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685章 人生自古谁无死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葛天望登时就傻眼了,他想不到刚才和他们动手厮打的人,竟然就是市委书记唐诚!

  此时,躲在车里的冷红,看到外面的事态已经得到了控制,大批的警察已经赶到了,她这才从新闻采访车里走出来,身上还有斑斑污迹,可能是刚才被葛天望一伙人追击抢夺**时留下的!

  “唐诚!”冷红走到了唐诚的面前,说:“我刚才用**拍下了他们的奔驰车撞倒老太太三轮车的画面,而且,我还下来试图说服他们,带受伤的老太太去医院,他们不但不听,还要动手打我,抢我的**呢!”

  哦,唐诚已经是明白了中间的过程,有了冷红拍摄到的证据作证,葛天望这伙人,应该没有什么话说了!

  唐诚就平静的对葛天望说:“不管你是谁的后代,也不管你是从什么地方来的!更不论你认识谁,既然是撞到了人,就应该负责!现在,你们只有先配合交警队的调查,妥善处置好伤者的问题,完事之后,还要给冷红记者道歉,承担相应的打人责任!”

  费阳也过来了唐诚的身边。(看啦又看小說)

  冷红把**资料,提供给了警方。

  葛天望盯着唐诚的眼睛,他有点不甘心的说:“唐诚!你可不要忘了,这可是我葛大爷提前给你打过招呼的,我要来你们龙潭市投资房地产的,你这样处理我,你就不怕我葛大爷会处理你吗!你到底会不会当官啊!”

  这个时候了,双方的身份和立场都已经明确了,葛天望这个家伙也就没有必要在藏着了,又一次在唐诚的面前,暴露了他官二代的个性,撞伤了人,蛮不在乎,也根本就没有把唐诚放在眼里!

  唐诚身边的费阳立时站出来,说:“我说,姓葛的,请你嘴巴放文明一些,不要像大便坑似的!”

  “哥们就是这样的性格!你们就说想怎么办吧!”葛天望突然从包里掏出来整沓的人民币,足足有两三万元,扬手就撒了出去,说:“不就是钱吗!随便!”

  葛天望把钱撒出去之后,他认为,他撒完了钱,会有许多群众上来哄抢,制造混乱,他好趁机溜走!

  不料,一个出乎他意料的场景出现了,面对着从天而降的花花绿绿的百元大钞,在场的围观群众,没有一个人上前去捡拾,场景并没有一丝的混乱!还是警察过来捡拾钞票。

  这个现象,在其他地区是很难看到的,在这个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年代里,唐诚治下的龙潭市,已经在逐渐的达到古人讲的那种夜不闭户路不拾遗的境界!

  葛天望傻眼了,民心向善,看来,他必须要为自己的错误行为负责了。

  唐诚安排费阳处置这件事,事件没有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不允许他们自作主张,无论牵扯到谁,一定要秉公办理!

  唐诚对葛天望说:“至于其他的事情,你可以把这件事处理完毕后,来市委找我,我们再谈你投资的事!”

  然后,唐诚带领着冷红,把冷红接到了市委!

  冷红在唐诚的办公室里坐了一会,两人聊了会天,这个时候,焦胜赞进来汇报说:“从交警队传过来消息了,葛天望他们已经被带到交警队接受处理了,受伤者也已经到了妥善的安置救助,身体并无大碍,现在,交警队方面在征求您唐书记和冷记者的意见,是不是让他们过来市委向冷记者道歉啊?还是冷记者亲自来交警队接受葛天望他们的道歉啊?”

  唐诚回头就征询冷红的意见,冷红回答说:“算了吧,我也不想再看到他们了,道歉的事,就免了,只要是让他们受到了处罚和良心的谴责,其他的事,都免了吧!”

  唐诚就尊重了冷红的意见。

  不过呢,唐诚也不想把事情做绝,一码是一码,葛天望撞人是撞人,但是来龙潭投资归投资,唐诚就对秘书安排说:“你去向那个姓葛的传达我的意见,只要是他们遵纪守法,恪守规矩,我们欢迎任何个人和企业来我们龙潭投资创业,不管他有没有背景,他处置完这个事情后,仍然可以来市委找我,我们谈谈投资的事!”

  焦胜赞就过去办理了!

  二十分钟后,焦胜赞就回来了唐诚的办公室汇报说:“唐书记,那个姓葛的一伙人,在我们市交警队处理完伤者事宜后,缴纳了罚款,立即就离开我们龙潭,直接走了!看样子,他们是生气了,赌气走的!”

  唐诚眉锋一动,哦了声,说:“走就走吧!”

  同样是挂着投资创业的名义,但是,这个姓葛的,和上次那个法国雪龙汽车公司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姓葛的来龙潭市是投资房地产业来了,说白了,就是来暴敛钱财来了,蓄意的要抬高龙潭市的房价,他们好中饱私囊,就是变着法的,想从老百姓手里要钱!

  本来,唐诚就不想让龙潭市的房地产业发达,房地产业发达了,成本其实都是转嫁到老百姓身上了!

  看来,这个葛天望也是生气了!

  他回去之后,势必会把这个事情,告诉他的大爷葛立仁,凭葛立仁的身份地位,听到这个事后,一定会对唐诚有看法的!

  冷红也明白这些道理,她看着唐诚,温婉的说:“唐诚,你看看我,多不好啊,这次来龙潭,竟然给你惹了这么一个大麻烦!这帮人都是有身份有背景的人,何况还都是天子脚下的人,唐诚,不要因为,彻底的把他们都得罪了,要不然,你还是去把他们追回来吧,在龙潭请他们吃顿饭!”

  唐诚淡淡的笑了,在这个官场里,唐诚早已经是一个另类存在了,为官这些年,唐诚得罪的高官还少吗!也不在乎再多这么一个!

  人不可无傲气,但不可无傲骨,唐诚就是唐诚,该来的就来吧,唐诚还是这样做人为官!

  唐诚说:“不要管他们了,只要你冷红没有感到受委屈,其他的,我唐诚都不在乎!”

  冷红听后,眼睛顿时亮晶晶的,盯着唐诚看了足足有两分钟!

  冷红眼神中对唐诚充满了爱慕,此时,她的芳心已经暗许。

  她心里也会生出遗憾情愫,唐诚要是现在还是孤家寡人该有多好啊!冷红就会推掉省城那些所谓富二代和官二代的纠缠,去追求唐诚!

  唐诚就和冷红聊了聊工作上的事,省电视台的领导要求冷红,专门负责报道龙潭市的新闻新事,让她把今后的工作重点都放到唐诚的龙潭市来!

  正在这个时候,唐诚的右眼突然剧烈的跳动起来,心里猛不丁的咯噔了下,有种疼的感觉,这在以往还是没有过的,唐诚心里就是一惊,好像预感要发生什么事似的!

  唐诚就问冷红说:“那句俗语是怎么说的啊?叫什么是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对吗?”

  冷红说:“好像是有这么一句说道,不过那都是迷信的说法,唐书记大可不必当真!”

  唐诚还是心有余悸的说:“我怎么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头啊!总感觉要发生点什么事似的!”

  冷红看到唐诚的神情严峻,冷红就劝道:“既然是这样,那你就给你的亲人都打个电话,确认一下吧!”

  唐诚就听了冷红的建议,拿起桌子上的电话,依次的打给了自己的父母,确认到父母姐妹都好好的!然后又给杨美霞打电话,确认到自己老丈人一家也好好的,马氏姐妹也好好的!

  李冬冬刚从唐诚这里走了,应该也会好好的!

  那唐诚怎么还预感到要发生事情了呢!

  就在这个时候,秘书焦胜赞突然进来汇报说:“唐书记,门外来了四个人,说有急事要见你!”

  不会是指的眼下唐诚眼皮跳这个事吧!

  唐诚急忙指示,让他们都进来!

  门开了,四个男人走了进来,其中三个男人都是中年岁数,一个男人看上去苍老一些,有七十岁左右了,这四个人进来后,气场竟然很大,四个人的脸上都是那么的不拘言笑,眼神犀利,眸子明亮,一种深邃如海的感觉,身上有种特别的气质,让人肃然起敬!

  都是黑色的中山装,身体都是那么的笔直。

  唐诚打量了下这四个不速之客,眼生的很,唐诚并没有见过他们,也不知道,他们都是些什么人?来意又是什么!

  那个上点岁数的长者说话了,他开口一说话,竟然是嗡嗡响,四下回音,很有可能是一个内修高手,他说:“你是叫唐诚吗?”

  唐诚点头,对方竟然连唐诚的官职都不称谓。

  这位长者看了看唐诚,他说:“我叫毕守家,也叫毕麻子!”然后,他用手一指其他三位说:“他们都是我的小辈,我是他们的叔叔,你们三个也都介绍一下自己吧!”

  三个人看上去也都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了,不过在这个毕麻子面前,是毕恭毕敬的,他们忙是依次站起来,像军人一样,介绍自己:一个叫龙海,一个叫俞江,一个叫李友喜!

  眼前突然出现的这四个人,都把唐诚给愣住了,唐诚并不认识他们啊!

  唐诚就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那个外号叫毕麻子的长者说:“当然是有事了!你认识一个叫余路宽的人吗?”

  余路宽,对方把这个名号报出来,一下子让唐诚的心陡然紧张起来,那是自己的老恩师,更是自己的生命贵人啊!

  唐诚忙说:“认识啊!那是我的师父啊!怎么?是他老人家派你们来的吗?”

  “对的!”毕麻子说:“师父让我来接你!”

  唐诚从这突然造访的四个人的表情上,唐诚已经有了某种预感,自己也是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老人家了,唐诚也很是想念,只是工作太忙,不能常去看望师父!

  对方毕麻子说:“和我们走吧,师父在岛上等着你呢!”

  既然如此,唐诚就辞别了冷红,安排了下手头上的工作,任何随从都不带,就跟着这四个人,急匆匆的赶赴芭蕉岛!

  一路上,那四个人都是面色凝重,也很少和唐诚说话。

  唐诚也是怅然若失,眼前又浮现出那一个白发苍苍,头戴斗笠,傲然而立在海浪中的老先生余路宽!

  自己能够得到大军区司令导崔应楚的赏识,从而一步登天,以后宦海风云,更离不开师父教他的独门绝技。

  想到这里,唐诚就恨不能插上翅膀,快速的的飞到师父的身边。

  终于是一路颠簸,唐诚和那四个人一起来到了芭蕉岛上!

  唐诚来到了余路宽老人家的居住地,门微微开着,那位长者毕麻子,竟然也是师父的徒弟,他“扑腾”一声跪倒在地,他说:“师父,我把人给你请回来了!”

  其他的三个人也是跪倒在地!

  屋里面传过来了余路宽的声音,他说:“让唐诚进来吧!”

  余路宽已经是躺在床上,下不来了。

  唐诚“扑腾”一声就跪在了余路宽的床头前:“不孝徒儿唐诚,来迟了,还望师父恕罪!”

  余路宽缓缓的睁开眼,示意唐诚走过来,他有气无力的说:“你,你没有来迟,苍天有眼,还能让我在弥留之际,见你一面,我就很高兴了!

  唐诚的眼泪,立马就涌了出来!哽咽着说:“师父!”

  “我老了,将要死了,人生自古谁无死,我能活到这把年纪,已经是上天之恩赐了,唐诚,这不是什么大惊小怪的事!起来吧!”余路宽挣扎着要坐起来。唐诚忙起身扶起师父。

  余路宽淡然的摇摇头,说到:“唐诚,老天爷还能让我们师徒再见一面,我感谢上苍给我的厚爱。我正好有一件事相托,我已经时日不多了,我一生都献给了祖国的边防事业,打了半辈子仗,守了半辈子海,一生无儿无女,我死之后,你就把我的尸体放到木筏上,漂流到海浪里。我生前没有完成的心愿,就让我的灵魂捍卫这祖国辽阔的海疆广域吧,并且能够早日看到海峡两岸之大一统。”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