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23章 竭泽而渔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孙小涵确实今天听说了唐诚要来万城县检查指导工作,经过了许多事,孙小涵还是对唐诚念念不忘,也对唐诚当初一个人扔下她到省信访局去工作,有过怨言,再后来,唐诚去之后,唐诚要办的事情很多,也就很少再和孙小涵联系了,可孙小涵心里却一直放不下唐诚,以至于对唐诚的疏忽和疏远还有点意见和幽怨。(www.k6uk.com)

  为此,当孙小涵得知唐诚要来万城县后,她不但不等在县里和唐诚见一面,反而要躲避出去!她要检验一下唐诚的心,唐诚来到万城县以后,还是不是会记得她!

  女人心,本来就是很难猜的!处事很随意和难懂。

  正好,万城县土管局接到了市局的通知文件,按照上级文件要求,为了保护耕地,减少土地流失,各级土管局要加大对于砖瓦厂的查封力度,严格控制各地砖瓦厂的生产规模,要逐渐的关停一部分砖瓦厂,对于达到生产标准的砖瓦厂要核发安全生产许可证和办理相关手续,按照国家许可的范围内从事生产经营活动,严禁无手续无证件无计划的乱开采乱取土,肆意的破坏耕地!

  上午上班之后,孙小涵分管的沙坝乡土管所传过来一条信息,位于沙坝乡黄泥村的一家叫黄泥岗的砖瓦厂,本来是在关停的范围之内,但是,这家砖瓦厂,置于省市县乡四级土管部门的关停取缔警告于不顾,照样非法取土生产,从附近几个村里的村民手里买来大部分良田,然后挖地取土,使上好的良田变成了坑洼地,失去了种植农作物的条件,为此,沙坝乡土管所多次到这个黄泥岗砖瓦厂做工作传达国家最新文件精神,要取消关停这种良田取土的砖瓦厂!但是,这个黄泥岗砖瓦厂就是不听,阴奉阳违,采取夜晚挖土,白天生产的做法,有的时候生产任务急了,大白天还会明目张胆的取土作业!对于沙坝乡土管所的禁制令,如同白纸一张!

  沙坝乡土管所就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副局长孙小涵,孙小涵呢,正想躲避一下唐诚,让唐诚也感觉一下孙小涵的幽怨之心,于是,孙小涵也没有多考虑,带上县土管局稽查二科的三名科员,坐上土管局的一辆桑塔纳轿车,直奔沙坝乡黄泥村!

  孙小涵先同沙坝乡土管所的四位同志汇合后,加上孙小涵一共是八位同志了,除去孙小涵没有穿土管制服以外,其他七位同志都穿着土管制服呢,孙小涵以为,有他们八位同志到场,足以能够保证任务的完成,让这个黄泥岗砖瓦厂关门歇业!

  可是,等孙小涵带领着七位土管所的工作人员到达了黄泥村北部的黄泥岗砖瓦厂之后,一个严重的场景,还是震撼了孙小涵,只见这个黄泥岗砖瓦厂附近的大片的良田,如今早就被挖成一个个的无水鱼塘,有的良田向下深陷足足有二十米之多,像是一个个深无底的大坑,孙小涵去的时候,正好还有黄泥岗砖瓦厂的多辆机动三马车在运土和挖土!

  原属于标准的良田,被非法取土之后,全都丧失了种植庄稼的可能,真是触目惊心,太让人可惜了!

  孙小涵下来桑塔纳轿车,马上指挥自己带来的工作人员,会同沙坝乡土管所的工作人员,上去就要阻止仍然取土作业的民工和机动车驾驶员,并且出示了自己的工作证,要求扣留非法取土作业的机动三轮车!

  几名正在下面挖土的民工,看到土管所的人到了,还要扣留他们的机动三轮车,他们当然不干了,咋呼到:“我们只是干活的,你们土管所的人不能惩罚我们这些干活的,要是真违法了,你们去找黄泥岗砖瓦厂的老板!是他叫我们挖的!”

  但是,按照规定,沙坝乡土管所就要先行扣留这些正在取土的三轮车!一个民工一看土管所的人要来真的,就偷偷的溜到一边,给黄泥岗砖瓦厂的老板黄显用打了一个电话!让黄显用马上过来!土管所的人又来了!

  黄显用此时正好在黄泥岗砖瓦厂的办公室里,当他听说土管所又来查他时,登时就火冒三丈,叫上了他的三个本家兄弟,然后又集合了二十多名的砖瓦厂工人,黄显用和他的三个本家兄弟坐上了他的马自达,其他二十多名工人乘坐着三辆机动三轮车,气势汹汹的就来到了黄泥岗取土工地!

  正好赶上孙小涵指挥着工作人员要扣留挖土的机动三轮车呢!

  黄显用一看,竟然是一个女孩,竟然张牙舞爪的要查扣他的黄泥岗砖瓦厂,他登时就急眼了,这是要断了他的财路,他必须要拼命,说着话,就指挥着自己的人马,冲上去,暴力阻挠孙小涵等人的执法!

  孙小涵就走到了黄显用的面前,亮明了自己的身份,是万城县国土局的!

  但是,这个黄显用和沙坝乡的管区领导关系相处的很好,和县里的领导人相处的也很好,和公安机关相处也很好,独独就没有把这个土管局放在眼里,黄显用认为土管局的执法能力有限,不像派出所那么的直接具有威慑力!

  黄显用说:“我不管你是什么局的!我就在这个地里取土,地那是我用钱买的,不是非法挖掘,是得到了地主的同意的,我想怎么挖,我就怎么挖,你管不着!识相的,马上带着你的人从我们这里消失!不然的话,我们这帮草民可是什么法都不懂啊!真要手下无情,打伤了你们,那可就是你们自找的了!”

  孙小涵毕竟是一个还没有结过婚的女人,社会经验方面不是特别的丰富,她亮明自己是万城县土管局副局长的身份,根本就不足以震慑到黄显用等人,假如孙小涵亮明自己的身份是县委书记齐凯的外甥女,兴许就能让对方有所收敛了!但是,情急之下,她也不想处处都依仗着自己有一个当县委书记的舅舅,再说,她这是正常工作,又不是求人办事,她就想通过正常的法制程序,阻止住对方破坏土地资源,土地所有权是属于国家的,农户只有使用权,是不能随意更改土地的用途的!更不准随意买卖,这是国家严厉禁止的!

  孙小涵天真的还想通过讲道理**制,让黄显用一伙停止这种破坏耕地的违法行为!

  结果,双方的立场严重的不一致,对于黄显用来说,不让他取土,就等于是枯竭了他的厂子原料,办厂没有了原料,那他只有关门!这是断他的财路,他当然要拼死捍卫自己的财路了!几番言语交涉下来,双方开始剑拔弩张,逐渐的就爆发了肢体冲突!

  孙小涵一看,竟然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激烈场面,她当即有点慌神了!刚要过去劝解,不料,对方涌过来一个帮工,是黄显用的本家二兄弟,上来也不说话,他可不管孙小涵是什么副局长,上来就推了一把孙小涵,脚下可都是松软的土地,孙小涵又穿着高跟鞋,当下就被推的后退几步,一个踉跄,就摔倒在土地上,样子极为的狼狈!

  孙小涵就想到了,要给舅舅带电话,让舅舅派人来,狠狠的惩治这帮民工一下!

  恰好在此时,唐诚的电话到了,孙小涵就在地上挣扎了下,从兜里掏出来手机,一看竟然是唐诚,瞬间,孙小涵的眼泪就不自主的涌出了眼眶,一种特别委屈的心情充斥在自己的内心,她把电话放到耳边,就喊道:“唐诚,快来万城县沙坝乡黄泥村救我!我这边有危险了!”

  唐诚马上和秘书陆青,避开耳目,偷偷的溜出来万城县招待所,坐上一辆出租车,直奔沙坝乡黄泥村,唐诚在万城县呆过,对于道路还是比较熟悉的,催促出租车司机开的快一点,半个小时,就赶到了黄泥岗砖瓦厂!

  唐诚赶到了现场以后,一眼就看到了,孙小涵浑身是土,头发上都沾满了灰尘,正被一伙民工一样的人,围绕在中间,旁边依然还有拉扯的行为!

  唐诚跳下出租车,疾步就走到了孙小涵的旁边,大声疾呼到:“你们想干什么!都快点住手!”

  说着话,唐诚冲进去,拉住孙小涵的手,旁若无人一般,动手就将孙小涵耳边秀发上的两根杂草给摘掉,然后,看到了孙小涵浑身沾了尘土,就知道孙小涵摔了一跤,唐诚心疼不已,动情的问道:“小涵,摔疼了吗?要不要我送你先去医院啊?”

  孙小涵抬头,看着高大帅气,阳光自信的唐诚又一次站在自己的面前,动手摘取自己头发上的杂草,瞬间,有一种恍如隔世犹如梦境一样的晕眩,孙小涵眼角的泪珠再次的顺着原来的泪痕流了下来!她说:“唐诚,你来了啊!”

  唐诚点点头,说:“我来了!”

  然后,唐诚环视了一下四周,就把孙小涵拉到了自己的身后,唐诚挺身而出,问道:“怎么回事啊?”

  沙坝乡土管所的所长红着脸过来解释到:“按照上级精神,这个砖瓦厂必须要予以取缔,但是,他们不但不停止生产,反而置于国家三令五申要关闭砖瓦厂的指令于不顾,依然的非法取土,挖毁农田,我们要查扣他们的运输工具,他们不但不配合我们的工作,还要暴力抗法!拒不执行!”

  唐诚来的时候在路上也看到了,场景触目惊心,很多原来好好的农田,都被挖陷了,确实可惜,唐诚就大声道:“乡亲们啊!这个农田可是我们庄稼人的命根子啊!就是再挣钱,也不能做这样的傻事啊!这叫杀鸡取卵,还叫竭泽而渔,什么意思啊,也就是说,我们把我们农民赖以生存的农田毁了,就等于是把母鸡杀掉取出鸡蛋一样,把鱼塘的水抽干再逮鱼一样,是最最傻的了!这是对不起子孙万代的事,将来我们的子孙后代没有田地种了,他们会骂我们这代人的!再说了,国家既然要关停取缔大部分砖瓦厂,是很有必要的,你们要配合啊!”

  唐诚此时的想法,和孙小涵开始的想法都一样,想用讲道理的方法,阻止住这里发生的一切!

  结果,黄显用一看,现场来了两个人,回头一看,还都是坐着出租车来的,过来就指手画脚的,看来,是这个孙小涵的帮手,说不定就是孙小涵的丈夫,黄显用就冲过来,冲着唐诚一指,骂道:“我们干我们的!买地花钱,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愿挨,关你们土管局破事啊!告诉你们,今天这个地我还就挖定了!取缔我的砖瓦厂,不可能!不让我挖地,更不可能,查扣我的运输工具,更是别想!”

  唐诚站出来,严词说道:“不行,我警告你,随意的破坏农田水利建设,这是极严重的犯罪行为,你要是知错悔改,马上停止你的非法行为,认错态度好了,我们还能从轻处罚,要是执迷不悟,那可是要被罪加一等啊!”

  黄显用一听,竟然仰头哈哈大笑了几声,根本就没有把一个坐着出租车到达现场的唐诚放在眼里!

  黄显用说:“我就挖了!你能怎么样吧!你敢动动我的运输工具!我就敢让你们爬着回医院!”

  孙小涵摔了一跤,已经有点清醒了,对于这帮民工一样的法盲,讲道理是讲不通的!

  她此时就想从唐诚的身后出来,要大声的说出来唐诚的市长身份!同时唐诚的秘书陆青也从唐诚的身后走出来,也想要大声的报出唐诚的市长身份!

  可是,唐诚一摆手,让孙小涵和陆青都不要说话,示意他俩不必说出唐诚的身份,唐诚越是不暴露身份,越能发现事件背后层面的东西,也会有所收获,如果一旦唐诚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那就不会得到事件背后的真实东西了!唐诚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砖瓦厂的厂长,究竟有多么大的能量和背景,竟敢这么毫无顾忌的对抗土管部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