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拔 第708章 血与火的考验

小说:提拔 作者:渔阳员外 更新时间:2018-12-07 10:29:01 源网站:看啦又看k6uk
  ♂

  牧树恩对唐诚笑笑,说:“唐诚同志啊,那个沈卫义就是这么一个脾气,有点古怪,你呢,要能容人啊,大家今后还要在一起共事呢,要学会相互迁就和理解。(K6uk)”

  唐诚看出来了,这个牧树恩真是一个官场老手,玩弄权谋的伎俩已经被他玩到一定的境界了,照头给唐诚打一棒子又给一个甜枣核漱漱,恩威并举,想在唐诚面前树立权威呢。

  唐诚淡淡的说:“这个事情,我确实有失误的地方,我坦诚我的缺点。”

  “这就好,这就好啊。”牧树恩高兴的说:“我希望看到我们班子成员之间都能够团结,识大体顾大局啊。”其实呢,他心里是想所有的班子成员都给他一个人团结,都给他一个人识大体,都得巴结他!

  牧树恩接着说:“唐诚同志,驮加市是我们的川疆自治区党委所在地,位置和影响都非常重要,城市交通环境的治理与好坏关系到人民群众的衣食住行,马虎不得,不过,你呢,是我们党委副书记,是抓全面工作的,驮加市的事情,你就先不要管了,交给沈书记去管吧,然后,你在背后监督他,你看可以吗?”

  事已至此,唐诚只好应承了牧树恩的居中调停。

  唐诚从牧树恩的办公室里出来,唐诚心里不好受,唐诚在内地几时受过这样的窝囊气啊!这个事做的,确实有点窝囊!

  好在,马玉婷给唐诚打了电话,让唐诚尽快的赶到民族宾馆来,唐诚就过去了。

  在民族宾馆的客房里,唐诚看到马玉婷和杨美霞都在,唐诚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不管怎么说,自己的女人的面子还是被找回来了。

  马玉婷看出来唐诚的气色不是很好,马玉婷说:“唐诚,怎么了!是不是在川疆遭遇到了挫折了啊?”

  唐诚在自己的这两位女人面前,毫不隐瞒,唐诚据实说:“是受了点打击。”

  马玉婷说:“唐诚,当初你要来川疆工作的时候,争取我的意见时,我就说过,川疆自治区不是那么好干的,形势严峻又复杂,地理位置又特殊,你呢,坚持要来历练,说自古英雄出炼狱,既然你来到了这里,就要做好充足的思想准备,准备面对挫折,这点委屈,不算什么,你刚来就能左右川疆,这也是不可能的,事情的发展总要有一个过程的。”

  杨美霞撅起嘴说:“对啊,不让你来,你偏来,怎么样,受刺激了吧!”

  马玉婷就让唐诚把经过向她简短的说明了下,马玉婷听后,沉思了良久说:“唐诚,你这个时候,如果是要征求我的意见,我只能给你说这几句话,叫胜不骄败不馁,千锤百炼事乃可成。不要急躁,慢慢来,饭是一口口的吃,事是一点点的做,威信也不是一下子就能树立起来的,我相信,你唐诚一定会在川疆打出属于自己的一片天,以后让那个牧树恩看着咱的脸色说话,让中央知道,川疆离不开唐诚!”

  唐诚苦笑了下,说:“老领导啊,就你还对我有信心,现在,几乎是我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了。”

  “那可不行。”旁边的杨美霞说:“你可不能让人打趴下,你还要为我们的儿子树立榜样呢!”

  在两位女人的你一言我一句的教导下,唐诚又逐渐的找回了男人自信。

  唐诚上半夜归杨美霞,下半夜就溜到了马玉婷的床上。

  完事之后,马玉婷劝导唐诚说:“眼下,你在川疆是孤掌难鸣,不像是在龙潭市了,有我可以帮你,当务之急,你唐诚必须是要在自治区常委里面,找到自己的党羽,最低限度,常委里面得有人和你唐诚是合得来,在看待问题上,有共同点,只要是常委里有越来越多的人支持你唐诚,你才会逐渐的有了话语权,否则的话,你只能成为牧树恩案板上的鱼肉,他的傀儡。”

  唐诚心里也明白,可是,自己应该如何去寻找到能够和自己是同盟的战友呢!

  马玉婷和杨美霞在川疆民族宾馆一直住了三晚上,到了第四天,她们才和唐诚恋恋不舍的分手。

  唐诚把马玉婷和杨美霞送回到了川疆机场,唐诚就返回了自己的党委大楼办公室。

  唐诚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开始把川疆十四名常委们的姓氏,写到了一张纸上,然后,唐诚在仔细的审视这个名单,到底那些人有可能变成自己的同盟!那些人是不可能的。首先唐诚要排除了四个人,那就是牧树恩和阿杜提,这两个人目前是不可能变成唐诚的同盟的。还有就是组织部长和秘书长,这两个人是牧树恩的死党,唐诚也不能从他们两个人身上入手。剩下的十名常委,理论上,都有可能变成唐诚的死党。

  唐诚把笔尖停留在那个川疆省府驮加市市委书记沈卫义的沈字上面,这个人刚刚和唐诚发生了争执,原则上,这个人也不会变成唐诚的党羽。

  唐诚就在沈字上,也打了叉号。

  可是,人生没有彩排,总是充满了戏剧性,唐诚越是认为不可能的事,它偏偏就发生了。

  唐诚正在沉吟着,秘书急匆匆的进来向唐诚汇报说:“唐书记,发生大事了,牧书记让你去他的办公室。”

  唐诚就急忙去了牧树恩的办公室,不大一会,牧书记的办公室里,就汇聚了很多常委,有自治区主席阿杜提,政法委书记许加涵,秘书长童方,都在。

  牧树恩神情严峻的对童方安排说:“把起情况在简单的介绍一下吧。”

  童方说:“刚刚接到了沈卫义同志和公安厅褚厅长的报告,驮加市开发区东兴小学突发了恐怖暴力事件,有三名暴徒非法潜入到了小学三年级二班的教室内,身上带有重磅炸药,尖刀和绳索,绑架了正在教室里上课的一位女教师,控制了四十五名小学生,扬言以此为筹码,要和我们政府对话和谈判,沈卫义书记和褚厅长已经在现场了,情况紧急又严重,沈卫义同志报告后,请求党委启动重大事件的应急预案,要求调派武警部队和特种兵战士进驻现场,应对万一。”

  唐诚一听,不由得是倒吸一口凉气,四十五名小学生啊,歹徒真要是出现了情绪失控,那后果将会是不堪设想。这是在内地,极少出现的暴力恐怖事件。

  想不到,唐诚刚来川疆没有多长时间,就开始要经历血与火的淬炼了。

  牧树恩问童方说:“自治区军区的白司令到了吗?”

  童方说:“不巧的是,白司令去首都开会了,白司令安排给张昭副司令了,张副司令就在门外呢。”

  牧树恩斥道:“都什么时候了,马上让张昭同志进来。”

  童方就给张昭打了一个电话,张昭就走进来牧书记的办公室,牧树恩对张昭说:“张昭同志,白司令没有在家,这个事,就委托给你了,现在,你马上调派武警,进驻到现场去,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保障孩子们的生命安全,能当场击毙歹徒的,一定要击毙,前提是不能伤害到孩子和老师。”

  张昭副司令就急忙是点头答应,说:“那好吧,请牧书记放心,我们军区一定是遵照党委的指示,坚决的完成任务。”说完话,这个张昭也就直接去现场了,同时也调派了武警参与。

  牧树恩安排完了武警部队参与后,牧树恩环视了下众人说:“这样吧,我们党委也要派人去现场处置,代表党委,我呢,还有其他工作,临时走不开,要不,就辛苦阿杜提主席吧!”

  阿杜提也不是傻子,官场历练这么多年了,这虽然不是去当敢死队,但是和敢死队有相同之处,这不是去旅游摘桃子,横来竖去没有风险,这是去平复暴徒暴乱啊,是极容易出现了血与火的场面的,搞不好暴徒会当场引爆炸药,那样的话,就会让四十五名学生命丧黄泉,而做为现场处置救援平复暴乱的最高指挥官,将会受到牵连,起码也会有处置不当的责任,牧树恩不想去担这个责任,他不去现场,那么,即便是出了严重事故,他完全可以把责任推到了现场负责人的身上,责任事故,一般都是责任倒查的,就是越是亲临一线的,受到的处罚就越重,越是分管的责任就越轻。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