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147章教训村霸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吴之用沉吟了下说:“不要轻举妄动,先把这个人带到村委会,盘问一下,切莫先动手。”

  庞太军对这个吴之用还是欣赏的,就听取了这个吴之用的意见,庞太军和吴之用先去村部等待,由庞新军他们把唐诚请到村委会去,然后再作打算。

  可见,村子里也有高人,他们没有贸然动手,也算是做对了,不然的话,他们的下场会更惨。

  唐诚这边,正和牛发,在镀锌厂周围考察环境呢,不料,突然是从旁边涌过来了几个彪形大汉,直接就把唐诚牛发给包围了在中间!

  唐诚一看对方的表情和气势,唐诚的脑海里就涌出来了一句话,叫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也难怪魏雷会多次提及,唐诚这么做,是有利于获得第一手的真实材料,但是呢,也有弊端,那就是对唐诚的人身不利,真要是唐诚被村民围殴在乡村里,那事情就糟糕透了!

  幸亏是的,唐诚身边还有一个牛发,牛发目睹此情,身体上的肌肉不自主的就绷紧了,拳头攥稳了,随时就会准备出击。

  对方庞新军上来逼问道:“这位朋友,我看你是面生的很,好像我们村子里没有你这一户,你们是干什么的啊?跑到我们厂子附近,瞎看什么啊!”

  唐诚淡定的说:“我是从省里来的,是来调研农村医疗情况的。”

  庞新军哦了声说:“既然是调研医疗情况的,就应该先去村委会,来这里闲逛做什么啊!请吧,去我们村委会吧。我们村主任有请。”

  唐诚也哦了声说:“我为什么一定要去你们的村委会呢?我不去。”

  “不去!”庞新军突然就恶眉倒竖!他是一个大老粗,是村子里的一霸啊,依仗着拳头硬体型大,对村子里不听话的村民,动不动就是拳打脚踢啊!这个家伙是飞扬跋扈习惯了,如果唐诚爽快的跟着他去村委会,他就执行他大哥和村会计的指示了,但是呢,唐诚如果不服管教,那就不同了,这是在庞辛庄的地盘上!谁敢对他们庞家兄弟说半个不字啊!恶向胆边生,怒从心头起,这个庞新军恼羞成怒,立时就把村会计的嘱咐忘在了脑后,他上来就冲着唐诚的胸前衣领抓去,计划是抓到了唐诚的衣领,就把唐诚给硬拽到村部去,也能显示出来他们的霸气!

  可惜的是,唐诚不是他们庞辛庄的村民,可以任由他们村霸欺辱。

  庞新军的手指刚刚接触到了唐诚的衣领,不料的是,庞新军的手腕上突然就多出来了一个手掌,一下子紧紧的攥住了庞新军的手腕,然后,牛发用力,只是轻轻的一个翻转动作,这个庞新军就吃不消了,身子就畏缩下来,然后牛发趁势一个怀中抱月,就将这个庞新军给打翻在地,这个庞新军的身体踉跄着出去,摔了一个狗啃泥。

  庞新军摔倒了,这一下,是激怒了庞新军带来的其他人,包括那个大个子治保主任,他们有五六个人呢,立时就上来群殴这个牛发。

  唐诚口中轻叱了一声,要知道,唐诚那是手上也有功夫的,虽然说现在做了高官了,武功方面的修养势必会减弱,但是不等于唐诚就只会是被动挨打,也不能证明唐诚打架只会依仗着保镖。

  这是乡村,周围还没有围观群众,也没有新闻记者的跟踪,更没有周希良的眼线,倒是一个可以让唐诚返璞归真,秀一把武艺的地方。

  唐诚这个人,就是不走寻常路,率真而随性,唐诚就想出手教训一下这几个村霸。

  唐诚就轻声对牛发说:“他们六个人,你对付三个,我对付三个。”

  牛发一愣,忙说:“我四个吧。”

  唐诚淡淡的说:“执行命令。”

  牛发就点头,说时迟那时快,对方六个人可就是冲上来了,说打架,那就打起来了,他们毕竟是乡村野夫,不会讲过多的道理的!其中一人扬起手来,就拍向牛发的胸膛!也有人出脚踢向唐诚的小腹。

  面对强敌,牛发和唐诚真是不含糊,两人眉头都不皱一下,迎着对方的拳头就冲上去了!这一次,又是检验唐诚在大学时期的截拳道功夫了,到底是退步了多少!不过幸好的是,唐诚还有自信,一招“天外飞仙”,只一招,就让一个村痞捂着腮帮子就疼的弯下腰,疼的他哎吆不止。

  牛发这边也不甘示弱,也是飞快的就干倒了一个村霸。

  可就在唐诚和牛发大呼过瘾的时候,不料,又有两个人参战进来,分别是省公安厅副厅长宫存奥,这个老宫,今年都五十五了,不过他是当兵的出身,早年做过侦察兵,参加过自卫反击战,雄风不老,一阵风的参与进来,一个旋风腿,就干倒了一个村霸,并且还是擒拿的连贯动作,打倒了村痞,还不忘上来制服住他,将他的胳膊翻转,将这个村痞的脸颊整半个都摁进了泥土里!只吓的这个家伙,张口就喊饶命!

  这一下,这几个欺压百姓的村霸村痞,才知道遇到了更能打的高人了!

  唐诚淡淡笑了,目睹着眼前倒在、跪在、趴在地上的六个村霸,唐诚让手下三人,都放开了他们,唐诚说:“朋友啊,不要盲目就打人,我告诉你们一句话,你们要记住,那就是强龙也压地头蛇,不要太猖狂了啊!”

  庞新军傻眼了,他爬着到了唐诚的脚下,抬起头说:“算你狠,可是,你,你知道吗,我表哥可是咱们县公安局的局长!你们敢进来我们村里打人,我表哥知道了,会让你们进监狱的!”说完话,这个家伙不服气,掏出手机,就趴在地上, 给他哥哥庞太军打手机说:“哥,哥,快点带人来吧,我们都被打了,带着我们的照相机,给我们的二表哥打电话,让二表哥派人来,同时通知派出所的人。”

  打完手机,这个庞新军就佯装是受伤不轻,蜷缩着身体,像一只病猫一样,躺在地上,嘴里哼着声音,装成被打很严重的样子!一看,就是有意的再想讹人。

  这就是村霸村痞的典型特征,打过人家了,就欺负死人家,打不过呢,就装成无赖,装伤装病,又有县里公安局里做局长的亲戚,难怪这帮人还敢冒着风险继续开工污染环境严重的镀锌厂!会在村子里作威作福。

  不过,唐诚却淡然,微微一笑,反倒是不急不忙。

  此时,事情已经惊动了附近的老百姓,有多名村子里的群众跑过来看热闹,他们以为是庞家兄弟又打人了,不料走近一看都楞了,世道竟然变了,倒地的竟然是庞家兄弟以及他们的帮凶!一个个被揍的鼻青脸肿。

  一个老大娘是拄着拐杖,最后到的,她的儿子和女儿,都受过庞家兄弟的欺负,还霸占了她们家的老宅基地,儿子的胳膊上至今还有庞新军砍伤的疤痕!老大娘姓张,张大娘走近一看,见到狼狈倒地的是庞家兄弟,这个张老大娘,突然就流泪了,老泪纵横,她用拐杖使劲的砸了砸地,说:“老天爷啊,你睁眼了啊!你们也有挨打的时候啊!”

  然后,这个张大娘来到了唐诚面前,问道:“这些人,是你们打的啊?”

  唐诚点点头。

  张大娘忙充满好心的说:“哎呀,你们可是惹祸了,他们的亲戚可是我们县公安局的领导,他们公安来了,非把你们抓进局子里的!听我的话,赶快跑吧,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老大娘不管唐诚是什么人了,反正是打了她的仇人,她就要和唐诚站在一起,这就是最朴实老百姓的价值观念。

  张大娘的一句话,却让唐诚身边的另一个人笑了,这个人就是我们甘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宫存奥!宮副厅长没有想到,区区一个县公安局领导的亲属,竟能在村子里这么有号召力!老百姓真是弱者。

  宫存奥站出来说:“不要害怕,就是市公安局的领导来了,他们也不敢把我们怎么样的!不就是几个村痞子吗!打了就是打了!”

  宫存奥的表态,却让脚下原本趴着的庞新军装的更像了,他嚎到:“打人了,要把人打死了!快来人啊!”典型的无赖形象。

  唐诚就是一皱眉头!这个村痞子实在可恶。

  唐诚就冲着牛发一使眼色!

  牛发会意,今天就让这个村痞子知道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大佬!什么叫揍他没有商量!

  这个庞新军还在地上闭着眼瞎嚎呢,就像死了丈母爹似的,干嚎。

  牛发就身体就到了,一把就把这个庞新军从地上拽起来,让这个庞新军的上半身离开了地面。然后呢,牛发伸出五指,冲着这个庞新军的脸颊,一反一正,就是十个耳光!

  登时就打的这个庞新军眼冒金星,晕头转向!

  立时,他就不再干嚎了,变成了大眼瞪小眼,给揍蒙圈了!这个庞新军,万万没有想到,这次遇到的人,会是这么的厉害,他都说了,他亲戚是县公安局长,他又躺在地上装残了,想不到,对方还敢上来继续揍他,将他的脸都打肿了,像是嘴里含了一个大梨核。

  庞新军再也不敢干嚎了,只是傻愣在那里!

  就在这个时候,他的哥哥和军师到了,身后又带着五六个人,来到近前,以为躺在地上的是唐诚的人呢,结果一看,是自己的兄弟,庞太军大怒,就要带人和唐诚的人拼命!

  村会计吴之用是急忙阻拦住了鲁莽的庞太军。村会计吴之用走上来,径直来到了唐诚的面前,吴之用问到:“我是庞辛庄村的村会计,刚才那个人是我们的村主任,你们打的人是我们村的副主任和治保主任,请问,你们又是什么人啊?为什么要来我们村闹事打人啊?难道,你们就不怕王法吗?我告诉你们,我们村委会已经给派出所打电话了,派出所的人马上就到!”

  牛发淡定的说:“不是我们先动的手,是你们村的人先动的手。”

  村会计问道:“谁先动的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的人受伤了,而你们却毫发未伤,这就证明,你们首先要承担法律责任。”

  村会计不愧是村子里的文化人,说话办事,有点道行,还懂法呢!

  宫存奥身着的是便服,如果他穿着警服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个事了,宫存奥说:“既然我们都交手了,孰是孰非,那就听候派出所的处理,不用等派出所的人来,我们可以直接过去派出所里找他们,我看看,你们这里的派出所警察是如何办案子的。”宫存奥好像是说大话,不过,那是不知道他的身份的人以为,知道他身份的人,他是一点大话也没有讲。

  庞太军还嗤之以鼻呢!

  就在这个时候,现场聚集了很多群众,一传十十传百,大家很快都听说,庞辛庄支书家的兄弟被打了,帮凶也被揍趴下了,这个消息就像长了翅膀似得,让庞辛庄的男女老少,一百多人,都像赶集一样,跑到这个镀锌厂附近看热闹。要知道,平常里,庞辛庄的老百姓对于庞家兄弟的作恶多端,那都是敢怒不敢言,多数人家都受过庞家兄弟的欺负。这次看到庞家兄弟们都被揍的鼻青脸肿,老百姓心里是甭提多高兴了!

  唐诚看到老百姓越聚越多,唐诚不想在这么多老百姓面前显露身份,唐诚就想亲自赶回这个镇派出所去,说明情况,然后呢,安排人,关停这个镀锌厂,也就不再纠葛了,唐诚已经调研出来了,甘南基层性别比已经非常严重,现在的甘南省农村,每个村都会有十多个甚至是数十个光棍,长此以往,社会非得乱套不可,唐诚的甘南省必须要采取措施,民间的人去外国买媳妇,也终究不是办法,政府还是要出面,要研究更改计生政策。

  于是呢,唐诚就喊住宫存奥和牛发等人,淡淡的说:“走吧,我们亲自去镇上派出所说明情况,然后呢,我们继续赶路。”

  唐诚等人就要从容的离开。

  唐诚等人打人了,又岂能轻易的离开啊!庞太军等人也不会让唐诚轻易离开的,于是呢,见到唐诚要走,庞太军等人就叫嚣着,号召庞辛庄村民群众说:“乡亲们,这几个外来人打了我们庞辛庄的人,我们不能就这样让他们轻易逃跑啊!大家都上前,围住他们,不让他们走!”

  说完话,这个庞太军和吴之用等人,就率先冲出来,围住唐诚等人,意图是不想让唐诚离开,离开也得等到派出所的人来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