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六章 敢把皇帝拉下马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郝元沛听唐诚这样说,不由得一愣,仔细的打量起唐诚来,小伙子要比郝元沛帅气了不知多少倍。(www.k6uk.com)

  郝元沛问:“你是从玉倩的房间里出来的吗?”

  唐诚如实说:“是的,她让过来劝劝你,你们两个之间是不可能在一起的,同时她是不会下来见你的。”

  唐诚几句话就把郝元沛说生气了,郝元沛别看个子小,但脾气大,老爸是柳河县委副书记,自己是县公安局的正式公安,他几时受过这等窝囊气,他不再喊马玉倩我爱你了,而是把劲头冲着唐诚就过来了,他说:“怪不得玉倩不下来见我,原来是金屋藏娇,养了你这么一个小白脸啊!在柳河县,还敢有人和我郝元沛抢老婆!你他娘的,算那根葱,那瓣蒜啊!报上你的姓名单位!老子手下不斩无名之辈!”

  唐诚老实的回答说:“我叫唐诚,在城关镇政府上班。”

  “城关镇政府,算个屁啊!”郝元沛仗着身份和酒精的作用,那里会把一个小小的唐诚放在眼里,他叫嚣到:“城关镇政府吓唬老百姓可以,在群众面前可以耀武扬威的,在我郝元沛面前,也就是一个芝麻大的小衙门!你从哪里来的滚到那里去!少在爷的面前碍眼,耍威风,你信不信,爷们一发威,一拳就能打得你满地找牙!”

  一边的郝元沛的两个哥们,都是彪形大汉,身高和唐诚差不多,一个叫王义,一个叫刘立,都把身体站到了唐诚的面前,虎眼一瞪,双拳抱胸,冲着唐诚恐吓到:“哥们,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这里没有你说的话。你滚吧!再不滚蛋,小心挨揍。”

  一下子,就把唐诚弄了一个大红脸,本来想为马玉倩出面,摆平这件事,好让马玉倩对自己有一个好印象,加重一下自己在马玉倩心里的位置,这下到好,对方上来就给自己一个大窝脖,弄的自己很没有面子!

  唐诚听见自己的女主人马玉婷说了,这个郝元沛是县委副书记郝大强的儿子,连城关镇的党委书记都不敢把郝元沛怎么样,自己只是马玉婷的一个司机,更不能把对方怎么样。出了事会连累马书记的。

  圣人说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唐诚咬咬牙,算了,自己管不了,就不管了,他回转身,就打算离开。

  唐诚都走出去五步了,身后又传来郝元沛的叫声:“哎,城关镇政府的,你回来,去,给爷们上楼去捎个信!”

  唐诚又把脸转回来,问郝元沛说:“捎个什么信啊?”

  郝元沛和他的两个哥们,复又来到了唐诚的面前,斜着眼,抱着胸,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牛气熏天。

  郝元沛像是老子给儿子派营生,对唐诚安排说:“你去上楼,把这个马玉倩给我叫下来,你把玉倩给我叫下来了,爷们重重有赏,给你一百块钱!把玉倩要是叫不下来,看见这个喇叭了吗!你就代替老子在这里喊玉倩我爱你!一直把玉倩喊下来为止。”

  这不是明摆着欺负人吗!士可杀不可辱,唐诚才不会做这样的窝囊事。这让马玉倩知道了,唐诚也太没有面子了。

  唐诚不干,对方三个人就凑到唐诚的身前威胁他,其中一个叫王义的,把手里的拳头晃了晃,说:“如果不想挨揍,你就老实的听沛哥的话!沛哥让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

  唐诚小时候听爷爷说过戏剧里的故事,爷爷常常教导唐诚的一句唱词就是:拼的一身热血洒,敢把皇帝拉下马!

  大丈夫男子汉,有可忍和不可忍之事,当可忍时可忍,忍无可忍之时,就不必再忍。

  唐诚做人其实有两个原则:第一,不能牵扯到我的父母;第二,就是不能在漂亮的女人面前侮辱我。

  唐诚衡量了面前的局势,是以一敌三,这样的话,真要是动起手来,唐诚占劣势,所以唐诚要先下手为强,唐诚猝然出拳了,如长剑出鞘,出拳就是香港著名武星李小龙毕生所学研创的武林绝学截拳道。

  一记下勾拳,就打在郝元沛的下巴上,登时打的郝元沛五官移位,眼冒金星,鼻子转移到腮帮子上去了。

  郝元沛登时大惊失色,随即疼的“嗷嗷”叫了两声,喊到:“你敢打我!揍他!”

  郝元沛仗着人多,三个人打一个,张牙舞爪的就冲着唐诚过来了。

  唐诚不简单,从小喜欢武术,受过名人指点,在上大学的时候,学校里举行过截拳道武术比赛,唐诚曾经获得全校截拳道武术比赛第一名,为此,还代表学校参加过全省武术大赛截拳道单项比赛,获得第三名的好成绩。

  教训这三个混蛋,不费吹灰之力,唐诚双手交叉,一个截拳道最经典的开门动作:九天揽月,摆出来,说:“都是你们逼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今天,哥们就替天行道,教训教训你们这帮混蛋!”

  王义的拳头也是虎虎生风,奔着唐诚的面门就过来了,刘立也不闲着,抬脚就是一记扫荡腿,冲着唐诚的下三路就是猛的一脚。郝元沛更是报仇心切,轮圆的胳膊,冲着唐诚的胸膛就是一记掏心拳。

  这三个人都是挟风而来,那一记要是得手了,都够这个唐诚喝一壶的。

  唐诚口中轻叱了一声,身子滴溜溜急速运转起来,脚步赶不上金庸笔下的乾坤大挪移,那也逊色不了多少,像一个飞转的陀螺,脚步来回了走了一个“井”字,两个人的招式都躲开了,三个人当中数王义出拳最快,唐诚转到王义的侧面,抬手就是一记“开山斧”,手掌正好击打在王义的手臂上,登时就把王义的手臂给打了下去,王义“哎吆”一声,手臂还没有来得及抬起来,唐诚顺势就是一个肩膀扛的动作,正好扛在王义的侧胸前,唐诚肩膀一沉,猛的加力,把王义一下子就扛出去,摔了王义一个狗啃泥!

  王义半个脸接的地面,地面可都是沙子硬土地,擦的王义半个脸全是血印子,登时,脸上就开了花。

  唐诚想不到彪形大汉王义是一个绣花枕头,中看不中大,力道还不大呢,只一下,就把王义摔成这样。

  刘立看到好哥们被摔成这样,心里气不过,报仇心切,返身就冲着唐诚扑过来,唐诚猛然把自己的脚伸到刘立的脚面上,顺势一踩,这个小子收不住身体,也踉跄着,“扑腾”摔倒在地,他的这个摔的轻一点,只把门牙摔掉了一颗。

  王义摔倒了,脸上挂了彩,刘立门牙摔掉了一颗,郝元沛登时就傻眼了,再也不敢冲上前去找唐诚比试了,他而是杀猪一般的吼叫起来:“打人了!打人了!”

  郝元沛指示王义说:”快点报警,让公安局的人把这个小子抓起来。”

  事情经过郝元沛这么一喊,围上了很多看热闹的人,王义趴在地上,掏出手机就拨打了110报警电话。

  吵闹声也惊动了楼上的马玉婷,她也慌慌张张的跑下楼来,看到唐诚面前躺着两个狼狈不堪的伤者,知道事情坏了,一定是自己的司机和别人打架了。

  马玉婷疾步走到了唐诚的身前,还好,唐诚毫发无伤,那个县委副书记的小儿子郝元沛也没有大碍,躺在地上着的,是另外两个小青年。

  郝元沛看出来,马玉婷是马玉倩的姐姐,城关镇的党委书记,郝元沛就自我介绍说:“马书记,我是郝元沛,县委郝大强是我的爸爸,我在和你的妹妹谈恋爱,这个人是谁,他打了我的朋友,请你帮助我,把他送到警局里去。”

  马玉婷急忙说:“是小郝啊,你的爸爸是我的老上级了,对不起啊!这个人是我的司机!”

  “你的司机!”郝元沛更生气了,他原以为,这个唐诚一定身后有很深的背景呢,敢和他郝元沛作对,说不定唐诚的爸爸是县委书记呢,可是,让他大跌眼镜的是,这个出手毫不手软的唐诚,竟然只是马玉婷的一个司机,这让郝元沛更加的有恃无恐了,被司机给揍了,他心中不服,他抬眼一看,城关镇派出所的出警队已经到了。

  郝元沛就像狗看到了主人,儿子看到了李刚一样,立即穷凶极恶的喊道:“就是这个小子打人了!快,把这个小子抓起来!拘留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