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659章 晕倒在地了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一听,这个里面竟然还牵扯到了光彩县的县委书记,心情就更加的沉重起来!

  其实,唐诚也明白,现在的贪腐行为,一个最主要的温床就是,学着上级,村子里的支部书记之所以敢贪污一万,那是因为他看到了乡镇党委书记贪污了两万,乡镇党委书记敢贪污两万,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县委书记贪污了四万!

  这一点,唐诚是深有体会,要想从根本上治理**,就要是一级做给一级看!从上到下的治理,唐诚就是因为深谙此中道理,所以,唐诚从来就不敢贪墨公家的一分钱,因为唐诚明白,只要是自己敢贪墨了,自己的下属贪墨的胆子就更大了,会演变的肆无忌惮!

  今天,雷天福的话语,再次的证明了这个恶性的循环,是如此的触目惊心!

  雷天福之所以敢挪用救助款,那是因为他看到了光彩县委也挪用了,而南坪村的支部书记是因为看到了乡里对这笔救助款的漠视和无动于衷,他才敢于全额的贪墨,不向老百姓拨付一分钱!

  唐诚压住怒火,问这个雷天福说:“那你就告诉我,你知道,光彩县把这笔救助款,都挪用到了什么地方了吗?”

  雷天福犹豫了下说:“好像是用于扩建和改善光彩县的会议大礼堂了!”

  唐诚从雷天福这里了解到这个情况后,真是气炸了心肝肺,好一个光彩县啊!国家和上级从并不宽裕的国家财政里拨付出来一笔款项,用于补助养殖户,害怕的就是伤了群众的心,让群众会因此而怨声载道,所以,国家一定要安抚,国家的出发点是如此的好,竟然让这帮不道德的和尚给把经给念歪了,救助款成了改善他们办公环境和楼堂馆舍的建筑款了,好让他们开会的时候,享受的更好一些!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种以单位的贪腐浪费行为,有的时候,比个人中饱私囊造成的社会危害和影响会更大。(K6uk)

  老百姓和养殖户已经赔钱赔的,自杀的心都有了,而这个光彩县的干部视如不见,却在这里兴建改善他们的会议室!

  唐诚让工作人员从后门带走了雷天福,继续接受纪委的调查,唐诚气愤的对秘书焦胜赞说:“光彩县的县委书记刘云鹤到了吗?”

  焦胜赞回答说:“已经到了,都在外面的休息室等着呢!还有县长侯云章!等候着陪着书记吃早餐呢!”

  又是吃!

  难道我们这些干部没有什么工作可干,只会陪着领导吃饭吗!

  唐诚气不顺的说:“我不需要他们陪着我吃早餐,你让他们去吃吧,七点三十分,在他们的县委大礼堂会面!”

  焦胜赞就出去传达了,然后焦胜赞对唐诚汇报说:“唐书记,我们去吃早餐吧,已经准备好了!”

  唐诚此时,已经对这个光彩县没有一点好印象了,唐诚站起来,看了一下手表,还有时间,他说:“我们不吃光彩县给我准备的早餐,我怕那是老百姓的血汗,走吧,我们出去吃碗豆腐脑去!”

  说完话,唐诚就要带着焦胜赞出去大街上喝碗豆腐脑!

  焦胜赞面露难色说:“唐书记,你是市委书记啊,就这么去大街上的小摊上,去喝碗豆腐脑,这多不雅观啊!再说了,外面的豆腐脑它也不卫生,不管情况是怎么样,我们总是要吃饭的啊!”

  唐诚没有听劝,唐诚语重深长的说:“怎么了!难到那么多的普通老百姓都可以在外面地摊上吃碗豆腐脑,不怕不卫生,难道我就应该怕吗!人民群众吃得,我这个市委书记就吃不得,胜赞啊,说到底,还是官本位的思想在作怪,你以后跟着我,切记,我唐诚从来不会把自己当成一个多大的官,弄得好像自己是皇上,不经人间烟火似的,我就是唐诚,我从来就没有把自己太当回事!你以后也不要有这种官本位的思想!当官,就是为人民服务的,说到底,就是人民的公仆,人民能够做的事,我们一定也要做到!”

  焦胜赞听完了唐诚的话,也就没有再劝,顺从的拎起衣服,和唐诚一前一后出来了招待所,去光彩县的大街上,找了一个临街小饭馆,要了两碗豆腐脑,四个烧饼。

  焦胜赞看着唐诚吃的很起劲,他也没有在迟疑,也痛快的和唐诚一起吃烧饼!

  唐诚还没有吃完,小摊的前面就跑过来了四五个人,为首的正是光彩县的县委书记刘云鹤,县长侯云章!

  刘云鹤上来愧疚无比的说:“唐书记啊,您怎么能出来吃这个饭呢!您让我这个光彩县的县委书记,脸往哪里搁啊!这怎么能是您吃的饭啊!您这不是打我的脸吗!唐书记!走吧,还是回我们的招待所吧,早餐已经是给您预备好了啊!”

  这是在光彩县的地盘上,唐诚和焦胜赞出来吃早餐,终究是逃不过对方的眼线的!

  他们追出来了!

  唐诚问道:“早餐,都给我准备了什么啊?”

  对方答道:“有海参燕窝汤,有粽子,还有我们当地的特产,熊掌焖饭。”

  这一顿饭,就够普通老百姓家吃七天的。

  唐诚淡淡的说:“那种饭我吃不习惯。我就是吃豆腐脑的命。老百姓吃得,我也能吃得!你们吃饭了吗?如果没有吃,一起坐下来吃吧,我请客!”

  刘云鹤和县长侯云章相互对看了一眼,然后又把目光投向这里的早餐环境,这是大排档啊,周围还有少数民工在吃早餐,说实话,环境卫生条件不是很好,不要说他这个县委书记了,就是村子的一个支部书记,也不会到这个地方来吃早餐的,光彩县的领导他们以为,他们是有身份的人,他们掉不起这个身价,他们更是非常在意自己的健康和身份!

  两个人都迟疑着不动脚步!

  唐诚鄙视他们!

  唐诚说:“你们如果嫌弃,你们就等着吧,我马上吃完。”

  光彩县的县委书记刘云鹤和县长侯云章就侍立在一旁,等待着唐诚吃完了早餐!

  从这个早餐点到县委招待所光彩宾馆也就有五百米不足的路程,刘云鹤却早就让县委的三辆黑色奥迪等候了,计划是等唐诚吃完早餐以后,就让唐诚坐车回去。

  唐诚吃完之后,刘云鹤上来说:“唐书记,上车吧!”

  唐诚看了一眼刘、候二人,唐诚却撇开了他们并没有上他们的车,唐诚要步行回光彩宾馆,刘和候见到唐诚这么坚决,就只好让轿车空车返回,他们光彩县当地的干部陪着唐诚,一起步行返回了招待所!

  一行人赶到了招待所的大楼前,刘云鹤征询唐诚的意见说:“要不然,唐书记,我们还是先去县委的小会议室座谈吧,我把我们县的情况向您汇报一下!”

  唐诚摇摇头说:“不用,先去你们县委的大礼堂吧!”

  刘云鹤回答到:“好吧,那就去我们的大礼堂吧!”

  唐诚在他们的陪伴下,来到了光彩县的大礼堂,走进来一看,这是一个可以容纳一千人规模的大礼堂,分成前后两部分,中间又分布着很多的布衣帘子,也可以将这个大礼堂分成若干的小会议室,富丽堂皇,装修考究!

  会议的主席台上,铺有德国进口的斯戴尔木质地板,造价不菲,主席台上的座位全是昂贵的红梨木材质,上面再配以真皮装帧,估计每把椅子都不下于五千元。

  全套的进口投影设备,最先进的录音器材。

  这还不算完,关键是浪费的地步竟然波及到了下面,连会议大礼堂下面的千套听众桌椅,都是真皮的,房顶上的灯光精美,各种欧式的吊灯是一应俱全,中央空调,法国进口的瓷砖,窗台都是天然玉石铺就。

  光彩县的全县三级干部大会,就在这个礼堂里召开,领导坐在这样奢侈的环境里开会,真就是一种享受!坐着真皮座椅的轿车过来,进来之后又坐在真皮座椅上听会,开着中央空调,听着无关痛痒的报告,心里美滋滋的,当领导的就是舒服啊!

  唐诚是越看,心里就越窝火!

  你们这些当干部的是享受了,可是,辖区内的老百姓呢,就不管他们的死活了吗!

  那怕是抽出这里面的一个椅子的钱,补偿给南坪村的那个养殖户,人家也不致于悲观绝望的去跳水自杀啊!

  唐诚问道:“刘书记,你的这个大礼堂确实是富丽堂皇啊!一看就是大手笔!不简单不简单啊!”

  刘书记见到唐诚这样说,他顿时是如坠梦中,不知道唐诚是一个什么意思,不过,他很快的反应过来说:“唐书记,这个都是简单的装修了下,花费不了多少钱。”

  “你这还是简单的装修了下!”唐诚直视着他的眼睛说:“如果你还要再复杂一下,你想怎么样啊!把人民大会堂搬到你这里来吗!”

  刘云鹤说:“我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唐诚说:“我看你也没有这么大的胆量!你老实告诉我,修建和装修这个大礼堂,你一共是投入进去了多少钱啊?”

  刘云鹤嗫嚅着回答到:“不,不多,一百万吧!”

  唐诚严厉的眼神盯着他的脸,唐诚说:“我唐诚最恨的人,就是糊弄我!”

  刘云鹤再次嗫嚅到:“二百万!”

  唐诚沉默着!

  刘云鹤自己又加价到:“用了五百万!”

  唐诚说:“你是想让纪委同志和你谈话了!”

  “八百万。”刘云鹤脸色紫的像个茄子,说:“唐书记,真的就花费了这些!”

  “包括基建费吗?”唐诚问道。

  刘云鹤苦瓜着脸说:“不,不包括。”

  此时,唐诚回头问焦胜赞说:“萧书记和费阳同志到了吗?”

  焦胜赞回答说:“到了,已经在礼堂的外面等着了!”

  唐诚点点头说:“让他们都进来吧!”

  唐诚一声令下,门外的龙潭市委常委兼市纪委书记萧原,市检察院检察长郭启臣、市公安局长费阳等同志就走了进来,来到了唐诚的面前。

  唐诚问萧原说:“把光彩县的财政局长请到了吗?”

  萧原回答到:“请到了。”然后,萧原就从身后把光彩县的财政局长叫了出来,财政局长是个秃子,脑壳前半部分已经没有了头发,姓郑,叫郑秃子,他看到了眼前的这个局势,就和刘云鹤对望了一眼,意思很明白,此时大家是泥菩萨过江都是自身难保了,各顾各吧!

  唐诚淡淡的对郑秃子说:“道理我就不和你多讲了,我只要你实事求是的回答问题,你告诉大家,用于改善这个大礼堂的经费,是从什么地方拨付的?是从你们县里正当的办公预算经费里面出的吗?”

  郑秃子看到眼下这个局势,他知道,再想蒙混过关,回去造假账已经是来不及了!

  他只好老实的回答唐诚的问题,说:“唐书记,我讲真话,这笔款不是从正常的办公预算里面出的,那个里面的钱数是有限的,也很短缺,不足以支撑这个高昂的造价,这笔款子是从国家转移给我们县财政的救助款项来拨出来的,可是,这和我这个财政局长没有关系,我是抵制和建议了的,可是,我这个财政局长是县委让我当的,我要听县委书记的话,这笔款是刘书记授意我拨付的!他还说,其他县市也是这么搞的。我不办也得办啊!”

  唐诚听完财政局长的话,唐诚回头望了望光彩县的县委书记刘云鹤,说:“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刘云鹤的额头上渗出了豆大的汗珠,脸色蜡黄!

  竟然是晕倒在地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