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四章 清新自然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在司机值班室里看了半集连续剧,就被马玉婷喊了出来,要去下村。(看啦又看小说)

  唐诚楼下发动汽车,马玉婷就坐了进来,唐诚请示说:“书记,我们去哪里啊?”

  马玉婷说:“去双林村调研夏粮收购工作。”

  唐诚知道双林村,就开车去了。

  马玉婷和唐诚开车到了村委会办公室,支部书记王洪川已经在办公室等候了,唐诚把车停在了村委会大门外,在车里等候。

  马玉婷先是了解了下夏粮收购情况。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出事了,唐诚在外面,率先察觉到了不好,只见从街口突然就涌出来了三四十人的老百姓,有的还手拿农具,气势汹汹的就直奔村委会而来。唐诚很机警,司机也是兼保镖的,唐诚一看,事态不好,要发生事,唐诚就急忙下车,跑进了村委会,对马玉婷说:“马书记,事情不好,我看到有大批村民,涌到我们村委会来了,看样子,要出事,我们怎么办啊?”

  支部书记的脸上也是一惊,说:“林满仓兄弟昨天从监狱里放出来了,一定是他们得知了你马书记要来的信息,要围攻你!林家兄弟是刚从监狱里放出来的,什么事情都做出来,马书记,你就来了两个人,加上司机,打不过他们。好汉不吃眼前亏,很明显,这是冲着你来的,依我看,你还是抓紧时间避避锋芒,先躲一躲吧,你刚到城关镇,真要是把你打伤了,影响不好。”

  马玉婷就是一愣,站到了桌子上一看,果然,涌过来了大批的村民,手拿农具,杀气腾腾!

  支部书记就给马玉婷提供了一个后门,为了以防出事,先躲避锋芒,此时,那辆帕萨特车就先不管了,人先走掉要紧。

  唐诚就陪着马玉婷,从村委会的后门溜出。

  不过,闹事的村民闯进来村委会后,找不到马玉婷,知道马玉婷一定是从后门溜了,就直接追上来,要讨个说法。

  马玉婷就急匆匆的向前奔,不料,竟然将脚给崴了,一瘸一拐,无法走道了。

  此刻后有追兵啊,怎么办啊?

  唐诚自告奋勇,他的体力还行,身体强壮,正值当年,就弯下腰说:“书记,您如果不嫌弃,让我背着您走吧。”

  马玉婷犹豫了下,后面的老百姓声音鼎沸,追上了,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万一把马玉婷打伤了,对于马玉婷的影响不好。打出人命了,就更得不偿失了。

  马玉婷就趴到了唐诚的背上,唐诚虎背熊腰,脊梁很宽,趴上去后,马玉婷感觉到很踏实和温暖,唐诚也有劲,背上一个女人,依然是健步如飞,走街串巷,很快就出了村,然后,进入到了玉米地,就把闹事的老百姓给甩掉了。

  此间,唐诚的心情也很荡漾,分明就感受到,脊背上,书记的两只白兔,在挤压,心里竟然有丝甜蜜蜜,也就狂奔的更有劲了。

  这样算是救驾有功,英雄救美吧!

  等到马玉婷安全的回到了镇上,马上指令派出所的警察出警,把遗留在双林村的轿车,开回来。并且,让派出所和司法所的人员进入该村,摸排情况,化解纠纷,把事态消灭在萌芽状态。

  马玉婷在这个双林村,算是侥幸逃过一劫,得益于唐诚的勇敢和速度。

  她对于唐诚的欣赏,就更多了一层。当然了,马玉婷心里也明白,这个中间,一定是有人在使坏。

  晚上下班后,唐诚把马玉婷搁到家里,已经是黄昏时分了,唐诚也该下班了,把帕萨特停回到城关镇政府机关大院的车库里,自己就要回家了。

  唐诚的家就住在柳河县老机械厂的家属院,爸爸是机械厂的退休工人,妈妈是老教师,唐诚还有一个姐姐,已经出嫁。

  晚上八点多钟,唐诚的手机又响了,是马玉婷打来的,唐诚接了以后,马玉婷让他马上赶到她家的楼下,要用车。

  妈妈心疼唐诚说:“这都忙活了一天了,晚上也不让睡一个囫囵觉啊!”

  爸爸说:“这就是司机的职业,为领导服务的,就应该随叫随到,不分昼夜,现如今找个工作不容易,你要珍惜,去吧,路上慢点开车。”

  唐诚无奈,又骑上电**车赶到镇上,再开上车直接去了马书记家。

  车到了马书记的楼下,唐诚一按喇叭,马玉婷就牵着女儿甜甜的手,走下来。

  马玉婷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坐到车里,然后对唐诚说:“去我的妹妹家。”

  晚上快九点了,马玉婷还要去自己的妹妹家,唐诚就明白,领导又和自己的丈夫吵架了,马玉婷别看在事业上,混的有声有色,但是,在家庭上,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两夫妻经常争吵打架,甚至有的时候,还闹到要离婚的边缘。

  一个女人在事业上做的很大,婚姻大都经营的不好,人生总是有舍有得。

  唐诚看到马玉婷的丈夫追出来,酒气熏天,他醉醺醺的拍打唐诚的前车脸,说:“把女儿给我留下。”

  马玉婷打开车门,让女儿下车,女儿哭哭啼啼的,一边是爸爸,一边是妈妈,她左右为难,唐诚也很为难,不知道,该劝些什么。自己一个司机,也不好掺和领导家里的私事,弄得唐诚也很尴尬。

  唐诚同情孩子,其实父母闹离婚,受伤害最重的还是孩子,唐诚扶住甜甜,说:“甜甜听话,先跟着爸爸,回头哥哥再来接你。”

  唐诚从自己的姑姑那里说起,应该叫马玉婷阿姨,所以,只能是自称是甜甜的哥哥。

  甜甜也很为难,最后还是选择跟着爸爸,马玉婷的丈夫史善良拉过女儿甜甜的手,也气冲冲的回到了家里。

  马玉婷在车里对唐诚说:“我们走。”

  路上,马玉婷余怒未消,她对唐诚倾诉说:“这个老史,也太不老实了,我这刚刚上任城关镇的党委书记,他就给我提要求了,说什么,他要当柳河县一中的副校长,就他啊,教务处副主任都没有当过,直接要求当副校长,他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官场上的事情,不是不可以暗箱操作,但是,也要有个基础啊,这毕竟不是去菜市场买菜,有钱就能买到一切。是讲究一定的规律的。”

  唐诚只能是符合领导的话,说:“什么事情都是慢慢来,循序渐进,都有一个过程。”

  马玉婷说:“是啊,最可气的是,他要求当副校长,还算是政治上要求进步,有上进心,可以理解,他还给我要钱,给他买辆私家车,说现在,他们县一中,很多教职工都买私家车了,你说说,他一个小小的教师,每天也不用他接送孩子,他买车干什么,就为了显摆,上下班就那几里地,他图的什么?我是党委书记不假,但是,我不是亿万富豪,我的钱,没有他想象的那么多,就那么一点家底,都折腾完了啊!以后还过不过日子啊!”

  听了马玉婷的话,唐诚就感觉是史善良的不对。

  不过,这是家务事,不是对错就能这么说清的,特别是婚姻上的,唐诚给马玉婷开了半年多的车了,马玉婷办得那些事,作为她的丈夫,也是很悲哀的,这一点,唐诚心里清楚。

  史善良从另一方面,想要点补偿,也可以理解。

  车子到了中心花园,马玉婷的妹妹家。

  马玉婷的妹妹叫马玉倩,在柳河县财政局预算科上班,长的和她姐姐一样,很漂亮,今年都二十七了,至今未婚,她就是太过挑拣,高不就低不嫁的,耽搁了。

  马玉倩上班五年多了,也积攒了一点钱,交过首付,贷款买了一套一百二十平米的楼房,是十一楼,自己一个人住,马玉婷生气了,不想回家麻烦年迈的父母,怕父母担心,就到妹妹这里暂避一下。

  马玉婷上去十一楼了,走到电梯门口,她想起了什么,转身对唐诚安排说:“对了,只顾的生气了,晚饭还没有吃,你去我们城关镇定点饭店,清荷酒店那儿给我要四个菜来。你亲自送过来吧!”

  都这个时候了,领导还没有吃晚饭,唐诚心里有点心疼这位女强人,当领导的,也不容易,官场上有一套是是非非需要应付,家里还有一套琐碎事需要应对,唐诚作为领导得到专车司机,照顾一下领导,也是应该的。

  唐诚赶到清荷酒店,自己是城关镇的司机,早就和酒店的老板熟识了,唐诚到柜台上,写了一个白条子,四个菜一会就做好了,青椒炒肉,清炖羊肉,木耳山药、清蒸鸡蛋膏,都是马玉婷最爱吃的。

  唐诚要了两个方便袋,另外要了四个烧饼,开上车,直接去了马玉倩的家。

  到了十一楼,唐诚是第一次见到马玉婷的妹妹马玉倩。

  唐诚眼睛一亮,果然是一母同胞,比姐姐的姿色还要美丽些。

  马玉婷和马玉倩是亲姐妹,两个人都有漂亮美丽的基因,不过,发型和姐姐相比,姐姐梳的是齐耳短发,简洁干练,妹妹梳的是马尾辫,清新自然。

  因为是晚上,妹妹穿的是一袭乳白色的长裙,下摆垂到腿弯以下,上身是吊带,松松垮垮的,更显清新自然。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