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50章 又去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的兄弟挨揍了,但是唐诚什么都还不知道,他此时必须陪在马玉倩的身边,一直不肯离开,唐诚照顾着马玉倩,把马玉倩的头部抬高,唐诚看着面色苍白的马玉倩,唐诚心里突然生出了很多的愧疚,假如当初自己不是选择了杨美霞,如果唐诚最后选择的是马玉倩,也许唐诚和马王倩现在过着平凡而平静的生活,两个人相濡以沫恩恩爱爱,也就不会造成今天这么一个尴尬境地,苦了马王倩,也让唐诚的心放心不下!

  唐诚问马玉倩想吃什么?

  马玉倩想了想,轻轻的说:“我想吃凉粉!”

  唐诚笑了下,善解人意的劝道:“你这个时候,胃的功能还没有完全恢复到正常,不易吃些生冷的东西,我们这样,还是喝点小米粥吧!”

  晚饭,唐诚又陪着马玉倩吃的小米粥!到了晚上,唐诚让一切陪床的都回去休息,包括马玉婷,

  唐诚要一个人陪着马玉倩的身边,给马玉倩讲述很多人生道理,比如好死不如赖活着,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是需要加倍珍惜的!当然这是一切套话,几句过后,唐诚握着马玉倩的手说:“一切向前看,你身边还有我这个真诚的朋友呢!你什么时候遇到困难了,你告诉我,我会马上替你分忧的!郝元沛既然都那样了,我们也没有办法,其实,这个事,我也有责任。(k6uk)第一,我不该把郝元沛调过去当局长,第二个,也可能是郝元卷入了政治斗争!但是,玉倩,他是他,你是你,你在我心中,一直都有重要的位置啊!你可千万不要轻生啊!要好好的活着!”

  马玉倩点点头。

  唐诚说:“等这一议事情过去之后,我想把你调到省城去,正好省财政厅里有我的熟人,我托托关系,把你调到省财政厅去!你看好吗?”

  马王倩又是点点头。

  唐诚还想和马玉倩唠唠知心话,不料,这个时候,唐诚的手机响了,是屠夫打过来的,唐诚就对马玉倩示意了下,然后走出了病房,在走廊里,唐诚接通了,说:“老蔡,什么事啊?”

  老蔡那边近乎于哭泣声了,唐诚一听,心里就“咯瞪”一声,一种不祥的预感就浮现自己的心际。

  老蔡声音短促的说:“老大,出,出事了,我们被打了,桂森也住院了!光照千秋他们四位也都受伤住院了,我也受了轻伤!现在医院刚刚包扎了!”

  唐诚一听,大吃一凉,这是屠夫光照千秋等人自从跟了唐诚混以后,第一次被打!自从唐诚带领着屠夫光照千秋混迹社会以来,可是从来都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一个亏啊!

  唐诚惊问到:“你们和谁打架了?又是谁把你们都打伤了?”

  屠夫回答说:“是在天女散花娱乐城,打伤我们的是一个叫梁力虎的领头人,也就是那个和李冬冬在一起的那个人!他们的背景好像也很厉害,我们拼死打了一场,最终也没有干过他们,我们带去的五十多个弟兄都不同程度的受了伤!结果,冬冬,我们也没有抢出来,被他们留在了娱乐城里面了,至于冬冬现在是一个什么境况,我们也不知道!老大,电话里一句话两句话的说不清楚,您还是抓紧回来吧!不行,就叫上彪子哥和柯龙哥,这一次,对手好像很强大啊!”

  就这一次,唐诚没有在现场盯着,结果,自己的兄弟们栽了这么大的一个跟头!

  以前都是唐诚领着兄弟们把对方揍进医院,很少有对方把自己的小弟揍进医院的!

  唐诚虽然贵为市长了,但是骨子里还是那个侠义唐诚!

  唐诚的两个原则,是不能被忽视的,第一个,就是不能欺负我的女人!第二个,就是不能打伤我的兄弟!

  想不到,唐诚离开的这个时间,对方竟然忽视了唐诚为人处世的两个底线!

  按照以往的性格,不管是深夜还是黎明,唐诚马上就会出发,调集自己的大部人马,一定要扳回这一城!无奈,病房里的马玉倩需要照顾,再说了,唐诚刚开始已经给马王倩和马王婷表态了,今晚上,唐诚要静静的守护着马王倩一夜!

  唐诚不能对一个刚刚从死亡线上拉过来的女人食言!

  尽管唐诚心焚似火,但是看着柔弱的马玉倩,唐诚还是对屠夫说,让屠夫先把兄弟们的伤治好,暂时不要反击了,一起等唐诚回去之后,再做打算!

  唐诚回到了病房里,马王倩虚弱的身躯动了动,头颅抬了抬,对唐诚说:“唐诚,你如果有重要工作,你就先去忙吧,你放心,我绝对再也不会轻生了!”

  看到马王倩都这样了,依然的还是这么温柔善解人意,体凉唐诚,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唐诚突然眼窝一热,眼睛潮湿了下!

  唐诚说:“我哪儿也不去。我就在这里陪你!”

  唐诚陪着马王倩聊了会天,一会儿,钟桂森的电话也打了过来,钟桂森也是嘶哑的声音说:“老大,我,我们被人打了,打的很惨,你快点过来吧!”

  唐诚听到钟桂森的嘶哑声音,唐诚也是非常心疼,唐诚就告诫钟桂森,让钟桂森安心的治病养伤,其他的事先都不要管了!先把这口气忍了下来!

  唐诚放下钟桂森的电话,然后思考了下,感觉钟桂森和屠夫提供的情况也很重要,看来这一次面对的敌手非常强大,必须要引起唐诚足够的重视,唐诚沉吟了下,还是感觉很有必要把这个情况,和彪子、柯龙两位铁哥们说一说,彪子一听说屠夫和光照千秋挨打了,彪子的火爆性格上来了,马上请缨说:“老大,这怎么行呢!你就安心的在柳河县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和柯龙办吧!我保证,一定荡平那个什么狗屁天女散花娱乐城!”

  唐诚一听,更不能让彪子蛮干,唐诚忙嘱咐彪子,不让彪子意气用事,也不要莽撞,千万等唐诚到了以后再说。

  其实,就是唐诚不告诉彪子,光照千秋也会给彪子通信的,彪子要是知道了自己的兄弟挨了打,依照彪子的性格,他岂肯善罢甘休啊!

  唐诚的心越发的担心起来,过了今夜,唐诚是必须要回省城处理此事了!

  唐诚一直盯着马玉倩把一**液体输完,唐诚叫护士过来给马玉倩起针之后,唐诚照顾马玉倩,让她睡一会。

  马玉倩说:“好的,我睡一会,唐诚,你也在陪床上睡一会吧!”

  唐诚表示可以,就把身体半躺在一旁的陪床上,守护着马王倩。

  正在这个时候,医院的走廊上突然传过来轻轻啜泣的声音,唐诚就给马玉倩盖了盖被子,唐诚出去看看究竟,唐诚走出来马玉倩的病房,只见不远处的病房门口,蹲着一个汉子,年约四十多岁,一脸的络腮,正把身体靠在走廊的墙壁上,在轻轻的啜泣!

  其实,人世间百分之九十的苦难都出现在医院里,已然经历过人生风雨的唐诚,明白这些,多少人间悲喜剧,都在医院里每天默默上演着!

  唐诚看着一个正当壮年的汉子默默啜泣,一定是遇到了最伤心的事!

  唐诚是个热心肠,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强者欺负弱者,最怜悯的就是那些依然在贫困线上挣扎的穷人,唐诚动了侧隐之心,来到了这位啜泣的男人面前,唐诚说:“大哥,遇到什么难事了啊?怎么都掉泪了啊?”

  啜泣的男人擦了一把眼泪,抬眼一看,是唐诚,他淡淡的点点头,没有理会唐诚,但是却不在啜泣了,眼神出神的盯着面前的白墙壁。

  唐诚安慰他说:“人这一生,没有平平坦坦的,谁也不敢保证自己一辈子不摊上点事,生老病死,本身就是自然的生理现象,大哥,没有必要这么想不开,别掉泪了,人生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忍一下,慢漫都会度过的!”唐诚今晚刚刚劝过了马玉倩,很多道理唐诚是信手沾来,直接就说给了这个啜泣男人!

  唐诚安慰他的时候,从兜里摸出来一盒烟,随手递给男人一根,唐诚自己也点燃了一根!

  吸了几口烟,这个啜泣男人开始有点信任唐诚了,他情绪也平复了些,他对唐诚说:“我妻子得病了,是卵巢肿瘤,医生告诉我说,恶性肿瘤的几率大,让我尽快给妻子做手术,可是,手术费就要五六万,我,我一时实在是凑不起这么多钱啊!”

  唐诚明白,在医院里流泪的人,第一个原因,是亲人故去;第二个原因,就是没有钱给亲人治病!

  不过,现代社会是经济社会,唐诚就是有心要帮助这个男人一把,可是,唐诚和这个男人不沾亲不带故,萍水相逢,唐诚可以赞助这个男人一点人道主义,但是,如果让唐诚把这个男人妻子的全部医药费负担了,这个不合乎情理和人性,况且,人家也不会接受唐诚的恩惠的!

  唐诚就问他说:“五六万医药费,对救治病人来说,也不是什么大数字,你凑够了多少啊?”

  唐诚认为,这个男人怎么着也得凑了点,如果缺少个千儿八百的,唐诚就帮他一下!

  不料,这个男人开口说:“不满兄弟说,我现在浑身上下,没有一分钱啊!可以说是身无分文!不仅仅是这样,我外面还欠了很多债务呢!”

  怪不得这个男人在这个啜泣呢!

  身无分文,这个境况,还是超出了唐诚的意料之外,这个男人也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看样子也是一个经历过风雨的人,人到中年,怎么会一点钱也没有攒下呢?

  唐诚就感到很诧异,问道:“不对啊。大哥,我看你也是一个经历过风雨的人,不应该混的这么惨啊!”

  唐诚说到这里,这个络腮胡男人长叹一声,开始对唐诚道出实情,他是一个赌徒!

  有钱的时候,富得流油,没有钱的时候,浑身上下输个精光!这就是赌徒的生活!

  今天可能赢了,是个百万富翁!明天就有可能把百万输了,还欠别人一百万,瞬间变成穷光蛋!

  唐诚叹了口气,明白了,就是这种人,唐诚还真不能帮助!

  唐诚摇摇头说:“唉,那就没有办法了,你是痛快了,可是,苦了跟着你吃苦受累的妻子了!”

  唐诚一句话又说到了络腮胡男人的伤心处,他又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缝流了下来!

  突然,这个络腮胡男人站起来,对唐诚说:“兄弟,我看你是一个好人,热心肠,这样吧,你帮我一个忙,暂时帮我照看一下我的妻子,她还在输液,等到液体输完了,麻烦你喊一下护士,把我妻子的针头拔了!我出去办点事,天明就回来了!”

  唐诚忙间道:“你干什么去啊?”

  这个络腮胡说:“还能干什么去啊!我出去筹钱去啊!筹来钱了,好让我的妻子做手术!”

  唐诚一听,这个忙,唐诚还是可以帮助的,况且两个病房距离的很近,马玉倩也睡着了,唐诚就点头答应了!

  唐诚就陪着这个卵巢肿瘤的女人,等待着她的液体输完。

  女子刚才睡着了,此时她睁开眼了,看着唐诚在照看她,她就诧异的问:“顾天成呢?”

  哦,原来那个络腮男人叫顾天成,唐诚就安慰这个女人说:“顾天成就是你的丈夫吧,他给我说,他出去筹钱了,让我替他照看你一下,”谁知道,唐诚这么一说,这个女人立马就急眼了,挣扎看要坐起来,对唐诚说:“他筹什么钱啊,他上那里去筹钱啊!亲戚朋友的钱,都被他给借光了!他一定是又去赌了!你快点,把他拦回来!”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