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希良横下心来。点头说:“好吧,只要唐诚答应,带人去这个汉江省铁河水库,亲自指挥抗洪救灾,身处在抢险第一线,我们就能够立于不败之地。真要是最后酿成了后果,唐诚是应该承担主要责任。”

  陈步荣说:“最好是,唐诚能够死在这个抗洪救灾第一线上,那样的话,我们就更加高枕无忧,一个唐诚殉国,就足可以成为抵挡一切箭牌了。”

  周希良说:“好吧,那就先把这个大计方针定下来,就这么办了,唐诚马上就过来了,我亲自和唐诚谈。”

  陈步荣点头答应,然后,他就离开了。陈步荣定下这个计策,真是够毒辣的,真是招招都击中在唐诚的要害上。

  一切都和陈步荣想的一样,唐诚这个人,是绝对做不到,把百姓置于危险境地而不管的。

  唐诚来到了省委6号楼自华厅,和周希良见面,周希良稍晚一会到场,唐诚坐了一会,周希良到了,见到唐诚,热情握手,和唐诚并排坐下,秘书上茶之后,关上门退出去了。房间里,就剩下唐诚周希良两个人。

  唐诚和周希良交换了对时局的看法,最后谈到了这个防洪形势上面。唐诚提出来了自己的担忧,铁河水库很有可能是保不住,未雨绸缪,必须做好群众的转移工作,以防万一。

  周希良点点头说:“群众安全,是我们的底线,这个底线原则,是一定要坚持的,群众的安全是生命线,触碰不得。不过呢,我们也要讲究方式方法,出发点是一样的,但是过程可能不一样,保护群众安全的办法,绝对是不止转移群众这一条,我刚才还和云州铁头门市以及水利厅的同志们讨论这件事,转移群众,代价太大,需要的资金过于庞大,而且还极容易产生后遗症,还不会被群众轻易理解,需要我们付出很多的努力,也未必能够得到群众的支持。转移群众,是我们最笨的方法,我们是人民的子弟兵,是百姓的保护神,不能遇到挫折,就要牺牲群众利益,让群众转移,这都不是很高明的做法。何况呢,我们甘南财政,不能够支持大批量的群众进行转移。”

  唐诚听后,就是一愣,瞧得出来,这个周希良并不同意自己的转移群众计划,唐诚说:“这么说来,周书记,是还有更好的方案了啊?”

  周希良点头说:“当然了,更好的方案,还是存在的,就看你唐诚同志能不能赞成了?愿意不愿意奉献了啊?”

  唐诚说:“那你说说看。”

  周希良说:“造成我们今天被动局面,主要的原因就是这个上游地区的铁河水库,只要是把这个铁河水库问题解决了,一切问题就会迎刃而解,换句通俗的话说,就是,只要我们保住了这个铁河水库,就能够保住我们的云州还有铁头门市。所以,只要我们加大防洪抗灾的力度,多调集人力和物力,多调派砂石沙袋防洪袋等物资,集中精力,死保这个铁河水库,保证铁河水库不泄洪不溃坝,那么,我们的云州铁头门市就保住了啊,群众也就不用转移了。”

  唐诚听后,也知道,这是一个办法,可是,唐诚心里清楚,就怕人祸大于天灾,汉江省方面巴不得铁河水库泄洪溃坝呢,一旦溃坝了,大水淹没了云州铁头门市,那么,京非高铁就必走汉江了!

  可是,这个是唐诚私下猜测,没有根据,唐诚也不好对这个周希良乱讲。

  唐诚说:“铁河水库不归我们甘南省管辖,就怕,汉江省方面,不会配合我们啊?”

  周希良说:“这一点,请你放心,我会向汉江省的刘学丹说明情况,讲清楚利害关系,我相信,这个刘学丹,一定会同意我们的,我们自带物资和人力,去无偿帮助他们抗洪救灾,他们没有拒绝的理由啊!”

  唐诚点头说:“可以,不过呢,如果云州和铁头门市的群众不转移,只把这个宝都押在这个铁河水库安全身上,有点赌的感觉,万一是铁河水库没有保住,溃坝了呢,下面可是上万的群众啊!出了事,就是大事啊!”

  周希良说:“所以说嘛,我们要死保这个铁河水库,家贫思贤妻,国难思良将,好钢用在刀刃上,关键时刻,就要看你唐诚的风采了,我认为啊,你唐诚同志,就是我们甘南省的架海紫金路,擎天白玉柱,为了彰显我们的决心和诚意,为了确保群众安全,我建议啊,我们省成立这个铁河水库保卫领导小组,你唐诚同志亲自担任这个小组长,亲自带队,去汉江省,指挥我们的人,参与铁河水库的保护工作,确保水库安然无虞。”

  唐诚心里明白,这恐怕又是对方的诡计和阴谋!这分明就是想把唐诚置于火上烤啊!

  让唐诚亲自带队,前往汉江省指挥铁河水库抢险救灾!这分明就是周希良的退身之计。

  唐诚若是保住了铁河水库,自是大功一件,风平浪静之后,一切还都好说,各自相安无事,唐诚顺利赶赴这个漠南自治区任职。可是剑有双刃啊!万一是这个没有保住铁 河水库,大坝溃堤,掩埋了无数个生命,那么为此应该承担责任的就是唐诚了!

  谁让唐诚是亲临一线的指挥员呢!

  周希良这等浅薄的伎俩,岂能瞒得过唐诚的心灵啊!

  唐诚下意识的摆手,拒绝周希良的建议,唐诚说:“汉江省方面,恐怕不会同意我们的这个意见,另外呢,把一切都押在这个铁河水库上面,押在天气上,本身就是极大的冒险,我们不能拿上万人群众的生命冒险啊!我的意见,还是要转移群众。以防万一。”

  周希良说:“我刚才和常委其他同志们,都交换了意见。我们省财政没有钱,同志们,也不同意这个转移群众计划。”

  唐诚说:“这么说来,其他同志们。倒是都同意我唐诚亲自去铁河水库一线指挥抢险了?”

  周希良说:“对,同志们,都赞成这个意见。”

  唐诚听后,自然是苦笑。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