这就给你办。”

  不料,十分钟后,杨家兴就回来电话了,说:“这个事情,我刚刚问过了,不用换了!”

  唐诚就吃惊的说:“为什么啊?”

  杨家兴说:“昨天晚上,黄副省长在监狱突发心脏病,已经去世了,中午,在省火化场殡仪馆,举行一个简单的遗体告别仪式。”

  唐诚就是一愣!

  突然之间,自己心中一阵的懊悔!

  如果自己早一天给黄右胜调换一个监室,让黄右胜摆脱狱霸的人身折磨,也许黄右胜就不会心脏病突发死亡。自己好像有点对不起黄右胜。可事情依然如此,已经是无可挽回,唐诚打听到省火化场殡仪馆的地址,带领着杨美霞和彪子前去吊唁一下黄右胜。

  人死万事空,不管生前怎么样,死人为大,唐诚去吊唁一下,应该的。

  唐诚来到殡仪馆,想不到吊唁黄右胜的人还很多,偌大的殡仪馆停车场,豪华车辆竟然停满了。

  唐诚由此可以想到,黄右胜在位副省长的时候,是何等的荣耀。如今人死了,还会有这么多的人前来吊唁。

  人生就是这样的残酷和凄凉,同时又透露着些许的无奈和薄情。

  黄右胜在位时,门前车流不息,而东窗事发坐监以后,门可罗雀,人人唯恐避之不及,没有一个同僚或者是亲戚朋友前去看望,都怕引火烧身。黄右胜死了,人死万事空,一了百了,关于黄右胜的事,检察院也罢,纪委也好,也就查到人死为止了。反而,会有很多的同僚或者生前黄右胜曾经帮助过的人,得过黄右胜好处的,又会自发的前来黄右胜的灵前,鞠躬致谢。

  死人,是不会再对任何活着的人产生威胁了。反而会让很多人过来凑热闹。

  黄右胜的遗体告别仪式,虽然简单,但也是省政府办公厅操办的,来了一个办公厅的副厅长和五六名同僚,处理黄右胜的丧事。由于黄右胜是裸官,直系亲属,妻子儿子女儿早已移居国外,不敢回来,丧事是由省办公厅处理的。

  唐诚来到以后,给黄右胜买了个花圈,杨美霞给黄右胜要了一包纸钱,三个人到了黄右胜的遗像前,一起鞠了三个躬。

  出来的时候,杨美霞碰到了省委副书记戴着墨镜也来吊唁,忙对唐诚说:“你看,连省委副书记都来了!”

  唐诚说:“人死了,老黄也就危害不了任何人的利益了,人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过来怀念他了。”

  彪子说:“是啊,说不定,老黄还是被人陷害的呢!”

  杨美霞看着唐诚说:“你一个这么年轻人,怎么说话办事,这么老成啊!怎么把世间事想的这么险恶呢!”

  唐诚说:“世间险恶,人生复杂,多动点脑子没有坏处。”

  唐诚安排彪子说:“你去丧事委员会问一下,打听到黄右胜将来遗体存放到那里?”

  杨美霞问:“你打听这个干什么?”

  唐诚情深意长的说:“以后逢黄右胜的忌日,我要到他的坟前扫扫墓!”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