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52章 受人蛊惑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李冬冬从她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看到梁力虎捂着腮帮子,疼的呲牙咧嘴,还要再次的冲上去找唐诚报复,李冬冬跑过来,挡在了梁力虎的面前,说:“算了吧,力虎,你打不过唐诚的!”

  梁力虎一听李冬冬这样说,他就更不服气了,一手拨开李冬冬,再次向着唐诚出击,一只脚直踢唐诚的裆部,这个梁力虎是要下狠手啊!一击就想断了唐诚的命根子,让唐诚下半辈子丧失男人的功能。(看啦又看小說)

  唐诚见这个梁力虎出脚这么阴狠,唐诚心中就更有气了,不给梁力虎一点教训,他是不会服软的,唐诚身体急速的向下一挫,使梁力虎踢过来的脚正好击打在唐诚的腹部上,而唐诚早就有所准备,腹部肌肉一收,再用上劲道,梁力虎的这一脚,根本就没有损伤到唐诚的身体,而就在梁力虎的脚接触到唐诚腹部的一刹,唐诚猛然的出拳了,一拳就击打在梁力虎的右眼上,这一拳,比刚才的那一记耳光还要厉害,登时就让这个梁力虎的右眼圈变成了熊猫眼!

  这下,再看这个梁力虎,脸上的形状就很平均了,左脸颊肿了,右眼变成了熊猫眼。

  唐诚还不罢休,一记耳光,就揍在这个梁力虎的右脸上,让它也肿胀起来!

  李冬冬拉住唐诚,说:“好了,你想打死他啊。”

  唐诚说:“我给他一个警告,不要出招太阴损!”

  梁力虎这才服软了,不敢再向唐诚伸手了,他明白,自已根本就不是唐诚的对手,他捂着眼,对唐诚说:“姓唐的,你等着,我们是不会放过你的!”说着话,这个梁力虎仓皇而逃。

  李冬冬让唐诚回到了她的办公室里,李冬冬让秘书出去,李冬冬气鼓鼓的说:“老唐,你都是什么身份的人了,怎么打起架来,像一个社会的痞子一样呢,我如果不出去,你还能把那个姓梁的打死啊!再说了,我们李氏公司确实有一笔生意再和对方谈,这下倒好,你一拳给打没了,还有,那个梁力虎也不是一般人,背景也厉害着呢,你打了他,他受了委屈,岂肯善罢甘休啊,等着吧,他还会卷土重来的。”

  唐诚淡定的说:“我们先不要说姓梁的了,我们先谈谈广寒市水泥厂融资的事吧,冬冬啊,上一次范成权约你到首都的事,还有那个我和其他公司洽谈水泥厂融资的事,这此都是范成权预先设好的一个局,是那个范成权给我们用的挑拨离间计,你千万不要受范成权的挑拨啊,我唐诚离不开你李冬冬帮助,你也千万不要受到别人的蛊惑啊!”

  李冬冬从椅子上站起来,对唐诚说:“你是说,上次融资的事,是范成权预先给我们设好的一个局,他的目的就是挑拨我们之间的关系,对吗。”

  唐诚点头说:“对。”

  李冬冬继续说:“上一次你去首都参加括商会议的时候,我也去首都了,你唐诚根本就不知道,都是范成权有意这么安排的,对吗。”

  唐诚继续点头说:“对。”

  李冬冬继续问:“可是,我给你打手机,你为什么关机啊?”

  唐诚叹口气,说:“这也是范成权预谋好的,我身边的人,有他的卧底,幸好,卧底最后把这此事都告诉我了,所以,你要相信我说的话是真的,我唐诚不会做对不起朋友的事,更不会做对不起你李冬冬的事!你李冬冬是我唐诚生命的贵人,我感激你还来不及呢,我怎么会辜负你呢!”

  李冬冬定定的看着唐诚的眼晴,说:“你说的这此都是真的?”

  “当然!”唐诚说:“本来这次来省城,我还带着那个卧底呢,不料中间出了一点差头,卧底还没有来,等卧底来了,她也会向你讲明这一些的。”

  李冬冬冷然坐回到椅子上,说:“可是,唐诚,你给我说的这一切,都晚了?”

  “都晚了!是什么意思。”唐诚吃惊的问道。

  李冬冬解释说:“都晚了的意思,就是说,我不能给你们广寒市水泥厂融资了,我刚刚和首都的那家红星化肥厂签署了融资合同,我们李氏集团决定给梁力虎的红星化肥厂融资四个亿,而我爸爸的金中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一年之中只能最多给我五个亿的融资额度,我,我没有钱再给你们广寒市融资了,另外一个亿,我也花去了一半!”

  唐诚一听,心,登时就凉了半截。

  范成权的挑拨离间计,终于还是奏效了。

  唐诚忙建议到:“冬冬,你不会撤销和红星化肥厂的融资合同吗?”

  李冬冬惨淡的笑了下,说:“撤销,谈何容易啊,融资合同都已经签了,如果我们单方面的毁约的话,是需要很大一笔毁约金的!再说了,文件已经上报给我爸爸的公司总部了,总部也派人到首都化肥厂去考察了,撤销不是那么容易的啊!”

  “什么时候签署的啊。”唐诚问到。

  “就是昨天,钟桂森他们一伙受伤住院以后,”李冬冬回答说。

  唐诚也颓然的坐到椅子上,想不到,对方的速度会这么快!

  李冬冬啊!平常看似那么的霸道彪悍,真要是到了事情的关键时刻,经商之道和社会经验还是跟不上她爸爸李道灿的历练。

  可是,草率的李冬冬已经把事情弄成这样了,唐诚也是回天无力了。

  可是,广寒市水泥厂那边,还在等米下锅呢。怎么办啊。唐诚可是在市委常委会上,拍了胸脯保证的!招不来资金,他唐诚就会名誉扫地的!登时就会变成人家手中任人宰割的羔羊!

  李冬冬看出来唐诚失望的表情,李冬冬忙安慰说:“不过,老唐,你也不要太为难,虽然说我爸爸的公司是一个融资大公司,但是,放眼全球,乃至全国,具有雄厚资金实力的不仅仅只有我们李氏集团一家,我李冬冬在这个圈子里摸爬滚打已久,还认识几个这方面的朋友,这样啊,老唐,你也不要丧失信心,我给你联系一下,我们找找其他具有资金实力的公司,他们兴许也会到广寒市去投资呢。”

  唐诚一听,李冬冬提出来的,也是一个办法,全国不只是李冬冬一家融资公司啊!

  李冬冬就抓起桌子上的电话,打给了一位叫张总的人,也是一家知名融资大公司,李冬冬和对方寒暄了一番,李冬冬说:“张总啊!我这里有一个熟人啊,想要介绍给张总,是我们省广寒市的市长,对,叫唐诚,是啊,他们市里确实有一个十分赚钱的好项目啊,前景很好,保证会赚钱的啊,对,就是水泥厂!”

  结果,对方听到是要跟广寒市的水泥厂合作,和唐诚合作,对方立时就变了语气,婉言的谢绝了。好像事前已经知道了。

  李冬冬放下对方的电话说:“这个张总没有合作的意向!”

  唐诚的心,就更加的失望了!

  李冬冬忙又说:“不怕,我还有这方面的熟人呢!”李冬冬又联系了一家投资公司,结果,对方开始表现出来浓厚的兴趣,可是,一听说是给广寒市的水泥厂融资,对方马上就断然拒绝了!

  李冬冬就感到事情非常诧异,她就对唐诚说:“老唐,我怎么感觉事情有点不对头啊!我给他们这些融资公司的经理打电话,开始都好好的,怎么一听说,和你的广寒市水泥厂合作,就马上变化了语气呢?”

  “是吗!”唐诚听后,心里又是一动,特殊时期,唐诚也不得不想的多一点,这一次水泥厂的事,和以往的工作性质都有所不同,这个水泥厂可是阻挠了别人发财的财路,唐诚断了人家的财路,人家势必要拼命报复的。

  形势越发的严峻起来。

  唐诚开始知道,随着自已官职的越来越大,接触的事也就越来越大,同样,所产生的对立面的势力也就越来越强大,

  这一次,对手的强大,超出了唐诚的意料,

  唐诚就让李冬冬约见了一个国内一流的信托投资公司金鸡公司驻东南省城办事处的陈经理,约他到省诚的一家咖啡厅喝茶,谈谈融资方面的业务,先不要告诉是广寒市的唐诚,结果,果然对方爽快的答应了!

  唐诚就陪着李冬冬先去了咖啡厅,等候那位陈经理,唐诚和李冬冬先期到达了二十多分钟后,陈经理就到了,见面之后,陈经理忙说:“对不起啊,让两位久等了!我有点事情耽搁了。”

  三个人落座以后,李冬冬就主动提及有一个好项目,不知道陈经理有没有兴趣合作一把。

  陈经理知道一点李冬冬的背景,他忙说:“我十分信任李总,只要是李总给我们介绍的生意,我们一定严肃对待,慎重考虑!”

  李冬冬就忙说:“陈总客气了!我给陈总介绍一下,我身边的这位是我们广寒市的市长唐诚!他们市里就有一个赚钱的好项目,急需资金,只要雄厚资金介入,前景是非常好的,绝对的会出现双赢的局面。”

  陈经理急忙站起来,和唐诚握手寒暄!

  寒暄过后,陈经理打量了下唐诚,说:“不好意思啊,唐市长,贵市水泥厂的事,我也听说了一些,你们市里不是已经决定把水泥厂破产了吗!既然都要被执行破产了,就没有再融资的必要了!我还听说,水泥厂不是已经卖给了首都天亚公司了吗,如果我们再谈融资合作的事,那不是和首都的天亚公司过不去吗!所以,请唐诚市长见谅,我无法和水泥厂合作,不过,大家既然都出来见面了,如果唐市长治下的广寒市,还有其他厂矿企业需要融资的话,我们还是可以谈的。”

  陈经理是个爽快人,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意思已经很清楚了。

  这中间,有首都的天亚公司从中作梗呢,他们一定是接到了首都天亚公司方面的压力和通知,所以才会不给水泥厂融资。

  可见,天亚公司的总经理曹光,在京城的势力不可小觑!

  他一定是一个家族性质的集团,和京城的某个势力联合起来了。

  如果,他们家族势力联合起来,对付唐诚的话,唐诚的处境就很危险了。

  陈经理把话说明以后,起身告辞,唐诚送陈经理出门,唐诚返回来后,对李冬冬说:“冬冬,我已经预感到了,对方这次真是不简单啊!有道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我已经嗅到了一肿大战前夕的味道了!这个事情,责任不全都在你李冬冬身上,我感觉,人家还是冲着我唐诚来的!”

  李冬冬看着唐诚,说:“老唐,都是我的不好,不过,你能理解,我心很宽慰啊!”

  唐诚心里也不是一个滋味,李冬冬,这个女孩,唐诚无法给她一个名分,再说了,李冬冬家大业大的,人家也不可能去给唐诚当小三。

  两个人一时都沉默不语了。唐诚默默的出来咖啡厅,上了车,唐诚刚要发动汽车,不料,突然出现了一个意外情况,一前一后窜出来两辆越野车,将唐诚的车给夹在当中了。

  对方车里下来一人,正是首都天亚公司的总经理曹光。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