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48章 解铃还须系铃人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深夜十一点钟,钟桂森终于又给唐诚打过来汇报电话,那个陪李冬冬喝酒跳舞的男人送李冬冬回到了家里以后,在楼下,他们分手了!唐诚听到这个信息后,心里亮堂了许多,才算安心的闭上眼睡觉。(K6uk)

  第二天,唐诚先是赶到了市政府,处理了下比较急的公务,然后立马就让伍丹丹派车,带上秘书陆青,一起赶到省城去招商引资!主要是去找李冬冬!说服李冬冬,让李冬冬给水泥厂融资。

  伍丹丹把车辆安排好以后,就过来请示唐诚说:“唐市长,还需要我陪着您去省城吗?”

  唐诚看着伍丹丹,穿上上次在首都给她买的那件小西装,把伍丹丹衬托的更加的身材曼妙,黑色的相衬下,她的肤色就更加的显白了,唐诚于是点点头说:“好的,你如果愿意陪着,你就去!如果你还有其他工作的要忙的话,就不必去了!”

  伍丹丹眼珠一转,她说:“我没有什么其他工作可以忙,陪着您唐市长就是我的主要工作。再说了,当初是我偷偷的把你的手机关闭的,导致了你和李冬冬之间有了误会,造成了今天的这个被动局面,本身我就有责任,见到了李总,正好我可以出面解释一下!来弥补我的过失。当中的弯弯绕绕,我最清楚,这是范成权的诡计,由我来向李冬冬解释,比你更有说服力。”

  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如此,唐诚就让伍丹丹跟着了!

  几个人出来市政府,上了轿车,直奔省城!

  可是,轿车也就是刚刚驶出了市政府的大门,突然,唐诚的手机响了,是马玉婷打过来的,唐诚接通以后,问道:“马县长,有事吗?”

  马玉婷那边传过来的焦急的声音,她说:“唐诚,不好了,玉倩昨天晚上服用了大量**,此时正在柳河县医院里抢救呢!生死未卜!我需要紧急赶回去,顺便我给你说一声!”

  “什么!”唐诚闻听此言,立时就是大吃一惊,脸色都变了!眼前猛然的就浮现出来了马玉倩的音容笑貌,马玉倩可是唐诚的第一任女朋友啊!不仅仅是这样,马玉倩还是唐诚初经人事的第一个女人,唐诚也是马玉倩初经人事的第一人,虽然由于马玉倩的性格和地域关系,种种机缘,让马玉倩和唐诚的关系越来越远,但是,从内心深处的情感来说,唐诚还是对马玉倩怀着很深的感情,只不过这种感情,有意的让唐诚埋葬在心底罢了!

  此时,突然听到马玉婷说,马玉倩服药了!唐诚才知道,自己内心还是那么的在乎马玉倩!

  心脏的某一块地方,突然的疼起来!

  席慕容说过,世界上有一种人是不能被忘记的,她就像一道深深的伤疤,表面看似结痂了,可是一旦触摸到了,还会深深的刺疼自己的身体和神经!回忆,有的时候就像仙人球,是不能被触及的!

  此时,唐诚才发现,自己内心原来是一直很在乎马玉倩的!

  当即,唐诚在手机里说:“你先回去!我也马上赶回柳河县!”

  说完话,唐诚就放下手机,对司机安排说:“不去省城了!改道!马上改道!去秦北市柳河县!”

  伍丹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和陆青都认为,当前最大的事,应该是迅速的找到李冬冬,把水泥厂融资的事敲定下来,唐诚可是已经在市委常委会上打了包票的,一旦融资的事完不成,唐诚的前景就很不乐观了!

  伍丹丹忙提醒唐诚说:“唐市长,水泥厂融资的事,目前是最急需解决也最关键的一件事啊!”

  陆青也说:“是啊,唐市长,我们必须尽快的敲定水泥厂融资的工作,不然您接下来就会很被动啊!”

  唐诚何尝不明白这些啊!唐诚的心更急,李冬冬那边也出现了新情况,昨晚上,李冬冬还和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起跳舞喝酒,这个对于爱惜女人如命的唐诚来说,唐诚也恨不能马上见到李冬冬,把和李冬冬之间的误会解释清楚,争取不让李冬冬投入其他男人的怀抱!

  可是,两下相比较,唐诚还是觉得,马玉倩的事大!

  李冬冬就是离开了唐诚,但是,李冬冬没有生命危险!

  马玉倩可是不想活了,要轻生啊!

  唐诚意志坚定的说:“听我的,马上转道,去柳河县!”

  司机邱师傅当然会听唐诚的,一转方向,轿车掉头,改道去秦北市柳河县!

  路上,唐诚一直催促着邱师傅把车开的快一点,邱师傅忙说:“这已经够快了!”

  终于,轿车下了高速,拐道进入了柳河县城区,唐诚的老家就是这里的,看着眼前熟悉的景物,熟悉的家乡人群,脑海里,突然想起来了他和马玉倩以前的种种,包括唐诚和马玉倩第一次喝酒,两个人共骑一辆电**车回家,摔倒在街边绿化带的情景!想到这些,唐诚更是恨不能插上翅膀,飞到马玉倩的身边,告诉马玉倩,唐诚心里一直有她!

  就是天塌下来,也有唐诚来顶着,再大的事,也不能轻视自己的生命啊!

  唐诚赶到了柳河县医院,马玉婷已经等在观察室的门口了,马玉婷见到唐诚到了,两眼澎湿的走到了唐诚的面前,唐诚忙迎上去说:“怎么样了?”

  马玉婷说:“已经洗完胃了,医生经过抢救,脱离了生命危险,此时正在观察室里观察!”毕竟是亲姐妹,马玉婷也和唐诚一样心疼,马玉婷说:“郝元沛被判刑了,十七年,这个对于玉倩来说,可能是她轻生一个诱因!”

  唐诚听后,心情就变得更加的沉重了!

  唐诚和马玉婷说着话,医生和护士就把马玉倩从观察室里推出来,唐诚急忙过去,看到马玉倩面色苍白,表情痛苦,手腕打着点滴,看着这个曾经那么熟悉的女人,如今都寻短见了,唐诚心疼的不得了!

  唐诚就想过去好好的劝慰马玉倩几句,不料旁边的护士阻止住唐诚,护士说:“先不要说话了,患者此时很虚弱,先让她休息下吧!”唐诚就把满腹的知心话暂时埋藏在肚子里!

  护士把马玉倩推到了病房里,唐诚一看,竟然是双人病房,唐诚当即对身边的秘书陆青说:“去,给护士长说一声,换成高干病房,住单间的!”陆青和伍丹丹忙去办了!

  不大一会,陆青跑过来请示说:“高干病房只剩下一间了,医院方面说要加价,比平日加一倍!”

  唐诚吼道:“就是三倍,也要住!”吓得陆青吐了下舌头,很少见唐诚吼的,陆青就急忙去办了,不大一会,陆青就拿着高干病房的手续过来了,递给了护士,护士就直接把马玉倩安排进了单人病房。

  进来单人病房,护士和唐诚一块帮着把马玉倩从担架车上移到了病床上,马玉倩微微的挣了下眼睛,看到了唐诚,她虚弱的声音说:“唐诚,你来了。”唐诚用力的点点头。

  一上午的时间,马玉倩都在睡觉,一直到了下午,马玉倩的精神才算有了很大的变化,看上去不那么的虚弱了,医院方面给马玉倩准备了牛奶,但是,唐诚听老人说过,这个时候的病人还不如喝点小米粥更容易消化和吸收呢,唐诚就让伍丹丹去医院门口的小饭店里,熬了点小米粥,带过来,唐诚亲自端着小米粥,一勺勺的给马玉倩喂到嘴里!

  吃过半碗小米粥的马玉倩,身体渐渐的有了力气,说话也不怎么费力了!

  唐诚就想好好的给马玉倩唠叨唠叨,马玉倩的这个样子,会让唐诚很不放心,会很心疼的!

  可是,就在这时,唐诚的手机又响了,是省城的钟桂森打来的,唐诚暂时就离开了马玉倩的身边,来到了走廊里,唐诚问:“什么事啊?”

  钟桂森焦急的回答说:“老大,昨天晚上陪着李冬冬一起喝酒跳舞的那个男人,今天她们又到一起了,早上,还是那个男人接李冬冬去了省城的李氏公司驻地呢!”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越是这个节骨眼上,事情就越多,可是,既然这么多的事都让唐诚摊上了,唐诚也只能是把事情分成轻重缓急,不管李冬冬那边出现了何等的紧急情况,唐诚必须先把马玉倩的心态稳定了,唐诚才能放心的去处理李冬冬!这个时候,唐诚就离开马玉倩,如果马玉倩再有个三长两短的,唐诚会后悔一辈子的!

  伍丹丹定定的看着唐诚,幽幽的说:“女人和仕途比起来,你就这么看重我们女人吗?”

  唐诚淡淡的说:“即便是让我回家去卖红薯,我也不能让玉倩去轻生。”

  唐诚转身,把李冬冬的事情托付给钟桂森,让钟桂森密切的关注李冬冬,随时报告李冬冬的动态!

  钟桂森正给唐诚汇报着李冬冬的动态呢,抬头一看,李冬冬竟然从李氏公司的大楼里出来了,钟桂森急忙对唐诚说:“老大,冬冬姐又出来了,等一会,我再给你打电话!”钟桂森放下唐诚的电话,急忙驾驶着自己的奔驰车,想要迎上去,把奔驰车开到李冬冬的身前!

  不料,此时从斜刺里冲出来一辆白色悍马越野车,拦截在钟桂森的车前,从车上下来了一位穿着一身白色西装的帅小伙,正是昨天晚上陪着李冬冬喝酒跳舞的男人,他疾步迎上去,率先打开车门,对李冬冬摆出来一个请的姿势!

  钟桂森急忙冲过来,喊道:“冬冬姐!”

  和钟桂森一起来的还有屠夫和光照千秋四人中的两位,屠夫老蔡对李冬冬说:“李总,你还是给我们的老大通一个电话吧!”

  钟桂森也说:“是啊,冬冬姐,你还是给老大一个解释的机会吧!”

  李冬冬打量了一下众人,在人群中没有看到唐诚的身影,李冬冬“咦”了一声,有点狐疑的说:“你们的老大呢!唐诚呢,他怎么没有跟着你们一起来啊!真是怪事了!以前的唐诚可不是这样啊!难怪范成权说,男人的官职做大了,会变的!我看,唐诚还真是变了!”

  钟桂森忙说:“冬冬姐,老大那边一定是出了别的紧急事,不然的话,他早就过来了!”

  “哼!”李冬冬鼻子哼了声,她心里却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此时的唐诚,在她的心里却是打了折扣,她印象中的唐诚,男人范很浓,唐诚要是知道李冬冬的身边有了其他男人追求,唐诚早就会飞到李冬冬的身边,那怕是违法上级的指令呢!可是,李冬冬已经把自己身边有男人陪伴的信息传递给唐诚了,唐诚竟然还不来省城和她赔礼道歉,把事情讲清楚!李冬冬心里就更加的失落,反而有点怨恨唐诚了!

  她看了一下唐诚的小弟们,却依然的转身而去,跟着那位帅气的男人,上了帅气男人的悍马越野车!

  钟桂森那也不是一般人,在东南省城,也属于一方豪杰标准的官二代和**了,虽然唐诚曾给他说起过,不让他懵然动手,但是,唐诚老大这是第一次托付他办点事,他把事情办成这样,好像有点对不住唐诚似的,钟桂森就扭脸问光照千秋的老大车德光说:“我让你打听那个小子的背景,你打听到了吗?”

  车德光说:“时间仓促,只打听到了一点情况,据说,这个家伙是首都来的,是首都一家叫什么红星化肥公司的董事长!”

  首都来的,就牛逼啊!这可是省城!

  钟桂森就挥手对屠夫老蔡说:“走,我们过去,揍他狗日的!看看他还敢不敢勾引我们老大的女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