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67章 流金岁月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汪荣和市公安局长石宝龙亲自带领警察去了现场,为黄腾撑腰,为龙潜华府别墅建设保驾护航,结果可想而知,二康带起的城管队员当然不敌,只好挨了汪荣一顿训话,又让黄腾羞辱了一番,二康果然铩羽而归,带领着城管队员撤出了龙潜华府建设工地!

  二康两个人把城管队员们安排好,就直接去了市政府,二康要和唐诚汇报现场的情况!

  康凯说:“唐市长,我们被人家给撵出来了!对方很厉害的,连汪荣和市公安局的局长都亲自到现场了!”

  康来义说:“对啊,当初我们就给唐市长建议了,我们这么莽撞的就去现场工地查封他们的别墅建设,是根本行不通的!我们刚开始已经给唐市长建议了,结局果然是这样!”

  唐诚微微一笑说:“不要紧,这个结局早就在我的意料之中,就让他们暂时的高兴几天吧!”

  二康看了看唐诚,也不清楚唐诚葫芦里买的什么药,不过从唐诚的表情上看,老大非常轻松,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二康离开后,唐诚的眼神凝结在一个地方很久,唐诚的第一招,引蛇出洞,果然奏效了,这个汪荣不过尔尔,并没有识破唐诚的引蛇出洞之计,让唐诚探得了对方的底牌!

  从汪荣急匆匆的为黄腾出头,为龙潜华府别墅建设项目不辞辛苦来看,这个汪荣一定和这个黄腾有利益往来!不然的话,汪荣才不会拼命的来保黄腾呢!

  唐诚想到这里,不由得信心百倍,脑海里想起来毛伟人的一句话,唐诚动动小拇指,就可以将汪荣打倒!

  黄昏时分,唐诚又是辞别了单位上的应酬,回到了家中,因为马玉倩还在自己的家里呢,唐诚要过去陪陪她,让马玉倩尽快的走出心理上的阴霾,做一个快乐的女人!

  唐诚赶回了家,发现家里只有马玉倩一个人,唐诚中午离开的时候,杨美霞可是在家的啊!唐诚看到马玉倩正在拖地和收拾卫生,唐诚急忙走上前,从马玉倩手里躲过拖把,说:“玉倩,美霞把你接过来,是让你换一种心情,是为了让你高兴的,怎么能让你干活呢!”

  马玉倩忙说:“不,唐诚,不是美霞让我干的,是我自己愿意的!这点活,累不到我,你放心吧!”

  唐诚问:“美霞呢?”

  马玉倩说:“单位上给她打电话,她去单位上了!”

  唐诚哦了一声,还是动手抢过来了马玉倩手上的拖把,让马玉倩坐下休息!

  不料,由于地板是刚刚被马玉倩拖过的,有点湿滑,唐诚专心去抢马玉倩手中的拖把,也就没有注意脚下太滑,一个踉跄,身体就向前面滑过去!

  幸亏是马玉倩眼疾手快,猛地一把拽住了唐诚,唐诚就顺势扑在了马玉倩的怀里,撞到了马玉倩身上的那对棉花包上!依旧的那么软绵绵。(K6uk)

  突然,一种别样的情绪萦绕在唐诚的心头,多少年都没有这么近距离的和马玉倩接触了,自从唐诚决定和杨美霞在一起,离开了柳河县之后,唐诚就再也没有这么近距离的抱着马玉倩!后来玉倩结婚了,这样的场景,就更没有了!

  都有点恍如隔世了!

  马玉倩的神情也一下子呆住了,她也感受到了唐诚的身体又一次距离自己这么近,几乎就能感受到了唐诚的心跳!

  马玉倩嘤咛了一声,说:“唐诚!”

  唐诚的情绪一下子就掉进去往事里,唐诚轻轻的说:“玉倩,你要好好的,你是不知道,我心里一直很在乎你!当听说你出事了,你知道我心里有多害怕吗!”

  马玉倩多久没有进入到唐诚的怀抱里了,今日又被唐诚宽厚的胸怀所拥抱,马玉倩有点梦境中的意味,她情不自已,眼眶一热,眼泪止不住的流下来,把头颅埋在唐诚的肩膀上,啜泣起来!

  唐诚最心疼的,就是女人的眼泪,马玉倩一哭,当时就让唐诚的心更加的爱恋起来,一把扳过来马玉倩依然秀美的脸庞,轻轻的擦拭马玉倩脸上的泪痕!

  弯弯的眉毛,美丽的大眼睛,白皙无褶皱的脸庞,眼眉之间有一种的淡淡的忧伤,又一种淡淡的喜悦,眉宇之间,还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情愫,那是马玉婷的感觉,让唐诚的心一下子变的酥软了,忍不住捧起来马玉倩的脸庞,仔细的端详,细心的呵护!

  马玉倩呢!

  神情也紧张起来,呼吸急促了,瞬间五个字的成语跃入脑海:久别胜新婚!

  如今,唐诚突然想马玉倩的身体了,不知道相隔了这么久,两人之间发生了那么多的事,马玉倩还是和当初一样吗!

  两人就拥在一起。

  不料,正在这个关键时刻,门外响起了脚步声,是高跟鞋擦地的声音,是杨美霞回来了!唐诚急忙和马玉倩分开,马玉倩的脸登时就变的更红润了。

  唐诚用手干擦了一把脸,急忙坐到了沙发上,让马玉倩坐在了另一个单人沙发上!

  门打开之后,真是杨美霞回来了!

  杨美霞看到了唐诚,惊奇的说:“唐大市长,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啊!哦,对了,因为玉倩在呢!我说呢,平常这个时间,可是从没有这么早回家的啊!”

  唐诚一听,杨美霞是话里有话,唐诚知道杨美霞的性格,唐诚无所谓,关键是,唐诚怕马玉倩心理受刺激!唐诚忙说:“对啊,玉倩好不容易的被你接到广寒市来了,我就要多陪陪!这也不是你的心意吗!”

  杨美霞立即呵呵笑了!

  杨美霞走到了马玉倩的身边,说:“倩姐,我呢,就是一个这么个臭脾气,你千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啊!”

  马玉倩经历了很多事,也不像以前那么的斤斤计较,一定要和杨美霞争一个长短!淡然一笑说:“我知道!你们都是为我好!我怎么能生气呢!”

  杨美霞随手拎起她面前的一大堆的菜,有肉有鱼有青菜,杨美霞说:“饭店里做的菜,还没有我们自己做的好吃呢,有家庭味,虽然我杨美霞的厨艺一般,不过,今天有玉倩在呢,就请玉倩展现一下她的厨艺!如何啊?”

  马玉倩就将自己的秀发顺到脑后,站起来说:“好啊!好啊!”

  三个人在厨房里忙活了一个半小时,一桌丰盛的大餐就做好了!

  唐诚看的出来,马玉倩挺享受这种生活状态,一种惬意的表情展现在马玉倩的脸上,是那种从内心深处涌出来的喜悦!看到马玉倩逐渐的走出阴霾,唐诚也高兴,也许这样的快乐场景,对于马玉倩来说,对医治她的心灵创伤很有帮助,最低限度,马玉倩不会再去寻短见了!

  开始杨美霞和马玉倩两位女人喝的是红酒,喝着喝着,就换成了啤酒,再喝着喝着,就换成了白酒了!

  最后,杨美霞和马玉倩都喝的差不多了,面如朝霞,吐气如酿酒后的酒槽味道!一点也不吐气如兰了!

  杨美霞端着酒杯,对马玉倩说:“玉,玉倩,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再吓唬妹妹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啊!也不至于轻生啊!你如果真有一个三长两短,我和唐诚,会一辈子都不得心安的!以后,遇到难处了,就给我说,妹妹帮你主持公道!”

  马玉倩苦笑不得,自己之所以遇到一个这么尴尬的人生境况,还不是和眼前的这个杨美霞有关,杨美霞反倒过来劝自己,真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马玉倩说:“我的心结,你是知道的!还用讲明吗!”

  杨美霞豪爽的笑了说:“我知道,不就是因为唐诚吗!很简单啊!现在,今天晚上,我就把他让给你!你们晚上就在家里住,我出去找宾馆!”

  唐诚一听,这两个女人又要针尖对麦芒,这个时候,可不能再发生事了!不是年轻谈恋爱的时候了,唐诚忙站起来,招呼她们两位吃面条,不要再喝酒了,同时,唐诚说:“今天晚上,你们两位女士在家住,如果有一个人出去住宾馆的话,那也会是我,而不是你杨美霞,更不是你马玉倩!”

  杨美霞可是唐诚的明媒正娶的妻子啊,说什么,也不能让杨美霞出去住宾馆,唐诚和马玉倩在家里住啊!

  马玉倩并没有喝的人事不省,她还是明白情理的,忙摇晃着身躯站起来,说:“不对,这里是你们的家,如果需要出去一个人住宾馆的话,那也应该是我!”

  原则上,是马玉倩应该出去住宾馆!

  “那怎么行呢!”杨美霞竟然也站起来,一把就摁住了马玉倩,说:“你可是我请来的客人,刚才你也说了,你的心结都是我杨美霞造成的,如果让你出去住宾馆,那也太显得我杨美霞不仗义了!我给你说,我杨美霞可是一个仗义的人,你不会要陷我于不义之地吧!”

  唐诚苦笑了下,说:“我的两位姑奶奶,你们不要争了,出去住宾馆的人,是我,我出去住宾馆是最合适不过了!”

  唐诚也想了,真要是唐诚留下,她们两个女人,一个房间里住一个,唐诚一晚上就别想睡觉了!去她们任何一个女人房间里相陪,唐诚都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去杨美霞床上,马玉倩就在家呢,唐诚会感觉对不起马玉倩,人家来了,唐诚还要和杨美霞卿卿我我,这不是有意刺激马玉倩吗!可是,真要是唐诚过去陪伴马玉倩,唐诚又感觉,自己办的这点事也不光彩!再说了,唐诚的屋子里住着两位大美人,唐诚晚上要是睡香了才怪呢!所以,思前想后,审时度势,今晚,唐诚是最佳出局的人选!

  唐诚就要出去住宾馆!

  马玉倩又要坚持的阻拦,马玉倩说:“于情于理,住宾馆的都应该是我!”

  可是,马玉倩去住宾馆,杨美霞又不愿意,杨美霞出去住宾馆,唐诚也不同意!

  想不到,晚餐吃的很顺利,关于住宿的问题,竟然成了像联合国是否要制裁伊朗一样的战略难题了!

  三个人正在僵持的时候,杨美霞突然叫了一声,她想出来一个主意,她说:“既然这个事情,我们决定不了,那就这样吧,为了公平起见,我们就采用古老的办法,来抓阄!抓着谁,就是谁,怎么样啊?”

  唐诚就和马玉倩对望了一眼!

  喝酒的马玉倩,难得也豪爽一把,她把秀发向脑后一甩,像一个女中豪杰,她说:“好,我赞成,抓就抓!”

  杨美霞就看了一眼唐诚,唐诚忙说:“只要你们没有意见,我同意!”

  杨美霞说:“好啊!好啊!不过,我事先要讲明规矩,抓阄就等于是赌博,赌博的行规,我不说,你们两个也知道,叫认赌服输!既然参与了,就要讲规矩,认赌服输,绝对不带反悔的!”

  唐诚笑了,说:“只要你杨美霞不反悔,在座的人都不会反悔的!”

  “好!”杨美霞说:“那就听天由命了!”

  杨美霞就过去卧室里取来纸和笔,撕了三个大纸条,为了以示公正公开,杨美霞当众在三个纸条上,其中的两个纸条写上了家,一个纸条写上了宾,杨美霞说:“看好了,绝对的没有作弊啊!”然后,杨美霞依次的把三个纸条揉成一团,几乎一样,去厨房里找了两只瓷碗,把三个阄放到一只碗里,然后两只碗口一对,来回上下的这么一摇,然后把碗放下,打开上面的一只碗,三个阄就在碗里了!

  三人又通过剪子包袱锤,决定了谁先谁后!

  唐诚先,马玉倩二,杨美霞三!

  各人把抓阄抓到手里以后!

  本来是一个小游戏,赌注也无所谓,不料,唐诚的心里竟然十分的紧张起来,好像在赌一把大局,赌注有千万一样!

  这个杨美霞,也学会在平凡的生活里,加入一点浪漫刺激的元素了,不愧是豪门之女,玩的把戏,就是有味道!

  恍惚间,唐诚又似回到了那个恋爱时的岁月,朦胧又醉心!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