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692章 势不两立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唐诚眼前浮现出来了那些死难者家属痛苦哀嚎的景象,如果仅仅做出一个天气造成的事故发生的这么一个难以服众的结论,无论是对于生者还是死者,都是不公平的!

  唐诚站起来,一字一句的说:“我不能同意专家组的这个观点,现在就对事故下这个结论,为时尚早,这个还需要我们进行充足的调查论证之后,才能对外公布!”

  唐诚此语一出,又是震撼了全场,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把事故原因归结于自然的天气条件,这个其实是最好的解释,也是一个最佳的方案,无论是对上级还是对省委,都是皆大欢喜,唐诚怎么又能出来提出异议呢!

  唐诚发表完意见,很明显,范锦龙的脸色极为的难看,也更加的凝重,他把眼神犀利的盯着唐诚,好像要把唐诚生吞活剥似的!

  其实,对于范锦龙来说,事故归结于自然条件造成,对他是最有利的,因为他是华夏国水利部长,而富迪山水电站工程,是水利部直辖项目,是他水利部直接管理招标的,江东省委只是配合,当然了,归结于自然条件,对于江东省委,也没有伤害!

  他想不到唐诚会给他出难题,直接就扎向了他的软肋!

  范锦龙看了一眼柯镇中!

  柯镇中就清了下嗓音,说道:“唐诚同志,请先坐下!你也不要这么激动,也不要过早的否定专家组的论调,是不是天气原因造成的,我们还是要尊重专家组的意见嘛!”

  张志业也让唐诚坐下!

  唐诚只好坐了下来!

  范锦龙面沉如灰!

  张志业说:“今天只是一个讨论会,原则上,是允许同志们有意见的,对于事故原因定论有异议的,完全可以提出来,但是,在座的同志们,都是有很多年党龄的人了,说话办事要有根据,有伤大局的,关乎于我们政府形象的,说这个话,要有根有据,切不可无关放空炮,一旦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影响,那是要承担责任的。(www.k6uk.com)”

  一时之间,全场是鸦雀无声,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支持唐诚的言论,唐诚反倒是变成了孤家寡人!

  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事故定性为自然灾害,对于在座的人,都没有损害,而且事情也就不会失控而演变的更复杂。

  可偏偏是唐诚站出来了!

  唐诚说:“我是第一时间赶去事故现场的,当时就有我们江东省水利专家和技术人员在场,在救援工作进行中,多次提及,这个水电站在施工和材料进场环节中是均有问题的!我也仔细的咨询过了省内的专家,事故不能排除人为因素造成的,现场已经提取了相关材料去科研所化验,应该等到化验结果出来后,我们再对外公布!”

  范锦龙冷笑了一声,说:“省里的专家也要尊重我们首都来的专家!以水利部专家组的意见为准则。”

  唐诚反击到:“那倒不一定,我认为,应该是以事实为准则!”

  范锦龙被唐诚抓住了这句话的把柄,范锦龙悻悻的没有说话,不过脸色是更难看了!

  此时,张志业接过话题,他严肃的说:“眼下,中央正在开会,在这个节骨眼上,是不允许出现大的波动的,我们是要以事实为准则,可是,也要讲政治讲大局,个人服从组织!专家组既然是敢于说这个话,那一定也是经过了充分的调研和取证的!”

  然后,张志业问那个专家组代表说:“孔学孟同志,你们专家组得出的这个因为自然条件造成的事故论点,有事实和科学依据吗?”

  孔学孟犹豫了下,说话到:“我刚才说了,这只是我们初步得出的结论,至于事故到底主要是有什么原因造成的泄漏,还有待后续的分析和提取化验研究。不过,我们专家组一致的意见是,当日的大雨是对于事故发生绝对是有着诱因作用的,这一点,我们可以百分之百的认定!也可以拿党性做担保!”

  孔学孟说完这个话!

  唐诚心里也明白!

  唐诚反驳到:“当然了,这就比喻是今天得了一个感冒,昨天晚上睡觉没有盖被子,是一个造成感冒的诱因,可是,深层次里呢,我们的身体如果是严重的透支,以及免疫力下降,甚至是丧失了免疫力,这个诱因,就可以忽略不计吗!”

  唐诚说完这个比喻,孔学孟的脸红了,他说:“唐诚同志说的话,也有道理,不过,我们从科学的起点出发,那场大雨确实间接的造成了事故发生,这是毋庸置疑的!”

  柯书记环视了下四周,他开始做总结性的发言了,他说:“那我们就民主做派,大家都举手表决一下吧!”

  柯书记说:“同意事故以自然条件造成的,请举手!”

  说完话,柯书记环视了下四周,范锦龙缓缓的举起手,柯书记也缓缓的举起手,接着,陆省长和冯秀全,以及毛林峰等人都举起手来!

  倒是那个张志业,不做表态!

  柯书记看了一下,说到:“请放下!”随后说:“不同意以自然条件结论的请举手。”

  唐诚把手举了起来!

  可是,一个让唐诚十分尴尬的局面出现了,现场就唐诚一个人举手,所有的省委常委,没有一个人举手的!

  唐诚早就习惯了自己被孤立,英雄是寂寞的,性格决定命运,这个早已经是公认的箴言,如果唐诚和大多数的官员一样随波逐流的话,那唐诚就不是唐诚了,天下乌鸦一般黑,唐诚偏偏要做这个白乌鸦。

  忠臣自古多磨难,注定,唐诚就会在这个官场上,如履薄冰。

  唐诚依然是坚持自己的观点,唐诚说:“我可以服从组织的相关民主原则,少数服从多数,但是,我保留我的意见!而且,我在这里还要提醒同志们一句,我们如果轻率的做出是自然条件造成事故发生的这个结论的话,会伤害到参与水电站施工和死难受伤者家属们的精神,搞不好会激起民变,请省委考虑我的意见!”

  柯书记面无表情!

  范锦龙趁势说:“我们水利部会做好这方面的安抚工作的,这一点,就不劳你唐诚同志费心了。”

  然后,范锦龙就提议说:“我看,接下来就可以召开新闻发布会了,由我们水利部的一位副部长做新闻发言人,你们江东省可以由一名省委常委参加新闻发布会。”

  与会的人,都没有提出异议。

  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突然,柯书记的秘书闯了进来,附耳在柯书记的旁边嘀咕了几句,柯书记的脸色登时就大变!

  他颌首说知道了,秘书就合上文件退出去了!

  范锦龙的神经也是一紧,他把目光投向了柯镇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柯镇中清了清嗓音说:“现在,我刚刚接到了一个消息,参与富迪山水电站施工的华夏水利水电第二十工程局的董事长翟明意欲出境,在机场被我们警方人员给劝阻扣留了。”然后,柯书记就问到:“让省公安厅的焦厅长进来吧!”

  江东省公安厅焦玉柱厅长就走了进来会议室,在靠墙的一面站立,柯书记问到:“焦厅长,是谁让你派人去监视翟明的?”

  焦厅长一时语塞,面红耳赤,他先是看了看陆省长,又紧接着看了看唐诚!

  陆省长的脸色浓重,不发一言!

  唐诚从容的再次站起来,他镇定的说:“柯书记,是我让省厅的同志这样做的。”

  柯镇中盯着唐诚,他说:“唐诚,你应该事先向省委请示的!”

  唐诚说:“不管事故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的,既然是事故已经发生了,做为水电站的施工方,水利水电二十局负责人,都不能擅离岗位,这是纪律,也是命令,突然出境,就更加的不应该了!”

  唐诚转脸问焦厅长说:“人带回来了吗?”

  焦厅长回答说:“已经带回来了!”

  唐诚说:“还是那句话,在事故原因还没有定性之前,要限制他的出行。未经省委同意,是不能够出境的!”

  在座的常委们开始面面相觑,俗话说的好,肚里没病不死人,这个翟明意欲出境,透露出来的讯息,是绝对不寻常的!

  此时,焦厅长的手机也响了,焦厅长就出去接了个电话,回来会议室汇报说:“刚又接到消息,有数百人,是水电站参与施工的工人,正在围攻华夏水利水电二十局驻江东办事处办公地点,似要冲进去,扭打二十局的相关工程负责人!”

  柯镇中凝重的说:“你马上去现场,增派警力,做好工人的情绪安抚工作,切记再发生流血事件。”

  焦厅长就领命去办了。

  会议进行到这里,柯镇中也改变了最初的初衷,他无奈的摇摇头,说:“我看这样吧。”他和张志业和范锦龙商量了下,重新发言到:“随即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暂时不予公布事故原因,事故原因正在调查之中,有了结果后,会对外发布的!”

  会议就这样散了!

  在散会的时候,唐诚分明感觉到,范锦龙狠狠的瞪了唐诚一眼!

  那眼光,格外的毒辣!

  什么叫势不两立,从范锦龙看唐诚的眼光里,唐诚读出来了这个词语的真谛。

  第二天早上,江东日报刊发了一篇署名冷红的文章,文章名称为《三问富迪山水电站工程?》。在全省的舆论环境里,又一次把富迪山水电站工程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可是,到了晚间时候,十点钟,冷红突然给唐诚打来了电话,她战战兢兢的说:“唐诚,不好了,你快点来吧!我的车在楼下被人砸了!”

  唐诚急匆匆的赶到了冷红的楼下,她的宝马车前面的挡风玻璃,已经被砸的是一塌糊涂,玻璃碎渣一片狼藉!

  唐诚打开车门,在车里找到了一封匿名打字信,上面写道:再敢胡说八道,小心你的项上人头!

  冷红就一下子钻到了唐诚的怀里!

  唐诚环视了下四周,唐诚拍了拍冷红的肩膀说:“不怕,有我在呢!”

  冷红把自己的上半身紧紧的靠在唐诚的怀里,唐诚感觉到她身体的温度,以及那来自她胸前的两团温润!

  冷红说:“唐诚,我们该怎么办啊?”

  唐诚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越是这样,越证明他们是心虚的!”

  此时,又有三辆轿车驶了过来,车灯闪耀,在唐诚的近前停下,从车里下来了老蔡和光照千秋纪岚等人,老蔡一个箭步过来,嚷道:“老大,您没有事吧!”

  唐诚点头说:“没有事! ”然后,唐诚让兄弟们把冷红的车先开到修理厂去,冷红还有点害怕,唐诚就对她说:“要不然,今天晚上,你就不要住在这里了,先去兄弟酒店里住一晚吧。”

  冷红咬了下嘴唇,点头答应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