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510章 清清河水话源头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现在虽然是市长,但是主持广寒市的工作,所以张重岭见到唐诚以后,态度是十分的恭敬,唐诚问他到:“情况严重不严重?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

  张重岭汇报说:“现在已经住院治疗的群众八十多人,其中重症患者六人,其他人都有不同症状的感染,据县医院的医生诊断后,已经怀疑是集体感染,正在逐一排除感染源!已经采集到了水样,送到省环保厅去化验了,结果马上就可以出来了!”

  “你要给我讲实话,出现死亡案例了吗?”唐诚严肃的问道。(www.k6uk.com)

  张重岭马上坚决的说:“唐书记,我用党性担保,目前绝对没有出现死亡案件,我们县里也采取了积极的应对措施,除去上报市疾控中心以外,我们县里也组织了多方部门联动,赶赴黄梨乡去调查!”

  唐诚看了一眼这个张重岭,感觉他说的还是实话,既然没有死人,唐诚的心就稍稍宽慰了许多,但是六名的重症患者还是让唐诚格外的上心!此时,秘书陆青过来汇报说:“已经安排好了,市卫生局市环保局市环保执法大队的领导以及市医院的多名专家学者全都到齐了,就等着唐市长集合出发了!”

  唐诚就对张重岭说:“走吧,去黄梨乡!”

  张重岭说:“唐书记,你就不要去了吧,我们马上回去黄梨乡,事情有了进展以后,我马上会第一时间向你汇报!”

  唐诚淡定的说:“现在上级还没有明确我是市委书记,你还是称呼我为市长吧,另外,我告诉你,党章上那一条规定,官职大了,就不能亲自去第一线啊,难道官职越高,就只能是在办公室里听汇报吗!我告诉你,在我唐诚这里,这个规矩就要改,越是官职高的,越要亲临事故第一线!”

  唐诚急匆匆的下楼,张重岭和邵站长孙主任陆青等人也急忙的在身后跟着,到了市政大楼的一楼大厅,市政府分管卫生工作的副市长翁佳琪,分管环保工作的副市长田东奇已经到了,唐诚也不坐小轿车,而是和大家一起坐上了一辆考斯特,其余人员都坐上了两辆中型面包,迅速的赶赴梁堂县黄梨乡!

  梁堂县是广寒市的边境县,位置是最西部,而黄梨乡又是梁堂县的最西部,西面紧邻东南省的另一个市宁远市。

  唐诚先去了梁堂县人民医院,看望慰问了患病住院的黄梨乡群众,医生汇报说:“目前,已经初步定论为感染性疾病,这类感染性疾病有一个医学名字,学术名统称为bh5血液病,轻度感染为恶心和呕吐头晕乏力,重症感染者可以危及生命!目前,仍有一名重症患者仍然没有排除生命危险,还在重症监护室观察治疗,其余的人病情稳定!”

  唐诚问道:“查清感染源是什么啊?”

  医生回答说:“我们怀疑是村民集体引用了被环境污染的水源所致,已经取得了村民饮水的样本,送到了省厅去化验了,等到化验结果一出来,就可以定性了!”

  这时,一个躺在病床上的轻度患者张口说:“不用检验,我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

  唐诚一听,忙把身躯移过来,真诚的问到:“老哥,你要是知道,就大胆的说,我就是咱们广寒市的市长,我一定会为大家做主的!”

  这位群众也不含糊,说:“市长啊,我是黄梨乡马家堡子的村民,在我们马家堡子村南有一条河流,叫马尾巴河,我们都是因为那条河而得病的,我们的庄稼,还因为用了马尾巴河里的水,而枯死了!一定是那条河的事!整日里发出刺鼻的气味!”

  事故发展到现在,唐诚的脑海里已经有了一个大致的轮廓了,污染源就是这条马尾巴河!

  唐诚从县医院里出来,马不停蹄,直接赶往黄梨乡马家堡子村,去看看村民口中说的那条被污染的河流!

  唐诚驱车直接去了马家堡子村边的马尾巴河!

  现场的情景,让唐诚是大吃一惊,临近河边,果然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同时,河水浑浊,发乌,和唐诚小时候见过的小河水,印象中有天壤之别,那个时候,唐诚读小学的时候,可以下河去捞鱼,鱼儿又多,去河里游泳,鱼儿可以在自己的双腿间绕行,岸边青草,河水清清,可是,眼前的这条马尾巴河,景象不堪入目,岸边的青草都枯萎了,树木多为半死不活。

  唐诚的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环保工作,一直是唐诚执政的底线!

  如果执政者不重视环保工作,将来,我们的民族不会死于敌人的侵略,而是会死在被严重污染的空气里!这个话绝对不是危言耸听啊!

  唐诚强压住怒火,一声不发的离开了马尾巴河,然后带领着随从人员去了马家堡子村民的家中!

  在一家村民的家中,唐诚来到了这家村民的水缸前,然后拿起一只碗,舀了一碗水,对跟着的县委书记张重岭,分管环保工作副市长田东奇,市环保局长胡连勇,以及县里的县长和县环保局长说:“同志们,我们这些当干部的是人,是生命!难道我们的群众我们的老百姓就不是人,不是生命吗!我们可以养尊处优,处处养生,难道就这么漠视我们治下老百姓的生命健康吗!今天,我提议,大家都来尝尝老百姓的饮用的水!”

  “唐市长!”翁佳琪就急忙过来阻挡说:“我们大家尝,你就不用品尝了!”

  说完,翁佳琪就要接过唐诚手里的碗,她要带头先品尝一下!

  可是,唐诚没有等翁佳琪伸出手,唐诚就率先的品尝了一口,然后皱了皱眉头,咽了下去!

  在场的无论市级官员还是县级官员,一看唐诚亲自带头品尝了,都不约而同的拿起一个碗,都过来品尝一下,味道难闻不说,喝到嘴里涩涩的,蛰舌头一样的难受,有多个官员难以下咽,都忍不住又吐了出来!

  大家品尝完了马家堡子村民日常饮用的生活用水,唐诚脸色凝重,如临大敌一般,唐诚沉沉的声音,把梁堂县委书记张重岭,市环保局长胡连勇叫到了身边,唐诚逼问到:“张书记,胡局长,刚才这个水,你们两个也喝到了,你们两位作何感想啊?”

  张重岭面露难色!

  胡连勇点头说:“唐市长,水非常难喝,我们市的群众还有喝这样水质的水,我也感到很痛心和失职!”

  唐诚忍不住,大声斥责到:“既然感到难喝,为什么不马上行动,立即展开工作,关闭所有一切可以污染到马尾巴河的污染源,你大胆的工作,不管他牵扯到谁,即便就是天王老子的化工厂,只要是它污染了环境,照关不误!”

  张重岭说话了,他说:“唐市长,你听我解释,这个事情真的很难办,要是容易办,我们早就秉承您的意思把污染源关停了,这个污染源并没有在我们辖区之内啊!污染源在上游呢,而上游的地界按照行政归属划分,他们不属于我们广寒市管辖啊!他们属于宁远市管辖!”

  胡连勇也忙反映说:“是的,唐市长,张书记说的情况属实,我们也查证了,确实是怎么回事,我们广寒市境内,在这个马尾巴河边缘五公里之内,就没有化工厂更没用污染源,污染源都是从宁远市过来的!”

  唐诚一听,火气稍稍淡了些,原来是跨地区污染啊!

  唐诚就问胡连勇说:“你们环保局过去和宁远市的环保部门结合过吗?”

  胡连勇说:“结合过,可是,人家宁远市的环保部门更本就不重视啊!三番五次我们的去交涉,可是至今污染效果不减!为此,我们也到省环保厅反映过问题,环保厅也给宁远市方面发过传真,但是效果也不明显啊!”

  此时,送到省环保厅化验的水样也有了结果,水质里面含有有毒致癌物质苯胺!并且已经超出了正常值的范围,长期饮用这样的水,容易引起血液病!

  副市长田东奇也过来建言到:“据我们了解得知,距离这里有三十公里,有一家大型化工厂,名字叫天灵化工集团,还是一个在创业板上市的大企呢!现在,我们严重怀疑,污染马尾巴河的罪魁祸首极有可能就是这个天灵化工集团!”

  唐诚心中的疑问已经渐渐解开,解铃还须系铃人,冤有头债有主,造成污染的根源还是出在了宁远市的天灵化工集团!

  唐诚立马把梁堂县委书记张重岭及县长叫过来,安排他们妥善处置善后工作:“随时对马尾巴河水质进行检测,并把检测的结果通报市政府,并且通报马尾巴河途径的县市区,加强防范措施,另外,受到污染水源的居民,不再饮用这里的水,有其他地区调拨,暂时也可以让县消防中队过来送水,同时你们立即成立应急处置小组,向黄梨乡输送管道,接通自来水源,保证群众喝上放心水!”

  唐诚让其他人员留下帮助梁堂县处置事故,唐诚身边只带着副市长翁佳琪,副市长田东奇,秘书陆青,再次赶赴宁远市,首先去了那个大型的化工企业天灵集团!

  唐诚驾车驶出广寒市边境,很快就来到了天灵集团的厂区门口,按照地理位置推算,这个厂子还真是背靠着马尾巴河,很容易就造成马尾巴河的污染!远处就可以看到天灵集团的厂区内,四五和排气烟筒咕咕的冒着黑烟和白烟,随风一吹,飘到很远的地方都不能散开,可见浓度之高!

  唐诚只是在这个天灵厂区的门口站下,没有进入厂区里面,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

  看来,这个罪魁祸首,还真就是这个天灵化工集团!

  唐诚又去化工厂周边走访了部分群众,这里的群众们都说:“我们也不知道上辈子做了什么孽,就能摊上这么一个邻居,不单单是庄稼不长,整日里闻着刺鼻的气味,好多壮汉都变成病怏怏的了!”

  还有群众反映说:“我们村子里,有两个人原来在这个化工厂里打工,后来都得了重病死去了。”

  唐诚听后,义愤填膺,明明是一个害人不浅的化工厂,为什么还在明目张胆有恃无恐的生产呢!难道,就不会关停了它吗!

  群众是无法关停的,只有去宁远市政府。

  唐诚坐回到了车里,对翁佳琪说:“翁市长,看来,我们又要去会会你的那个老同学了!”

  翁佳琪说:“希望他能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和答复!”

  等到唐诚和翁佳琪田东奇等人到了宁远市政府,如期见到了市委书记严洪江,唐诚就把天灵集团存在污染的问题,以及问题的严重程度,向严洪江做了说明,唐诚说:“先把这个天灵集团关闭了再彻查它的污染问题。”

  严洪江听后,不以为然,他说:“唐市长,不要耸人听闻吗!不就是一个化工行业吗!我们也不能谈虎色变,一提起化工厂就认为它存在污染,要知道,我们的国民经济生产和发展,也离不开化工厂啊!”

  果然,隔行如隔山,跨区域执法非常难,这个天灵集团不是在广寒市的辖区之内,唐诚就不能对人家发号施令,强行的去关闭!

  严洪江还电话招来了市长花克刚!

  花克刚阴阳怪气的先给翁佳琪握手,然后对唐诚说:“唐市长,你怎么又来我们宁远市了啊!上级已经把东龙大运河途径我们市了,你还有不知足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