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1611章 投石问路之计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10 10:26:13 源网站:北斗星小说网beidouxin
  魏延长听后,顿时就明白了,点头说:“高,董事长就是高,高瞻远瞩,是我们所不能比拟的。您的这一招,就叫投石问路之计呗。”

  欧阳杰点头说:“对,可以叫投石问路,商场如战场,我们不得不防啊!你要切记,第一次我们找人去盗挖白朗牡的墓穴,只是做做样子,不是真挖。第一次,你们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做好隐蔽工作,切不可把我们给牵连出来,不能让盗挖的人知道我们的真实身份。否则的话,那就不叫投石问路了,那叫自寻坟墓。”

  魏延长点头说:“我明白。”

  欧阳杰这边很快就做好了应对之策,可以说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如果他们的计划成功,就能完全挫败唐诚的这条诈死之计。

  但是,唐诚不知道,对方会是这么的老狐狸,唐诚还自以为计策高明呢!稳坐钓鱼台,等着鱼儿上钩。

  唐诚把任务分派给了新上任的省公安厅长林毅然。林毅然不敢怠慢,他刚来甘南省不久,也是立功心切,想要表现自己,既然省长亲自交给了这么一个重要任务,林毅然一定好好的完成。林毅然当然不会亲自去公墓场蹲坑和抓捕了。他把省公安厅刑侦总队的副队长穆逸找来,让穆逸找几个得力警察,按照唐诚的部署安排,秘密监控和蹲点这个白朗牡之墓,发现有人盗挖,立即进行抓捕,切不可让嫌犯逃脱。

  林毅然告诉穆逸,这是唐省长的亲自安排,一定要做好。他把工作安排给了穆逸。

  巧合的事再次发生,这个穆逸,恰恰是省公安厅党委书记乔太刚的人。当时,省公安厅内部斗争很激烈,乔太刚挤走宫存奥,结果呢,来了省厅长任尚成,乔太刚也算是官升一级,从副厅长升任了厅党委书记。可是,这个乔太刚依然不满足现状,他的目标是副省长。命运垂青,机会又来了,上任不久的厅长任尚成因为贪腐被抓,厅长之位又一次空缺,按照道理来说,他这个党委书记就极有可能被任命为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为此,这个乔太刚多方活动,寻求上位,结果呢,他又一次失望了,上面没有从原单位提拔,而是从外省调入进来了林毅然担任副省长兼公安厅长,又把乔太刚给晾到了一边。可以预想,这个乔太刚得知林毅然被任命为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之时,乔太刚的心情一定不大好受。

  乔太刚在任尚成刚出事的时候,找过省委书记周希良,希望周能帮他,举荐他乔太刚出任副省长兼公安厅长,当时,周也答应了,没有表示反对。周也清楚,这个乔太刚不是唐诚的人,既然不是唐诚的人,就可以用。

  可是,后来,没有等周开口说话,华夏上层就明确表示,鉴于两任公安厅长都出事了,不宜再从甘南省内部解决,必须要从外省调入,周的意见被阻止,看到这个情况,周也很聪明,就根本没有举荐乔太刚,他知道,举荐也是白举荐,反而会留下不好印象,他是顺从了上面的意思。

  但是,这个乔太刚还是要维护的,当林毅然从外省调入,被人大通过,正式成为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之后,乔太刚很伤心,又一次去找周希良诉苦。

  周希良也很聪明,他也不想完全得罪这个乔太刚,他要把这个导火索,引到唐诚那里去。嫁祸于人,本来就是极高明的官场之策。

  周希良告诉他,周希良也是为此煞费苦心,周希良也想让乔太刚出任省厅长,无奈,周的这个建议,被唐诚给拒绝,周不是不想帮乔太刚,而是因为唐诚从中作梗。

  周希良对乔太刚说:“你也清楚,当时的省厅长宫存奥,那是唐诚的心腹干将,结果呢,你和宫存奥不和,关键时刻,你还检举过宫存奥,你们之间有矛盾,你可以想象到,唐诚同志对你的看法。”

  周希良这么说,乔太刚就一定会相信,因为,周说的,是实情,这个乔太刚确实不是唐诚的人,他搞掉了宫存奥,当然会引起唐诚的反感,唐诚阻止他出任副省长兼公安厅长,也是顺理成章的事。

  其实,这个乔太刚还真是冤枉唐诚了。唐诚从来就没有在会上表过态,说过反对乔太刚出任厅长的话。从外省调入,连周都无权阻止,何况是唐诚了!

  是这个混蛋乔太刚,看不透局势,在宫和任,两任公安厅长都出事的前提下,根本就不会再存在从原系统原单位提拔的可能。

  官场上,有一个固定的思维模式,那就是单位一把手升职了,二把手接棒的可能性最大,几乎是百分之九十几。可是,如果单位一把手是平调离开或者是降职到其他单位使用,那么单位的二把手就接替一把手的可能性变小。

  就是因为有这个模式存在,也会让很多的单位一把手和二把手不和的时候,二把手会有忌惮。只要不是强人所难,二把手还是愿意配合一把手搞好工作的,存在这种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因素。

  乔太刚就不懂这个规律,认为他没有当上公安厅长是由于唐诚从中作梗。就把这个怨气,又撒到了唐诚身上。

  穆逸从林厅长手里领到了任务,随即,就偷偷去了乔太刚的办公室。把领受到的任务,一五一十的,都告诉乔太刚了。

  乔太刚听后,阴沉着脸。踱步良久,说:“穆逸,你说说,这么多年来,我对你穆逸,怎么样啊?”

  穆逸马上说:“乔书记,你对我穆逸的好,我都记在心里呢,想当年,我家里穷,从警校毕业,分配到这个厅里工作,当时穿的鞋,还是上大学时候穿的那种白胶鞋,是您送给了我一双新皮鞋,后来,我结婚,买不起房子,是您借给我们了三万元,当时的三万元要顶现在的三十万啊!后来,也是您举荐了我,我才当上今天的刑侦总队副队长,您对我的恩情,我是没齿难忘。”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