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567章 九霄云外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等候了一会,周金友回来了,他看到了唐诚说:“我向冯副书记汇报了,冯副书记很忙,一个小时之内是腾不出来时间的,一个小时后,也是可能有时间!”

  唐诚心里只骂这个冯秀全太能装,唐诚要不是看在省委书记柯镇中的面子上,唐诚才不会主动的过来道歉,要是搁到以往的性格,唐诚早就把这个冯秀全给抛到九霄云外去了!

  唐诚现在官职长了,城府也在生长,动不动就暴怒的脾气,真的不太适合官场,人,总是要有所取舍的。(www.k6uk.com)

  唐诚忍了忍,淡然的说:“那好吧,我一个小时后就过来,正好,我也要到十一楼去看望一个熟人。”

  周金友忙说:“那好啊,一个小时后,我有了消息,就给你打电话。”

  唐诚趁此机会,就过去了十一楼,去马玉婷的办公室坐一坐。

  唐诚走后不到十分钟,冯秀全就把周金友叫到了办公室,冯秀全摘下眼镜,问道:“那个唐诚走了吗?”

  周金友回答说:“没有离开省委大楼,他去看望一个熟人了,一个小时后,他会过来,或者是听我的电话。”周金友发现冯秀全此时屋里并没有人,周金友说:“要不,我马上给唐诚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

  冯秀全摆摆手,说:“不要给他打电话,今天,我就要杀杀他的傲气,以后,在我这里,就要让他学会懂规矩!一个小时之后,再说吧!”

  周金友点点头,知道这个冯秀全是在玩弄权术呢!

  唐诚到了马玉婷的办公室,马玉婷一愣,问道:“唐诚,你不是告诉我说,你去冯副书记的屋里谈事吗,怎么这么快就谈完了吗?”

  唐诚切了声说:“别提了,我见到冯副书记的秘书了,秘书说,冯副书记一个小时之内腾不出时间来,要我一个小时后再过去看看,能不能谈,也还不一定呢!这个冯秀全,真是会装样子!摆什么谱啊!急了眼,我立马走人,随他去吧!”

  马玉婷急忙过来,把门关上,拉着唐诚坐下,嘘了声,说:“你小点声,小心隔壁有耳,这是官场,最忌讳的是谈论领导人的是非了!”

  唐诚说:“唉,人们都说,越是老司机,开车越会小心害怕,我发觉这个道理还真是这么样呢!像我唐诚吧,刚当官的时候,什么都不在乎,大不了,我唐诚还开车去,可是,官职越来越大,我倒干什么都畏首畏尾了,官场是个大染缸,此时回味起来,还真是这么一回事,要想改造一个人容易,改造一个风气,那就太难了!”

  马玉婷笑了,说:“唐诚,你要是能这样想,证明你是越来越成熟了,我很欣慰,你要知道,至刚易折,官场上不能太过于强势,枪打出头鸟,为什么古代哲学家,最强调中庸之道呢,官场上,最适合混的人,说到底,还是中庸之人啊!”

  唐诚苦笑到:“道理我懂,可是,我唐诚就是不想做一个中庸之人啊!”

  马玉婷说:“那就无法调和了,你只能选择离开。要么早晚会被这个官场把你清洗出去。我这可不是危言耸听啊!”

  马玉婷给唐诚泡了杯清茶,让唐诚清清心去去火,能够以平常心来对待冯秀全!

  唐诚喝了口茶,说:“老领导啊,现在我又遇上了这个可恶的冯,他可是省委副书记,比我官大,我要想短时间内超越他,也不现实,我该如何和这个无德的家伙相处呢?当务之急,我是走呢?还是等着他召见呢?”

  马玉婷想了想,突然想起来一件事,问道:“对了,唐诚,春节前,你到没有到冯首长家里串门啊?”

  唐诚回答说:“老领导,你是了解我的,我本身对着冯的印象就不好,再说了,我唐诚行事光明磊落,最反感的就是官场上这一套节前走动,实话告诉你,我没有去!”

  马玉婷马上明白了,她走进唐诚说:“我现在知道,这个冯首长为什么不见你了!他这是有意这样做的,就因为你节前没有到他家里去串门,这个是官场大忌啊!其实呢,领导也不是特在乎你的那一点东西,官职做到你和冯的这个份上,他在乎的是一种态度,你去他家里送点礼,证明你是看得起他的,所以呢,你没有去,冯必然的要对你出难题了啊!”

  唐诚一听马玉婷这么分析,还真是有点味道!

  唐诚听进去了,就沉吟了下,问道:“那老领导的意思,眼下,我应该怎么办呢?”

  马玉婷思考了下,说:“那就这样,现在不是还没有过完正月十五吗!理论上,只要是没有过完正月十五,就算是年,晚上,我们买点礼物,去冯家里走一趟,给他拜个晚年,在家里,趁势把心里话说一说,兴许,这个冯,就能和你化干戈为玉帛了呢,唐诚啊,你要知道,干事业,需要氛围的,干事业的一个好的前提,那就是人事团结,只有在团结安定的环境里,才能干出大事业,要不然,这个冯处处给你使绊子,弄权术,搞掣肘说坏话什么的,你在龙潭市还能干什么事呢,为大局计,你应该团结可以团结的人,即便是不能团结,也不要全都达成对立面吗!”

  马玉婷说的话,唐诚听后,感觉还是有道理的。

  人在江湖飘,谁敢保证不做一件违心的事啊!

  就像春晚,你看不看,它都在那里!官场规则,也是这样,你不管看惯看不惯,它都在那里,而且延续了上千年!

  唐诚就听从了马玉婷的建议,唐诚给冯秀全的秘书周金友打过去电话,告诉了周金友一声。

  唐诚和马玉婷从省委大院的出来,唐诚把自己从龙潭市带出来的随从安排了下,让他们先去找个宾馆住下,唐诚和马玉婷去了省城的一家大商城,选购点礼品,商量着晚上到冯秀全的家里去一趟,争取和解此事!

  在商场里,看着琳琅满目的商品,唐诚也不知道给这个冯秀全买点什么礼物好!以及买什么价位的?

  幸好的是,马玉婷在自己的身边,这方面,马玉婷要比唐诚还有经验,唐诚就征询一下马玉婷的意见,马玉婷对唐诚说:“送礼吗,就是为了让领导照顾,想和领导拉近一下彼此的距离,礼品不宜太贵重,当然了,也不能太薄,其实呢,这里面也有学问,送礼的价值最好在收礼人月收入的十分之一左右,最为合适!比如冯如果月收入在一万元,我们就送他一千元左右的东西较为合适。”

  唐诚笑了笑,对马玉婷说:“你这不等于是白说吗,我又不是省委副书记,我怎么知道他的月收入是多少呢?要是工资的月收入,他也就是七八千块吧!应该差不多,可是,他的月收入是多少,我们怎么能知道呢!”

  马玉婷切了声说:“没有吃过猪肉,还没有见过猪跑啊,我们都是混在官场上的人,大体的估算一下,就能估算出来!我预计,冯的平均月收入应该在二十万上下吧!这还是保守的估计,我们暂且就按照这个比例算吧!”

  唐诚心里就默算了下,按照送礼的最合适比例,十分之一,这样算下来,唐诚也需要买的礼品价值在两万元左右呢!

  唐诚说:“一次就两万多,是不是太贵重了啊?”

  马玉婷说:“你啊,也算是市委书记了,而且也不差钱,怎么这么小气啊!两万还多啊!不多,现在物价涨的多快啊,通货膨胀厉害,两万元不叫一个钱了!”

  唐诚摇摇头说:“我是不差钱,可是我不想把钱花到这个上面,有钱,我还不如捐献给我们宿望县的贫困老百姓呢,省委副书记又不差钱,我干嘛还要给他送啊!”

  马玉婷说:“你啊,就是这一点不好,老是不能溶于这个圈子,今天我们给这个冯送点礼品,争取到他的理解和支持,最终目的是为了什么啊!还是为了你在龙潭市能够拥有一个更好的氛围给贫穷老百姓服务,我们的目的和其他人的目的是有区别的,有的人送礼,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私利,而我们是为了工作啊!”

  唐诚犹豫了下,还是听了,就让马玉婷再帮助选购一个两万元的什么礼品。

  经过权衡,两人在商城的黄金首饰区,挑选了一件一万八的黄金手链,用盒子包装好,这样的话,用个公文包就能送出去了,不显山不露水。

  唐诚内心真的不情愿这样做,可是,在马玉婷的劝导下,有点无奈的屈服于社会大气候!

  买好了礼品,马玉婷看了一下时间,才六点多钟,送礼的时间段,最好是在新闻联播刚刚结束,焦点访谈还没有开演的时候。

  唐诚就说:“老领导,要不然,我们先去吃点饭吧,然后再去那个冯家里。”

  马玉婷想了想说:“先吃饭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们必须先要找到了冯秀全的家庭确切地址,然后再去吃饭。就去他家里的附近去吃。”

  马玉婷现在的工作单位是省委工会,有这个便利条件,马玉婷就拨打了一个电话,通过她在省委工作的一个老同事,打听到了冯秀全的家的地址,住在省委干部楼别墅区,第四号楼。

  唐诚和马玉婷在省委附近找了一家餐馆,两人都不饿,喝了点茶,熬到了新闻联播即将快要结束的时候,唐诚和马玉婷就动身了,马玉婷借来了一个同事的私家车,唐诚驾驶着轿车,直接就去了省委干部楼!

  马玉婷和唐诚都是官场中人,何况马玉婷还有在省委工作的证件,非常顺利的就进入了有执勤武警把手的门口,进入到了干部楼。

  唐诚和马玉婷把车开到了干部楼别墅区附近,唐诚没有下车,和马玉婷一起寻找四号别墅在那里?

  可就在唐诚和马玉婷在车里没有下来,人生地不熟,唐诚就多费了点时间,计划寻找冯秀全的别墅之时,突然又从路边驶过来了一辆奥迪轿车,雪亮的大灯,晃得有点刺眼!

  紧接着轿车停靠在四号别墅的门前,从车里鱼贯而下了两个人,这两个人的身影,只在唐诚的眼前一晃,唐诚一眼就认出来了,来人不是别人,竟然是龙潭市长蒋必盛和常务副市长栗昭然!

  蒋必盛手里没有提着礼品,但是,那个栗昭然手里却不是空着的,他的手里竟然还提着一个密码箱。

  他们好像非常熟悉冯秀全的家,直接就箭步到了冯秀全的大门前,摁通了门铃,马上就有人过来给蒋必盛和栗昭然开门,放两人进去了!

  马玉婷看出来唐诚的神情有点异样,忙问道:“怎么了?这两人是谁啊?”

  唐诚的神情变的凝重起来,唐诚咬着嘴唇,没有说话,而是一打方向,车辆就驶出了省委干部楼!

  马玉婷明白,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了!

  等到两人一起出来了省委干部楼,马玉婷再次问他:“刚才那两个人是谁啊?”

  唐诚说:“是蒋必盛和栗昭然!”

  马玉婷哦了声说:“就是龙潭市的市长和常务副市长吗?”

  “对的。”唐诚答到:“看来,人家早已经是一个同盟了,我们去也是白去,幸亏我们没有去呢,假如我们去了,真要是被那个冯秀全再把我们羞辱一番,那该有多冤枉啊!”

  马玉婷惭愧的苦笑下说:“当然了,我是出于好心。”

  唐诚马上拍了一下马玉婷的肩膀说:“老领导,我并没有责怪你的意思。”

  蒋必盛和栗昭然进来了冯秀全的家,冯秀全在家,看到了蒋和栗到了,忙从沙发上站起来,示意两人坐下!

  冯秀全吩咐保姆上茶,然后他朗声一笑说:“我还以为今天晚上,那个姓唐的家伙会来我这里呢,结果竟然是你们俩啊,请坐。”

  蒋必盛说:“冯首长,那个姓唐的,给你道歉了吗?”

  冯秀全一听此话,眉峰一皱,眼神里流露出来愤怒的眼神说:“没有!”

  蒋必盛说:“看来,他都没有把冯首长放在眼里啊!”

  粟昭然添油加酩说:“是啊!”

  冯秀全狠狠的说:“看来,是应该再给他更厉害的颜色瞧瞧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