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486章 又见反包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不大一会,唐诚的大舅哥,东南省检察院副检察长杨家兴来到了兄弟酒店里和唐诚见面,唐诚把大舅哥拉到了房间里,开门见山,直接的就把翁秋水的事情说出来,唐诚的目的很明确,立即对这个翁秋水实行双规,彻查他的贪腐问题!

  杨家兴听完唐诚的介绍,大舅子笑了,他说:“唐诚啊唐诚,你的胃口也太大了吧!你可就是一个地级市的市长,人家老翁可是副省长,原则上你和副省长还差着两级呢,你一个市长想办人家副省长,你这个可是有难度的啊!下级检举上级,本身就存在着很大的政治风险的,你都想清楚了吗?”

  唐诚坚定的说:“想清楚了,我就是要办他!”

  杨家兴一看,唐诚真不是和他说笑呢,事情是真的,杨家兴收回笑容,问道:“唐诚,你这个想法,告诉爸爸了吗?我们的杨书记什么意见啊?”

  唐诚老实的回答说:“还没有呢!”

  杨家兴沉吟了下说:“你不要看有几个副省长倒台了,你就认为一个副省长就很容易倒台被调查的,其实,调查一个副省长,并且把问题都查实了,是相当有难度的,要有足够的事实作为依据,还有就是,我只是一个省的检察院副检察长,不要说我是副职了,就是我是正检察长,本省的检察长去检察本省的副省长,这个是有很大难度的!原则上,要想对于一个副省级干部实行调查,那是必须要经过中央有关部门批准的,除此之外,谁也不敢擅自对一个副省长实行调查啊!”

  唐诚点点头,通过杨家兴这个检察官一介绍,使唐诚明白,要想办倒一个副省长,那不仅仅是件难事,还是一件极具政治风险的事情!

  唐诚说:“可是,我唐诚看着这个大贪官耀武扬威,还在台上欺压百姓糊弄党和群众,我心里就不是一个滋味,这样的蛀虫不除,早晚会亡党亡国的啊!”

  杨家兴看了一眼唐诚,说:“当然了,如果这个人真的是一个大贪官,我们检察院也是责无旁贷,我办不了他,我可以向最高人民检察院反映我的想法!还有就是,即便是我们向上反映他,我们也应该有证据啊!没有证据,我们是扳不倒任何人的!另外,这么大的事,我们一定要事先征求一下我爸爸的意见!”

  唐诚担忧的说:“只怕,我把我的这个想法向爸爸提起后,爸爸是不会赞成我这样做的,翁秋水毕竟是东南省政府副省长,是爸爸的下属,俗话说,牵一发而动全身,爸爸也不想自己的治下出了一个黄副省长的案子了,再出现一个翁秋水的案子,所以吗,我也有点犹豫,就想和大哥商量一下!”

  杨家兴点点头,高兴的对唐诚说:“唐诚,你要能真这么想,证明我妹妹没有看错人,我爸爸也没有看错人,你还是有点政治觉悟的。(www.k6uk.com)这样吧,既然你提到这里了,我和你一起去,我们两个一起见见杨书记,听听他的意见!”

  唐诚看了一下手表,说:“就现在吗?”

  杨家兴说:“就现在,我先给爸爸打个电话试试,看看他老人家能够见我们吗?”

  杨家兴给省委书记杨天宇打过去电话,还真不错,杨天宇在家,一听说自己的儿子和女婿一起来访,杨书记顺快的答应了!

  唐诚一看,老丈人召见了,这个事还真有点希望!

  唐诚就和大舅子一起到了杨天宇的家里,见到了杨天宇,几日未见,唐诚发现杨天宇的鬓间又添了白发,好长时间没有染了,老丈人也显得有点老态龙钟,其实啊,唐诚多次见过杨天宇了,唐诚个人感觉,电视新闻里的杨天宇要比家里的杨天宇精神百倍,家里见到的省委书记,要苍老很多!

  唐诚都不忍心把翁秋水的事,向杨天宇说起了,一个省委书记,封疆大吏,已经够操劳的了,唐诚还在给他添麻烦!

  可是,不论出于什么因素,唐诚还是想和杨天宇反映一下翁秋水的问题!

  杨天宇听完唐诚的反映,杨天宇好长时间没有表态,一直都没有说话,五分钟后,杨天宇抬起头,淡定的看着唐诚说:“好吧,只要是查证了翁秋水确实有问题,我不护短,该怎么办,就怎么办!”

  有了杨天宇这个态度,唐诚接下来的事情,就很容易操作了!

  不过,杨天宇还是给唐诚说了句极具政治智慧的话:“唐诚,不要忘了,不管多么严肃的法制武器,它也是人制定的,你能事先给我反映,通一个信息,还是很有必要的!”

  唐诚和杨家兴从杨天宇住处出来,唐诚的心情非常通畅,杨天宇这里没有阻挡的话,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了!唐诚完全可以着手实施对于翁秋水的调查!说到做到,唐诚就要办了他!

  杨家兴对唐诚说:“那就这样吧,天色已晚,我先回家了,明天,我陪着你,我们一起到最高检察院跑一趟,另外,最高检那里我有熟人,情况也熟悉,案件反映到了中央纪委那里,有高检的人在,也很容易成功!”

  唐诚听后,更高兴,唐诚说:“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此话真是不假,大哥,你就是我的亲大哥!”

  杨家兴笑了,说:“我本身就是你的亲大哥啊!”

  杨家兴正要和唐诚分别,不料,此时,唐诚的手机响了,是兄弟酒店纪岚打来的,纪岚已经是哭腔了,惊惧的声音对唐诚说:“唐,唐诚,你快点回来吧!我们的酒店被人砸了,外面全是人,把我们的酒店给围了,要我们交人呢!”

  唐诚问:“交谁啊?”

  纪岚忙说:“还有谁啊,要我们把那个牛鲜菊交出来啊!”

  唐诚一听,这个牛鲜菊确实避难到了兄弟酒店,让唐诚没有想到的是,为了这个牛鲜菊,对方竟然这么急促的出手了!

  唐诚就和杨家兴急忙赶到了兄弟酒店的外面,现场的情况还是让唐诚大吃一惊,只见兄弟酒店的停车场上密密麻麻的停满了轿车,车与车只见是密不透风,兄弟酒店南面的一扇玻璃橱窗已经被空啤酒**给投碎了,碎玻璃散落一地!围在兄弟酒店门口的黑衣壮汉足足有百人之多,黑压压的人头摩肩擦踵,另外还有一个境况,让唐诚格外重视,那就是围困兄弟酒店的人员里面,不仅仅是一些穿着黑色西装的人,还有数辆警车,还有数十人的警察衣服的人员!要知道,这是在晚上啊,是谁有这么大的能量,逼着兄弟酒店交人呢!

  就凭唐诚和杨家兴这两个人的力量,是无法走进去兄弟酒店和纪岚等人汇合的!

  唐诚和杨家兴只好坐在外围的车里,和里面的纪岚电话联系!

  纪岚在电话里对唐诚说:“唐经理,你快点拿个主意吧!我们是交人啊?还是不交人啊?对方太厉害了!还有警察呢,说我们兄弟酒店容留了犯罪嫌疑人,要我们无条件的马上交出来牛鲜菊呢!”

  唐诚见过的大场面已经很多了,不过,这样的场面,唐诚还是不容易遇到的,杨家兴也非常吃惊,问唐诚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还会有警察啊?事情很大啊!”

  唐诚就在电话对纪岚说:“告诉光照千秋其他人,你们先不要擅自行动,等我的电话,人吗,还是先不要交,让他们搜查好了,否认我们酒店里有他们要找的那个人!”

  唐诚放下纪岚的电话,回答杨家兴的问题说:“兴哥,看来,这个翁秋水是想狗急跳墙了,他一准是得到了什么信息,说牛鲜菊在我们的这个兄弟酒店里,所以嘛,他不惜手段,不惜代价,一定要把那个牛鲜菊给抓回去,从中,我们也得到了一个信息,很明显,这个牛鲜菊一定掌握了翁秋水的有关犯罪的证据,不然的话,那个翁秋水不会这么的不惜血本大动干戈的!”

  杨家兴点点头,不过,他对于有关问题还不是掌握的很清楚,听完唐诚的介绍,得知那个牛鲜菊已经被安排在医院里了,杨家兴问唐诚说:“你怎么就知道这伙人的背后,一定是翁秋水指使的呢?”

  唐诚听后微微一笑,说:“兴哥,我唐诚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了,这点政治敏锐性还是有的,我的预感一定是他!”

  唐诚的预感是万分正确的,那个翁秋水正在小芳养生会所里,陶醉在叶莉莉的身上,用牙咬呢,那个身下的叶莉莉紧咬着嘴唇,强忍着翁秋水的非人折磨!

  正在翁秋水兴头上,他的手机响了,是东天化集团公司的老总曾兵打过来的,曾兵在手机里急切的给翁秋水汇报说:“翁老板,你托我要找的那个保姆牛鲜菊,我已经找到了,被一家叫兄弟酒店的给收留了!你说吧,翁老板,接下来,我们应该怎么做啊?”

  翁秋水一听,立即从叶莉莉的身体上下来,狠狠的说:“很简单啊,不惜一切代价,把人给我接回来!”

  东天化的老总曾兵马上应承,承诺立即派人过去,把人给领回去,领回去之后,在听从翁秋水的发落!

  翁秋水走出来房间,找到了一个无人的地方,翁秋水压低声音对曾兵说:“这个牛鲜菊可是掌握了你和我的一些内幕交易,千万不要让她流落到我们的政敌那里去了,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你马上派人去,我呢,也给我的两个警方的朋友打电话,让他们过去帮你执行这个目的,总之一句话,一定要把牛鲜菊抓到!把她牢牢的控制在我们的手里!实在不行的话,就要这个女人永远不能开口说话!”

  死人才不会开口讲话,翁秋水甚至都动了杀机,可见,这个牛鲜菊一定掌握着他犯罪的证据!

  就这样,东天化的曾兵领着人先到的,紧接着省治安总队城区二大队的人也过来了,还有东宁区公安分局的副局长带队也赶了过来,目的只有一个,要把那个牛鲜菊带走!

  这伙人气势汹汹,进来兄弟酒店后,就要搜查兄弟酒店所有的房间,并且在外围包围了兄弟酒店,禁止任何人员的外出和进入!

  纪岚又给唐诚打电话,报告说,对方坚持要搜查兄弟酒店了!

  唐诚知道,那个牛鲜菊此时在医院里呢!

  唐诚说:“让他们搜查吧!”

  可是,唐诚正这样安排呢,唐诚就从纪岚的电话里,听到了现场传过来一阵噼里啪啦的声响,唐诚问怎么了?什么声音!

  纪岚带有哭腔的说:“把我们酒店的玻璃咖啡桌给砸坏了!”

  同时,纪岚旁边的屠夫和光照千秋再也忍不住了,就抢过来纪岚的电话,急切的对唐诚请示说:“老大啊,我们几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啊!我们想反击了!”

  唐诚冷静的对屠夫安排说:“你和光照千秋保护好我们酒店的女同胞们,不要让我们的人受到伤害!物品吗,随他们砸去,等一会,我让他们原价赔偿就是了!”

  然后,唐诚放下手机对杨家兴说:“哥,男子汉大丈夫,当有可忍之时,和不可忍之时,这个时候,我唐诚就信奉一句话,叫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忍无可忍之时就不必再忍!我们动手吧!”

  杨家兴淡定的看了一眼唐诚,说:“好吧,你给你的人打电话,我给我的朋友打电话,给他们这些人来一个反包围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