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时间到了,菜品被服务员一一的端上桌,共有14个菜,每桌子上两盒香烟,一箱黑金老窖酒。菜肴上来之后,大家开吃。

  就这样进行了1个小时之后。主角匡久德出场了!他一身的黑色西装,红色领带,旁边的新娘费宜宣,一身红色的婚礼服,身材高挑,长相俊美,比匡久德年轻了16岁啊!身后跟着匡久德的弟弟匡久文。还有广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还有广县公安局长胡本忠。广县所有的县委常委们,悉数出席,为这个匡久德的婚礼现场站台背书。

  广县县委书记韩明堂,亲自做婚礼司仪,他举起酒杯,说起了祝酒词:“今天是我们匡总的大喜日子,也是我们广县人民的大喜日子!我们广县,因为有匡久德先生,而感到幸福,匡总的婚礼,与民同庆,今天的广县,蓬荜生辉!今天午餐之后,到了晚上,匡总还给我们广县的百姓,提供了一场高规格的烟火晚会,大家可以等着看烟花晚会!让我们端起酒杯,共同祝愿,我们的匡总,新婚快乐,早生贵子!我提议,我们在场的人,共同举杯三杯酒,祝愿我们的匡总永远年轻,新娘子永远像今天一样美丽!”

  然后大家都举杯庆贺。

  韩明堂身后的的公安局长胡本忠也举着酒杯,在台上发言:“今天是匡总的大喜日子,恰逢又是星期六,我们的韩书记开恩,刚才说了,今天给大家放假,可以敞开喝,喜酒不醉人!谁要不喝,谁就是对匡总有意见!谁就要被轰出去酒席之上。”

  然后,这个胡本忠带头,就喝干了一杯白酒。胡本忠喝完酒后,和匡久文对视了下眼神,匡久文明白,一努嘴,就从后面涌出来了数十个穿着黑色西装的年轻壮汉,戴着墨镜,跑到了每个酒桌面前,站立,其职责就是,监督大家喝酒,酒桌上的男士,都必须喝白酒。必须要响应主席台上的祝酒词。

  一些个不能喝酒的人,就没有响应主席台的号召,喝干三杯酒,结果呢,被旁边监督的黑色衣服壮汉,给强行端起酒杯,必须要喝,不然的话,黑衣壮汉就不依不饶。很多来白吃宴席的人才明白,这场免费的午餐,其实也不免费。

  不善饮酒的人,也被逼喝酒。

  轮到唐诚这一桌了,唐诚不喝酒。被旁边的黑衣人,给强行端起酒杯,要给唐诚灌下,随行的省警卫局局长曹鑫,岂容这帮人对唐诚无礼啊,急忙站起来,劝阻对方年轻黑衣人说:“我们的这位老板,不善饮酒,就免了吧,他的酒,我替他喝。”

  同和唐诚坐在一桌上的那个菜摊老板孟满勇,也站起来,表示可以代替唐诚喝酒。

  不料,黑衣壮汉,不依不饶,一定要让唐诚喝酒,还敢抓住唐诚的胳膊,要对唐诚灌酒。黑衣壮汉嚷到:“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来了,就应该喝酒为匡总新婚之喜助兴!”

  曹鑫手上,那是有功夫的,急忙过去,一把捏住了黑衣壮汉的手腕,只用了七分力,这个小子就受不了,疼的弯下腰,缩到一边,再也不敢对唐诚无礼了。

  主席台上的祝酒词完事了。一行人就都从主席台上走下来。恰好的是,唐诚坐的第4o号桌,在走廊边缘上。这帮人正好途径唐诚的餐桌边。

  和匡久德等人随行的公安局长胡本忠,就路过唐诚的桌子,一眼就看到了唐诚,还有那个孟满勇夫妇一家。真是巧了,昨天刚打过交道,胡本忠对唐诚还有孟满勇夫妇,记忆深刻。

  匡久文也看到了唐诚和孟满勇夫妇,其他人,胡本忠还有匡久文,就没有去仔细关注。

  胡本忠笑了,走到了唐诚面前,说:“呀哈,你也来吃免费宴席啊!”

  唐诚笑了说:“当然啊,通告上说了,谁都可以来。”

  胡本忠就看到了唐诚的酒杯里没有酒,只有茶水。胡本忠就问旁边负责监督的黑衣壮汉,黑衣壮汉老实回答:“这个人,没有喝酒。”

  胡本忠气坏了,就走到了唐诚面前,将唐诚酒杯里的茶水,给全部的倒掉,然后,拿起黑金老窖,咕咚咚就给唐诚的酒杯倒满酒,端起来,递到了唐诚嘴边,说:“把它喝了!”

  唐诚站起来,淡淡问:“我为什么要喝啊?”

  胡本忠嚣张的说:“因为,你是来吃宴席的百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既然来吃了,就应该真诚的祝福我们匡总,怎么表示真诚呢?按照我们广县的传统,那就是喝酒。”

  唐诚说:“我不能喝。”

  胡本忠说:“今天,你必须喝!不喝酒,你就走不出去这个婚礼!”然后胡本忠冲着匡久文一使眼色,匡久文挥手,整个宴席上的,所有的数十个黑衣壮汉,就都涌到了唐诚这个桌子前。逼着唐诚喝酒。

  匡久德还有费宜宣,还有广县的县委书记县长,也都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一边,等着看热闹。

  唐诚身边的秘书等人,要过来阻止,被唐诚拒绝,唐诚盯着这个县局长说:“你告诉我的一种人生哲学,我还记得,叫有权就是爷,你是公安局长,我是平民百姓,你的话,就是命令,是权力,我们必须要遵从,不然的话,就拘留我们,是这个道理吗?”

  胡本忠点头说:“是这样的。昨天,我是说过这样的话。”

  唐诚笑了,朗声说:“要是这样,那就好办了。”

  旁边的那个平民百姓孟满勇急忙要替唐诚喝酒,老孟说:“我们斗不过他这个大局长。”

  唐诚却对胡本忠说:“那今天这个酒,我不用喝了,你喝吧。”唐诚自顾自的,拎过来一瓶黑金老窖,打开盖子,普通百姓都以为,唐诚要喝干一瓶呢,结果唐诚把这个瓶子,推到了胡本忠的面前,唐诚正色说:“你把这一瓶酒,给我喝了。不许剩下一滴!”

  在场的人,都楞了,就连一边的县委书记县长都楞了!

  胡本忠惊问道:“为什么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