颜雨禾说:“我知道啊,它以前姓杨,可是现在,姓唐,另外呢,也可以让它姓颜,这个东西,是可以变化的。我还可以掏钱,把这个四合院买下来!”

  杨美霞说:“你给我多少钱。我也不卖。”

  眼看着,两个女人,又要吵起来,唐诚有点烦,毕竟,政治风云正在浪尖上!

  唐诚吼道:“不要吵了,你们两个住四合院,我去外面住酒店。”唐诚的这一声吼,吓的两个女人,都不咋呼了。颜雨禾也是吐了下舌头!最后颜雨禾妥协说:“我出去住宾馆好了。”颜雨禾其实,内心还是害怕唐诚的,只要唐诚真是生气了,颜雨禾还是会主动投降的!

  颜雨禾离开之后。

  唐诚又和张小雅商量了下明天晚上聚会的事情。

  幸好呢,唐诚已经提前一个星期,分别给彪子和柯龙打过去电话,大家都表示,明天晚上聚会,一定会到场!早上,唐诚一开门,颜雨禾就已经到了家门外了。她要帮助唐诚准备今天的晚宴。

  第二天的晚宴!很快就来到了!下午四点多的时候,就有老朋友6续来到了四合院!

  五点多,彪子就来了,这一次,彪子没有穿军装,而是便服!就带了五个警卫,还没有紧接着来的柯龙,带来的警卫多,当然了,这次警卫,都是便衣,不敢过于张扬!

  紧接着,钟桂森也到了!还有以前的老同事,齐凯,职务是某省的人大主任,也赶了过来!

  唐诚一一的和他们拥抱,热情的了不得!尤其是彪子,头发依然花白,但是身材依然魁梧的很,说话依然是瓮声瓮气的!身材依然是笔直。

  彪子让唐诚站在门厅的台阶之上。彪子走下来台阶,在门前,突然之间,是给唐诚敬了一个军礼,标准的军礼,他大声说:“唐老大,彪子奉命赶来,请老大指示,我彪子保证完成任务。”

  唐诚的心情一热,眼泪一下子就涌出了眼眶,彪子早已经是热泪盈眶了!唐诚疾步下来,和彪子再次拥抱在一起。

  唐诚说:“喝酒!今天晚上,我给你的任务,就是喝酒,一醉方休!”彪子庄重的点头,一旁的柯龙,眼眶也湿润了!

  时光啊,多么希望你慢慢走,不让我们的兄弟们,这么快就老去!

  后来,柯龙,唐诚彪子,钟桂森,齐凯等人,拥着进屋喝酒!这个时候,大门又开了!唐诚回头一看,以为是张小雅呢,结果,这个女人一进来,唐诚就楞了,随即,眼泪再次涌出眼眶,竟然是马玉倩!

  马玉倩手里还拎着菜篮子,她笑中含泪说:“老唐啊,我也来了。”

  唐诚点头说:“来了好,来了好啊!”

  张小雅也来了,大家欢聚一堂,都格外的高兴!

  就在酒席马上就要开始的时候,大门外响起了脚步声,一个女人,又走了进来,竟然是李冬冬!

  这一下,好了,唐诚的故交,差不多都到齐了!他们就在这个京城四合院里,搞了一次久别的狂欢!

  这是唐诚从政以来,第一次这么高兴的喝酒聚会!

  似乎是,唐诚仕途上遇到的不快,都给忘记了!

  李冬冬还是那个性格,她拍打了下唐诚肩膀,豪爽的说:“唐诚,你的事情,美霞姐,已经告诉我了,你不要怕,大不了我们不从政了,你不从政了更好了,身体就没有了羁绊,我带你周游世界去,和我一起经商去!”

  唐诚笑着说:“冬冬啊,有你在,我心里就踏实多了。”

  颜雨禾从一边挤过来说:“即便是辞官不做,也是和我去经商。不是和你去经商!”

  李冬冬就噘着嘴,拍打颜雨禾说:“好吧,就让给你们年轻人。”颜雨禾就笑了。

  唐诚和这么多的老哥们在一起,一定是欢畅无比,大家都很尽兴,大家喝完酒之后,彪子还有柯龙,还有这个齐凯,四个人一起凑到另一个房间里打牌。

  在打牌的时候,齐凯说:“唐诚,你在汉江遇到的瓶颈,我已经是听说了,对你来说啊,这次的汉江省的政治地震,是一次严峻的考验,你知道吗,我为什么没有当上省长,进而没有成为书记主政一方吗?我的经历几乎是和你现在一样的!”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啊,这也是唐诚为什么专门给齐凯打电话,让齐凯过来的原因,齐凯仕途上,也和唐诚一样,前期都很顺利,齐凯从县委书记任上,一直做到了省委常委兼政法委书记,就在他距离省长省委书记位置一步之遥的时候,突然被调任到了省人大任职,也就意味着,齐凯的政治生命,到此就结束了。不会再有进步了。可是,齐凯一直被作为省委书记重点培养的,为什么会出现这个局面呢!

  齐凯叹口气说:“唐诚啊,我当时啊,遇到的这个情况啊,和你是一样的,所以呢,当我听到你的这个消息之后,我就抓紧时间联系到了你,唐诚啊,我为什么要和你联系啊,就是因为,今天的你,和昨天的我,太像了!我当时一直是被作为省委书记培养的,为什么后来把我调入到人大啊,我就栽在这个下属身上啊!我担任政法委书记的时候啊,我们东南省检察院的检察长贪污受贿,后来呢,被纪委给盯上了,可就在马上就要对他采取措施的时候啊,这个家伙,竟然是畏罪自杀了,他一死,很多事,就变的更加扑朔迷离,死无对证啊,当时的舆论,登时就对向了我,以为平日里啊,我和这个检察长的私交很好,建立了不错的友谊,也怪我是遇人不淑,被这个检察长给蒙蔽了,我们也想到,他竟然是个大贪官啊!马上,省里很多干部向省委反映,说我平常和检察长的关系很好,经常有来往,就因为这个事情,我的政治生命终结,原本是想提拔我为省长的,结果呢,省长没有当上,反而是被降职使用了,明升暗降,给安排到人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