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447章众怒难犯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唐诚到了云州市,云州市市委书记崔希乐迎接唐诚到了招待所,两个人饭都没有吃,就产生了矛盾和辩论。

  唐诚开门见山说:“希乐同志,我来云州市,没有其他目的,一个任务就是要你的这个云州钢铁项目下马!”

  崔希乐不高兴,分辨道:“省长,你不能让我的云州钢铁下马啊!我的这个项目,已经是通过了国家立项,省发改委也是批准的了啊!你不能说下马就下马啊!省长,既然你来了,我也告诉你实情吧,其实呢,我的这个项目,在未批复之前,就已经开展工作了,五通一平都已经做好了。”

  唐诚说:“那也必须下马,我明确告诉你,这个钢铁项目,我们省里不会向你云州市拨付一分钱,如果你坚持要上,那资金的问题,要由你们云州市自己全部解决。”

  崔希乐说:“这么大的一个项目,我上哪里去找这么多钱啊!没有省里的支持,我们的这个项目根本无法实施啊!”

  唐诚说:“所以呢,那就必须下马。”唐诚让崔希乐坐下,唐诚解释说:“这个钢铁是标准的消耗能源项目,也是对环境极易造成重污染的项目,就是我今天让你这个项目上马,老崔,早晚你会清醒过来,会自觉的枪毙这个项目的,与其以后会炸掉,还不如现在不上。米县工业园区的现象,你也看到了,各地盲目发展经济的现象,浮夸风虚夸风蔓延,十分危险,足矣引起我们的重视了。如果我们还没有一个警觉的意识,将来我们会吃大亏的。为此受伤害的还是我们群众百姓。”

  崔希乐不高兴,但是呢,他对唐诚还是很尊敬的,也明白唐诚讲的也不是没有道理,钢铁确实是消耗能源巨大的项目。

  崔希乐说:“省长啊,你说服我一个人,不管事啊!这个云州钢铁项目是经过我们市委常委会讨论的,是全体常委一致同意的,突然间,让我们云州钢铁下马,我如何向我的市委常委们交代啊?”

  唐诚说:“我想到了这一点,我也知道,我的这个做法有点触犯了众怒,必定会受到你们地级市领导干部的一致抵触,因为我触及到了你们的利益吗!我都理解,所以呢,我才特意下来,亲自做大家的思想工作。你可以召集市委常委会,我这个省长替你主持这个常委会,我向大家解释云州钢铁下马的原因。”

  崔希乐还是想上马钢铁项目,他说:“省长啊,我们云州地区是一个经济相对滞后的地区,我们急需发展经济改善民生啊!你就法外开恩,让我们云州钢铁项目上马吧!”

  唐诚说:“老崔,我来的时候,路过昆县,看到了一件很不和谐的事,你们云州电力紧张,为什么就制定出来了一个混账政策,要优先保障工业用电,限制农业用电的!农业就低工业一等吗!没有农业,哪里来的工业,同志哥,你要清楚,我们是农业大国!农业的作用是不能被低估的。你们云州地区电力紧张都这般地步了,你还要口口声声的上马钢铁项目,你这不是雪上加霜吗!”

  崔希乐一惊,想不到这个事。都被唐诚知道了。

  唐诚调研得到的这个情况,老崔是断然不敢向唐诚汇报的,他们也不会向上级汇报,因为,在云州钢铁即将要被上马的时候,他们不敢把实际情况汇报,害怕会影响到钢铁项目的上马!不过,他们终究是没有隐瞒住,还是让唐诚知道了。

  唐诚把这个事情讲出来,这个崔希乐的脸色一红,无话可说了。崔希乐没有再坚持,他就请唐诚先吃饭,吃完饭就开会。简单午餐之后。召开云州市市委常委会,唐诚亲自主持了这个市委常委会。唐诚在会上发言说:“同志们,我呢,既不是你们云州市的市委常委,也不是你们市的领导,按理说,我不能列席你们的常委会,但是呢,我是甘南省的省长,今天我把你们召集起来,我是有话要说,希乐同志说,如果把你们云州钢铁项目下马,你们在座的常委们会想不通,今天我是来让大家想通的。”

  唐诚接着说:“我在来的路上亲自遇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昆县的农民,因为没有农业电,只能还是用传统的75马力的柴油机浇地,还把浇水袋子铺到了公路上,他们很难办。你们云州制定的政策又是先保证工业用电。我且不说你们这个保证工业用电有无错误,起码,我们能看到一个不争的事实,那就是电力紧张。为什么电力紧张啊?原因有很多,但是,工业项目上马的太多,用电大户的激增,恐怕是主要原因吧!一旦你们的这个云州钢铁项目上马,同志们,想一想,这又是一个用电大户啊!而且还是用煤大户!这样无限制无规划的去消耗能源,追求经济效益,我们的能源早晚会被消耗尽的!终归有枯竭的一天,现在,不利的苗头已经显现,我们甘南必须要引起足够重视,引起我们的警惕!尽早采取措施,防患于未然。”

  唐诚在市委常委会上,苦口婆心的给大家做思想工作,其实唐诚心里也清楚,唐诚不想让自己的这个政策,受到甘南省各地级市的一致反对,如果遭到了众怒,唐诚也清楚,后果是很严重的!唐诚也害怕,周希良会拿这件事做文章的!在座的常委们,多数还是听进去了唐诚的意见。唐诚也是搞政治的,他也是隐约感觉到,对方会对自己实施群起而攻之。要知道,众怒难犯。

  散会之后,云州市的市委书记崔希乐,市长韩先进,一起找到了唐诚,韩市长说:“省长,既然你都来到了我们云州,我们云州地区缺电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就不瞒你了,您得帮我们云州解决这个缺电的事啊!”

  唐诚说:“你说说看,什么原因导致的云州地区如此缺电?”

  韩市长说:”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是原来一直给我们云州地区供电的平州电厂,最近停止了向我们云州供电,虽然是平州电厂只供给我们一部分,也是解决了我们百分之三十的电力;第二个原因,那就是我们的云州电厂,最近严重缺煤!煤炭供应出现了问题。电力就无法足量供应。足量供应需要煤炭。其实呢,我也听说了,平州电厂也是缺煤才缩减了对我们云州供电量。”

  崔希乐说:“要解决这个云州地区缺电的事情,非常简单,就是调煤,只要把煤运进来,我们的电力就够用,老百姓的浇地农业电也能充分供应。”

  唐诚问:“原来一直是这样吗,以前为什么没有出现呢?”

  崔希乐说:“一环套着一环,我们云州市还有平州市的电厂,煤炭供应主要来自我们甘北省的平顶煤矿,可是,从去年到现在,平顶煤矿接连出现了矿难事件三次,严重矿难事件也发生了一次,为此,被国家安全局和能源局挂牌督办,限定时间,搞好生产安全大检查,为此他们只好是缩减了产量,关闭了一部分有问题矿井,导致产量急剧下跌。而从其他煤矿调煤,就不现实了,既需要相关部门的批文,还需要相关手续,还需要运输部门的车皮,价格也非常高,运输成本增加过大!我们云州和平州电厂,都承受不了,无奈,我们只好自己限电。以保障我们工业的正常运作,保障老百姓的基本的生活用电需要。”

  正说着话呢,韩市长的电话响了,韩市长一看,对唐诚说:“省长,是云州电厂的厂长打来的,他这是又要给我要煤呢?”

  唐诚说:“让他进来吧,我也想听听他怎么说。”很快,云州电厂的厂长王义军进来了,他没有料到省长也在,有点拘谨,唐诚笑着说:“义军同志,你尽管讲困难,我是省长,我的能力要比你们韩市长的能力大,有困难可以给我讲,我如果能帮上忙的,我就帮你解决问题。我可告诉你,过去这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我可是很忙的,不会专门听你这个电厂厂长汇报工作。”

  电厂厂长一听,鼓足勇气,说:“省长,我,我们缺煤啊!如果再不能够补充煤炭的话,恐怕,恐怕我们云州电厂,是要停工的啊!整个云州将会全部缺电!”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