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601章 未雨绸缪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杨美霞狡黠的笑笑说:“你就放心吧,这个钱,既不是我从兄弟酒店拿的,也不是赌博赢来的,是我妈妈给的!”

  唐诚也知道,杨美霞的妈妈卞亚芝有钱,卞亚芝很会利用杨家的影响力,卞亚芝涉足商业领域,她能给杨美霞打过来房款,也就不足为奇了。(k6uk)

  这也是唐诚和卞亚芝始终有隔阂的原因,唐诚内心不希望卞亚芝打着杨天宇的旗号,到处去经商赚钱!

  可她又是唐诚的岳母,唐诚只是通过美霞,让美霞劝劝卞亚芝,不要太过分了,但是卞亚芝根本就不听,人和人总是有差距的,唐诚也是无能为力。

  唐诚就对美霞说:“你从你妈妈那里拿的房款,算是我们借她的,等我们兄弟酒店生意好了,赚了钱,就还给她。”

  杨美霞立马嚷道:“什么你妈妈啊,是妈妈!”

  这却是唐诚的不对,结为夫妻后,就要改口,称呼彼此的父母为父母!唐诚点头说:“对,是我们的妈妈。”

  杨美霞收拾了下,就要拉着唐诚,一起出去看房!

  不料,唐诚和杨美霞下来财政厅大楼,来到了一楼前厅,向门外一看,下雨了!

  唐诚来的时候,只是阴天,并没有下雨,老天爷的脸是说变就变啊,竟然下起雨来了,单位上处处有眼力劲的人,旁边的一位省财厅办公室的人员,看到了杨美霞和唐诚站在了厅门口,竟然急急忙忙的过来要送给杨美霞和唐诚两把伞。

  唐诚推辞了下,还是接了过来。

  正在这时,大厅的值班室里,电视画面上正在播放着天气预报,唐诚正是为了龙潭市的抗洪而来,因此,特别留意天气情况,见到是天气预报节目,唐诚就再次把伞递给别人,唐诚来到了值班室里,关心起来天气形势。

  天气预报是江东省的省内天气预报,预报这次江东省又一次较长期的降雨过程,尤其是江东省东南部,是这次降雨过程的重点,将会持续时间长,有可能会造成局部城市内涝,一旦降雨量超过历史平均值,很有可能预示着,江东省的汛期过早的到来。

  唐诚一看,神情登时就严峻起来,心里咯噔一下,因为龙潭市正好是处在江东省的东南部啊!

  老天爷如果真的让江东省的汛期过早到来的话,可是会给唐诚一个措手不及,让唐诚又一次面临着艰苦的考验啊!

  唐诚面色凝重的出来值班室。

  杨美霞看到唐诚的脸色又不高兴了, 就问到:“你又怎么了啊?走吧,和我看房去吧!”

  唐诚出来门厅,看到外面的天阴沉沉的,雨丝稠密,也不知道龙潭市,尤其是龙潭望海市乔官镇等地区的雨势怎么样啊?比这里大啊还是小啊?

  唐诚心里有事,放心不下,唐诚就坚决的转脸对杨美霞说:“不行,老婆,我不能和你一起去看房了,我要马上回到龙潭市去,亲自赶赴望海市坐镇,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万一是汛期早来了,就糟糕了,房子的事,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话,唐诚冒雨钻进了自己的专车里,然后急令司机,直奔龙潭望海市!

  一路上,雨势并没有减弱的意思,反倒是越接近龙潭市,雨势越大。

  唐诚的心就更为揪起来,唐诚马上给龙潭市委办公室打电话,通知龙潭市政府分管副市长,龙潭市水利局,相关抗洪专家,马上赶赴防洪形势最严峻的望海市去,另外,通知龙潭市公安局,龙潭市武警支队,龙潭市全体机关干部,马上进入战前紧急状态,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待命出发。

  市委副书记杜之淳也打过来了电话,要求也赶到望海市去,和唐诚汇合,他也怕万一汛期提前到来。

  唐诚说:“是啊,未雨绸缪,万一是汛期提前到来的话,我们要做好一切应对工作,确保万无一失啊!”

  杜之淳就连忙应承,也动身赶赴望海市。

  唐诚率先赶到了望海市委驻地,望海市委书记郝润扬,市长邱大彪已经在市委门口迎接唐诚,市长邱大彪亲自打伞接到了唐诚的车门前,防止唐诚下车后被雨淋到,唐诚一下子就反感了,并没有一定走在邱大彪的伞下面,而是冒雨直接就走入了市委大楼。

  会议室里,唐诚开门见山的问郝润扬和邱大彪说:“外面雨势依旧未停,虽然现在不是汛期,但是我们也要充分准备,万一汛期提前到来了呢?对此,我要求你们望海市马上成立汛期处置小组,以应付随时都可能出现的汛期。”

  郝润扬回答说:“唐书记,入夏了,下点雨也是正常的,没有必要大惊小怪吧,这点雨,还造不成大的伤害,只要是汛期还没有到来,陀金河水位不涨的话,这点雨,对我们望海市造不成伤害的。”

  唐诚马上斥责他到:“润扬同志,你这个思想就要不得,这可是防洪大事啊,千万麻痹不得,搞不好,会死人的,再说了,你怎么就可以断定,这不是汛期呢?你凭什么说,陀金河的水位就不会涨呢,万一,这场雨到明日还不停的话,是不是会造成陀金河水位陡涨呢?我的同志哥,要未雨绸缪!马虎不得!”

  郝润扬被唐诚斥责了几句,他不服气,他好歹也是市委常委,理论上,比唐诚只差一级,他还是蒋必盛的同党,蒋必盛一点授意也没有给他,唐诚就过来训斥他,他当然是一百个不情愿,他说:“唐书记,我是市委常委兼望海市委书记,我在这个望海干了四年半了,我对于这里的抗洪形势,是熟悉的,是知情的,入夏以来,这是第一场雨,非常正常,唐诚书记何必是大惊小怪,人为的制造紧张空气呢?我是不能保证陀金河的汛期是不是会提前到来!但是,你唐诚就可以保证这场雨,一定会下到明天吗?”

  好啊!

  又一个和唐诚唱反调的人出现了!

  难道,原来的这些龙潭市委常委,一定都要唐诚统统的换一遍吗!

  唐诚针锋相对,当即严肃的对郝润扬讲到:“郝书记,我知道你市委常委,可是,防洪事大,人命关天,我们必须要慎重,现在我来了,你们望海市就必须要启动汛期防治应急预案,以期应对提前到来的汛期!这是政治任务,是命令,不是探讨。”

  郝润扬还是不服,站起来,继续想和唐诚争执!

  旁边的市长邱大彪还是懂事的,忙把郝润扬按住,邱市长打圆场说:“唐书记,您既然冒雨来到我们望海市了,我们望海市马上会积极行动起来,紧急调拨防洪沙袋等防洪物资,召开全市一十八个乡镇办事处的负责人会议,安排部署防洪会议,随时准备应对汛期。”

  唐诚点点头说:“我们就不要在这里浪费时间了,邱市长陪着我,我们一起去陀金河大堤视察,郝书记留下来,等一会,杜之淳书记也会赶过来,他协助你组织召开全市防洪会议,安排部署,调拨物资,确保应对一切突发性的问题。”

  唐诚安排的井井有条,郝润扬无法在提出来异议,他只好点头默许了。

  出来会议室,唐诚带领着龙潭市相关人员以及望海市相关人员,立即冒雨赶赴陀金河大堤去视察。

  唐诚等人到达了陀金河大堤后,唐诚下车,在车边换上了雨靴和雨衣,随同的干部,见到唐诚都身先士卒的换上雨衣了,大家也没有一个迟疑的,纷纷的换上了雨衣,跟在唐诚的身边,全都上了大堤!

  唐诚一边走,一边看,不时的站下来,就眼前看到的局面对邱大彪等人仔细的斟酌着。

  幸好的是,陀金河的河水并没有暴涨,还是和以前一样,在一个正常值的范围内,只要是陀金河的河水没有暴涨,也就以为着汛期还没有来,只要是汛期没有提前到来,一切都还不用害怕,老天只要再给唐诚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唐诚就能加固大堤,防患于未然!

  邱大彪的心登时就放下了,指着面前的河水,对唐诚汇报说:“唐书记,你看到了,河水并没有出现异常情况,您多虑了!”

  唐诚说:“但愿汛期不会到来。”

  离开了陀金河大堤,唐诚等人又赶赴了乔官镇视察,不去乔官镇实地看看,唐诚心里不放心,在乔官镇视察了一圈,由于乔官镇的地理环境特殊,一旦陀金河大堤决口,最先被淹没的必然就是乔官镇。

  下午的时间,唐诚全是冒雨在防洪一线视察,一直到了晚上,才回到了望海市。

  唐诚计划,如果明天,天气放晴了,唐诚就回去龙潭市,立即组织人员加固陀金河大堤,在原来的基础上,再把陀金河大堤加宽一倍,加高二分之一!

  唐诚晚饭是在郝润扬邱大彪杜之淳等人的陪伴下吃的,陀金河水位并没有异常,预示着汛期不可能提前到来,郝润扬就有了资本了,他在席间,多次的叫板唐诚说:“唐书记,您是不是一点小题大做了啊?”

  唐诚冷静了看了一眼郝润扬,唐诚说:“这不是小题大做,如果汛期不来的话,我们只不过做了点准备工作,也是未尝不可的。”

  郝润扬笑呵呵的说:“其实呢,我应该感谢这场雨,要不是因为这场雨,唐书记怎么又能来我们望海市呢,我代表望海市干部群众,敬唐书记两杯酒吧。”

  说完话,郝润扬端起酒杯,就冲着唐诚点头示意,意思是,唐诚,你也端起来吧!

  唐诚突然对这个郝润扬格外的反感起来,他身上说不清有什么一种特质,让唐诚看不惯。

  不管怎么说,郝润扬是市委常委不假,可是,他毕竟还是唐诚的下级,唐诚冒雨来望海市视察工作,也是为了望海市的老百姓,这个郝润扬应该感激唐诚才对,可是唐诚从郝润扬的表现里看不出来丝毫的感激之情,不但没有感激之情,隐隐约约的,唐诚感觉出来的是,郝润扬对唐诚的抵制。

  要是搁到正常的表现,郝润扬要给唐诚敬酒,应该是站起来表示才对,或者是让工作人员看看唐诚的酒杯里还有酒吗!

  可是,郝润扬依然的稳坐在那里,只是稍微的冲着唐诚扬了扬酒杯,当唐诚什么啊!他所表现出来的气势,好像唐诚是他的下级似的!有点喧宾夺主的意思。

  唐诚就皱起了眉头。

  唐诚也不可能站起来,唐诚就把面前的酒杯端起来,也没有和郝润扬说话示意,或者过电什么的,唐诚把酒杯碰到嘴边,稍微的表示了下,也算给了这个郝润扬点面子!

  其实,酒桌上,是最容易检验一个人的威信和层次的,但凡是让其他人能够站起来让酒的人,一般都是社会上的成功人士。

  同时酒桌上,最容易引发个人恩怨,原因就是因为某一个人看不起另一个人,而导致冲突发生。

  但是,唐诚官职熬到现在,也不是小鸡肚肠的人,涵养已经修炼的炉火纯青了,唐诚和这个郝润扬表示完毕,脸上并没有显现出来愠色!

  吃过晚饭,唐诚就住在了望海市的招待所,按照惯例,在睡觉之前,唐诚还要接待郝润扬和邱大彪等人,听取他们对今后工作的安排和打算。

  可是,晚上来敲门汇报工作的只有邱大彪,并没有郝润扬!

  显而易见,人家郝润扬打内心眼里,并没有把唐诚当成贵宾对待,郝润扬没有看起唐诚!

  郝润扬不去唐诚的房间里汇报工作,他反而躲在一边宾馆休息室里,给蒋必盛打起电话,向蒋必盛详细的汇报了唐诚在望海市的一切行踪和思想!

  郝润扬说:“我并没有让唐诚在望海市顺风顺水,我顶撞了他多次,他说陀金河水万一暴涨了呢,我就回敬他说,万一陀金河水不暴涨呢,我不能保证不暴涨,你唐诚就能保证会暴涨吗!总之一句话,他在我的望海市,并没有得到便宜!”

  蒋必盛非常感动,蒋说:“患难之中见真情,关键时刻,才能考验出来真正的朋友,老郝啊,我蒋必盛没有看错你,这个时候,你还能这样做,我蒋必盛非常感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